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风华正茂旦造成,刘岚是个温柔的女生

宇航初见明月,顿觉惊叹,惊叹于她的清纯美丽。那是开学前的教师会上,明月英语专科毕业,被分配到A市某镇的一间中学,作为管理全镇教育工作的领导,宇航被邀请参加了开学座谈会。还记得那天她穿一套粉红色的淑女裙装,白净的瓜子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气质优雅。明月的到来,似乎给他注入新鲜的血液。她大家闺秀的风范,婀娜修长、玲珑有致的身段,那一头如瀑布一般的黑发……难怪古人说“六宫粉黛无颜色”,那天,他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他失眠了。
   漂亮的女子,举手投足是那样吸人目光。跟明月交谈,吃饭,郊游,成了学校男老师津津乐道的事情。办公室的阳气越来越充足,一阵阵男女嬉笑的声音赛过朗朗书声,飘过绿草如茵的操场,在东江河岸汇聚成一首悠然的乐曲。一般来说,外向的美女很容易招惹是非,可是明月却令全校男女老少都喜欢。因为她懂得尊老爱幼,懂得热情待人,她说话坦率,而且还有一种“哥们”义气。
   明月嘴巴甜,对比她年长的英语老师,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态度非常谦恭。大家都说:“谁家要是讨着这样的媳妇,那是三生有幸呢。”四、五十岁辈的同事们,开始忙着为明月物色对象,他们总怕肥水会流外人田,各自暗暗较劲,东家说:“我侄子是在银行工作的。”西家说:“我的同学在政府部门任某官职。”南家说:“我的外甥是财政局的二把手。”北家说:“我的小舅子身家过千万。”婚姻不比恋爱,往往直入主题,以现实条件为饵。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明月的房间门庭若市,好在她从小就学会了招待客人的功夫,倒也游刃有余。午夜时分,明月的房间笑语声声,然而每每送走客人之后,明月的笑容会迅速凝结。
   经过大约两个月的“筛选”,明月确定了和宇航相恋。这是明月学校团支书也是明月老乡做的媒。宇航身高1.78米,气质儒雅,成熟稳重,文质彬彬。他话不多,是喜欢默默做事的那种,看得出他非常爱明月,可是明月说:“总是对他来不了电。”刚毕业的女孩,对爱情还是充满憧憬,浪漫的情怀依然满满占据于心。明月试着说服自己:“日久生情,他总是能感动我的。”两人几近谈婚论嫁的程度了,明月还是不让他亲近。她总是本能地拒绝他。宇航虽然觉得有些沮丧,但是并不气馁。他想:“不急,你是属于我的,迟早的事情。”看着办公室阳台上绽开的一株清新百合,宇航的目光飘向远方,他幻想着挽着貌若天仙的明月缓缓踏上红地毯,在亲朋好友羡慕的目光中送入洞房……
   越是临近订婚日期,明月的心越是慌乱。经常会在半夜醒来,不断问自己:“他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伴侣吗?”明月迷惘了,虽说父母非常欣赏他,同事们说起他,好评不断。可是,自己为什么就没法爱上他呢?这些问题像一团乱丝在困扰着她,她开始觉得心悸,胸口疼痛。
   在一个冷雨霏霏的周五晚上,宇航照例下班过来,给明月做好吃的。电脑里传来了张学友的《分手总是在雨天》,明月突然鼓足了勇气:“宇航,我们分手吧,我并不适合你,而且,我没法勉强我自己……”她暗暗握紧拳头,尽量说得狠心些,彻底些。宇航炒菜的手僵在半空,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面色发白,艰难地坐在椅子上,捧杯子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着,他的嘴唇哆嗦着。可以说,他见的大场面不少,但是从没像此刻那样惶然不知所措。这一天最终还是来了,他知道明月并不爱他,只是习惯了依赖他对她的好,仅仅停留在喜欢的层面罢了。分手的场面,之前也曾像闪电一般掠过他的脑海,可是他尽量逃避去深想这个问题。他认为,女人心是水做的,他有的是时间,有一辈子的时间去融化她,最终,他能让她发自内心地说出那“三个字”。然今天的分手是预料之中,亦是预料之外。
   时间似乎凝滞着,两人心跳声隐隐可听。宇航放下杯子,困难站起来,步子有些趔趄,他轻轻抱着她,伏在她的耳边哽咽地说:“我爱你!从未有一个女人让我这样爱得掏心掏肺的,请记住,我爱你,永远!”他用力地一抱,快步走出房门,冲进雨幕,明月哭倒在沙发上……
   宇航依旧给明月送花,买好吃的东西,但是明月觉得两人见面,有些尴尬,她开始逃避他。有一天,明月远远看见他的车子驶进校门,她便快速从教学楼的后楼道逃走,溜进了一个女同事的家。学校家属区和校园是连体的,围成一个回字形。女同事住的是家属套房,跟明月的单身宿舍面对着,中间隔着一个中心球场。同事的丈夫是学校的后勤部主任,两人五十好几了,其儿子刚分配在邻镇的武装部。好几次,她挽着明月散步,说:“明月啊,我多想你当我的儿媳妇啊,我老公说了,明月要是能当我儿媳,我准对着上天烧香磕头,感激涕零。”明月只当她说笑,并不在意。“都没见过她的儿子呢。”明月想。
   同事家客厅里坐着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挺拔的身姿,有些坏坏的笑容。凭直觉,明月知道他就是同事提过多次的儿子,他比明月想象中好看多了。
