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家大手大脚解决了地府里全体的鬼差,说穷雅

我不允许你们骂人。鬼乎?今晚我就是你们这里的大爷,鬼王。昨晚我托梦家里人,这两天家里人就给我烧来不少的金银财宝,外带别墅跑车男女佣人四个。生前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现在我成了地府里的有钱人,不说娶个三妻四妾,现在娶个老婆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不说传宗接代,结个阴亲也是应该的。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大街小巷的溜达,飘过的孤魂野鬼真不少,和年轻的女鬼打个照面真是吓死人,不是脸色蜡黄就是白的像僵尸。偶尔遇到一两个漂亮女鬼,不是青楼出生就是小寡妇的名头,克夫相真叫人受不了,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够挑三拣四。寡妇姓刘,叫思雅。身材高挑,打扮性感不说,就她一身的名牌我猜家庭背景很不一般,果不其然,问了,原来小妮子是县长大人的小姨子,话说我们俩都打算成亲啦!她说了实情,自己逼姐夫离婚不成反倒被姐姐姐夫俩合谋毁了。我说这是天意如此啊!要不你我岂能在此邂逅一段前世的姻缘呢?!
  就这样,我一掷千金搞定了地府里所有的鬼差,大摆筵席,好好的热闹了一番。洞房花烛夜……“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老处男今天总算要开荤啦!”大把的银票朝外一撒,接着我就厚啦吧唧的去揭娘子的红盖头,柳眉浓唇,大眼珠子左右这么一挤真的会说一般,火红的旗袍下雪白的大腿外露,我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接着把手伸进了她的私处!思雅象征性的反抗无非就是想激起我男人的斗志而已,我初始的成人礼仪却在她的调教下顺利的完成。
  男女之事就是一回生二回熟的过程,尝到了甜头我就犯困,犯困的理由就是我有点喜新厌旧,现在想来,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好像都一样,既然死了也就没有什么人伦纲常可以讲的,做鬼还这么约束自己的行为多少有点不值!在这阴曹地府我根本不愁钱花,缺钱托个梦给家里人,家里人隔天立马就给咱烧来无数的金银财宝,荣华富贵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都说我们做鬼的人只能够在夜里出来溜达,白天不是我们的天下,可是一到晚上……这城里的人夜生活过得真不赖,遇到耍流氓的我上前搞定,借机鬼上身的效果就是让自己爽一把,迷奸的罪名就由耍流氓的家伙顶上,我干了坏事阳间的律法管不了,大笑……“我是淫贼你们奈我何?”
  有人在银行自动取款机取钱,密码被我一览无遗,鬼上身的做法就是我拿他们的钱去施舍路边的乞丐和环卫工人。遇到不顺眼的大老板我非要他们跪地胡乱认爹娘,这叫做折磨奸商就得采用非常规的手段来对付他们。什么二奶三四奶?我没事就在她们的肚子里钻进钻出,住院成了她们的家常便饭,为人民服务,给国家义务纳税就是要这样子搞。
  一有时间我就附身佛像,什么善男信女都要来拜访我。整天被烟熏,这种生活方式我要彻底改变,隔三差五的我就显灵一次,看见漂亮的少妇我就法外开恩,她们的丈夫不行我来代劳,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也!至于他们以后的婚姻是否美满……“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验血。”都说野种是婊子养的,其实不然,野种不野种,生出来的只要不缺胳膊少腿那就是人种。
  造福人人是我的初衷,让天底下的穷人都不缺钱花,让有钱的人不太会理财。社会福利院由我来打理一切。不知何时我成了人间地狱之主。舍得花钱,花的都是家里人给我烧来的金山银山,大海成了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五谷粮仓。
  我的时间很多,多到无极限,而且我每天都精力旺盛,做鬼就是这点好,不知疲倦。以前的不公平现在在我这里都要得到验证,老板给的工钱我要他们加倍付给大家,色迷迷的老板我要让他们的大鸟永远都变成小鸟,看他们再怎么作威作福?要吃壮阳药,我就是半仙菩萨,要让我指点迷津我就让他们永远死在窑子里。
  妓女不是谁都可以当好的,视死如归的精神不是谁都有的,大批的宦官走狗就是人渣,他们不逛窑子天底下的良家妇女多半会遭殃。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字,一字值千金!兴许是鬼画符见了疗效,有人说见到鬼写的字,然后裱起来之后肯定可以辟邪。这下可好了,人生在世的时候我不能够为家里光宗耀祖,现在有了这大好的机会我岂能够放过呢?!地府的阎王爷听说了此事,他立马要我为其三宫六院的妃子们重提闺名。阎王爷有求于我真是天大的喜事,金银珠宝自然不在话下,我唯一的条件就是让他在我的生死谱上改一笔,添寿一下子到了八十八,这下可好我可以重返人间多活五十年的时间。虽然说我现在是可以重返人间;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之前我的尸体早就火化掉啦!借尸还魂还得找到合适的替身才行,让我好端端的为了自己而害死另一个无辜的家伙于心多少有点不安!想到又可以重见天日时,我横下了一条心,他不死我何来的生呢?!心中杀机一起,歹毒的念头就快速形成。
  次日,子时三刻,谁会想到我们本县的县长大人会是我的合法替身呢?!天底下的滑稽之事真不少而我现在反倒成了思雅的姐夫。跟思雅的姐姐睡觉这不是乱伦了吗?然而这种事情我又如何坦诚相告于她呢?既来之则安之,这话一点没错,错就错在我非县长大人他!男女之间有了隔阂,行房多有不变,时间一久思雅的姐姐还以为他丈夫的(我)又有了外遇,泼妇原来如此,也难怪思雅的姐夫生前会喜欢上生为小姨子的她,温柔体贴这是天底下多少男子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好女人呀!为了摆脱这泼妇的纠缠我只能够行巫术召回思雅的鬼魂附体她姐姐的身。
  
