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是服侍小姐的丫环秋香啊,我的奖金还没领

“小姐,小姐你醒了?“一个惊喜的女声响起来。
   挣扎着睁开眼睛,眼前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家,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一只白嫩的小手抚在自己的额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诉说着内心的焦虑。
   “你是谁?我在哪里呀?”
  “你在自己家里,我是服侍小姐的丫环秋香啊!怎么了?”小丫头着急地问。
   “我只是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自己是谁了?还有现在?是哪个朝代?”她解释说。
   “现在是宋朝呀,你是当朝赵丞相的第四位小姐,人称赵珠珠小姐。上次你跟我朝第一将军司马天涯外出踏青的时候,不小心从马上掉了下来,一直昏迷不醒。”
   明白了,原来她穿越了,这么老套的穿越故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职业女性身上,太不可思议了。
   昨天自己睡前不过是阅读了一篇穿越小说,尽管自己喜欢穿越小说,但是没有必要也让她穿越吧!真是太残忍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小姐身上,这让她实在是难以接受。
   “你把镜子拿来我看看,秋香把铜镜子拿过来。”
  镜子中的女子丹凤眼,柳叶眉,乌发如云,一张粉嫩的小脸,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是我吗?穿越后我变成这样了?真是因祸得福,现实的自己可是已经27岁了,皮肤也没有这么好……
  “怎么办呢?我对这个朝代一点都不熟悉。算了,还是随遇而安吧!”她心里暗暗想到。
   “珠珠小姐,你的十八房陪侍来探望你了。”一个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皮肤白净的小丫鬟跑进来,气喘嘘嘘地说。
   “什么十八房陪侍?”她不解地问。
  “就是你全国各地搜罗来的天下最美的十八美男,他们都是你的陪侍。”秋香在旁边解释说。
   “那我晚上睡觉怎么办呢?这么多的陪侍?”她问到。
   “你按照牌子抽签啊,抽到谁是谁。”小丫鬟说。
   我的天呀!这个前珠珠小姐也是太厉害了!她心里暗暗惊叹!
  “珠珠,珠珠,珠珠宝贝,珠珠心肝,你怎么了?身体好点没有?”一阵香风传来,进来十八个美男。不能不佩服这个前珠珠小姐选美眼光,潇洒的,强壮的,风流倜傥的,柔美的,温柔的,真的是燕瘦环肥啊!天下美色尽在眼前。
  “我好点了,可是你们不要都拥上来,我受不了。”她尽量躲避着伸过来的手。
   “珠珠宝贝最喜欢我了!”一个尖细声音,外表柔美的男子嚷道。
   “不对,珠珠宝贝最喜欢我!”一个身体强壮的男子说道。
   “你们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吧!她厌烦地说。
   他们出去以后,屋子安静下来了。
   “这个前珠珠小姐,也是太色了,放这么多男子干嘛呢?很烦啊!要是我,我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离弃。”她心里暗自想到。
   “好累啊,休息一下吧!”慢慢地合上眼睛,她进入了睡眠状态。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又回到了现代那个家里,但是家里那个女子是谁呢?我看不到她的脸啊!
   “你说,幸亏她失踪了,我们才可以在一起,不然我们还要偷偷摸摸的!”那个女子说。
   “嗯,看她真的很讨厌,天天板着面孔,一点情趣都没有。”是老公的声音。
   “那你喜欢谁呢?”一个女子柔媚的声音
   “当然是喜欢你了,我的小宝贝…… ”老公轻佻的声音。
  泪水瞬间浸湿了双颊,曾几何时的轻柔蜜语、海誓山盟,仿若昨天,但是物是人非,没有想到老公这样对自己。
  女子把头转过来,真是让她吃惊,居然是她的好友莉莉。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但是什么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呢?”她气愤地想。
   “早知道你这么好,刚刚结婚时候我就把她给踢了,扶你做正室!省得偷偷摸摸的。”老公说。
   “你这个家伙!现在才知道我好啊!要不是因为她家里有点钱,你会娶她?我跟你本来就是青梅竹马,结婚没有房子,才想出这么下三滥的方法,介绍你跟她认识。一想到你跟她,我的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莉莉嘤嘤地哭泣着。
