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应该说是昨天我们一起过生日,加上中间停留的

(风)
  “到了,无名。”迷蒙间,我听到了有人叫我,原来已经是到了品茗的家中,本以为要去住宾馆,可是刚好品茗家中有多余的客房,她们就商量着让我留在她家里住了。多少有一些倦意,一路上坐汽车,再坐飞机,再加上这一段的车程,加上中间停留的时间七八个小时了。幸好,常年在外面,这么长的时间都算是小意思了。
  “你饿不饿啊?”品茗问道。
  “本来倒是没有想起来,你这一提醒,我还真是想吃点儿东西了。有什么吃的呢?”我说。
  “忘了,会写文字的女人一般好象都不是传统的淑女,百分之八十都不会做饭菜的,丫头,你会吗?”我继续调侃着。
  “我还真不会做呢,我去叫外卖!”品茗说。
  “有菜和面条没有?鸡蛋?”我问道。
  “有西红柿,没有面条,鸡蛋还有四个。你要这个干什么?”品茗傻呼呼地问我。
  “笨丫头,下面条啊。我亲自掌勺!”我得意地说道。
  “天呢,你要亲自做饭菜?”品茗说道,“我来让耙雪做好了。怎么好意思让你做呢?”话说完了,品茗的脸又红了,估计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而有些害羞吧。
  “我提议我们一起喝点儿酒如何,我感觉到今天的日子有些特别,我的品茗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为了庆祝一下,我想我们应该喝点儿酒。我和品茗出去买东西,你自己做面条,成不?”耙雪接过话题说道,她的话里面,明显在打趣着品茗,同时又暗示着一些什么。
  “我当然开心了,他是我在晚亭最信任的朋友。”品茗很大方地接了过来。
  “走了,我们去买东西。无名,你不要偷我家的东西噢,没有钱的!”品茗说完拉着耙雪走了出去。我笑了笑开始准备做面条。先炒几个鸡蛋,把蛋打到碗里拌匀了,放上少许的盐……将天然气和抽油烟机打开,将锅放好,倒上色拉油,然后等油加热。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按照我原来的小气样子,怎么可能这么疯狂地呢?一时失神,油太热了,一下着火了,我关了天然气,然后将拌匀的鸡蛋倒进锅里,火灭了,鸡蛋也刚好熟了。
  (雪)
  时间如水,一去不回头,很快地我们就回到了品茗的家中,无名来得太突然,所以家里没有准备太多的食物,品茗家经过我们的扫荡,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本想我一个人去买点吃的来,可是把品茗一个人丢在家里和无名独处我还是很不放心。可是我和品茗一起出去,把这个家留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还是有些犹豫。
  “有菜和面条没有?鸡蛋?”无名好像看出了我的心里的矛盾。
  “有西红柿,没有面条,鸡蛋还有四个。你要这个干什么?”品茗傻呼呼地问无名。
  吃什么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我们一起开心。我顿时哈哈大笑以掩饰心里的尴尬。品茗也对我眨眼睛。
  "今晚可不能没有酒,是吧"我说。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赞成!"无名跟着说。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品茗也跟着接上李白这著名的《将进酒》。
  "品茗,走。我们去买酒,无名在家煮面。"
  "好。"品茗说着跟我往外面走。
  一边走一边回头对无名笑道:"无名,你不要偷我家的东西噢,没有钱的!"
  我们嬉笑着去买酒了。
  路上我问品茗,你真的相信他吗?
  "我相信世间有真情在!现代人之所以与人都保持距离。主要是对爱的投入总有保留。人与人的交往太多了有利益需求。"
  "傻品茗,现实和理想是很难在同一境界的。"
  "可是,没有真情就没有真爱。"品茗据理力争。
  "当然我说的爱是广义的爱,"品茗想想又补充道。
  "我知道你的爱是博大的爱,不是爱情的爱!"我拉长了声说了一句。
  我带着调侃的语气回应了品茗一句。我不想用一些丑陋的现实来反驳品茗那纯真的纯粹。
  说着说着车就开回品茗家楼下了。
  (风)
  就在我又炒好了一个青菜的时候,听到品茗和耙雪说笑着的声音,“无名,你来搬东西。”品茗在外面喊道。
  “好的!马上来!”我出去看到车门开着,里面放了许多的东西,我边搬东西,边说:“你们去哪里买东西去了,还开车去?是不是准备把超市给搬回来啊?”
  “近处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再说有车不用那是浪费!是不耙雪?”品茗得意地说道。
