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那就是一份教书的工作,他当时说这房子有问题

我的大学毕业后的岁月,那个真的是叫仕途坎坷,跌摸滚打了几年,还是不见什么起色。每次面对应聘单位冷酷的拒绝,好不容易,又找到了一份勉强可以维持生计的工作,那就是一份教书的工作,在一块豆腐干似的学校为一个十分抠门的老板工作。教的是语文,底薪只有900元每月,包吃三顿,可是都是些几乎难以入口的食物。可叫我怎样呢,我只能再一次说服自己:去试试,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痛苦是暂时的。这是我不知是第几次的自我安慰了。
  我和一位同时毕业的女大学生西在同一个办公室,她比较内向,不大爱说话,但她的气质与美貌深深打动了我,我时不时上完课,便主动和她攀谈起来。
  “你好,我叫小维,你叫什么呀?能交个朋友吗?”她抚了一下自己长长的刘海,抬头望了我一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迷人。
  “我叫小西,”说得很轻声,说完,便又开始批她的作业了。
  “你教的数学吧,你在哪个学校毕业的啊?怎么会到这里来啊?”面对一连串的问题,她只是“嗯”了一声,也就没作声了。
  “唉呀,你又在闲聊了啊,快点工作啊!小伙子,你可是刚来啊,积极点呐!”政教主任刘敏老师喝断了这场缺乏趣味的谈话。她也只有二十八岁,只大我两岁,我来的时候,也是她指点我教学上的门道的,她长得也不错,人也挺开朗的。
  “师傅,我知道了,这不刚下课,与新同事联络感情嘛!”我俏皮地说。
  “还贫嘴!”她笑着用教鞭往我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接着,严肃、高大而又威猛的教务主任严老师来了,我向他打了声招呼,知趣地躲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备课了,私下里却还在偷望着西。
  因为这个学校在郊区,回家不方便,我便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这栋房子是三层楼的别墅,一般都是出租第三层楼上的房子,房东挺热情的,因为我来得早,他把三楼靠最南面的房间租给了我,里面有电视与网线,旁边正好挨着厨房与厕所,我正好又有台手提电脑,可以度过一周里无聊的五天晚上。因为这里的房子租的人少,所以我在三楼一般都是上网来打发时间的,没什么玩伴,空荡荡的,玩得饿了,就泡泡面吃。
  直到有一天,我傍晚下楼泡水的时候,发现刘老师与西站在门口。
  “师傅,是不是想我啦!”刘敏粉拳便锤了过来,“臭美,谁来看你,我是来帮小西找房间的。”
  “那刚来那几天为什么没找啊?”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前几天,她是住在她姐姐家的,后来……”西有点伤感了,我这才发现她那美丽的脸庞消瘦了多许,两只眼睛也不再那么有神了,听到这儿,她又歇斯底里地发泄自己的情感,暗暗地啜泣。刘敏便停了下来,先招呼她们上楼,并且替西收拾了房间,也是挨着厨房与厕所的,与我的房间很近,刘敏一直安慰着她,看西这么伤心,我也不忍心刨根问底了。我便回房玩我的游戏了。
  过了好一会儿,刘敏敲响了我的房门。
  “师傅,西她怎么啦,哭得那么伤心?你跟她关系好,能透露一下吗?”