   “好了,心肝!我现在不是最疼你吧!”他安慰着。
   “好讨厌!”她娇嗲的声音。
   不想再听下去了,好恶心!真是人心叵测!他们怎么可以那样对我?但是他们为什么没有看到我呢?太奇怪了,有什么东西朝窗外拉自己呢!不要!可是自己意识怎么模糊不清了!
   头好痛,我这是在哪里呢?勉强睁开眼睛,眼前好像不是自己住的闺房,是哪里呢?
   “你醒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来。
   意识渐渐恢复过来,眼前有个人低头俯视着自己,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
   “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都不知道了?你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了,我们是未婚夫妻!拜你所赐, 你用卑鄙的招数逼迫我和我最爱的上官小姐分手,让我和你结婚。怎么了,结婚日子没到,你就把我忘记了。那可不行,我们的游戏还没有开始呢?宝贝,我要好好的折磨你玩,直到我厌烦为止,你不是喜欢玩吗?我奉陪着!”他恶毒地笑着。
  阵阵寒意涌上心头,天哪,为何我就不能穿越到一个善良人的身上呢?
   “好了,起来吃饭了,难道要我帮你穿衣服吗?”他冷冰冰地说
   “什么”这个时候她才察觉。
   “你,你好无耻呀”她羞得面红耳赤。
   “算了吧,我对你这样的人可没有兴趣!无才无貌滴,太丑,还野蛮。”他撇着嘴巴。
   “不过是给你个教训,让你不要把人都踩在脚下。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要以为我司马是那么好欺负的!”
   “司马将军,昭君小姐过来了,要不要见啊?”一个模样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进来问。
   “见啊,快请!哈哈!我的美人来了!忘记告诉你了,昭君小姐是我朝第一名妓。”
   “什么?你把她带到府上,明知道她是?”她惊问。
   “哈哈哈,对呀,就是故意让你难堪的。你的未婚夫天朝第一美男子司马将军招妓到府上,传出去你的颜面何在?不过貌似你已经没啥颜面了。对了,告诉你!你最好把你的所谓的十八房侍都给轰出去,否则我们结婚后,我会把他们都拉出去砍了!”
   “砍了?”
   “你还要跟我结婚,你不是……”她不解地问。
   “当然了,我们的游戏刚刚开始,我要让你难堪,让你痛苦,最后再无情的抛弃你!”他冷冷的声音。
   “你为何如此的恨我,不就是让你和你的上官小姐分手了。”
   “你住口!”他突然勃然大怒。
   “你懂什么,你这样的女人哪里懂爱,我和上官小姐情投意合,她是天下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你,你懂什么,不过是因为你姐姐是皇上的爱妃,你的父亲是丞相罢了!”
   “哎呦,是谁让咱们将军生气了?”一阵花香扑来,真是声音未到人先到。
   进来一个女子,体态风流,肌肤欺霜赛玉,眉目含情,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好美啊!自己虽然是个女子,亦心动不已,何况是男子呢?
   自己跟她比,真的就是棵小草,平淡无奇。
   “这是珠珠小姐吧?我给您行礼了!”昭君娇滴滴地说。
   “不用理睬这个女人,咱们吃饭去!”他拉着昭君的手亲昵地说。
   “将军。”昭君看我一眼,轻轻地拉了拉司马的衣袖。
   “你快点把衣服穿好,没饭吃我可不管。还有,我已经把昭君赎身了,她以后就是我的偏房了。”他面无表情地说。
   “当然主要是为了让你伤心,哈哈!”他补充到。
   真是太傲气了,不过这个司马将军一表人才的,估计那个前珠珠小姐很喜欢他吧?不然为何我的心里看到他和那个昭君在一起会很难过呢?肯定是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爱。哎!她心里叹息着。不过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以后我还是会想办法回到现代的,我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好的,将军,我穿好衣服,就出去吃饭。”她乖巧地回答
  本来已经迈出脚步的司马突然收回脚步,快步走到她的床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突然用力地抬起她的下巴。
   “好痛,你干什么?”她的眼泪水都痛得留下来了。
   “你是谁?说,这不是她,她一向骄横跋扈,从来没有这么温顺过?”他质疑地问。
  糟糕,忘记了我不是那个珠珠小姐。
   “不是的,将军,因为我上次昏迷以后,什么都忘记了,所以……”