   2014.2.20.18:28完稿于广丰

  一、
  黑白无常推着阿p来到奈河桥头,孟婆送过一碗汤,阿p问:“要钱吗?”黑无常猛踢-脚阿P的屁股道:“废话!现如今那样不要钱,上厕所方便都要收费,你喝现成的汤还不收钱?”阿P低声道:“这汤又不是我自己要喝,怎么要钱?”白无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人家枪毙的还要付子弹费呢!”黑无常推促道:“别摩蹭了,等鸡鸣报晓,桥就撒了。你别害得我们俩回不到阴府陪你做钟馗的刀下鬼不成”阿p无奈地掏出一枚铜版敢怒不敢言在心里嘀咕:这什么世道。接过猛婆汤-口灌下。老猛婆怜悯阿p是个孤儿出身,在退回铜帀的同时还多给了几枚说:“我这就免了,好生带着关键时用吧”。阿P不解地望着老猛婆想说点什么,没等开口就被黑白无常架着奔过了奈河桥。
  过了奈河桥黑白无常并没急着交差,而是带着阿p进了阴府的一坐高级餐馆……。
  黑白无常看起来挺凶狠,其实内心并不是凶神恶煞之鬼。他们抓阿P时,正看见他六神无主,三魂七魄走的走,丢的丢。再看他是个穷瘦书生,在一年一度的高考门外徘徊,不忍心让其成为无魂野鬼在阳世作乱。本想带他进去开开荤。因为这家高级餐馆是阴曹地府的招待所。专门接待从奈河桥经过的办差的公干人员,食宿全免。因近几年发现有野鬼假冒地府公干人员来这骗吃骗住,使地府的财政入不付出。于是,阎王爷就利用现今的高科技手段,给每位公干鬼发一特定免费牌,一鬼一个,很象阳世人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容为一体。刚迈上台阶淮备入内,被站在门两边的保安鬼给拦住不让进。黑白无常不解,以为这两保安鬼是新来的不认识。就想掏地府通用的免费牌。又被两保安鬼按住不让掏出来说:“二位公干好象很久没去过阳世办差吧!几个月前,阎王爷就接到天庭旨令,要向阳世人学习,实行廉政办差,杜绝公款消费,你们看”两保安用手指了指大门上方监控器道:“幸好二位的免费牌没拿出来,否则被监控器照上可就直通天庭的电脑,你们就会被扒去制服削职为普通小鬼了”!黑白无常如醍醐灌顶,再瞧门内的两个迎宾小姐正是他们惜日的小蜜也向他俩剂眉弄眼。方才相信:“那这么晚我们去哪投宿?”保安鬼用手一指说:“前面往左拐有家清风店,那是专门接待去阳世办差归来的公干人员,不过除素食免费外,其余荤菜烟酒都是要自费哦!”黑无常不解地发起捞燥来:“这那是公干,啃萝卜青菜还不如普通小鬼。”白无常说:“阎王爷并没亏待我们,从上月起不是我们每月多领三百多元薪水吗?也许那就是补偿费吧”正想带着阿P离去,保安鬼又拦住阿p说:“他可以入内。”两无常不解:“他怎么可以?再说我们俩还没交差呢?”“嗨!嗨!到了这你还不放心!-切都包在我俩身上,这招待所现改为宾馆,专门对普通小鬼开放,现如今普通小鬼可拿地府发放的冥币银行信用卡在这刷卡消费,不用付现金。我们自上班以来,看到来这的都是枉死鬼,特有钱。尤其是那些卖了保险而又意外死亡的都带着-笔不菲的陪偿金,在这大吃大喝”说到这,保安鬼觉得言语有点过多,便改口道:“放心,这宾馆只有一道进出门,他跑不掉的”。黑白无常把阿p推进门对两保安鬼说:“就把他交给你们了,明早我们来向你们要”,便放心地投清风店去了。
  
