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是那么些男子却接连七擒七纵,的确也能征性

孤单的幻夜,一个人的俯视。满天的烟火照不亮她眼底的暗,熙熙攘攘的人群,远成一个梦。她看不清他们的脸,却知道他们一定是笑着的。她摸不透自己的心,却也知道它会是痛着的。
  烟火尽谢后,她回了家。刚刚踩过城市上空的脚一点一点的蹭着柔软的地毯,木制的餐桌上散着左一本右一本的厨艺小册,自己烤的吃了一半的蛋糕。桌上吊着一盏暖黄色的灯,光线边缘,堆着颓唐的碗。
  她来这个城市七年了。
  七年里,故事很多,人很多。最终成了这样一个她。她本该无坚不摧了,或许因为今夜林成结婚。
  林成,午夜梦回会轻念的名字,醉酒后会大叫的名字,无数次想要忘记的名字,开心伤心时最容易记起的名字。
  来点酒吧,再没有一个时候比恋人结婚更适合喝酒了。
  她希望梦里能回到他们最好的时候,可惜一夜无梦。
  夜很快过了,阳光没有窗帘的阻挡更是直直的刺入她的眼。昨夜千转百回又怎样,今天依旧要上班。下了床,梳洗好。拍好粉底一扫暗沉的脸色,再用遮瑕膏小心的遮去黑眼圈,随意抹上暖色的口红就这么出了门。她手笨,一直不太会化妆,但总归希望自己气色好些。
  她叫夏喃。喃喃自语的喃。文字和图像是她摄取安慰的两种方式。她对细碎事物有些敏感,一面幸福一面又不安。
  看着些自己写的文字、有经历的照片,感觉那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心里会安定些。她很喜欢她的工作,工资不高,但足够自由。刚好能满足她的购买欲和放纵感。一个人生活,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偶尔孤独也总能被自己说服。
  林城算是她的软肋,她第一次全身心付予的人,可最终她的依赖逼走了他。她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做爱。他完全进入的时候,感觉像是心中某个缺口终于被填满。摸着他微微汗湿的背,心里的温柔随着他的撞击一晃一晃就溢出来。她无处安放的心,柔柔软软的和另一颗放在一起。她想,她终于可以停在一个地方。
  徐志摩曾说,谁都以为自己会是例外,在后悔之外。谁都以为拥有的感情也是例外,在变淡之外,谁都以为恋爱的对象恰巧也是例外,在改变之外。然而最终发现,除了变化,无一例外。她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以为然,觉得她和林成是不一样的,他们之间没有复杂迂回的情感,没有欲迎还拒的试探,只有一颗共同的想同对方携手一生的心。
  但后来也只能苦笑着承认无一例外。
  故事其实很俗气,他们同无数情侣一样,争吵、和好、又争吵。激情在时间中消褪,爱意在琐碎间磨灭。现在想起,她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将一颗心挂在他身上。其实她一直觉得她不是那种把爱情当全世界的姑娘,她有梦想,有朋友,独处也不感到孤单。没想到在爱情里变了一个人。她犯了恋爱中的姑娘都会犯的错。
  她一点也不恨林成,那个把她握紧又松开的人,是她的依赖逼走了他。他的告别简短,带着少年的意气和一生的浪漫。
  这个冬天应该会很冷吧。但日子还是要慢慢过啊。
  她裹紧了大衣。
  “我挺好的”
  声音很轻,像是说给风听。

图片 1

小A姑娘 心地善良与世无争

文/青浅

像极了《欢乐颂》里面的关关

据说看尽人情寡淡却能始终温暖的姑娘,最让人动容。

同样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

一直很敬佩那些见识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与龌龊依然选择勇敢的去热爱生活的人。比如说,他们可以不被那么多条条框框所限制,为所欲为地那么真实,而不像自己,总用很多东西把自己禁锢。

