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假正面管教迷,二平回来时我

简就坐在我的对面,把目光投入电视画面,从她的神情上看,她根本就不介意我的存在。我呷了一口茶,端杯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掩蔽动作。头低下喝茶,眼光却在简的脸上进行扫描。简太年轻了,象是个孩子,确切地说,她就是个大孩子。
  我从二平的口中得知,简是安徽人,今年才十九岁,与二平有个女儿。二平姓王,有个与他格格不入的名字——王诗宇。二平是农村上来的,在县城市场上卖猪肉。当初来寻租房时还是一个人,租下我的两间平房,不到一年就走了,走时把所有的家什码放起来。然后把钥匙交给我,说他跟哥哥去北京做生意,到年底才能回来。他又给了我一年的房租,让我帮他照看。
  当年他没有回来,也没有他的消息。第二年大雪纷飞的时候,二平回来了。二平回来时,身后跟着个女孩,就是现在的简。简脸上的孩子气还没有褪尽,怀里抱着个婴儿。二平回来时我也感到十分的高兴,因为他回来了,我也不再感到寂寞。那时候,我的妻子南下打工也有一年了。这一年里,孩子送在母亲那里,我象个和尚一个人守着庙宇。
  我去市场买了好多的菜,还有一瓶白酒,我要庆贺一下,庆贺我们的相聚。简也显得高兴,她放下孩子,帮我一起做饭。她不时地一口一个诗宇,叫得我全身肉麻,一个杀猪卖肉的叫这么一个诗意浪漫的名字。可在简的嘴里,带着安徽地方口音叫着,却也感到好听。我们边吃边聊,聊到他们的爱情,聊到我妻子为什么去了南方,聊得无边无际。
  二平说他去了北京以后,哥哥在市场租了摊位卖肉,他就去了一家屠宰场打工。就在屠宰场里他认识了简,他比简大八岁。简并不是一个人在北京,还有她的父母亲与哥嫂。简认识二平以后,两个人就同居了。到她发现自已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才告诉母亲,她怀上了,她要结婚。母亲反对,也很无奈,最终还是匆匆地为他们举办了简单的婚礼,两个人在北京就过起了夫妻生活,直到现在,将近春节之时才回来看看父母。
  二平问我,梅什么时候走的。我回答他,我们吵架了,去年九月她走了。走时,她留言给我,说不一定回来,如果最终决定不回来时就给我来电。
  你知道她在南方什么地方吗?二平问我,我点头。
  简一直在听,她没有说话。
  我告诉二平,梅与我争执时我动用了武力。那天,天已经黑了,她丢下孩子一个人回了娘家。母亲要我低下头,向梅认错,让我把她带回来。我嘴上答复母亲,可是没有行动。只到有一天,小舅子告诉我,说他姐去了南方。我接过小舅子手里的信,并没有打开。那一刻,我知道我大男人的自尊彻底地倒塌了。
  我与二平夫妻俩就这样一同生活,下班回来就在他家吃饭,只有休假时我才能动手做一两顿饭。简很少说话,起初也可能是感到陌生,可时间长了,她渐渐地与我说话了。有一日她对我说,不是怕你在我家吃喝,而是这样活下去也不是个理由,她让我去南方把梅带回来,好好地一起生活。
  过了春节,二平说他不去北京了。他与简在市场上租了摊位,又卖起他的猪肉。时间一晃到了八月,二平常说生意不好做了,每天挣不了三十元,他让简回北京去。简只好听他的话,带着女儿回北京去了。简走了以后,二平与我过起了相同的生活。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也是吃饭不伸筷子就没有人伸筷子的主儿。
  简依然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着她的王诗宇。简是在天黑之前才回来的,一路的颠簸她并不觉得疲劳。她的孩子睡她的身边,我与她一直坐着,但我想打破这种寂静。
  你回来前打电话给他了吗?
  简转过来,把目光投在我的脸上。她依然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
  他知道你回来也不去接你?
  可能是他太忙了。简给自已一个合理的解释。
  二平回来了,他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只是抱上女儿,与简进了他们的屋子。屋内的灯光很快熄灭了,第二天他们起来很迟,二平也没有去卖肉。只过了两天,二平过来告诉我,他要与简一起去北京。简的父亲得了癌症,余下的时日不多了。现在简的母亲要照料她的父亲,就没有时间看管孩子了。所以,这次回来她要留下孩子。二平把女儿送去乡下母亲那里,与简一起去了北京。
  二平与简走后的第二个晚上,他的姐姐给我来电话,询问二平的情况。
  二平什么时候走的?
  昨天。
  他说去北京还回来吗?姐姐显得非常的关心。
  我说不知。
  他姐说,二平这小子什么也不懂,怎么能长时间把简放在北京,他年纪还小,不知道夫妻长时间分开意味着什么,再说,简还那么年轻。
  我理解他姐姐的意思,她担心,长期分居会导致情感的裂痕。
  就在接完她的电话,我又接到了梅的电话。梅说我的电话一直占线,我解释说刚才有人打进来。梅与我并没有谈及生活,或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最多的话题是我们的孩子。我从电话的那头听到她哭泣的声音,她说她太想孩子了。我没有接这话茬,更多的是关心她的话儿,说她一个人在外要注意身体,要多吃,要注意休息。梅可能听出我的话外之音,她也说让我照顾好自已。梅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坐在屋内,不自然地流起泪来,不知道是想梅了,还是对自已的过错而后悔。
  二平去北京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是一个人回来的,简依然留在北京。我感觉得到,二平有些说不出来的伤痛。我们两个又回到了从前的世界,两个和尚时常对饮。我与二平没有什么秘密,无话不谈。那次是他酒后说出来的,他说到简,我就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是在他姐姐的预言之中。
  简外边有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向他求证。