  耙雪看着品茗笑着摇了摇头,“我先给你下面条吧,吃点儿东西再喝酒,要不然胃不好!”
  我听了耙雪的话,有些感动,“这个女人还真是体贴人啊!”
  “我能帮什么忙吗?”我问道。
  “不用了,你在这里我还嫌添乱呢,你去陪品茗说话,我来弄!”耙雪非常不客气地把我从厨房轰了出来。
  我洗了手,到桌子边上坐下,开始和品茗说话,“无名,你先吃点东西吧,这有花生米,豆腐干……边吃边说吧!我给你倒一杯红酒,好不?”品茗很温柔地说。
  “好的,那我就先吃点,真是饿了。”我边说边开始动筷子吃东西,一会儿品茗过来了,我压低了声音对品苟说:“品茗,你这样子真象是我的小媳妇。”
  品茗听了大羞,脸绯红,“呸,你这个大坏蛋!”
  耙雪的手脚非常利索,一会儿就给面条和菜弄好了,等她过来我已经把面条吃完了,正在慢慢地品着红酒。人生有些际遇,美人想伴,闲话风月,真是一大乐事。
  (雪)
  我们从超市卖了好些吃得回来,喊无名帮忙搬进房间。
  进屋一看,无名的厨艺还真不错,色,香,味……我低下头去闻。
  "哎……哎……别偷吃噢"无名嬉笑着喊。
  "哈哈,开酒喽"我拿出一瓶打开了,想想还是煮点面吧,无名刚说肚子饿,品茗胃也不好,不能空腹喝酒。
  "我去煮面,你们先聊着吧。"我走进厨房。
  "我能帮什么忙吗?"无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用,我煮的面是一流的。生命如此短暂我可不想给你机会把我的胃口都折腾没了。你去陪品茗说说话吧"我打趣的对无名说。坚决把他轰出了厨房。
  无名瞪着我看了两三秒,转身走出了厨房。我笑了,感觉这个男人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男人,可我敢肯定他与我常见的那些男人不同。
  "面好了……"我端着面走进屋子。
  (风)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想想有些梦境一般,今天能和两位美女有缘相聚于此,我提议我们喝上一杯。”我说道。
  “我不能喝酒啊!”品茗急忙推脱说。
  “不能喝也得喝,你以为我能发几次疯来看你,又刚好遇到了耙雪大美女,少喝点儿。葡萄酒是美容的,品茗这样典型的网络小资写手,不会喝红酒?多没有情调,来吧!”我边劝着边给两位美女的酒杯倒上酒,多少话里面有些霸道。
  “那我就少喝一点儿。”品茗不情愿地说。
  “品茗,难得一聚,少喝点儿,这种情形下你应该喝酒的,要是有人来看我,我喝醉了都开心!”耙雪说,言语带了一丝淡淡的忧郁和伤感,马上就是正常的笑脸。
  “干了!”我一口饮尽,“你们随意喝!”
  边说话,边喝酒,主要是我和品茗说论坛里面的一些人和事,耙雪话不多,只是淡淡地笑着,有时眼神里有一丝的落寞。一瓶红酒完了,耙雪说:“你想喝白酒吗?我今天也高兴,看到品茗高兴,我也高兴,感觉你这人还不错。她不能喝酒,我陪你喝好了!”
  “晕倒!”我听了心里暗暗叫苦,可是男人就是这个德性,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我没有多大的酒量,可是面对美女的盛情,我当然不能示弱,“好啊!”我装作没有关系地样子说,我多少还是有一点酒量,倒也不是很怕,只是听说东北的女孩子酒量都大,心里还是有一些虚。
  品茗多少有一些醉了,“我也要喝白酒。”品茗喊着。
  我和耙雪劝了半天,这犟丫头不听,偏要喝,结果喝了一小口白酒竟然完全醉倒了。耙雪和我将品茗扶到卧室里面,将被子给她盖好,我用脸盆打了小半盆水,放到床头。然后我们出来,坐到桌边继续喝酒聊天。聊一些生活中的事情,各自己曾经经历的事情,在聊天过程中,我发现了我们对一些事情的观点极其的相近,所以酒也下得更快了,每次谈到共鸣之处,她一笑把小酒杯喝干了让人看着杯底,随着酒精的循环,我已经是醉了八九分。说到一些伤心事时,大家都有些悲切切的味道,人也坐得更近了一些,不觉间一瓶白酒都已经喝完了。
  (雪)
  "东篱把酒黄昏后,多美的感觉啊!你们喝酒,我喝饮料!"品茗兴奋地叫着。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想想有些梦境一般,今天能和两位美女有缘相聚于此,我提议我们喝上一杯。”无名得意的说。
  “我不能喝酒啊!”品茗急忙推脱说。
  "好!就为今天的相聚。我们干一杯。"我看着品茗示意她喝点。品茗不会喝,可今天是真的高兴了,点点头,也举起酒杯。
  "让我们三人永远记得今天吧。"
  因为品茗不能喝酒,一会儿酒醉到了。我和无名只好把她扶到卧室安顿好。这丫头醉意朦胧的还嘟囔着,干杯,今天真高兴……看着品茗睡着我俩才放心的走出卧室。
