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被狼狗撕咬5分钟左右,秀儿很喜欢这条狗

秀儿的男人刚过年就到南方打工去了,家里只剩下秀儿和她的儿子,还有她家的那条狗。
  其实家里更多的时候还是只留下秀儿和那条黑狗。儿子在中学上初三,将要参加升学考试,除了周五下午回来要点钱,脱了脏衣服,换上新衣服,脱了旧鞋旧袜子,换上新的外,几乎平时没有回过家。
  家里只留下秀儿和那条身体粗壮、毛发光顺、少了一只耳朵的黑色大狗。秀儿很喜欢这条狗,狗自然也忠诚和喜欢秀儿。白天秀儿下地干活,狗便摇晃着那只单耳朵,伸出红红的舌头,撒着欢随着秀儿到地里。下工时,狗又随秀儿回家,晚上便乖乖地窝卧在秀儿的房门口。
  秀儿当然也视这条狗为家里的一员。三年前刚过年她从娘家抱回来这个黑黑的狗崽,丈夫就有十二分不愿意,说是家里养着狗没用,还得每天给它吃的、喝的,费神费力照料它。秀儿对丈夫说她喜欢狗,你不用管,费神费力我愿意。丈夫无奈,只好由着秀儿性子养着。
  秀儿每次吃饭后就把饭桌上的剩饭剩菜,倒在狗盆里喂狗。如果她早早发现哪次吃饭时,饭菜剩得少,她便自己少吃半碗也要让狗吃饱。秀儿很喜欢这条狗,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黑子。一天一天,月复一月,黑子在秀儿的精心照料下,不到一年就长成了一条皮毛黑亮,四肢健壮的成年狗。
  秀儿很勤劳,她除了和丈夫干好地里的庄稼活,还在家里的后院养了十几只鸡,这十几只散养鸡除了供给家人吃鸡蛋外,逢年过节秀儿还要宰一只或几只。按她的说法是绝对的环保、绝对营养。为此,秀儿除了对这只狗好,对那些自养的鸡也是精心照料。
  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北风呼叫,还夹杂着飘零的雪花。秀儿和丈夫刚入眠,就听到后院的鸡乱叫乱跑。黑子也跑到后门口“汪汪”地狂叫着,撕抓着后门。丈夫听到后忙起身跑下火炕,拿着屋子里的一只木棍,打开后门,跑了出去。黑子早已冲出后门,它见一只狼狗正在叼一只鸡,就奋不顾身冲上去。没想到那只狼狗看到黑子,丢下口中的鸡,反而嚎叫着扑向黑子,那只老母鸡得救了,黑子的一只耳朵却被狼狗叼跑了。为此,秀儿大半夜都没睡觉,她在为黑子疗伤。为此秀儿好几天情绪都很低落,她心疼黑子,看到为了保护那只老母鸡失去一只耳朵,心里涌出一阵阵酸痛。
  从此以后,秀儿更加精心地照料着黑子,就像照料自己的孩子一样。丈夫对黑子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有时也为黑子喂食,陪黑子戏耍。
  丈夫走后,秀儿的家变得异常寂静。特别到了夜深人静时,秀儿独自一人躺在空荡荡的床上,那双秀眼怎么也闭不上,心里的那种孤寂,那种落寞让她生发着一缕缕恐惧。这时黑子便轻轻地拱开房门,发出轻柔的“吱吱”声,卧在秀儿的床沿下。伴着黑子均匀的呼吸声,秀儿的寂寞和恐惧渐渐地消失了,她也心地坦然地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春去夏至,天也慢慢地炎热起来。有一天中午,劳累了一个早晨的秀儿吃完饭正在午休,忽然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说,儿子在放学后和几个同学一起回家取东西,在出街道路口发生了车祸,现正在医院。秀儿听后,忙骑着电动车,奔向医院。黑子也自然跟随在后跑着。
  秀儿到医院后,当班主任告诉秀儿,儿子正在抢救室抢救,现在仍昏迷不醒时,秀儿一下昏厥过去。几个女教师把秀儿扶到椅子上,安慰着秀儿。黑子看到昏倒的秀儿,在一旁发出“吱吱”的叫声。
  没想到后果更不堪设想,儿子当场死在医院。当秀儿清醒的时候,也是儿子逝世的第三天。丈夫刚回来,就失去理智地冲到秀儿的床边,声嘶力竭地骂着妻子,骂着秀儿的无情,骂着秀儿的不负责任——秀儿在朦胧中听到这些刺心的叫骂声,心在流泪,心在流血。她又一次昏厥过去了。黑子听到这些叫骂声,看到秀儿又一次昏倒过去,也发出“吱吱”的叫声。
  儿子葬埋后的第四天早晨,丈夫被在学校闹腾了几天的亲戚、朋友叫去谈赔付的事,房子里只剩下秀儿和黑子。丈夫那些刺耳的叫骂声,又仿佛在秀儿的耳边响起,秀儿失望地涌出一股泪水。她吃力地走下床,一步一步向门外移动着,孱弱的身子几乎没有移动的力量。当她万念俱灰地拿着屋里桌子上那瓶农药要喝下去的时候,没想到黑子一跃而起,一下用前爪子打掉秀儿的手中的药瓶子,瓶子瞬即落在地上碎了,满瓶子的农药带着刺鼻的臭味,流在地上。更令秀儿出乎意料的是,黑子打掉药瓶子后,竟发疯地喝着流在地上的农药,瞬间喝得一干二净。
  黑子喝完农药后,发出一阵“汪汪”的狂叫声,发疯地跑出屋子,秀儿惨叫了一声,栽倒在门外。黑子强忍着内心烧疼,一边在地上滚着,一边用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秀儿。好长时间那只单耳的头才努力地扭动了几下,最后终于在一阵痉挛中,失去了生命。当人们把秀儿扶到屋子,才看到黑子的眼睛始终睁着,目光中流露出诸多的无奈和不舍.
  几天后,秀儿在丈夫的搀扶下到公坟里看儿子。这时,卷着黄沙的狂风肆虐着。在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儿子的坟墓旁,也有一个小坟墓。压抑了好久的秀儿终于抑制不住心里的伤痛,放声地大哭起来。