   “你好,这就是冠压群芳的明月老师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男人殷勤地伸出手,紧握着明月白皙的似柔软无骨的手。
   明月怦然心动,满脸绯红,一反落落大方的风范。女人往往在喜欢的男人面前,总想表现地完美些,可越追求完美,就越发显得惊慌。而美丽女人的惊慌往往有着风中采莲的犹怜娇姿。男人笑了,以他5段恋爱的丰富经验,他的目光像X光一样穿透明月的内心。
   “美女,不要客气啊,在这里就当自己的家一样,我家一向是很民主很自在的。我跟爸爸妈妈,就像朋友一样相处。”男人边说,边熟稔地给明月倒茶、切水果。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见如故,似乎有谈不完的话题,从天文地理,到文学英语,从天南海北,到世界名著,从校园回忆,到现代时政……
   时间轻快地从指间溜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12点了,两位同事晚饭后借口说外出散步,迟迟未归。明月从窗口望去,宇航的车还停在她宿舍的楼底下,她正犹豫着。
   男人似看透明月的心思,他说:“今晚别回去了,你睡我的房间吧,我就睡在沙发上。”
   “那怎么行?我……我还是……”明月喏喏地.
   “哎呀,别‘还是’了,你可以反锁房门啊。”
   “真是讨厌,一下子就被他看穿了。”明月心里嘀咕着,娇嗔地笑了。
   “去冲凉吧,我给你找我妹妹的睡衣去。”他热情地张罗着。“妹妹上大学了,中山大学。”他补充道,明朗的笑容就像灿烂的秋阳,令人舒心舒肺的。
   许是过于紧张,明月冲完凉,发觉睡衣没拿进来。
   “雷宇,我的衣服……”明月直呼他的名字。
   “好的,马上到。”雷宇看着从门缝中伸出的白晃晃的手,顿觉呼吸急促,血管迅速扩张。他猛地推开浴室门。
   “哎,你……”明月惊叫。
   雷宇一把抱着这副绝美的身躯,吻,像密集的雨点一样落在明月花瓣般的红唇上,滑过修长光滑的脖子,落在她丰满圆浑、坚挺白皙的胸前,手,像蠕动的蛇一般游走在明月细嫩光洁的肌肤上……
   语言是多余的,衣服也是多余的,明月在半推半就中,任凭雷宇将内心的情火肆意点燃……
   半年之后,明月奉子成婚,婚礼上,耀眼的明月为雷宇挣足了面子。而婚后,孝顺公婆,待人接物如鱼得水的她深得亲友的赞赏。女儿的出生,更为这个家带来了难言的欢愉。
   公公婆婆的话句句暖心:“明月啊,雷宇虽然是独子,可是我们不在乎你生了女儿,在我们家,男女一样,比起雷宇,我和你公公更偏爱你小姑呢。”
   明月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客家地带,没生儿子的女人,始终像悬在树上的风筝。她很庆幸自己当初“慧眼识英雄”。
   孩子出生后,明月把大部分的空余时间都用在孩子身上,雷宇经常夜不归宿,偶尔回来,也故意找茬。有一次,他喝得醉醺醺的,指着明月的鼻子说:“你这个小贱人,一下子就跟我上床了,说,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你这么快跟我上床,也一定很容易跟别人上床的”说完,他猛地撕烂明月的衣服,硬是把她按在床上……她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很后悔当初的轻率。女人遇见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便无招架之力,什么矜持,什么时间,什么金钱地位,统统可以抛之脑后。但是,对于男人来说,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不懂得珍惜。虽然现代人对贞操的观念已经大为淡薄,但是男人骨子里还是很自私的,他希望情人性感放浪,却希望自己的老婆传统贞洁。
   明月被气得全身发抖,看着这个仪表堂堂的大学毕业生,竟口吐粗言、行为下流不堪,她的心像撕裂一般。
   时光飞逝,转眼女儿两岁了,暑假来临,明月带着女儿回到珠海的娘家,她的父母是县粮食局的职工,双双下岗后,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珠海,靠着在小区附近的一间学校门口开了一家文具店维持生计。“漏屋常逢连阴雨”,老天爷似乎喜欢欺负穷人家。夏季的暴雨,说来就来,一下就是一整天,很不幸,文具店被水淹了,这是明月父母唯一的家产啊。看着在出租屋“吧嗒吧嗒”抽着烟的爸爸,看着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的妈妈,明月心里特别难过,她明白爸爸这些年过得有多苦,刚还完供她读大学欠下的债务,眼看着妹妹高中毕业,又得要凑一笔不菲的学费了。明月自然而然想到了老公,她在电话中告诉雷宇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一下爸爸吧。”谁知雷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冷冷地说:“那是你娘家的事情,我不便插嘴。”明月无助地放下电话,心降到冰点。
