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直到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活下来,就听雅威呼唤

  纳巴斯,一位来自杰兹里尔的男子,拥有一座葡萄园,就在靠近撒玛利亚的国王阿哈伯的皇宫旁边。而阿哈伯对纳巴斯说道,“让我拥有你的葡萄园,以一座菜园子作为交换,因为它靠近我的皇宫实在太方便了。或者我可以送给你另一座更好的葡萄园,可要是你还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按实价付给你钱好了。”
  “上帝绝不允许我这么做,把任何一块我们家族世代相传的土地送予你,”只听纳巴斯回答说。
  阿哈伯垂头丧气地返回到家中,由于纳巴斯德拒绝而让他恼恨不已,不肯让他拥有这块他们家族历史悠久的田产。他躺倒在自己的卧榻上,转过身去面壁而卧,拒绝起来吃饭。
  他的妻子杰则贝尔来到他的身旁温婉地询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伤心而不肯吃饭呢?”
  “事情是这样的,”他开口说道,“当我诚心诚意接近这位杰兹里尔人纳巴斯,并要求他把他的葡萄园交换给我,无论是以金钱作代价,或者要是他愿意的话,送给他一座更好的园子作交换之时,他却坚决地回答说:‘不,我决不会把我的葡萄园送予你。’”
  “难道说你不是拥有绝对权力的以色列人的国王吗?”阿哈伯的妻子讥讽他道。“请不要挂怀此事,赶快起来好好吃一顿大餐。不要把纳巴斯的葡萄园放在心上,我会设法让你得到它的。”
  接下来她就以阿哈伯的名义写了几封信,没封都用他的封印给封上,打发人把它们都分别送给各位长老以及纳巴斯所在那座城镇的各位主事的市民。在这些信中她写道:“宣布一次斋戒,而且要让纳巴斯当着市民首脑的面受审。贿赂并安排两位见证人,最好是两个无恶不作的恶棍,让他们做见证来指控他,以亵渎上帝以及冒犯国王为由。然后就把他拖到外面去就地用石头砸死。”
  这些市民首领们,也包括那些长老们以及纳巴斯所居住那座城市的各位贵族人士,就完全按照杰则贝尔在信中吩咐他们的那样去做了。他们收买了两位流氓恶棍,命令他们对他加以指控。而正如他们是些罪大恶极的魔鬼,他们当着众人的面前指控纳巴斯犯有亵渎以及谋反罪。就此纳巴斯被拖到城市外面去并立时被石头砸死。
  这个纳巴斯已经被处死的消息立刻就被汇报给了杰则贝尔,而当她刚一听到纳巴斯已死的消息之后立即就对阿哈伯说道,“赶快,你去占有纳巴斯这位杰兹里尔人的葡萄园好了。这位拒绝把它卖与你的男子已经死去了。我告诉你,他是已经死了。”
  当阿哈伯听到这一切之后,获悉纳巴斯真的已经死了,他就立刻动身前往纳巴斯的葡萄园并且占有了它。可在此同时,这位上主已经早对艾利佳这位提什比特人说过:“我想要你告诉阿哈伯这些话:‘雅威宣布你不仅犯下了偷盗罪而且同时犯了谋杀罪。’说完,又说:‘这位上主还补充道:就在野狗舔食纳巴斯血迹的那个地点,群狗也将同样争食你的血迹。’”
  
  “你已经找到我了吧,哦我的死敌?”阿哈伯立时对艾利佳惊呼起来(当他们刚一碰面之际)。
  “是的,我终于找到你了,”他马上回答说,“而由于你当着上帝的面竟然把自己出卖给魔鬼,这位上主已经吩咐说:‘我也将要让邪恶降临到你的身上。我将要斩灭你在以色列的后代直到最后一位男子,是的,每一个你的男性后裔无论他藏于何处,我都将毁灭他们,恰如我对耐巴特的儿子杰鲁伯姆的家族所做的那样,正如我对阿黑加的儿子巴沙的族支所做的一样,这全是因为你把整个以色列拖入罪恶而令我动怒的结果。’”
  之后,对于杰则贝尔又听雅威说道,“野狗将要吞噬她于杰兹里尔的土墙之下。而对于阿哈伯来说,群狗同样也要吞食掉他,要是他一样死在这座城中的话,但要是他不幸死于乡间,那么他就将成为飞鸟的饲料。”
  在上帝的眼中没有一个人曾经像阿哈伯这样亲身把自己卖与魔鬼,这样的事情是由他的妻子杰则贝尔所亲力促成的。他的特别罪恶令人痛恨之处还在于,他曾经像那些阿莫里特人一样崇拜过偶像——这些人都遭到了上主的无情驱逐以为以色列的子孙们腾出家园。
  当阿哈伯听闻了这番预言之后,他就痛哭失声地走开了,并开始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此后他以破衣烂衫遮体,执意开始斋戒,睡卧于麻片之上,行走之时不知不觉脑袋低垂。为此雅威又对艾利佳这位提什比特人说道,“你见到没有阿哈伯是如何在我的面前屈身卑服的?由于他是如此在我的面前谦卑自己以赎罪,我将不会立即加于他身上我曾经决意对他的惩处,在他活在世上的这段时间,而是要延期对他家族的毁灭直到他的儿子们那个时候。”   