  “你真是个包打听啊!”刘敏无奈、俏皮地说。
  “她在这个城市里的亲人,就是她姐姐一家,可是啊……唉,上星期六,她姐姐一家去郊游,出了车祸,一家三口都丧命了,而且死得很惨……”
  说到这,刘敏也有点伤感了,两滴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拼命地打转,
  “她姐姐也是一位如花的女子,但和他丈夫一样,都是打工的命,出来奔波许久,好不容易组建了一个家庭,生了个活泼的娃娃,才三岁……呜呜,攒够了旅游的钱,想去好好地放松一下时常紧绷的神经,想不到噩运就降临了……看看,把车上的三口之家撞成什么样子,车子烂了,满地都是人的血肉残肢,小孩子的头皮都被硬生生地拉掉,挤出很多血肉,都可见骨了……呜呜”
  我正在吃泡面,根据她的话浮想联翩了一番,有种恶心的感觉开始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胃。
  “师傅,我在吃饭呐?”她锤了我一拳“哼!真没同情心!”随后便生气地走了。
  夜幕降临了,郊区的夜晚特别得安静,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拜刘敏所赐,肚子还是饿着,想去慰问一下西,可是一来见她这么伤心,一来时间太晚,她可能已经睡了,我就开始倒了些热水,准备泡脚。突然间,便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本以为是QQ在响,可是等我把QQ下了之后准备睡觉时,还是响着。我就有点背脊发凉了。照理现在房东也应该睡了,三楼上除了我跟西外,不会再有人了,怎么会……
  “谁?”我轻声地问了声。敲门声就戛然而止了。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跑到了房门边,耳朵紧贴着门。
  “咚、咚、咚……”突然又来了下,差点没把我魂都吓出来。
  之后,我慢慢地趴上来,壮了壮胆子,看猫眼里有什么动静,可是通过这个小洞,看见的只有一片漆黑,看的久了,就又仿佛觉得对面也有一只眼睛在窥视我,我感觉到了这点,就又马上将头缩了回来。再次将电脑打开,调大音量,开始听歌,人就连脚也不洗,就忐忑不安地往床上倒了,不知是太疲劳还是音量大的缘故,我很快便没了知觉,好像没再听到那阵阵的奇怪的敲门声。这样就一直睡到了早上,拍拍昏沉沉的头,诧异自己怎么没听见闹钟的声音,已经是八点整了,手机里也有10个未接来电,都是刘敏打来的。
  匆匆地洗漱了一番,就马上赶往学校了。走在楼道上,不经意地发现西的房门虚掩着,里面好像还有个人影,在埋头啜泣,而窗帘则把整个房间都浸在灰色的基调中。我愣了一下,就又马上下楼了。到了学校,早就过了上语文课的时间,而且我还兼班主任,这下可麻烦了。被严老师臭骂了一顿,“你们这些小青年啊,就喜欢晚上搞到很晚才睡,不用点心在教学业务上,哪会有长进啊?”他的唾沫星子都溅到了我脸上了,本想辩驳的,可话到嘴边就又吞了下去。刘敏在旁边,只是无奈地耸耸肩,我也无语了。
  “像孟老师就很好嘛,早上五点半就来了,等待学生出操、改作业……多少勤快嘛,虞老师,你应该多向她学习才是!”这句话向一根钢针扎醒了正在严老师话声中深度“睡眠”的我,猛地望了一下西,她还是老样子,一语不发地批着作业,只是面容被更加秀丽、绵长的头发几乎给完全淹没了。“那个人影难道不是她?”我自言自语道。
  “人都走了,还嘟囔什么呀?还不快回去工作!”刘敏的话又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到了我的位子上开始备课。
  好不容易等到午休吃饭,我打了饭菜,有意识地跑到西身边,她竟然好像没察觉旁边多了个人。
  “你昨晚睡得还好吧?”我关切地问她。她起先没吭声,后来就又开始哭泣了,哭得好伤心,好凄厉啊!我有点受不了了,同事们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弄得我很尴尬。这时又发现西的嘴里好像正在吐出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天哪,整个碗里都是鲜血,
  “啊!”我的肩膀这时又被人家拍了一下,惊魂未定的我,猛然回头望了下,是刘敏。
  “还好吧!”她有点担心我。“你真的还好吧,是不是病了?”突然开口说话的西,又将我吓了一跳。她此时的妆容好阳光,没有憔悴,还面带微笑地问我,碗里还是那些食物,除了难吃,就再也没什么变化了。难道刚才是幻觉,不会吧,我更加疑惑了。
  此后,我和西的关系好像近了些,也开始谈话了。渐渐淡忘那些诡异的事情了。但还是有种力量再唤醒我内心的疑虑与恐慌。
  那是星期六的一个晚上,我因为外面天下大雪,就索性在房东那里多住一晚上,房东去了远方做生意了,要下个礼拜才回来,但他放心地将偌大的一间房子交给我和西打点,我们就开始我们的看房之旅。一切正常,西还是喜欢到我的房间上会儿网,跟我聊会天,然后回房了。我在她走之后,也早早钻进了被窝,也没关机,就睡着了。