也在工作中遇到了让自己心仪的恋爱对象

比如在犯错误的时候,一些人最先想到的是掩盖错误而不是承认错误,因为记忆里有些事情是有办法用权力、用人脉去摆平的,而根本不用去承认什么错误,相反如果真的摆平了,没人会记得曾经犯过的错,而犯错误的人,也可以坦荡荡的继续以正人君子的面貌活下去,世人也许早已习惯了这些,早就变得世俗。

但是这个男生却总是欲擒故纵

比如靠关系,说好话,的确也能摆平很多事情,可若自己真的去做了之后,不知道要忏悔多久才能得到救赎。

偶尔百倍呵护 偶尔冷不丁失踪

比如我所认为的事在人为,总不应该是这样子的事在人为。

说白了就是一直吊着小A的胃口

曾经见过那样一个女孩,二十几岁,她知道这世间人心寡淡,却始终渴望被温柔环绕,像极了童话中那卖火柴的女孩,一根根擦亮希望与幻想,却终究只是蜷缩在现实的黑夜中冻得瑟瑟发抖。火花点燃又熄灭,熄灭又点燃,明灭中时隐时现流转的光彩,不是摇摆的烛焰,而是她拥着温情的心脏,还有,擎着泪光的微笑。她有着漂亮的眼睛,那双澄澈的眼眸里,我不知应该贬低它为未经世事的无知,还是称赞为不受污染的纯洁,这样的眼睛,终究是好久不见,恐怕也再难遇见了。

一面让她陷入他的温暖无法自拔

都知道说话要委婉,可是因为心直口快,难免还是得罪人;都知道深藏不露,却还是忍不住表达自己;听说扶起老人可能会被讹,却依然不想昧着良心视而不见;都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可以染选择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早明白男人花心女人心气高留不住配不上,依然还想尝试着在一起走一段路。

一面口口声声说拿小A当妹妹

一直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浅言清欢的女子,青浅这个名字,也是取自“时光清浅,远近相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本该属于老者的心态。然而我也承认,自己不够清心寡欲,自己无法割舍灵魂深处的悲悯与孤独,却又无法很好地面对它们。朋友说,我这样的姑娘其实最难幸福,沉浮于世俗,却又游离于世俗,那么何不让自己阳光一点呢?

直到有一天 小A发现他所谓的另一个“妹妹”

我尝试培养自己深沉而辽阔地去爱,爱整个世界,爱一花一草一虫一物,爱独处爱寂寞,爱灵魂的本真与内心的缺憾,或者是仅仅是爱“爱”本身。

这段不清不楚的感情也就有了个了结

可也许是太会安抚自己的浮躁,说好听便叫随遇而安,不好听便是死水微澜。我曾觉得做一棵树是件很幸福的事,亘古挺拔不会有悲喜的表情,亦是因无法改变,便习惯了生命的常态。可我依旧怕终有一天,会失去最本真的自己,失去写东西的这份闲适,再也写不出那些云淡风轻的文字,被同化到所谓的大环境里。

没有争吵 没有愤怒 满满的只有失落

徐志摩说:“谁都以为自己会是例外,在后悔之外。谁都以为拥有的感情也是例外,在变淡之外。谁都以为恋爱的对象刚巧也是例外,在改变之外。然而最终发现,除了变化,无一例外。”

那是小A第一次喝醉

比如现在,我只能在这里写写东西,并且最让人气愤的原因不是因为无力改变,而只是不想违背自己的心,而有的人,也许正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奔波。

“我以为他会是我的归宿”

“我以为他喜欢我”

“我想跟他谈一场恋爱 不分手”

对待感情不要一味的用你以为来断定

后来小A跟我说“其实她什么都知道 就是想赌一段不确定的爱情”

若甘愿就说故事残缺也美满 不甘愿才讲它伤感

看不上的都是哥哥,想暧昧的都是妹妹。

之前做暑期工认识的一个姐姐

漂亮又富裕 职业化妆师

有天街上偶遇 坐了坐

我问到“姐姐 怎么不谈个对象呢 该结婚的人啦”

她笑了笑 道:“我离婚了”

说实话 当时我都吃了一惊

虽然我极力压低自己的情绪

还是被她看了出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是那么些男子却接连七擒七纵,的确也能征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