  当阿哈伯告诉了他的妻子杰则贝尔一切详情,关于艾利佳的所作所为以及他是如何杀死了她所有的预言者,杰则贝尔就派人去给艾利佳送去这样一条信息:“正如你是艾利佳而我是杰则贝尔,我在这里对所有神灵发誓,如果到了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没有让你彻底吹灯拔蜡的话,那他们就可以随便像任何别人一样对我做出任何恶毒之事好了。”
  如此艾利佳就惊慌失措没命地逃走了,最终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犹大的贝尔谢巴,在这里他留下了自己的年轻童仆,而一个人独自行走了整整一天的旅程,最后抵达了沙漠之中。他走近了一丛杜松树而且在树下坐下来,他叹了一口气想要自己的生命就此结束。“我已经拥有的足够了,上主,”只听他祈祷说。“请拿走我的生命吧。我没有像我的父祖们一样优秀。”
  他一头扎进灌木丛的荫凉之中在那里沉沉睡去,这时突然间似乎有人用胳膊肘捣了一下他让他惊醒,只听这个人开口说道,“赶快起来吃点东西吧。”他举目上望发现那里就在头顶上有一块新烤的面包和一罐子饮水。他就拿过来开始吃喝,接着又一头栽倒睡去。这个人又一次来临——原来是上主的一位天使,他碰了一下他再次开口说,“快起来吃点东西,因为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样他就再一次爬起身来,吃喝之后借着食物的力气又继续行走了整整四十个昼夜的时间,甚至一路远走到了上帝之山也就是霍乐伯山的脚下。在那儿他安身穴居于一座山洞之中躲藏起来,这个时候上帝的言语又抵达了他的耳边,命令道:“艾利佳,你来到这里是想要干什么?”
  对此他回答说,“之所以我在毫不厌倦地为众神之神的天主上帝努力奋斗,全是因为以色列的子孙们违悖了他们与你订下的契约,而且他们还推倒了您的圣坛,并把你的先知们都加以处死,直到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活下来,只有我独自一个人留下来了,此时此刻他们还是想着要取走我的生命。”
  “你从洞穴里走出来,”只听雅威说道,“到山峰的一侧站定等着我。”
  这时雅威就亲自走过此处,随之就是一阵猛烈的狂风呼啸而来,地动山摇之中上主所过之处岩石崩裂碎如粉末。然而雅威却并不在这阵风中。随着这阵狂风是剧烈的地震。可是雅威也并不在震中。而在地震之后,烈火来临,但是雅威并不在火中。烈火过后,一个细小的声音传来:雅威本人。
  艾利佳,听到这个声音,就把斗篷蒙在自己的脑袋上,走出山洞之中站在了入口处。
  “艾利佳,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只听这个声音再次对他说道。而再一次地只听他回答道,“之所以我在毫不厌倦地为众神之神的天主上帝努力奋斗,全是因为以色列的子孙们违悖了他们与你订下的契约,而且他们还推倒了您的圣坛,并把你的先知们都加以处死,直到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活下来,只有我独自一个人留下来了,此时此刻他们还是想着要取走我的生命。”
  “你去,”这位上主回答说。“再次沿着沙漠中的小路,重新回到大马士革去。在那里为哈宰尔施涂油礼让他成为叙利亚的国王,同时还要给尼姆什的儿子耶胡施涂油礼而让他成为以色列的国王。然后再为来自阿贝尔麦霍拉赫的沙法特的儿子艾利沙施涂油礼,让他作为我的一位先知以取代你的位置。无论何人只要他逃过了哈宰尔的剑下就必死于耶胡的手中,而无论是谁避开了耶胡的屠杀就必命丧艾利沙的屠戮。然而依然还会有七千多忠诚于我的生灵留存于以色列:并非是每个人的一双膝盖都屈服在巴尔的脚下,并不是每个人的嘴巴都曾经亲吻过他。”
  艾利佳就动身上路了,并且最终找到了正在扶犁的沙法特的儿子艾利沙,一队人总共十二对牛正在犁地他走在队伍最后。艾利佳朝着他走上前去,并把自己身上的斗篷摘下来披在他的身上。艾利沙就丢下自己的牛一路跑着追随艾利佳而去。
  “请你能稍微等我一会儿,”他开口道,“让我先去亲吻一下我的父亲母亲跟他们道别。之后我就会追随你而去了。”
  “你去吧,”艾利佳回答说,“但是一定要回来。我已经尽到了我自己的义务。”
  艾利沙再次返回到自己的牛身旁,并把属于他的这对牛就地杀死,然后用犁作柴火为所有犁地之人烤了一顿肉食,这些人就好好的吃了一顿。过后他就站起身来步行在艾利佳身后而去,这个人现在他已经决定要为他服务了。   