  我们回到桌边继续喝酒聊天。聊天中感受到的无名与那个表象中放肆大胆,有着蠢蠢欲望的男人很大的区别,别人眼中的他或许是缄默而又威严,冷酷且刻薄的。但眼前这个生动的他却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另外一面,出乎意料我们能如此游刃有余的交流。到底哪个是他?都是吧,不同侧面而已。不懂,更不想懂,与我无关。现在的我,只喜欢解决表面的问题。因为解决一个表面的问题,从来都比解决一个内心的问题容易一些。虽然我并不能明白面前这个男人的内心,可是我不觉间迷惑于他的言语和神情,我的眼前竟然出现了错觉,也许他象是原来的那个曾经让我痴恋过的男人,恍惚间,我回到了数年前的时光之中……
  不知不觉中一瓶白酒已经被我们喝光了。醉意很浓。
  (风)
  “酒没有了,该睡觉了,我的房间在哪里?”我的头脑虽然还有些清楚,走路却已经不太受控制了,耙雪看我的样子不对,连忙扶着我向客房走去,也许真得喝得太多了,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耙雪渐渐地成了架着我走到了客房,肢体相亲相依,带给我们一种温暖和安全的感觉,我们心底的寂寞被悄悄地驱逐开了,一个踉跄,我们摔倒在床上,耙雪倒在我的身上,而我下意识地搂住了她,她开始还在挣扎着,后面渐渐变成了伏在我的身上。温香软玉抱满怀,我迷糊着就这样抱着她睡着了。
  模糊地感觉到一些东西却无法看到什么,我感觉到有什么压着我的胸口,温暖而舒服,浑身都通泰的感觉。然而过了一会儿,那种感觉渐渐变轻想要离开我,我非常贪恋这种感觉,于是拼命地抱紧着什么,我不知道是什么,只是不想失去。过一会儿,那种温暖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样的感觉连续重复了多次,我只是感觉到每次抱紧什么的时候自己不笑了,我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笑了。
  一丝热热的感觉在我的脸上移动着,我不知道是什么,可是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感觉象是一只热虫在我的脸上窜动,有些痒也有些舒服。胸口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压着我,摩擦着我,而身体的其他部位也被一种异常舒服的感觉包围着,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不觉间,双手松开了,我渐渐地感觉到什么,可是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只是下意识配合着做什么。风轻轻地吹过,暖洋洋地,一丝丝非常舒服的感觉在我的肌肤上划过,心底有一团火越燃越旺,无比地渴望着什么,却说不出来。干裂的唇渴望饮着来自九天的甘露,寂寞的心寻找着共鸣的另一颗心,迷失的孩子想寻找回家的路,突然苍穹中雷电窜下,击在心底的湖水中,一层层涟漪泛了开来,如此一波波地落雷,不断地下来,涟漪渐渐变成狂浪不断地拍击,涌动,心中的火越燃越热,犹如地底的岩浆四处奔涌着,想寻找一个突破口,“轰“地一声,这团火爆炸开来,那狂涛四散奔涌,一个最大的炸雷炸响了,电如蛇四窜……
  (雪)
  彼此的距离,如此之近。我失声的唇读岀你的心跳,于是隔着一个亲吻,隔着一个世纪,看着陌生的自己,还有熟悉的你。这样被无名紧紧的搂住,几次挣脱却无法离开,反而被他更紧的搂在怀里。这样的肌肤相亲,让我有一种依赖的温暖。崭新的相处方式和思想如此快速感知。任何人之间都有距离存在。而距离会产生美感。也许,这种醉中的感觉让大家都放开了平时的戒备,去掉了伪装,心与心相贴的时刻,让我体会到了另一个灵魂的心声。这种无欲的相拥,反而让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昏暗的灯下,醉中的无名,过去在和品茗聊天中就能感受到一个一惯掩藏自己,深深的掩藏自己的无名之风。我此时更从女人的直觉中知道了你,你和我一样孤独寂寞。只是你隐藏得更深,或许那样暗暗的疼会比我的锋利和持久。我尊重你的隐藏,因为言语容易揭开伤疤。可我知道以后的日子,当我们在某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里,用同一种方式释放自己的孤独时,或许会彼此感受到。
  迷醉的眼中,一个男人仿佛从心底呼唤着我的亲近,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那个曾经被我深爱的人,从灵魂深处飘了出来,对着我喊:“亲爱的,我需要你的爱……”我的唇在灯光熄灭时,开始了重温旧梦的探索……   

