快捷搜索:

朋友自然是不少,对于哥哥

这几年每到春节来临,嫂子便只身踏上南下讨债的列车!几年前哥嫂二人在广东辛苦跑运输还有几万元的钱款没讨到手。这不,昨日在家人的担忧中,一脸疲惫地回到家来。
   “怎么样?讨到了没有?!”所有人异口同声地问了这句话。“讨了几千块钱。”嫂子闷闷地回了一句。“什么?花了千把块路费,费了七八天时间,才讨回了几千块?”性情一直很温和的哥哥暴跳起来,脸色霎变。
  “哥!我早就跟你们说了,对付这种老赖只能以毒攻毒!早两年前我就说了,叫上我的一帮朋友,无须动手,只要往那些老赖面前一杵,就保管他们乖乖地还上钱来!”刚从马来西亚回来的弟弟也暴跳起来。他们的公司总部在广东,朋友自然是不少。但如此做法,在我们这个家庭,自然是不会被许可的!
  “哎!嫂子,你怎么不像其他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吓唬吓唬那些债主呀!”为了缓和气氛,我嘻笑着对嫂子说。“明年你们去讨!我再也不去了!”嫂子委屈得满脸通红,几乎掉泪。
  “是别人不想给呢?还是真的没有呢?”老父亲握着茶杯,坐在火炉旁,不急不慢地问。“以前那个老板大车小车几辆,风光得很!可是,这次去他们居然沦落到那种地步!”嫂子慨叹着。
  “怎么了?”一堆疑惑的眼神,齐刷刷地投向了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店面还债了,大小车子也还债了。四个孩子,大女儿才十三岁,读初中就辍学了!这次去,他们一家搭着简易棚住着呢!她女儿独自在雨地里做饭炒菜!她爸对我说:‘老板娘,我只有这四个孩子了,你看中哪个就带走抵债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们说我还能真带走一个孩子?!”
  听到这儿,就好像看见那个和我女儿一般大的女孩,可怜巴巴在雨地里炒菜的样子。心一酸,几欲掉泪!而妈妈已经是在扯起袖子抹起了眼泪。“唉!一个大老板怎么会败成那个样子了呢?”弟媳一脸好奇地问。“笨蛋!生意就像打仗!胜败就在一瞬间!”弟弟总结得相当精准。
  大家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哥哥开口了:"唉!其实那个老板人很好的,一点架子都没有。每次给他拉货,他都会用上好的茶叶泡一杯茶送到车上给我喝。只要结到货款,他就开车把运输费送给我,他的老婆也很好的。每次碰到吃饭的时间,总是让我们一起吃。”
  “算了吧!人家实在是走投无路了,那笔债就不再去要了!人呐,一辈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落难的时候,咱们没能力搭救一把,但起码不能雪上加霜啊!”父亲一席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气氛立即就轻松了很多。
  “这几千块都是他找老乡东凑西借的。他也说了,这辈子不会赖账的,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还。”嫂子的话,居然让我对那个素昧平生的债主肃然起敬!“唉!别说啦!再说,我都想捐一笔钱给他了!”弟弟一句其实并不是玩笑的玩笑话,让大家都笑出了眼泪!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新春到来之际,衷心地祝这个世界上有钱的、没钱的、讨钱的、欠钱的,都幸福安康!阖家欢乐!            

图片 1

新华社呼和浩特4月27日电题:好兄弟张玉光:“替亡兄还债”背后的诚信坚守

据台媒报道,1月5日,明道的亲生哥哥因为负债千万无力偿还,在勒死妻子和儿子之后选择了自杀。

记者柴海亮、勿日汗、李云平

目前,明道和父亲已经知晓了哥哥去世的噩耗,正在赶往案发现场,从媒体晒出的照片中来看,二人背影落寞,脚步匆匆惹人心疼。

春天的河套平原,天黑后天气就冷了,埋头耕种的张玉光还没有收工之意,一阵冷风掀起的尘土扑了他一头一脸也顾不上掸掉……近8年来,这位53岁的农民拼了命地春种秋收,不只为了自己眼前的生活,也为尽早还清已故长兄生前欠下的旧债。

明道的哥哥口碑一直不是很好,早在2013年的时候,道哥哥就用弟弟的名义到处借钱,导致债主闹上活动当面问明道催债。哥哥的行为看起来有些不可理喻,身为一个成年人,理应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但哥哥总是把锅甩在弟弟的头上。

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蛮会镇民富村农民张玉光,是村里的能人,当过村民小组组长,但他的生活在2011年因哥哥张玉明的去世而改变,为替哥哥还债,他家从殷实户变成贫困户。

对于哥哥,明道是爱护的,纵使对方犯了错误,但自己还是拿出了600万替哥哥还债,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16年,哥哥再次欠上巨额债务,不得已之下,明道才选择让哥哥自己负责,谁曾想到,巨额的债务居然让他选择了走轻生这条道路。

当年,为给患肝癌的哥哥治病,亲人们不惜四处举债,连本带息借下33万元。哥哥走了,留下了体弱多病的嫂子和小侄女,大侄女已出嫁。“可怜的小侄女患有先天性脑积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说到这,张玉光眼睛湿润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朋友自然是不少,对于哥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