就在那些日子里,这位男孩撒木尔在艾利的监护之下为上主服务,雅威要是开口对人说话的话实在是一件非比寻常之事,当然他也是不会显容给任何人的。然而有一天当艾利(当时他早已经老眼昏花不能辨识了)正躺在一个寻常之所睡觉之时,而上帝的灯盏还没有被熄掉,这个时候撒木尔也躺在殿堂之中将睡,他躺的这个地方存有上帝的约柜,就在这个时候,就听雅威呼唤道,“撒木尔!撒木尔!”
  “来了,”撒木尔应声答道,一边急忙从床上跳起来跑向艾利那里。“我来了,是你召唤我吗?”
  “我没有召唤你,”艾利回答道,“快回你的床上去吧。”
  如此撒木尔就走回去又躺了下来。
  雅威又一次呼唤道,“撒木尔!撒木尔!”
  这个男孩又一次急忙跑向他那里。“是的?你要我来帮你吗?”
  “我根本没有叫你。”艾利再次告诉他说。“快回你的床上去。”撒木尔这个年纪真的还不懂雅威也不明白雅威的法典。
  当雅威第三次又召唤“撒木尔!”之时,撒木尔就又一次急忙起来跑到艾利那儿,说道,“我来了!你招呼我是为什么事儿?”这时艾利就意识到是雅威在召唤这个男孩了,这样他就开口对他说道,“快回你的床上去,可要是任何人再叫你的话,你就说:‘请说话,上主,因为你的仆人正在倾听你。’”
  这样撒木尔就又走回去躺在了他原来的那个地方。而雅威则来到了。他站在那儿像先前一样呼唤起来。这一次撒木尔就回答道,“请讲,上主,因为你的仆人在倾听你。”
  这时雅威就对撒木尔说道,“我将要做一件事情,以使你的双耳像铃一样鸣响。我要选择一个日子采取行动以针对艾利的一家,我说此话决不会食言,我的心中决不会宽恕。我要让他彻底明白我将对他的一家做最后的评判,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采取措施以制止他的儿孙们针对上帝的种种亵渎行为。而且我已经发下誓言,即便是祭献和牺牲品也抵偿不了他的一家人所犯下的罪恶。”
  撒木尔就在床上一直躺倒清晨来临之际。早早起身之后他就打开了上主殿堂的大门,但是却不敢把上主显现给自己这件事告诉艾利。可是艾利却在招呼他道,“撒木尔,我的儿子,”只听他说,“上主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呢?你不要对我加以隐瞒才好……全部的信息,请你告诉我。不要隐瞒任何一点……否则的话上帝是会惩罚与你的!”
  如此撒木尔就告诉了他每一个字句,一点也没有加以隐瞒。
  艾利唯一做出的回答就是:“这位上主就是雅威,就让他按照自己的意志随便怎么对我做好了。”
  
  撒木尔一点点长大了,而上主则与他在一起。没有任何一个来自雅威唇间的发音在落地之前没有得到回音。所有以色列的部族从丹到比尔谢巴,所有的人都知道撒木尔是雅威忠诚的预言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直到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活下来,就听雅威呼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