   “这样啊!哼,应该不是假的。不过,算了,反正来日方长,慢慢的折磨你!”他松开了手,走了出去,等在门外的昭君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很不好,难道是我看花眼了,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走远了。
   “奇怪了,为何今天我的感觉好奇怪?哪里不对呢?” 一路上司马都在思考着。
   “将军,您在想什么呢?都不理睬人家了?”昭君撒娇地扭扭纤纤细腰。
   “别吵!”司马满脸的不耐烦,一反刚才在房间里面的柔情蜜意。
   “对,是她的眼神,很冷静,仿若置身世外一样,怎么觉得仿佛不是一个人呢?可是她明明就是赵珠珠。神情模样,包括她脱了衣服的样子,都是跟我第一次见的时候是一样的。不会错的!一定是我多想了,也许是她失去记忆的原因。嗯,应该是这样。”她确定将军这是怎么了,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是不是跟赵珠珠那个贱人有关系呢?
   “赵珠珠,你等着吧!我要把我所遭受的屈辱全部都还给你!”昭君恨恨地想。
   “将军,您这样对昭君,昭君心里好难受呀!”昭君故意让眼泪在眼眶里流动,她知道自己长的很美,柔弱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男人可以抵挡得了。
   果然……
   “好了,是我心情不好,你先过去等我,我等会过来”
   “嗯,将军您快点来!我等着呢?”
   昭君离开后,司马走到一座假山旁边的石凳,坐了下来,半年前发生的事情浮现眼前。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自己和好朋友六王爷赵欧少一起去打猎,谁知大家走到半路,“皇哥哥,皇哥哥,等等我!”远处飞奔过来一队人马,其中有个火红的影子奔在前方。
   “是皇妹赵小猪,她怎么过来了,她一来准坏事,她是个捣蛋鬼!”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六王爷埋怨着。
   “坏哥哥,又说我坏话了。”转眼之间公主赵小珠已经到了眼前。
   她的脸蛋圆润,身材丰腴,长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火红的衣裳,仿若盛开的海棠,热情奔放。
   “司马天涯,这是皇妹小猪猪,她太调皮了,你多多担待吧!”
   “参见公主”
   “原来你就是司马将军啊!久仰大名,本公主知道你战功显赫,为我大宋立下汗马功劳,你好年轻啊!”
   “不敢,公主夸奖了。”司马客气到。
   “哈哈,司马将军已经有心上人了,是上官小姐,他们俩很般配。”六王爷笑着说。
   “真的吗?太好了!恭喜司马将军了。”
   “谢谢公主。”司马抱拳。
   “皇哥哥,我这次带来一个女子,她是父皇爱妃的妹妹赵珠珠小姐,她今天进皇宫探望姐姐,碰巧让我遇到,我带她出来大家一起玩。“小猪猪介绍着。
   一直站着公主赵小猪旁边的女子,走了出来了,鞠了一躬。
   “民女给六王爷和司马将军行礼了,小女子是赵珠珠,家父是当朝丞相赵贺阳。”
   很清秀的一个女子,不过多点媚态而已。司马心里想着。
   “不用客气了!”司马说。
   “就是,别客气了!”六王爷也说。
   “好英俊的将军啊!真是如仙人一般!”赵珠珠的心里砰砰乱跳。
   “不过,他好像对我很冷淡,凡是我看中的,都难逃我的魔掌,司马将军,你等着!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赵珠珠强压住心里的兴奋,仿若司马已经成为自己的猎物,不过他有心上人了,让我想想办法,有了。也许是很少外出,还没走很远,珠珠小姐突然面色苍白,马上摇摇欲坠
   “怎么了?”
   “公主,民女不舒服。”
   “司马将军,你先留下照顾一下珠珠小姐一下!”公主吩咐到
   “臣遵旨!”
   谁知道,哎,没想到是她的计策,她真的是个妖女,居然趁我吃饭的时候,下春药给我,害得我一世声名就此断送。不仅如此,她还把这事告诉她的姐姐,结果皇帝亲下圣旨,命我娶她,还有两个月就结婚了,恨死她了,这个妖妇。
   “将军,将军”
   侍女小红跑过来,“珠珠小姐不见了!”
   “什么?”
   挑了一身淡雅的衣裳,穿好,走了出来。外面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甜的花香味道。翠绿的垂柳儿,绽放着粉红花朵的桃树,树丛中翩翩起舞的美丽的蝴蝶们,碧波荡漾的湖泊,唱着悦耳动听的鸟儿们……看惯了冷冰冰的现代高层建筑,眼前的景色美的让她眩晕。
   “你留在这里,我自己过去。”她对将军侍女小红说。
   “是,珠珠小姐!”小红回答
   沿着小路一路走下去,欣赏着四周的美景,她的心情慢慢舒展起来,还摘了路旁一束淡紫色的小花,把它斜插在头发上。
   “汪汪汪汪汪……”有小狗叫的声音
   前面花丛中有只小狗在追着蝴蝶玩,脖子上带着颈圈,雪白的毛,是谁养的吧?好可爱啊!