   明月从娘家回来的第一天,雷宇便急着向她摊牌了,他要离婚,理由是明月不解风情,明月太惹人注目……明月被列了十大“罪状”,两年夫妻相处,明月早已明白,像他这种男人,要你时,把你当蜂蜜,不要你时,弃之如草薙。她早就听说雷宇睡上了镇委书记急于甩脱的情人,兴许他和书记之间,正进行一场肮脏的政治交易,但苦于没有直接的证据,只能忍耐。雷宇想尽千方百计折磨明月,公公婆婆冷言讥讽,恶言相加,只要明月在家,他们会把家里的东西摔的“噼啪”响,他们声言说明月不知羞耻,赶也赶不走。明月看着那个昔日多少个黄昏挽着她的手散步,句句说多么想要她做儿媳妇的婆婆,如今昧着良心偏向自己的儿子,不择手段伤害她。是啊,亲的亲,疏的疏,关键时刻,血管里的那股血液,就冒出来了,不是吗?
   明月默默忍耐着,她不甘心让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她想这样拖着他,看谁有耐力。
   双方家长坐下来谈判了,看着明月娘家来了十几个庞彪大汉,雷宇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满脸堆笑,并写下保证书,答应赔偿明月10万元青春损失费,一月之后付款。然而不出三天,雷宇变卦,他咬牙切齿地对明月说:“我一分钱也不给,要走你自己走,不然我拖你,拖死你,拖到你人老珠黄,做妓女也没人要你”。冷穿透明月的全身,此前她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他在外面玩够了能够回心转意。女人,尤其是生活在传统小镇的女人,一般结婚后是不会选择离婚的,除非万般无奈。如今看来,雷宇是铁了心了。“离婚协议书拿来,我签字。”明月有气无力地说。雷宇有些愕然,他不敢相信明月就这么“便宜”了他,看着明月毫不犹豫的签字,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好,识时务。”
   两年的婚姻,几乎耗尽了明月所有的快乐,这一段与眼泪为伍的婚姻,幻灭了她对幸福对爱情的期望。以往她恨他,暗暗诅咒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然而当她提着皮箱走出那个呆了两年的家,看到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想到他帅气的外表下一颗龌龊的心,她忽然觉得可怜他!
   离婚后不到半月,雷宇迫不及待迎娶了镇委书记的过气情人。婚礼奢华,高官满座,富豪酒店离明月学校不远,喧天的爆竹声更令周末的校园平添了几分凄清。学校老师大部分都去喝喜酒了,是啊,由来只顾新人笑,有谁知道旧人哭?明月笑了,举着酒杯,泪迅速滑进了嘴角……
   “明月,你的调令。”办公室主任叫住了她。
   “我没搞调动啊,怎么会学期中途有调令呢?”明月诧异了。
   也好,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明月甚至没看调往哪里,也没问谁帮忙的调动。
   “你怎么来了?”明月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外的宇航和团支书,想到自己满脸倦容,她不知所措。
   “来帮你搬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要……”
   “我都知道”
   “是他找关系帮忙……”团支书补充道。
   明月明白了,她低下头 “对不起,我的心布满伤痕……”
   “没关系,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等待,相信我。”宇航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她。
   雷宇的第二任妻子骄悍成性,经常为芝麻绿豆的事情,闹得鸡犬不宁。婆婆终日以泪洗面,暗地里夫妻俩念着明月的好来。有比较便会有失衡,随着婆媳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悲剧终于发生了,失去理智的媳妇一怒之下将婆婆推下楼梯,雷宇的妈妈心脏病突发,不治身亡。
   女人也许不是男人的唯一,可父母却是男人的唯一,失去母亲的雷宇,对着妻子的脖子一阵狂掐,孩子流产了。被接回娘家的妻子,一纸离婚诉状将雷宇告上法院。这场短命的婚姻,就像一场暴风骤雨。人们说:人生如戏,我方唱罢你登场;人生如风,白驹过隙……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如愿升官不久的雷宇,竟在一次出差的车祸中,身受重伤,双腿被截肢。有一次,在滨江长廊,明月从背后看着他在轮椅上艰难挪动的凄影,除了内心涌起一层淡淡的哀愁,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那个曾让明月泪流如注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像晨雾一样,在她的心空萧然淡去。
   (18年后)秋天的阳光鲜亮明黄,公园里游人如织,南方的秋天,到处是一片绿意盎然。
   “妈妈,告诉我,当年爸爸是怎么追求你的?”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一手揽着妈妈,一手揽着爸爸。
   “还是问你爸爸吧。”明月害羞地看着宇航,就像结婚典礼上与他喝交杯酒时一样。
   “一个字,等!”宇航笃定地说。儿子似懂非懂。
   宇航紧扣明月的手指,深情地望着她:“今生,我们再也不要走丢了,让我们相依偎,伴着岁月徐徐老去。”   

