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房子则由阿宏的两个弟弟阿林和阿源等人作为宿

锁生一觉醒来,觉得头很疼,四肢发软。遮光的窗帘挡住了光线,但挡不住窗外的喧嚣。他抬手看表,应该是下午快两点了。他奇怪自己从来没睡过这么长时间,坐起身来,更奇怪了——自己全身赤裸。自从结婚后,妻子清淑就强制他改掉了这种“农民”的睡觉习惯了。口渴得厉害,他四顾找水,吃惊地发现这不是自己家的卧室,而是个陌生的房间,应该是高档宾馆的套间,自己的衣物胡乱地抛在床边的地毯上。
  回忆。昨晚他与两个德国外商签约,他的总经理秘书兼翻译文英陪同,之后又一同在客人下榻的酒店餐厅宴请德商。本来酒量不算差的他,喝了两三杯红酒就意识恍惚了,冥冥中听到文英招呼代驾服务生过来一同搀扶他上车。餐厅在一楼,可是后来好像是进了电梯。
  他迅速起床穿衣,手机、汽车钥匙和钱夹都完好无缺。给文英打电话,她的手机关机。虽然文英应聘这个职位才三四个月,锁生对她的印象是朴实沉稳,悟性很高,和自己是同一类人。以这些年闯荡商界的经验,他明显地感觉经过历练,她应该是一个可以倚重的生意伙伴。在公司日常生活中,文英的落落大方、聪慧细腻和善解人意,也使他不自觉地对她有些感情依赖,尤其是听到妻子有外遇的传闻后。
  农村出身的锁生大学毕业后,通过创业干到这样一个对德国业务的公司老板,投入了几乎全部精力。幸亏妻子清淑是个闲职的公务员,能够操持家务和抚养现在已经快两岁的儿子。清淑是个情感丰富的城市女人,对自己下嫁给这个一心交给事业,对儿女情长有点迟钝的木头于心不甘,对自己常受冷落时有怨言。锁生对妻子是满怀愧疚的,所以他一直有意识地与文英保持情感距离,尽量挤时间回家陪伴妻儿。近来夫妻两人的关系日趋融洽,锁生对自己处理事业和爱情关系的能力还有真点得意。
  锁生回到公司,文英一天没来上班,也联系不上。晚间清淑因为他昨晚夜不归宿,又不和家里联系大为光火,冲他大吵了一顿,扔下孩子回了娘家。第二天一整天,文英毫无音讯。打开她的办公室,里面显然经过仔细收拾,很难找出她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痕迹。人事部门查询了她留下的身份证复印件,发现那竟然是假的。锁生满腹疑虑,但又觉得她既然已经准备离开,应该不是出了意外,况且她也没有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就想先不忙报警。
  又过了一天,文英依然没消息,锁生觉得心里缺少了什么。下午,公司特聘的潘律师表情凝重地来见他,带来了一张法院传票和若干证据材料。妻子清淑以丈夫背叛婚姻,移情别恋为由起诉离婚,并且由于他的过错,她要求得到他名下的75%的公司股份,这个数字可以使她成为公司少数大股东之一。惊愕间,锁生拿起物证材料,几张照片撞入眼球,那是他与另一个女人赤裸在床上的照片。照片中的他呈熟睡状,那女人虽然只有背面,但锁生很容易从她头发上熟悉的头饰和体型、姿态认出那是文英……
  