    “发奖金了,这可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拿奖金啊”顾白芷在台下激动的等着,看着同事一个个领的鼓鼓的信封袋,眼看就快到自己了,心里那个难熬啊,生怕自己领不到一样。

  “小姐,小姐,你醒醒,没事吧”

“啪”“咋啦,怎么停电啦,马上到我领奖金了,怎么可以停电”说着白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想往发电室跑去,可是刚站起来忽然脑子一阵眩晕就倒了下去嘴里还嘀咕着“轮到我领奖金了啊”

  半夏只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一直再喊,实在躲不过去了,睁开眼就要骂“谁TM……”然后就看到一个古代小奴婢装扮的小丫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哎呀头好晕啊,好想吐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有没有人扶我一把啊”白芷想努力的爬起来,“公主你醒啦,可吓死我了,您怎么会从马上摔下来啊公主,您可是骑马高手啊”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公主?什么破玩意,跟老子玩穿越呢”白芷努力的把眼睛睁开开谁在开玩笑,她还要去领奖金呢,可是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你们是在拍电影吗?”眼前的场景,大红喜被,大红稠帐,又问了一句“美女你们是在拍电影吗?”“公主您说什么胡话呢,拍什么啊”一个穿戴像电影里奴婢着装的人毕恭毕敬的站在她的床前看着她。

  “不是吧!上课打瞌睡还带穿越的啊?这古香古色的,和穿越小说里描述的场景一样啊,不过老师也不应该给这么大的惩罚啊!我只是昨晚熬夜追剧晚睡了一会儿,早上第一节课补点觉啊,还带这样玩的吗?”半夏一边看着周围,一边想,一时间也忘了说话了。

白芷脑子瞬间停顿了几秒问自顾自说“我的奖金还没领,我不可以在这里待着,这是哪里,我要回家”说着从床上起来,可是刚起身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吓得她又躲回了被窝问“我怎么没穿衣服,我衣服呢?”“公主您难道忘了吗?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啊,大王已经把你许配给贝兰国的凌王爷了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贝兰国,我听都没听过,我要回家,把我的衣服拿来”“来人,伺候公主更衣”说着一堆人捧着大红的喜袍进来了,“拜见公主”说着跪倒一片“都干嘛?都说了我不是你们的公主,你们都谁啊,开玩笑也应该结束了吧”白芷不耐烦的说着“我要我自己的衣服,算了和你们说不清,我手机呢?你们有没有拿我手机,我手机呢”可是她发现所有人都一动不动跪在地上好像在等什么号令一样。

  她旁边的小丫头趁着这个时间,终于回过神来“小姐,你终于醒了,你都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

“都出去,都出去”白芷一头栽进被子里,“是,公主殿下”白芷把头从被子里瞄了一眼,人都走了,立马用被子裹住自己,起来找衣服,可是找来找去,除了那个大红喜袍,没有任何可以让他穿的衣服,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有人耍她呢。

  半夏眨了眨眼,“还三天三夜,你家小姐估计这辈子都行不过来了。”

“大王临驾”门口忽然有人喊到,吓得白芷一下子窜回床上,“拜见大王”“免”一个沉重浑厚的声音响起“公主还是不愿意换喜袍吗?”“是的,大王”门忽然被推开“放肆,什么事都可以依着你,这件事不行,这关乎我国生死存亡,不嫁也得嫁,来人把公主喜袍穿上”话音刚落,白芷被一群人从被窝里抬了出来“不可以啊”嘴里喊着心里想着,有男人在啊,可是被抬出来后发现房间除了几个奴婢没有其他人,就跟刚刚那几句男声从空中飘来一样。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为什么晕的啊?”半夏瞅着小丫鬟道。

一会白芷的被打扮成出嫁的新娘,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了,自己的奖金还不知道在不在了。

  “小姐,我是少勺啊,你不记得我了吗?三天前,大夫人把你许给了六王爷,然后你和三姨太吵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晕了过去,这一晕就是三天,可把少勺急死了。小姐,要不要我给你叫郎中来呀?”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服侍小姐的丫环秋香啊,我的奖金还没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