      有一天早晨我还没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什么在挠门,一直挠的铁门嚓嚓作响。我穿好衣服打开门一看,是黑子在门外,黑子旁边是一只半大的狍子,从脖子处还在冒着血,看来是才死不久,黑子给拖了回来,看到我出来后摇着尾巴看着我。

图片 1

     自从那天以后,黑子白天基本都是家里或者大爷那边找个暖和的地方睡觉,夜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每天清早回来都会有收获,山上的野鸡、野兔、狍子、除了够它自己的口粮多数情况下都还有剩余。

摘要

     冬天田里的庄稼都收完后,把家养的鸡都撒到田里去,吃点草籽,鸡不容易得病。村里有一些四处游荡的狗,恶狗吃鸡的事时有发生。一天我见一群恶狗追的鸡四处逃窜,几只狗已经追到两只鸡咬死后,众狗全部围上去撕扯着鸡抢食。我拎起一个镐把就追了出去,远远的看见有十来只大狼狗。黑子一见我跑了出去,嗖的一下窜了出来,跟着我一同追了出去。黑子奔跑的速度快如闪电,我还没撵上就见黑子冲到我前面张嘴就朝狗群中一只咬了一口,被咬的狗发出凄厉的惨叫。转而黑子又去咬另外一只,另外一只可没刚才那只那么好对付了,呲着牙做好了和黑子厮打的准备,哪知黑子根本就没把它放在眼里,上去就是一口,这只狗也不是省油的灯,往上一蹿就和黑子混战在了一起。可还没等张开嘴咬到黑子,黑子用头一撞顺势往上一挑,那只狗就被黑子挑起后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同时黑子也到了它身前没等它反应过来上去就是一口。其它狗此时以为是来一个陌生狗抢食的,护食心切的群狗群起攻之黑子。没多大一会功夫,群狗被黑子逼退后不敢轻易进攻而围成了一圈死死的盯着黑子。毛都没伤到几根的黑子威风凛凛的抖抖那一身黑毛,尾巴朝天像一根钢柱子似的翘的笔直,仰起头来嘶吼了一声。那声地动山摇一样,类似虎啸但比虎啸更另对手胆寒。这是我第一次听黑子发出的叫声竟如此与众不同。刚才还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大狗听到了这一声嘶吼,一个个尾巴全部垂到了两腿之间。一旦狗出现这个动作,那就说明已经丧失战斗力认输了,夹着尾巴都四散奔逃了。黑子还要继续追,我喊住了黑子,它看到我后立刻把尾巴卷了起来,蹦了几下,表示要和我亲近,我搂过黑子的头拍了拍。