  “啪”露岚又气又急,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肩背上。
  “哼!”弟弟不服气,背着行李跑出门去。露岚赶紧追,可是两脚就像粘在地上,一步也迈不开。她“呼”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原来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又一次出现了爹妈死时闭不上的眼睛。她想到这个苦命的弟弟是她三叔和婶子去世后,她爹妈过继来的孤儿,爹妈和自己从来都不舍得打过他一下。他淘气归淘气,可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是家长和老师的骄傲。眼看就要中考了,他却接连来电话闹着要出来打工,还跟她嚷:“你大学毕业快一年了,不也没挣到钱吗?!”
  这个梦惊得露岚一身汗,她用压麻了的手拿起被自己泪水沾湿了的枕巾,擦了擦脸。睡在她下铺的青杏儿翻了个身,床铺咯吱咯吱地摇晃起来。露岚睡不着了,望着蒙蒙亮的窗帘,她决定天亮后去找曹侦探谈判……
  露岚的父亲在她上大一那年死于矿难事故,不久,她那多病的母亲把丈夫的抚恤金在医院花光后撒手人寰,留下她和一个上小学的弟弟。靠着矿区的穷亲戚和父亲工友的微薄接济,学校师生的捐款,姐弟俩勤工俭学,艰难度日。毕业后,她求职处处碰壁。她和来这个城市打工的同乡青杏儿挤住在一小间出租房里。大半年过去了,露岚生活愈加拮据。青杏儿劝她像自己一样到夜总会坐台,以露岚的美貌、个头和气质一定比自己挣得更多,但露岚始终迈不出这一步。
  一个偶然的机会,青杏儿在夜总会结识了一个私家侦探,这个曹侦探说要招聘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到一家公司当秘书,最好是学德语的。青杏儿说他找对人了,于是带他见了露岚。
  曹侦探对露岚介绍说,这是一个临时工作,但收入很高。有个公司老板私生活腐化,劣迹斑斑,但为人狡猾。受害人想要状告他,但苦于一直没有取得证据,致使他逍遥法外。曹侦探希望她以应聘的名义去当卧底,一旦抓到那老板生活不检点的证据就可以脱身。当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舍身勾引他一下。
  露岚为接不接这怪怪的工作犹豫了好几天。曹侦探和青杏儿天天约她出去吃饭、喝茶,做她的思想工作,用正义信念和高额报酬来激励她。眼下的生活状况使露岚太需要一笔钱了,于是,她带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这家公司。
  
  化名文英的露岚应聘过程基本顺利。公司的老板名叫锁生,露岚没想到他是个不解风情的农村土老帽儿,几个月来,她用尽浑身解数依然没有调查出任何迹象,只是风闻老板太太可能不安妇道。曹侦探看出露岚毕竟是情场外行,就考虑设一个局,用非常规手段来取证。露岚对他的方案一口回绝。
  接连几天,曹侦探和青杏儿又左劝右劝,家里正待中考的弟弟不知为何也接二连三打来电话,闹着要辍学出来打工。这下击到了露岚的软肋,爸妈和弟弟频繁出现在她梦里,每每惊出一身汗,一枕泪。想到弟弟那么好的学习成绩,出来打工就要白瞎了,想到那三万元的酬金,露岚顾不得那么多了。
  行动之前,露岚和曹侦探谈判,要求了解事件真相。曹侦探看她已经上道,也不再隐瞒。原来,老板锁生的太太清淑有了外遇情人,是从前的恋人,由于双方父母反对而未能结合。现在那情人是与锁生公司竞争的另一家公司老板,目前正面临经营困境。清淑要和锁生离婚,可是又担心自己主动提出离婚分不到多少财产,就与情人合谋,委托曹侦探调查,抓住锁生的私生活丑闻把柄,觊觎锁生的公司。但是曹侦探调查了两个月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正好锁生的公司招聘秘书,曹侦探给清淑出主意,找个美貌女子应聘做卧底,去主动勾引老板取得证据。
  之后,他们就有了锁生与婚外女子的艳照证据。那晚,借锁生宴请外商的机会,曹侦探以锁生的名义事先在同一酒店订了房间,又设法在他的酒里下了迷药,之后扮演了代驾服务生,照片也是他导演拍摄的。
  
  锁生和清淑离婚案的审理法庭开庭。原告的起诉书言之凿凿,提供的证据无懈可击。被告方的潘律师指出那些照片是伪造,疑点是锁生正在熟睡,手上还带着手表,而且那个女人虽然赤裸,但头发一丝不乱。况且她在事后就不知所踪,那个搀扶锁生的代驾服务生也不知去向,显然是要故意隐瞒真相。最后,法庭判定被告反驳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告主张,限期提供更有力的证据,否则判决将会偏重原告清淑一方。
  潘律师对锁生提议向警方报案,追查那两个失踪人的下落。但此时,婚姻的挫折使锁生心灰意冷,眼看又要殃及事业,他倍受打击。一个曾经托付终生的女人,和另一个他自认为值得信赖的女人,无端将他抛入深渊,这个沉重的精神负担像一座山压在他的心头,使他对都市生活极度失望。眼看法庭判决期限步步逼近,锁生独自一人关在房里不见人,不接电话,以烟酒相伴度日,麻醉自己。他打算案件结束后回乡种田,在繁重的劳作和清贫中求得心灵的平静。
  法庭到期开庭。庭长出人意料地宣布,刚刚收到了原告撤诉的文书,原被告双方庭外处理善后事宜。走出法庭,潘律师交给锁生一件快递,里面是露岚的一封长信。
  原来,露岚和青杏儿事后躲回了家乡后,寝食难安。闲谈中,她把对锁生的印象说给青杏儿听,青杏儿是个机灵鬼,她了解一切后使劲一拍露岚的大腿,嚷道:“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你就没有想到,清淑这实际上是把锁生推给你了吗?”露岚情有所动,但又马上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她们马上返回打工的城市,设法找到了清淑……