  可睡得正迷糊的时候,好像又听见一阵敲击墙壁的声音,声音不响,但很沉闷而且很频繁。我有点清醒了,一时的愤怒马上被恐惧所掩盖,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谁会这么无聊在雪夜开这种玩笑,会不会是遭小偷了,因为敲墙的声音是从间隔厨房和我的卧室的墙上发出的。“不行,我得起来看看,要是少了些东西,我怎么和房东交代啊,我迅速地穿上了衣服,壮了壮胆,将门微微开一条缝,先观察外面的情况,敲墙声停止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马上跳到厨房,将壁灯打开,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仔细地查看了墙一番,也未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
  可出厨房却发现西的房门虚掩着,里面传出一个女人低沉而又急促的喘吸声,但我确定这个声音绝对不属于西。随后,那屋里又响起刚才那阵敲墙声,依然沉闷,依然令人胆寒。黑暗的楼道尽头,又仿佛有个人影在攒动,借着微弱的雪光,我才发现那个影子好像在哭,长长的头发,完全掩盖了它的脸庞,我有些惊呆了,但在这一刹那,它却发现了我,一晃眼不见了。我感觉身后有股凉意,马上冲到房里,把门关上了。自己感觉安全后,望了下猫眼,又是漆黑,那个影子大概把灯也关了吧。
  “咚、咚、咚……”,又来了,还是回到了那堵墙,我已经有点魂不附体了,慌张地坐到了椅子上,电脑突然自己响起了梅艳芳的歌声,那样凄厉与销魂。我下意识地瞅了下电脑,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又跳到了一个叫做“你从前的朋友”的一个从未见过的网站,上面写着“你的朋友,尤其是去世的,他们会在半夜的时候来造访他们放不下心的人的……不要拒绝,否则他们会生气的,会带你到一个陌生的另一个世界”,我有点手脚都冰凉的感觉,难道说我有阴阳眼不成。更让人恐惧不已的是下面这句话:“半夜有人敲你的墙,那是冤死的人,在重复生前上吊自杀的行为,她在踢你的墙……”“咚、咚、咚……”,敲墙声还在继续,而且好像一种病毒一样,感染到了我的卧室的每一堵墙,让人毛骨悚然,我仿佛透过墙壁,看见四个上吊的人在重复着踢墙,而且我的后背好像也被人踢了下,好痛。接下来,我就再也不知到发生什么了。
  我醒来的时候,雪停了,但仿佛天还未亮,我的房门开着,迷糊中觉得脸上痒痒的,好像谁的头发轻抚在上面,我下意识地感觉到那个刚才踢我背的女人就在我身边。我拼了命地向爬起,但怎么也使不出力气了。我不敢看她的脸,我知道肯定是可怕的,我闭上眼睛,可是胸口越来越闷了,直到我喘不过气来……再次陷入迷雾,我的思维已经不怎么清醒了。隐约发现,我的床旁边多了几个人,两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一个小孩和一名满头紫黑色血块的男人,只是都背着我,沉重地喘着粗气。他们在干什么,好像蹲在那边饮食,微微伸过脖颈,我看到了一个残破的肢体,满地的鲜血、骨头、血肉,好惨。其中一颗头颅,那面容好熟悉,啊,浓眉大眼,那不是我吗……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终于眷顾了我,使我睁开迷茫、困顿的双眼。手机响了起来了,是刘敏打来的,“你到底来不来上班,都失踪了一周啦,严老师想要跟校长说把你解聘了!”
  “我见鬼了!”我慌张地说。
  “什么,你发什么神经啊!是不是发烧,脑子烧坏啦!”
  “西,对了,西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我昨晚怎么没想起要照顾她呢?唉,我真糊涂!”我有点想西了,边打电话边往她的房间赶,可是她的房间里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你又提起我的伤心事了,真是的。她都已经去世一周了啊!你不知道嘛!呜呜……就是你失踪前一天啊!”刘敏的话越发让我倍感后怕,
  “不会吧!我在学校的那段日子,她还和我聊天呐!在这之前,你还介绍她到我住的地方来租房子呢!”
  “你真的是烧坏了,她出车祸了,就在你失踪的前几天,和她姐姐一家去郊游,遭了横祸,本身她还有救活的希望,可是救护车未到医院,她就断气了!好美的一个姑娘,就这样消陨了。”
  “你来替她租房子了?”“没有啊,来看过你倒是真的!因为她出事后的后一天,你的行为有些怪异,老是自言自语,仿佛在跟人谈话一样,之后,你就失踪了,一连好几天!”刘敏继续说着,我心里已经没底了,也搞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一切,是真是假了。
  “那你来看我,我怎么不知道啊?”
