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儿子面前,这西瓜咋买呀

“五恋?写错了,是舞恋吧?”刚在电脑上写下题目,儿子便走了过来说:“那些在空间里说你是教授的人都有眼无珠……就这水平还老跟我抢电脑……”
  "去,去,去!半个小时后让电脑给你,行了吧?"在儿子面前,我似乎有点中气不足,这电脑可是奶奶给她孙子买的呢。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我常和夫人去逛菜场.一日中午时分,赤日炎炎,热浪翻滚,我俩又手撑阳伞,悠哉游哉的逛市场去了.
  远远的,在那市场边缘,一位用单车驮着金灿灿瓜花的中年农妇竟向我们招手!
  走近前时,那农妇笑迷迷的对我说:"你今天怎么出来得这么晚啊?……"
  我点点头,心中十分纳闷:我不认识你啊……
  夫人看看我,又看看农妇,问道:"瓜花多少钱一扎?"
  "刚摘的瓜花,新鲜呢!一元钱你拿三扎去吧……"农妇看着我又笑了.
  "走吧,走吧,"我害怕了,忙拉着夫人的手"市场里多的是……"
  夫人猛地把我的手摔开,拿起三扎瓜花,丢下一元钱,也不理我,径自往前走去.
  “等等啊,儿子说要吃玉米呢……”我追了上去.正好右边有部装满了玉米的三轮车,但见那踩车的青年女子头戴紫色捆花遮阳帽,身着白色紧身绣花上衣,下穿兰色牛仔裤,怎么看也不象是农村女子.我正打量着,那女青年却笑了起来:'是你啊,很久不见了呢"在儿子面前,这西瓜咋买呀。!……"
  "啊,你是?……"我迟迟疑疑的悄声问.
  那女青年却又转身对夫人说:"阿姨,玉米刚摘的,新鲜呢,别人买我要1.50,你们要就给1.00元好了."
  夫人沉着脸,不声不响的选好玉米,付款,转身就走.
  "这是要回家了?……"我追上去小声问.夫人一言不发,只顾快步前行.
  "不买别的了?"我又问.
  "用买吗?回家等着得了,会有人送上门来的!"夫人大声嚷道.
  我再不敢言语,默默的跟着.到家时赶紧抢先开门.不料一路无语的夫人,刚进门就喊:"儿子呀,以后我们家不愁没青菜玉米吃了,又新鲜又便宜,可能以后还不用花钱呢……"儿子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
  "你老爸有多厉害!朋友遍天下呢."夫人象机关枪似的,一发而不可收"你怎么不去找个卖猪肉的,卖鱼的?……青菜玉米多少钱一斤?你不象这样笨的人啊?你不象这样低档的人啊?你菜市场里通杀啊?你不会这样掉价吧?……好哇,儿子啊,你老爸现在有五恋了:学生恋,知青恋,工厂恋,网上恋,现又来个市场恋……"
  "这算什么?"儿子头一抬,一副不屑的脸色,"昨晚我刚删除了三个老婆,还有六个……"
  "你韦小宝啊?"夫人气得脸都变了,大声骂了起来"混蛋澳门新葡新京,!衰仔!……"
  "妈,真的没事啊!"儿子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管老爸干嘛?……就他这酸不溜秋的模样?会有人看上他?作梦去吧!妈,别管他什么恋都行,只要不是同性恋……"
  "啊!你这小子欠揍呢!"我赶上前抬手便打……

澳门新葡新京 1

(哦,乡村的疏菜)

大约是今年的夏天吧,在人声喧闹的菜市场里,我碰到了那个瘦削的女子。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金秋十月,正是收获的季节,瓜果梨枣,红遍枝头,各种菜疏,熟透蒂落。过去的人欢马叫,男女老老少齐上阵场面没有了,现在是机声隆隆,农机在田野里不停奔走。从播到收基本全是机械化,用农民的话说,现在种地不叫种地,叫休闲来,看成着农民一脸高兴的样子,这真是当今农民幸福生活的写照。

七月流火,正是各种瓜果上市的季节。

一天临近中午,我从农田回到家,老娘急忙着要去做饭,她在厨房里寻寻觅觅好象找什么东西。我问她找什么,她说家里没有青菜了,没菜怎么吃饭,总不能白馍就嘴吧。平时老娘一人在家吃菜都是到街上去买,或是别人给她捎带一些,买一次菜她能吃几天。我回家时老娘没有买菜,还是前几天她买的菜,因为忙于农活,没有注意,不知不觉把菜吃完了。我说娘你不用愁,咱们有的是菜吃,你看你种的梅豆,丝瓜,苦瓜,你也不吃,日子一长不老了就是让小鸟啄吃了。她说我都快忘了,那是我种的,不过我没有管理过他们都是他们,是他们任意生长。这些瓜菜的秧子把院墙装饰成了绿色的墙院,我急忙把梯子搬过来,站在梯子上一会摘了一馍筐菜,有丝瓜,梅豆,苦瓜,然后把菜递给老娘,我说这菜多好呀,还说没有菜吃,她说我一人吃不了多少,也不敢上高,所以这些菜象疯子一样的长,你们不在家,我只有看着他们长,也吃不到嘴里。我说娘你这些菜是自然生长的,不打药,不上化肥,比城里菜 买的好多了,标准的绿色青菜。娘说你回去摘点带过去吧,我说行,吃了比扔了强,后来我回城里摘两书包青菜,有梅豆,丝瓜,有苦瓜,回到城我把这些菜装了满满的一冰箱,一下吃半个多月。