  他说,他在北京时去了简哥哥的工地,在工地上那些安徽籍的工人问他,听懂我们说话吗?二平摇头说不懂。其实安徽的方言在二平与简生活中早就听懂了。那些工人真的当着他是楞头青,直言不讳地用方言说起简的事情来。
  二平感到有一顶绿闪闪的帽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他没有挑明,一个人匆匆地回来了。
  听他说着简,我便想起我的梅,梅是否也会这样。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从二平的口中得知,简在北京开一服装店。我劝他回北京,回到简的身边,造成这些事情的发生,问题不在简,而在他自已的身上。只要他回到简的身边,简也就会收心的。他认同我的说法,但他在电话里要求简回来,无论生活好坏,只要一家好好地在一起就是幸福。简在电话里说,她现在店里亏损了,借人家的钱,等把钱还上了再回来。二平说钱他可以还上,只要人回来。可简一直认为钱是她亏了的,必须她自已还上才能回来。
  我对二平说,她不回来你可以去呀,夫妻在一起总归要好些,不然会出事的。他们就这样拗着,简不回来,他也不去北京。
  一年又过去了,来年的三月,春意盎然的季节,二平接到简的电话,让他去安徽。简的父亲做了手术,回到老家人就没了。二平带上孩子去了安徽,办完岳父的丧事又直接去了北京,在北京他与简办了协议离婚。
  二平回来时遭到我一顿臭骂,他姐姐也指责他做事太草率。
  孩子虽然断给了他,但他没有带女儿回来,简说,一个男人带着孩子不太方便。在以后不长的日子里,二平认识了一个女人,这女人看起来要比他大四五岁。她叫秋,秋是离婚的女人,有三个孩子,全留给男人了。后来我才知道,秋原来是假离婚的,为了生儿子才办了真离婚手续。在一次朋友的宴会上认识了二平,不知道是他们真正有缘,还是双方都处于性饥渴,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
  简来电了,说她要结婚了。简回到了安徽老家,与老家的一个青年结婚。二平告诉我这些的时候,从他的脸上表情看出来,显然内心是痛的。二平去了安徽,把女儿接了回来。
  屋里有了女人,生活就有了生气。有了秋,我与二平在这个院子里又感觉有了阳光。秋与简不同,性格外向,我们时常调侃,谈一些夫妻间的笑料。秋也时常为我洗衣服,我感到,家庭如果没有女人,这个家还真的称不上家,这也让我更多地想念我的梅。
  他们一直同居着,有时也谈论结婚的事情,但一直没有落实。秋对我说,她感到她带不好简的孩子,虽然只有四岁却非常调皮,她无法管教,又打不得。如果动手打了,人家会说后娘的狠毒。说白了,孩子还是亲身的好。
  母亲是最疼爱孩子的,简来电话说想女儿了。二平很理解简,把孩子送了过去。
  我看到秋,看到二平,想起简,就联想起我的梅。夫妻无仇,只是一点点的隔阂,为什么就要苦着梅,苦着自已,苦着我们的孩子。夜深人静时,我只要想到梅,我就无法入睡,发自内心地问声梅,你过得还好吗?!
  到了八月中旬,简把女儿送回来。简还记得八月三十是二平的生日,她为曾经属于她的王诗宇来过生日。那一天,我也与他们一起为二平庆祝生日。吃饭的时候,简对秋说,诗宇没什么缺点,就是脾气不好,要秋让着他一点。
  一个人睡在床上,简说过的话一直在我的耳边绕着。她让我看到一个女人对待人的情感,是多么的细心与体贴。
  二平把简安排在宾馆,与简并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心头翻起的,谁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秋说,她要走了。只要孩子回来她就不再留下,她让二平把孩子给简,如果想要孩子她可以给他生一个,无论是女儿还是男孩。
  我要你就是要带好孩子,你不要孩子我们合在一起又为了什么?
  你娶妻子,还是娶保姆?
  这样的话题,在他俩之间显得沉重如山。
  我也不是不能生肓的。秋不改变她的立场。
  你生的孩子是孩子,我生的就不是?
  两个人不再出声,与空气一起沉静下来。
  简要走了,秋并没有前去送行。二平也没有带上孩子,他怕见到简与孩子分别的情形。简在宾馆里收拾好行李,一直等待着她的王诗宇。当二平进入她的房间,简第一句话就问他女儿来了吗?二平摇头。
  我怕,怕你不舍女儿会流泪。
澳门新葡新京,  简还是流泪了,趴在二平的肩头流泪。
  你还想我吗?
  简抬起头,二平的泪滴在她的脸上,把简搂得更紧。
  现在我们没有未来了。说完这句话,是二平长长的叹息。
  不,我想回来!
  简很坚决。
  你还要吗?
  二平紧咬着嘴唇,狠狠地点头。
  简说,她对他说了,她妇科有病不能生肓。男人说可以抱养,她不同意。她明白一个道理,娶妻生子,要不然人家娶你做什么?抱养终究没有亲生的好
  简,只要你回来,我会为你还给人家所有的彩礼。二平许诺。
  二平回到家中,女儿叫喊着要妈妈,二平知道,简走了。
  简走了,秋也走了。为了生意,二平为女儿在幼儿园办了个全托。这一年冬天,简来电说她离婚了。二平带上所需的钱,把简带了回来。简回来,抱着女儿一直流泪。
  我不知道,现在二平心中那顶绿帽子的压力为什么消失了,为什么要追回伤过自尊的爱情?简搂过二平的脖子,深深地吻在一起,根本不介意我的存在。
  我抓不住任何一根稻草,对自已爱情的求救,唯有自已。
  元旦第二天,我去母亲那儿,对我的儿子说,妈妈要回来了,儿子高兴得跳起来,嘴里不停地念着:妈妈回来了,妈妈要回来了。一直念到我流下泪水。
  我上了南下的列车,没有预先通知梅,也不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而是心中没底,梅是否会跟我回来。当我到达梅那里的时候,说明来意,梅没有说话,直接辞退了工作,跟着我回来了。
  我对梅的那次错误行为,一直象是一把刀,割得我心痛。我不知,如何用语言去表达,或是向梅认错。梅在我语咽的时候说话了。
  阿文,我伤你太深了。其实,夫妻吵架也是常事,我为什么一气之下就抛弃了孩子与你,是不是女人的心太狠了?
  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把脸埋进她的乳沟,不停地鸣咽。梅将我搂得更紧。
  这一夜,我们胜过新婚。