  “到了你租的房子时,邻居说房东早搬走了,里面也没住什么人。敲了敲门,也没人应,望望里面的灯火也没亮,要知道那是冬天晚上七点了啊!于是我就回去了,之后打你电话,打死也不通,直到今天才联系上你。”
  “哦……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你在听吗?”我挂了电话,傻傻地端坐在地上,回想昨天甚至更久以前的事,竭力想弄个明白。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走出了房子,并且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因为房东也在回归途中出了车祸,与西出事的地点是一致的,而且惊人的吻合。那以后,我换了份工作,但也是需要自己租房子的,本想可以摆脱昔日的阴影,可是每到半夜十二点多,又总能听到那连续不断、凄厉的敲墙声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大约是97年5月份。当时我在一个县城读高三,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所以也没什么课上。当时我们那很流行在高考前在外边租房子的,业余时间玩一下,调节一下心情,反正该学的都差不多了。一个下午,我请假后就顺着学校外边的大街走,一边走一边询问打牌的或者开小店的人有没有房子租。看了几家,不是太吵就是房子不理想。这时候来了一个妇女,大约30多岁吧,她问我是不是找房子,我就把我对房子的要求说了一下,她说去看看她家的房子吧,聊着就到了她那里。她家的房子是2层,二层就在地面上,一层相当于一个地下室,只有半边没有墙,对着菜地,但那边没有窗户。我一下去就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我问她怎么这房子这样的格局,应该把卧室修在外边那样有光,她笑着说你这壮的小伙子怕什么,白天上课晚上回来睡了觉不就完了。进了房子,感觉很阴沉,是个套间,这边一个房间,隔壁也是一个房间,一个走廊把两个房间的门连在一起,走廊上有个厕所,厕所的旁边是个楼梯,从内部通到楼上。但是被一个黑色的大柜子在1楼转2楼的楼梯拦住了。她说上边她自己住,我也就没多问。进去看了一个房间,挺大的,就是没光,窗户都对着外边的土墙,她极力的说她的房子好,什么前几届考取了浙大,上海交通大学,房子周围环境很安静,而且房租很便宜,一个月是35块钱,我想正好也可以节约一下钱,因为是工薪家庭嘛。上去交房租的时候看她的房子有些古怪,桌子上放着本《圣经》,而且桌子上的镜子对着墙放的?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没往别的方面想,住就住了吧说实话,开始晚上回去的时候,心里有些怕的,惨白的月光洒在通向一层的楼梯,而且大门在月光的衬托下,有点象《山村老尸》里的那个。。。是有点吓人,关键整个房子就我一个人住,不过住了几天就习惯了。没几天我发现我的单放机丢了,那是我学英语用的,早上背了会单词,晚上10点下了晚自习回来就不见了,当时很纳闷,这房子根本没人来,怎么就丢了呢。我认为肯定是上一个房客多留了钥匙,干的好事,当时非常气愤,第2天我没去上课,就在房子看书,等着那个房客来好抓个现行。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的时候天都黑了,当时觉得好饿,就想拿点钱出去抄个菜吃。结果发现放在外边屋里的生活费都不见了。。当时真是?¥!%!,30块不多,但是是我一星期的生活费啊,而且我特地把几个瓶子放在屋子门口,谁要开门进来,瓶子肯定会倒的啊,难道是人从窗户用秆子+钩子把钱勾走了?窗户是没关,但是钱是放在抽屉里的埃想了半天也没结果,第2天回家又取了生活费。。。。过了几天,房东回来了,还跟着一个学生摸样的人。房东说着当初跟我说的一样的话,什么考取了浙大,上海交通大学云云之类的,果真是我们县城另外一所高三的学生,看的出他是被价格吸引住了,呵呵,就搬到隔壁房间住下了。开始几天晚上我经常过去和他聊天,探讨学习,他成绩很好的,和我差不多:)当时没事就商量考什么大学。到了6月中旬,我因为办身份证回家了几天,那天回房子的时候是晚上11点了,我正在房子里看书,突然有人敲窗户,抬头一看,是他。他当时推着自行车在外边,我出去问他怎么回事,他当时说这房子有问题,不能住了,他这几天都没在这祝我笑着说怎么了,还闹鬼啊,他当时脸色很难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我说男人怕什么,进屋子说吧。