哥哥借弟弟的名义买第二套房子,本想着省钱,不料差点把房款全赔进去了弟弟后来卖掉了这套房子,却迟迟不把房款全数还给哥哥。无奈之下,哥哥只好将弟弟告上法庭。

核心提示:萧山人蒋师傅在萧山东片围垦地承包了13亩地用来养南美白对虾,去年9月8日,小货车司机张师傅到蒋师傅的养殖地运虾,在倒车时不小

这件奇事得从2005年说起,当年,来广州创业的阿宏创立了一家电子科技公司。2010年,广州房价飞涨,阿宏决定买一套房子作为公司的职工宿舍。由于当时阿宏和妻子的名下已有一套房产,购买二套房首付需七成。于是,阿宏与亲弟弟阿林商量后,决定以阿林的名义买房。

萧山人蒋师傅在萧山东片围垦地承包了13亩地用来养南美白对虾,去年9月8日,小货车司机张师傅到蒋师傅的养殖地运虾,在倒车时不小心将一根电线杆撞断掉入旁边的虾塘里,导致蒋师傅虾塘内的增氧泵损坏。事后,蒋师傅发现虾塘内虾大面积死亡,认为是增氧泵停工缺氧及高压电击造成的,遂向义蓬法庭提起民事诉讼,诉求张师傅赔偿24余万元。今天上午,义蓬法庭开庭审理调解此案。

2010年11月26日,阿宏以阿林的名义买了一套房,总价为120万元。该房产于2011年1月7日完成过户手续,购买房子所产生的税费及每月银行按揭贷款均由阿宏负责偿还,房子则由阿宏的两个弟弟阿林和阿源等人作为宿舍使用。

事发后事故现场照片复印件显示,虾塘边一根电线杆被撞断

2015年3月,房子以160万元转让给了第三人,交易款项先后转入阿林的账户。经阿宏多次催促,阿林才将其中的109万元还给阿宏,仍有51万元尚未返还。无奈之下,阿宏于当年8月3日将弟弟诉至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要求判令阿林返还余款51万元及银行利息。

答辩阶段,被告代理人称在事故发生后,被告张师傅立即通知评估公司进行现场评估,当时原告蒋师傅申报了总损失为5万余元元,经评估公司评估后,确认原告财务损失为3万余元,目前被告张师傅已赔付给原告蒋师傅2万余元,目前尚有6000元因是电器维修的安装费用暂未支付。而在当时,并没有虾死亡的情况。

在法庭上,阿林辩称,他和哥哥不存在借名买房的情况,房屋权属人为自己,房屋出售款也属于自己,与哥哥无关。阿林说,自己在哥哥的公司中上班,长期以来以极低的工资打工,房子是阿宏出资购买后赠予自己的。

被告称,其在配合电管部门抢修线路的同时在为旁边的虾塘装运虾,这期间原告也没有告知其有虾死亡的现象。被告向法庭反映,在本次庭审之前原告曾向萧山法院提起诉讼,诉求金额为38余万元,而此次却直降十多万元,被告方认为,原告诉求金额太过随意,且没有相应证据证明。

应被告阿林的要求,阿宏和阿林的父亲周某、弟弟阿源先后出庭作证。周某称,原告是他的大儿子,被告是二儿子,原告将涉案房屋赠送给被告,赠送后涉案房屋产生的物业费、水电费也由被告承担。而买房的房款是原告与被告及被告的未婚妻共同赚的钱。

原告向法庭提交的其中一张照片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房子则由阿宏的两个弟弟阿林和阿源等人作为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