"简,当初单位派你去交流,就有人告状,说你看社会总是看到阴暗面,对人太刻薄....."

这是PD课上经常问的一个问题,就像我们一直说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生活中面对孩子犯错,自己犯错,能有多大程度的接纳,并把它当作一个成长的机会?简说,正是因为她在养育的过程中犯了很多的错误,并一直总结这些错误的经验,才写成了正面管教系列的书。

“简,请你把我那件衣服洗了好吗?”

—花时间

简摸摸她的头,说:“明天我陪你去”

今天站在简的身边,我一点也没觉得紧张,虽然我是那么崇敬她。她像隔壁家的老奶奶,让我温暖而放松,我们还相互搭着肩拍照。还有Susie,也是一身休闲装扮,我只想说,越是大人物越是亲民低调!

“简,请你做饭的时候少放点盐好嘛”

我以为我不大会去美国,所以我也没想过我有机会能亲眼见到这位令我无比尊重,且让我的思想和生活发生巨大改变的大洋彼岸的老太太!激动!她在四十年前创办了正面管教的育儿体系,如今八十多岁了依然在全球各地传播和教授PD。

简打她的电话,没人接,简拉开包一看,惊呆了,里面有两捆眉笔,还有几十支口红,价签都没有去掉,正在这时,门开了,女孩回来了,简觉得有点尴尬,女孩马上翻脸了。

【收获感想】

厉声问:“你为啥翻我包”

以下全文转自讲师班的王晓玲同学,觉得写得不错,故转发,提醒自己也曾是上过讲师班滴,不忘初心。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简试图用温和的语气说话。

—越“大牌”越低调

女孩快步走过来,拉上包的拉链,说:“我今天多买了点,还可以分给你点,你不要乱说话,否则对你也不好” 女孩说话的时候,俨然一副领导的模样。

—连接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假正面管教迷,二平回来时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