进了屋子,他说我走后的第一天,他做测试题,很晚才睡。睡到半夜就听见有人敲,当-当-当,三下一次,很有规律的。他以为是我回来了,很兴奋,一边叫我的名字一边给我开门,门开了---一个人也没有。他以为听错了,就回去睡觉,谁知同样的事发生了第2次,第2次他就没回房间,在走廊拿根棍子等敲门的时候,突然把门打开,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他当时吓傻了,回去抱在被子里发抖,而外边的门就那么当-当-当三下一次的敲着……一直持续到外边公鸡叫的第一声,那敲门声突然不见了。他跑到学校和同学说了这事,同学都笑他信迷信,当天班主任还找他谈话,因为他是他们学校出成绩的学生,他把情况都跟老师说了,班主任叫他不要信那些,不过却劝他换个房子住,如过没班主任可以帮他出。后来几天他都是晚上11点来房子一次,看我在不在,在的话就打算叫我一起换个房子住,不在的话就暂时在他同学那住一下。他给我讲完了我一直在取消他,说他个大男的怎么象小姑娘一样没胆子。我说那今天晚上我就睡你这吧,要是有人敲门你叫我,我看是怎么回事。聊到1点多困了我们就睡下了。正做梦呢,他把我摇醒了,当时我就听到了当-当-当三下一次的敲门声,说实话当时我心里紧了一下,不过为了稳定军心,我叫他在房子里呆着,我出去看是怎么回事。一开门,发现走廊里厕所的灯自己开了,当时脊背一下冷了,这……睡觉前明明关了的啊,而且不到3米的门还在当-当-当的响,说来有点惭愧,当时脑中想了下课本上的革命故事,黄继光,董存瑞,当时一下子就有劲了,马上把门拉开,奇怪的是在我开门之前1秒还在敲门,但是眼前什么都没有。两边什么都没有,是人也不可能跑这么快的埃当时傻站在那足足有半分钟,还是他在房子里大声叫我的名字,我才缓过来的。回去我们互相都没说话,但是敲门声却奇怪的没再响起了,他突然对我说,你觉得是哪个门在响?我说别人敲门肯定是最外边的门啊,他说感觉象屋子的门在响。当时头一下就大了,这不是真的……后来我想了一个方法,我。他说你在屋子呆着,我出去把每个门都敲一下,你看看哪个声音是刚才的敲门声。当时夹着跟钢管以防不测,一手打着打火机,一手去敲门,我先走到我的房间那边的大门外,也用三下一次的方法敲,几下过后他在屋里大喊说不是。我又到他房间那边的大门外,同样的也不是。说实话,当时我真不想进屋子了没办法,还是进去敲了我房间里边的门,不是,外边的门,不是,厕所的门,不是,那是哪个???在走廊的厕所灯余光照射下,我看到堵住1楼到2楼的楼梯通道的那个大黑柜子不会是它?以前白天层上去看过的,那柜子门被钉子钉死的,里边据房东说是什么都没有,主要是防止楼下的人上去。当时一边想,脚却一边走上楼梯了,黑漆漆的柜子在面前,手里的打火机太热不能点了,不敲也不成了,刚敲到第2组,他在房里大喊:你快进来啊,那声音又响起来了~当时我感觉象是一下子没了知觉,有种力量把我往柜子里吸但我的意识在拼命摆脱这种状态,大约过了5-6秒吧,我感到稍微能动了,当时一下子从7,8阶的楼梯跳下去了,连滚带爬跑到了他屋里……说来丢人,当晚我们一起夹着书包跑到街上的录象厅看了一通宵录象,放的都是黄色录象~而且那天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和A片~~第2天叫了个2个同学回来帮我搬了行李,他也搬走了。后来直到8月下旬,当时我已经考取了一所重点政法大学,而他考的很不理想,读了自费。我们一起在学校外边的小饭馆喝了酒,当时就和老板聊了几句。他说他经常看见我在他饭馆门前走,也不照顾他生意,我说我在小学吃饭,住在外边嘛。他说住哪,我就说住在那丁字路口的那个房子,一楼是地下室的那种。他当时很惊奇,说那房子几年都没人住了,房子不好。我们连忙问怎么了,他说房东在外地住,他老婆和婆婆在房子里住,婆婆靠做针线活过日子,但他老婆对她很不好,总是给她气受。有一天晚上婆婆死了,有的说是自杀,有的说是被蛇咬死了,反正从那以后,那房子住过的人都说房子不好,一直就没人住了。还说我们好大的胆量,敢住那房子……在大学时我入了党,现在在一中级法院工作已经3年了,对与无神论,我真的不知该抱着何种态度~~~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就是一份教书的工作,他当时说这房子有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