桃子啊,杏子啊,西瓜很多,红的黄的绿的,看着相当诱人。

乡村的疏菜不象超市里的菜那样,打扮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也不象农贸市场的疏菜,不停地往菜身上浇水,以保持其鲜艳欲滴,给人以刚摘的假象,更不象大棚里的疏菜,不论季节在阳光温室的作用下不停复制生长,失去了原汁原味的菜疏的鲜美。

在一辆三轮车上,我看西瓜堆成山。那西瓜瓜皮青绿,颜色较深,圆滚滚的,大碌碌的,一看就知道是本地的。

乡村疏菜是大自然的精华,是天地之灵气的产物,它朴素无华,它无拘无束的生长,没谁为他施肥,没有谁为它保暖御寒,它自然生长,发芽,开花结果,任风雨吹打,任蚊虫叮咬。那些乡村的的疏菜,不是人为的,有的是鸟粪遗下来的种子,有的是村民吃菜时把种子掏出后,丢弃在垃圾里然后随便扔在一处路边坑旁。乡村的疏菜是村民的不经意,是动物的不经意扔下的种子,随水流动,或随风刮走,它们长在路边,长在坑旁,长在农家院墙上或空闲的地方,遇水扎根,遇风生长,无人给它修枝打药施肥,有一种自生自灭的味道。

于是我就问,这西瓜咋买呀?一斤多少钱?

我时常不断回到乡下,有时去探望老人,有时回去帮助收割种砍。每次下车后进入村道,就发现路边长有一些南瓜,冬瓜,野辣椒,野菲菜,丝瓜等一些疏菜,在那里不枝不蔓地生长着。我问家里人是不是他人故意种的,不怕别人偷吗?村民笑着说这些菜是野生的,也不是谁种的,谁想吃就摘,致于偷这事现在乡下没有这种现象,青菜也吃不多,这些菜是大路菜也不值钱,犯不着去偷,落下不好和名声。

那个年轻的农妇,戴着黑手套,包着花围巾,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清澈的明亮的眼睛。

我的老住家住在一水坑旁,在水坑周围也生长着这些类似的疏菜,那些南瓜和冬象地雷一样长在坑边的草丛中,他们有的露半个身子,有的藏在草丛中,坑边那些杂草和这些瓜菜相伴半生长,有的己经长老,有的正在生长。我顺着水坑边走了一圈,发现几十个南瓜和冬瓜,个个长势喜人,我本人想摘下几个,又一想,我们娘俩能吃几个,边吃边摘吧,每次都是新鲜的。家中的院墙上也拖满了梅豆、丝瓜,白色的梅豆角象白色的银鱼一样长势喜人,长型的丝瓜在枝蔓上滴溜着严然象梆捶和榴弹,有的被小鸟啄过,有的生了害虫,院子长的这些疏菜是我娘种的。她说开春时随意丢下几粒种子,我也没有管理他们,种上了出就出,不出就吧,反正随意,不成想这些无人管理的疏菜这样听话,疯了似的生长。

她站在车边,这时,往前走了两步。

我给娘说在城里吃菜,吃一点买一点,那些疏菜,不知经过道贩子的手,价格比家里贵几倍,而且是打了农药,施了化肥的。有些菜看着长得条挺倍直,具说是抹了避孕药,人们看着这样的黄瓜,觉得光滑直溜很好看,就不急不可耐的卖回去,至于吃了后果谁也不知。

望向我,热情的说:一斤六毛钱。

看到家中这些野生的蔬菜,我心颇为激动,想起小时候生活在乡下的场景,这些疏菜虽然不值钱,那可都是我们的救 命菜,过去瓜菜半年粮,菜是是主食,现在生活条件好,菜依然是农家餐桌上主打食品,回家半个月,我和娘没有买一点青菜,全是吃的这些野生的疏菜,每顿饭总会有两三个菜,豆角炒肉,苦瓜炒肉,凉伴苦瓜,南瓜小米称饭,或冬瓜炖肉,醋溜旬瓜或嫩南瓜,或是野小葱伴豆腐,餐餐菜不同,顿顿味鲜也,好象又回到古时乡村民夫的生活,充满着田园气息,其实这不是一种休验,外人看来有种回归自然的景象,其实这是真实的农家生活,这种景象多少游子羡慕向往。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走多远我都想回到这个地方,这里有我儿时的欢乐和童趣,乡村的疏菜是我永远的记忆。

前两天一斤八毛钱,这两天便宜了。她又补充道。

平煤神马集团土建处

哦,那就买两个吧。我应着。顺便问,这是哪里的西瓜呀?她回,孟家桥的。

哦,孟家桥的西瓜是敦煌有名的甜。

我挑瓜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农妇忙着给我取塑料袋,她用戴着黑手套的手,好大一阵子打不开袋口。我很奇怪,抬眼望去。才发现她的右手明显不对,手套大部分是空的,可能是手有毛病。不然,这么热的天,还戴着手套?

我抬头看了看那张年轻的农妇的脸,似乎是一个熟人。记忆中熟悉这张面孔,且是伴随着叹息声的。

于是我张口问道,哎,你是不是姓张?她说:就是,你怎么知道的?然后偏着脑袋斜着望我。

我没有忙着回答她的问题,思绪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拉到了遥远的过去。我不由想起了她的童年。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儿子面前,这西瓜咋买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