“丫头,你是说,你跟我都是今天过生日?”荆培山开口问道,声音里有了一丝哽咽。

花了一天准备的妆容和衣服,带着夜色进入这家音乐餐厅。虽忌口很久,但朋友生日,为了不扫兴还是端起酒杯,这是今年第一次喝酒,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1、
眼前一晃,在KTV的包厢里,气氛不错,有人放声高歌,有人玩游戏喝酒。
在角落里,有一个女生在喝闷酒,那是我。
前几年可能因为看多了肥皂剧,觉得喝酒是件很帅、很酷、很牛的事,所以心里有点事就想喝酒,而且酷爱,一个人在角落喝闷酒的孤独凄凉感。
每次都做好了喝醉之后,给喜欢的人一边打电话一边哭的准备,那时也奇怪,怎么喝都不醉。
慢慢也明白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什么叫借酒浇愁愁更愁。
感觉到有人叫我,还摇了我几下。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朋友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下回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来干个杯,走一个。”

洛欣可抬腕看了看表,“应该说是昨天我们一起过生日。现在过了一个小时多了,不过没关系呀,我们补一下好了,还有半个蛋糕,估计你也该饿了,现在我们一起吃吧!”

2、
记得去年的平安夜,被老板叫过去一起吃饭,加我在内五个女生,喝了近三瓶红酒,男士喝白酒。
喝酒我向来喜欢豪饮,端起酒杯不管红的啤的就是一口。不过这种场合大家都是如此。
那次应该是离醉最近的一次,一杯又一杯的红酒下肚,也许是喝的太急,也许是酒量如此,感觉到阵阵头晕,赶紧跑到厕所,待了五分钟,用冷水冲了一把脸,清醒点才出来。
那时只觉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也不管身体是不是吃得消,身边的人是不是靠谱。

她拿小刀把蛋糕切成四半,叉了一块放在小盘子上递给荆培山,又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3、
当身体越来越吃不消,湿疹越来越多时,我开始刻意的推掉一切酒局,推不掉的就用过敏做借口挡酒。
不得不说我是一个极爱酒的人,起先只要看到有人在我面前喝酒,就忍不住的想喝,但每次都忍住了,也正是也一次次的意识锻炼,我一不小心就戒酒快一年了。
而今天,四个人的局,身边朋友也是放心人,一杯两杯,一瓶两瓶,直到喝醉。
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喝醉,不过这次我既没有心事,也没有做好哭着给喜欢的人打电话的准备,我只是,睡了一觉好的,累了我朋友。
而后是胃部的绞痛和晕乎乎的头,以及试图冲破皮肤的湿疹,在隐隐做痒。
我一直说,一个选择不管是别人要挟,还是自己无奈之下所选,其实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或许有理由可以去责怪别人,但请你自己一定不要以为真的是怪别人,自己毫无责任,因为每个选择都是自己做的,有能力去选择,那选择后的后果也务必承受。
好了,我去喝中药了,晚安。

“可惜没有酒,就喝点矿泉水吧。来,祝我们生日快乐!”

她拿自己的瓶子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轻轻一笑,又吃了一大口蛋糕。

荆培山湿润着眼睛,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明天我请你喝酒吧!”

“还喝呀!”洛欣可上下瞧了瞧他,“还嫌不够遭罪呀?”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应该说是昨天我们一起过生日,加上中间停留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