  二、
  黑白无常边走边道:“看来世道真的变了,我们这些公干鬼再也没油水偕了……。”白无常道:“知足吧!我们前任此差的,下乡办事还都自掏腰包,有的干脆带着干粮去公干呢。我们现在起马不要自己掏腰包了,白吃白喝回去还可领下乡补贴,这已经就蛮好啦!"不知不觉就来到清风店,果然清风简陋象柴房。黑白无常此时有饥有渴,走进去找个位置便坐下后黒无常便大声地喊道:“店小二,来壶上等的好茶来”,服务生赶急带着两瓶矿泉水走过来递上。黑无常一拍桌子发怒道:“要上等的茶水,不是这白水?听见没有?”服务生正想解释,白无常却一边接过矿泉水一边对服务生说:"对不起!我这兄弟就这脾气,别理他,按上级规定来就是”,此时清风店经理听见说话声,便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就分别向俩无常耳语了一番后。他们俩惊得目瞪口呆,拧开矿泉水昂起脖子就:“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甘甜润喉,身疲力乏全消,舒心惬意之极……
  再说阿p走进宾馆在俩位迎宾小姐的引导下,走进一普通雅坐厅。他环眼一望,这里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的在喝茶聊天;有的在抽烟喝酒;很少见他这样的青年人。阿P进来就吸引了不少宅异的目光。阿p选择一角落处坐定,点了一杯最便宜的珍珠奶茶,想掏钱付。服务小姐脸带微笑道:“这里消费不收现银,只刷卡。请签单慢用”随即递给-张电脑打出的小票,上有品名,价格,和时间等数据在上,阿P一看是五文钱,便在用户签名处画上阿P二字。阿p这下不知如何是好,看着这奢侈的奶茶饮用也不是,不饮也不是;饮他身上的钱加上猛婆给的总共才有四文钱,不饮此时正又饥肠辘辘,不管三七二十-反正不收现银,饮完再说。嘴刚碰到吸管,一位美丽妖艳的青春少妇飘然而致与他同桌对坐笑吟吟地:“帅小子想必是无常还没交差的吧!”阿P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女人对话,不免有点腼腆地说:“你咋知道?”艳少妇道:“不瞒小弟,我是这里的常客,从宾馆开张之日起,我就住进这里。”
  “你真有钱!”
  “钱对我来说,如同河里取沙,要多少有多少。”
  “你吹牛,除非你家是银行?”
  “如今对你讲,你也不会明白,等无常把你交了差,你正式成为地府之人且有了阎王亲签的冥行信用卡后,你就是这里的vIP客户时再详详细细讲给你,现在我给你先透露一点点”。阿P一边吸着奶茶-边听她讲,总算听出了一点头绪。
  这家宾馆实际上是阎王爷手下的一员心腹承包经营的,但为了能控制地府财政税收的淮确性,就利用刷卡消费形式,这样宾馆的收入全掌控了,应为宾馆要通过冥行才能得到钱,这样就不怕偷税漏税了。这家宾馆借助地府阴冷的有利条件,再加上现代科技手段每年盈利都在上亿元,你现在喝的这杯奶茶是十年前做的,那时成本不足五厘,现在这里所卖的全都是几年前的食物。
  “不会变质吗?”
  “不会,一是冷藏,二是添加防腐剂和着色剂,及其它稳固剂等,所以,他们地府的公干人员都不来这里消费,来这里的都是普通百姓。当然这比起外面来说你这五文算是便宜。”
  “那普通百姓何能佣有信用卡?”
  “这你就有所不知,现如今阳世人富裕,对亡故之人烧的冥币都是上百万一张,前不久我收到阳世那位给我烧一张冥币面额是一千个亿。你说不用卡用啥?再说,用卡方便即安全,卡上有我本人的头像和指纹,别人拣到也刷不了。”
  听到这阿p觉得地府比阳世还先进。此时艳少妇要来了-大堆阿p从未见过的山珍海味和二瓶上上世纪出的法国精品典藏葡萄酒要与阿P共餐。当他俩刚想举杯时,外面的保安走到了他俩跟前……
  
  三、
  保安过来不为别的,只是警告她俩不要用嘴说话。阿p不解地望着艳少妇,她喝下-口红酒后:“这样警告有三次,有第四次我们就得进地获。”
  “凭什么呀?”
  