澳门新葡新京,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珠宝玉石,收藏本站链接地址:

澳门新葡新京 1

镇江列车时刻表,关于情人节的诗句,三人行必有我妹13

01

    “二手女”是指离过婚的女人。在这个“闪婚”“闪离”的爱情年代,80后独生子女逐渐成为离婚的高发人群。那些曾经娇纵任性的80后“小公主”,当初只管摆出等男方买房买车的姿态,可一旦成为“二手女”后再度携手婚姻,是喜,还是忧?是否还能依旧洒脱?

婚姻就像是春天里的一场雨,将空气中的灰尘和阴霾冲刷得干干净净,放眼望去是一片纯净清新。

幸福篇:1号“二手女”:小水,28岁,外企职员

亲情是融入在血脉之中的一份骨肉亲情,即使是隔着千山万水,也依然让父母牵肠挂肚,让儿女万般不舍。

个性宣言: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经济独立,比70后更能勇敢面对爱情,经过婚姻挫折后,懂得感恩,懂得经营婚姻。

婚姻,有时是女人和娘家的一条分界线,将她从过去的家庭生活中剥离,开始自己的婚姻生活。

人物故事:小水是80后独生女儿,读研究生时就与同窗帆子步入了围城,参加工作后生了个大胖小子。可儿子出生后,帆子依然像没结婚似的,常常和朋友在外面吃喝玩乐不顾家。小水哺乳期间,帆子竟与办公室一MM玩起了婚外情。小水察觉后,气得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帆子本来还心存愧疚,经小水这么一闹,愈发破罐子破摔,干脆不归家。后来,帆子承诺回归家庭,帆子父母苦苦哀求小水看在孩子的分上息事宁人,重新接纳帆子,并提出给她5万元作为补偿。但小水心中愤愤不平,认为自己哪点都不比帆子差,经济上也不必依赖他,干吗委曲求全?她不顾劝阻,死活要离婚。帆子也不含糊,说分就分,两人迅速办理了离婚手续。

多少女人结婚后,心系娘家,可是却碍于婆家的利益和口舌,而不得不跟娘家保持“距离”。

离婚时,小水态度坚决地争取到了儿子的抚养权。小水长得漂亮,又在外资公司上班,薪水待遇高,介绍对象的倒不少,但男方都嫌她儿子在身边,是个“拖油瓶”。后来,同事给小水介绍了个有车有房,可右耳听力有障碍的男人,见了面后小水拒绝了他。那个男人恼羞成怒,公然说:“被人睡过的女人早贬值了,有什么好的?”小水接二连三遭到打击,不免心灰意冷,也在心里反思第一次婚姻,对自己当初意气用事,草率离婚有些后悔。

李军跟刘岚结婚三年了,刘岚是个温柔的女人,对父母长辈孝顺,对丈夫温柔体贴,工作也是认真负责,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李军对刘岚唯一的不满是妻子太依恋娘家。

