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不曾想儿子却和个白眼狼一样,这王小汉倒是

  王老汉有个不学无术的儿子王小汉,这王小汉倒是心眼多,不愿意下地干活那么劳累,竟然托关系进了村小学去教书。
  王老汉听了这个消息整整一天没吃饭,只是坐在地头上唉声叹气。
  傍晚时,王小汉找王老汉来了,叫了他几声他都不理,王小汉也来了火气,大声质问王老汉说:“爹!你这是干什么?难得儿子有了正当职业你不高兴吗?”
  王老汉没说话,伸手点燃了烟袋锅拿在手里却没有吸,只是看着天边的落日叹气。
  “爹!你倒是说句话呀?到底是咋的了?”
  “儿呀!你不能去教书。”王老汉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
  “为什么?”儿子腾一下站起来,两眼冒出了火来。
  王老汉慢吞吞的站了起来,指着田边的左侧的小树说:“儿呀!还记得这排小树吗?”
  “记得,你逼我种的。”儿子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烦。
  “那你看看这排小树和右边的小树有什么不同?”王老汉说完盯着王小汉的脸,王小汉的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我知道我种的树歪歪扭扭,可这能怪我吗?我又不会种树,是你非要我种的。”
  “当时是我坚持让你种的,可是儿呀!树和孩子是一样的,你连初中都没毕业,你怎么去育人子弟?教出的孩子岂不会和这些歪歪扭扭的小树一样,永远成不了材吗?”
  王小汉被他问的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王老汉一想儿子就坐在电话旁,一遍一遍地对着未拨打的电话说:“儿子,你咋那么忙?早知那么忙不让你读大学就好了,你知道爹有多想你吗?”
  今天,王老汉又重复地说着这几句话,可还是忍不住拿起了话筒,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刚拨完,他又立刻挂断。
  将电话挂断后,王老汉脸上的褶子仿佛又多了几道,在电话机旁坐了良久之后,佝偻着腰站起来,发了疯一般地穿梭在东屋、西屋,脚下的粗布鞋在屋子里踩成了琐碎的鼓点。
  忙活了半天,看着地上小山一样的农产品都装进了袋子,王老汉又把一瓶老酒也装了进去,这才扛起土灰色袋子,步履蹒跚地朝村口走去。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颠簸,被摇晃得头晕脑胀的王老汉终于到了城里,扛着灰布袋子沿着马路一路往前走着,这条路他走过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走多少步到达学校门口他都知道。
  走到学校门口时,王老汉放下了沉重的灰布袋子,以前他经常站在这里等儿子,儿子不仅是他的骄傲,也是全村的骄傲。
  王老汉的儿子小名叫虎子,至今他依然记得虎子考上大学时的情景。那天,全村人都到王老汉家祝贺,爆炮声响遍了整个小村子,那天,也是王老汉第一次喝醉。
  看了一眼大学里面,王老汉摇了摇头,浑浊的眼睛眨了几下,这才扛起灰布袋朝前面走,
  走了好久,王老汉来到了儿子的单位门口。放下了沉重的袋子,他就站在马路上往一栋大楼的楼顶上看,他一遍一遍地数着三楼的窗户。数了十多遍,才数清哪个窗户是他儿子的办公室,到现在他不知道儿子为什么那样忙。叹了一口气,王老汉又扛起了灰布袋。
  他的步子变得越来越慢,肩上的袋子就像大山一般沉重,而他又不想继续前进,就这样磨磨蹭蹭地走到一个湖边,看着眼前平静的湖面,王老汉的身子就像筛糠一般,颤抖个不停。
  坐在岸边,王老汉打开了布袋,从里面掏出一瓶散白酒,灌了一口,才说:“儿啊,从你上大学开始,爹就用这个袋子给你送来你最爱吃的地瓜、苞米。后来你工作了,爹还是给你背来你最爱吃的土货,可你怕爹累,就不让爹来,爹理解,尽管嘴上说不来,但是你哪里知道,爹背着你来过多少回?”
  又灌了一口,王老汉对着湖水,就像是唠着家常一样,晃着身子说:“虎子啊,你知道吗?你永远都是爹的骄傲,也是咱们村的骄傲。你走到哪儿爹就惦记到哪儿,你上学时爹去看你,你工作时爹还去看你,这里是你的最后一站,爹以后也会常来看你。
  爹从未埋怨过你,你忙肯定有忙的道理,爹理解你。你救的那两个孩子学习都挺好,俩孩子说你是最好的警察。”
  王老汉说完这话,佝偻着身子站了起来去拿灰布袋子里的东西,一边掏一边说:“今天爹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东西,你吃吧……快吃吧。对了,还有这瓶酒,是你给爹买的,爹平常舍不得喝,今天也给你拿来了。”
  说完,王老汉用他那粗糙的大手,把灰布袋里的东西一样样地拿出来,全部放进了河里……

后来中年人把王老汉接了回去,真真实实的认了这个干爹,对外也说这就是自己爹。王老汉后来也感叹命运的神奇,特意回去补了刘师傅的卦金,感慨道:“没想到你这一言成谶啊!”

后来他还打算带孩子去福利院来着,只是这个孩子不乐意去。王老汉那时候每天都会让妻子多做点饭,然后带到厂里的路上分孩子一半,到了冬天还会把家里的被褥拿出来给孩子取暖,要不是孩子自己不乐意,他当时可能就收养这个孩子了。

刘师傅皱眉看了王老汉一眼,却也是愣了下,想了想竟点点头:“不要你多了,日后你有钱了再补上就行,今天给我一块钱就够了。”

说到朱家村的王老汉,谁谈起来都觉得可怜。他早年丧妻,独自一人把儿子养大成人,可不曾想儿子却和个白眼狼一样,娶了媳妇没多久,就把王老汉赶到后山的破房子去了。

图片 1

图片 2

“这个你以后自然知晓,只需记住,曾经你帮过得人,现在会是你的贵人,遇到了就是你晚年起运之时,到时候记得来补我卦金。”刘师傅气定神闲的说道。

又和刘师傅聊了几句,王老汉心中也是半信半疑,最后还是觉得要饭要紧,只好告辞离开了。

刘师傅却笑了,说道:“你先报上八字,我看看再说。”

中年人见王老汉记起,这才说起当年的事情,原来那时候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志气却高,沦落到要饭却不愿寄人篱下。后来他身体没以前那么差了,就离开那个地方,去了南方闯荡,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是个老板了,现在又定居回来了,也时常想找王老汉报恩,却找不到了,没曾想今天他开车路过看到王老汉,觉得挺像这才停车下来询问。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不曾想儿子却和个白眼狼一样,这王小汉倒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