成都妈妈黄丽为保护自己2岁儿子不被狼狗咬伤,她在狼狗扑来的瞬间躬身把儿子搂入怀中,用身体保护儿子,被狼狗撕咬5分钟左右,导致她身上留有19个伤口。

      冬闲了,每年按照惯例大爷都会酿一些高粱酒存贮起来,大爷自己开荒两块地,他每月有工资,所以大爷的粮食可以都用来酿酒。村里有个峡谷山沟,此沟有一眼四季不断流的泉水,因此得名水泉沟,此泉水清冽甘甜。大爷不止一次的告诉我,水泉沟是你们张家的发源地,你们的祖上一直居住这里。每年大爷都要来此取水送到村里酒坊去烧酒,几乎每次我和大楞都一起来帮大爷背水。酿好的高粱酒用坛子封好后,放进地窖里去,把上一年的取出来,这样一年一年的循环着。每年开坛的时候,大爷置办一些菜,把左右的邻居叫过去一起喝顿酒。

狗主人到医院附医药费 称已经将咬人狼狗打死

      今年和往年一样,大爷家又热热闹闹的开席吃饭,酒足饭饱后,乡亲们唠唠家常后逐渐回家,我们最后一拨人也要回去了。黑子在瞎大爷的院子里,我出门叫了声黑子回家了。黑子站了起来,我顺手拿手电照了一下黑子,不经意间看见黑子不远处好像有一块肉,我走近用手电仔细照了一下,是一块很大的羊油和羊的肥肉,我纳闷了说:“谁给黑子的肉啊?”瞎大爷这时候也跟了过来,捡起了这块肉看了看说:“这里是气药,毒狗来了。”

​昨日中午12:40左右,成都妈妈黄丽为保护自己2岁儿子不被狼狗咬伤,她在狼狗扑来的瞬间躬身把儿子搂入怀中,用身体保护儿子,被狼狗撕咬5分钟左右,导致她身上留有19个伤口。今日下午,黄丽的丈夫薛先生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今日中午11点过,狗主人来医院看望妻子,垫付了3万元医疗费并送去了5000元生活费,并告知他们已请人把狼狗打死。

       听瞎大爷这么说,吓了我一大跳,看来这是有人盯上黑子了,农村专门有偷鸡摸狗的。气药是大药烧制的,大药是氰化钠的俗称,烧制好后外用蜡封住,做成一个个蜡丸。把蜡丸用羊油羊肉包裹,放到山上去,狐狸、狼等一些食肉的动物去吃,一旦咬到这个气药丸,必死无疑,死的距离不会超过半径20米的范围。后来一些偷狗的也用这个毒狗。这种化学药品剧毒,一克就可以要好多人命,就是大骡子大马吃到都毒躺了。当年氰化钠在我们本地好多,氰化钠是冶炼黄金的化工原料,山上出黄金,山被挖的可谓千疮百孔,大大小小的金矿洞不计其数。早年间日本侵略我们的时候,雇佣中国劳工在山上为他们淘金,就地冶炼,冶炼好的纯金用汽车往外拉。即使到了现在淘金的都络绎不绝,然而淘金发财的却凤毛麟角,更多的是挖了几年,矿洞打了几千米上万米,却一粒金矿沙都没淘到。本县何财主据说就是淘到了狗头金发的财,他的矿洞他自己说辉煌的时候一天就能赚20万,那是绝对的天文数字。

事件回顾: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狼狗撕咬5分钟左右,秀儿很喜欢这条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