  “你还是刚来的生鬼,不懂地府的规矩。鬼世界里最忌讲人话。其实真正做鬼的人都是用心说话交流,因为用心说不受呼吸的干扰,可不停地说下去。而阳世人用嘴说话交流是受呼吸影晌,说-句要停下换气呼吸,所以阳世人说话能分句数,而我们做鬼之人说话是没有句数能分开,故此阳世人对言无论次听不清的话不都称为鬼话吗?”这时阿p也胆大起来,毫不客气地抓起一只山鸡腿就啃了,艳少妇一双色眼频眨秋波,看着阿p这副狼吞虎咽相,不觉扑嗤-笑:“小心别咽着了,桌上这些全归你,反正我是吃腻了。”其实艳少妇只大阿p二岁,就因为她有一副天生妖艳丽质迷人的身材和聪慧能干的才华断送了她的青春。她大学毕业就被-公司招聘为总事长助理兼秘书。随后又被一高官相中,不久便被卷入一官商勾结的黑旋涡之中。被上级发现为保头上乌纱,可怜年仅25岁的她成了他人的替罪羔羊,来到这阴曹地府,成为枉死鬼。
  再说那清风店里的黑白无常,饮完看似白水实则是进口西洋参泡制高级保健饮料,顿觉神清气爽。便问这鬼经理:“-瓶需要多少钱?”经理眨着神秘的眼神说:“不贵一文钱,”黑白无常不信:“才-文钱,有没有搞错”鬼经理压低声道:“别大声嚷嚷,这里天庭也按装了监控设备,还多加监听功能,我们的-言-行都在天庭和阎王爷的视线之内。”听到这两无常有点胆怯:“我看这公干差真是越来越不好当了,还不如普通小鬼自由!”
  “错也,你仔细想想,每月五六千的薪水,每天八小时,双休日,还有正常的节假日去度假旅游,普通小鬼有这舒坦吗?你刚才喝的-瓶实价是一百。”黑白无常惊得目瞪口呆,但又不敢啊出声。鬼经理又神秘道:“放心,你们的消费卡上只刷一文,其余99文阎王爷会付帐。”两无常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轻轻聂了一句:“哪来的?”
  鬼经理掏出手机,打开多媒体点击邓丽君的歌播放。然后才细细道出其中秘密:原来天庭玉帝自从禁锢嫦娥在月中和用银河隔开牛郎织女后,引起阳世凡人的愤慨提出战天斗地的口号,不靠天不靠地自我主宰命运。人们很少焚香烧纸敬天地了。故此,时常被判官勾画了阎王溥的人,魂都被你们抓来了,可还没到阴界地便硬是又被阳世人的道法拽回去不是。所以,上帝常骂阎王爷无能,叫阎王进行改革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把货集中起来,发卡消费。
  无常插话问:“集中起货帀作啥呢?”
  鬼经理喝了一口参泡水说;“投资给天庭修大桥”。
  “修什么大桥?”
  “银河上架桥让牛郎织女重逢呀!了却想思苦。你想呵,万民不贡奉玉帝也没钱,修桥是要经费的。”
  “那玉帝为什么要修?”
  “为了形象,为了服民心!阳世凡人造的神舟己自由出入天庭好多次,还带着嫦娥返回地面与羿团聚呢!只差银河没去。所以,玉帝要在神舟没去银河解救牛郎织女前必须把桥架成以服民心呗。”
  俩无常切底明白了,阁王拿冥币搞投资,吃天庭红利。
  鬼经理道:“这是地府收入来源之一,还有你们不知的。”
  此时,两无常急不可待很想知其二。
  