一个人带孩子,小水多了份坚强和细心,与人相处也变得谦和体贴。同事阿立喜欢上了她,经常帮她干些体力活,还陪她的儿子玩。阿立毫不掩饰的爱让小水重新燃起了爱的勇气,她考虑再三后,毅然接受了这个比自己小2岁的男人。婚后,小水对阿立温柔有加,即便发生矛盾,也会智慧地“冷处理”。阿立待小水的儿子视同己出,这让小水备受感动,十分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两年后,小水和阿立又生了个女儿。

澳门新葡新京 2

点评:小水在第一次婚姻出现问题时草率离婚,不能不说是个遗憾。离婚后,经历了多次相亲失败,小水对第一次婚姻进行了反思,因而变得内敛、体贴和善解人意。也正是这种理性和成熟的变化,让她赢得了未婚男士阿立的青睐。

刘岚每个周末都会回家陪伴自己的父母,她对李军说,自己看着父母孤孤单单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只能尽量陪伴他们。

分手篇:2号“二手女”:MAY,29岁,护士

婆婆看着刘岚经常往娘家跑,心里很不乐意,开始有意无意地指责刘岚,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有出嫁了的女人一天到晚惦记娘家,难道是婆家对她不好吗?

个性宣言:专注个人感受,以自我为中心,缺乏宽容、忍让和责任心,追求物质享受,追求完美爱情。

丈夫也开始劝刘岚,说:“你总是回娘家,别人会以为我们家里人对你不好,你让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放?”

人物故事:MAY是位个性张扬的80后美女,我行我素,吃穿用都走在时尚前端。MAY认识程成不久,就认定他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与程成闪婚后,她发现程成不懂浪漫,整天只顾埋头工作,对她的时尚生活不闻不问。MAY对婚姻生活十分失望,也无法像父辈一样凑合过日子,觉得既然跟程成没法生活下去,还不如早分了好。MAY结婚半年就闪离。离婚时,MAY已怀上3个月的身孕,但她不想用孩子栓住自己,瞒着程成狠心打掉了胎儿。

因为这件事,夫妻俩的吵架越来越频繁,有时候婆婆还会在一旁鼓动儿子离婚,婚姻也变得岌岌可危。

离婚后,MAY在征婚网站与离异男人雷宇一见钟情。而再次步入的现实婚姻生活,却与网上的浪漫之恋大相径庭。雷宇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青年才俊,而且每月都把跟前妻生的女儿悄悄接回来住几天。女儿在的时候,雷宇会细心地为她梳头,给她讲故事,难免冷落MAY。

女人结婚后对娘家的牵挂,却始终放不下。过度的牵挂会影响到自己的婚姻状态,而男人的不理解,不体谅,也会导致感情的变质。

MAY 看到雷宇父女亲热的模样,心里就直泛酸,觉得他对女儿的爱甚至超过了爱她,不由得故意找茬摔脸子。雷宇开始还哄着她,可次数多了,就怪她自私、小心眼。担心雷宇把钱花在女儿身上,MAY掌控了他的工资卡,每月只给他一点零花钱。雷宇也对MAY不放心,不让她与异性交往,有时MAY回家稍晚,他不仅会仔细盘问,还偷偷打电话向她的同事或亲朋好友求证。

澳门新葡新京 3

由于两人都只一味要求对方,什么事都互不相让,婚姻最后只剩下争斗和吵闹。一年后,MAY再度提出分手。闺密都劝她别再折腾,可MAY不以为然地反驳她们:“你们跟我年纪差不多,到现在还不结婚,不也还在挑三拣四?凭什么我就该吊在一棵树上?”MAY决绝地与雷宇离了婚,她发誓过不了多久,自己一定会找到真爱!

02

点评:任性、冲动的MAY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依然没能成长起来。如果心智永远这样不成熟,凡事只为自己考虑,经历再多的婚姻,仍难收获幸福。缔结了婚姻,就意味着要付出责任,承担义务,而不是碰到问题就弃城而逃!

女人在婚姻里,花自己的钱孝顺父母,是一种底气,她内心里的善良激励着自己要给亲爱的家人衣食无忧的生活。

忍耐篇:3号“二手女”:米若,26岁,白领

结婚以后,虽然刘岚经常回娘家,也经常买东西给自己的父母,但是那些钱都是她自己辛辛苦苦赚的,在给父母买衣服买补品的时候,也会顾及着婆婆,给婆婆送上一份。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风华正茂旦造成,刘岚是个温柔的女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