  四、
  两无常越想知道,鬼经理越卖关子,慢条斯理地拔弄着手机:"你们不能想,难道眼也瞎了!”两无常赶紧上下左右前后地用眼搜寻了半天,除了发现几个监控藏在荫蔽处闪着红色微光外,其他也没什么异样。白无常突然道:“还有就是,人人都使用刷卡消费,偷漏税的没了,税收就多呗!”这时服务生传来公干的柡淮餐上来,一人一份,放到两无常面前,两无常-瞧,除了米饭就是青菜萝卜。黑无常又拍着桌子睁着眼珠向鬼经理吼道:“我们千辛万苦去阳世办差,还常提着脑袋干,一不小心惊动道人。可就小命都没了。这样出生入死的危险差事就用青菜萝卜打发我们吗?他们那些坐在办……”鬼经理赶紧捂住说话的黑无常的嘴,然后再把手机音乐声调大说:“没办法上头规定的标准餐,谁也不敢违规。若是你们二位是处级我可给你们加香茹木耳什么的。”边说边示意他们用餐。黑无常夹起一根青菜一偿。果然味道不错。比放鸡精的菜还好吃,有点象小孩吃的那种纯天然蔬菜的味觉。再扒-口米饭,也是香喷喷且富殚性感。鬼经理看见他情绪稳和便凑过脸去轻声细语地:“别看这青菜萝卜,它可是花了大价钱。阁王爷为了不亏待我们这些人,在与世隔绝的大山区长仙山买了一块地专门搞无公害种植,除农家肥可施用外,不淮使用任何化肥农药和激素,让其自然生长,然后以十倍的价格收购。农民也乐意,地府也高兴。用阳世人话说这叫特供……。”说完示意他们吃饭不要抬头,两无常遵从。只顾一心用餐便是。
  再说阿p从没吃过这等美餐,真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阿p打着饱隔抬起头脸上才有了点血色。艳少妇越发春心荡漾,对阿p说:“等会我带你去买几套衣服,再去泡个温泉,在阳世没得享受,做鬼也得风流-回!”阿p也是正处青春期,看见艳少妇的这般神态不知不觉心中涌出-股从末有过的幸福甜蜜感便称呼艳少妇为姐姐:“不要太奢侈浪费”,艳少妇道:“你以为在阴世的时间会象-场梦样短瞬吗,错!我告诉你,人在阳世多少年,同样在阴间也呆多少年,而且违犯阴规同样要进监狱或被砍脑袋的”这时门外的鬼保安又来到她俩跟前亮起警告牌。艳少妇说:“你是生鬼我只能用人话与你交流,反正还可亮次警告牌,我再给你透个秘密。”
澳门新葡新京,  “啥,快点说。”
  “你看到这些老人吗?他们都是八九十岁以上的人,他们在阴间要度过多少年?阎王为确保他们衣食无扰。就想出这刷卡消费的办法,把从阳世带来的钱和阳世人每逢年关清明烧的钱都收归在冥帀行里,而后再用这些钱去投资房地产等高效建筑工程获利,而对他们说是交纳养老保险金。”

阎王左等书生不来,右等书生不来。由于等宝心急,—遍又一遍地催派赤发鬼去阳间打探。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还不见书生的来献宝。阎王十分生气,居然被一个穷书生给耍了,一跺脚,派出了三路鬼兵,手拿绳索去捉拿书生。 不久,书生又被捉了回来。书生非常沮丧,心想:唉,这回完蛋了,阎王肯定很生气,说不定会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死马当活马医吧,随便想个办法先对付过去再说。 书生一上殿,先给阎王磕了三个头,然后垂首顿足,做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书生急中生智,说道:“大王,写名字倒容易得很,我只是还有一桩心愿未曾了结,就是我在阳世间,曾得到一件无价之宝……” 书生还没说完,阎王爷就笑了:“哈哈……你这穷书生还有宝?真是笑话。如果你真有宝,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大王不知,这宝贝可是天上没有、地下不存,无价又稀奇的人间之宝。我要是把它卖了,金银财宝要多少有多少。但我一直没舍得卖,藏在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现在我要死了,这个宝贝还是交给阎王爷,给您老人家添个光吧。” “嗯,言之有理。没想到你这书生这么懂事。”阎王口气缓和了不少,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书生连忙说:“多谢大王。我拿到宝物之后,怎么回来呢?” “那容易,”阎王说,“我给你一双靴,只要每月初五和十五这两天夜里,你带上宝贝,穿上靴就行了。” 书生接过靴,又磕了一个头:“小生告辞了。”出了殿门,伴着耳边的“呼呼”风声,越过“阴阳界”,睁眼到了凡间。书生仍然帕在桌上,没动地方,桌上除了那盏破油灯和一本书外,还多了一双阎王送给他的“靴”。书生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真不是做梦啊,值得庆幸的是总算回到了阳间。他怕再到那令人胆颤的阴曹地府去,赶快把那双“靴”,浇上油在灯上给烧了。

从前,山东有个书生,长得白净潇洒,憨厚大方,为人直率,但家境贫寒,只有半间茅舍,无亲无妻,好不凄凉。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家大手大脚解决了地府里全体的鬼差,说穷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