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夏雨诗社和诗刊《夏雨岛》于1982年诞生了,参加

图片 1 华文部落的子民主要以写诗歌为主,座落在江山的雄蜂之中,地势险峻。原来疮痍满目的华文部落,如今却如一只雄狮威风凛凛地盘踞在江山城堡的中央。对于华文部落的子民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创始人胥婉城,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文思敏捷,才高八斗。谦和,亲善,所以成为华文部落的社长,是我们众星捧月之首领。执行社长——围墙,帼国须眉,英气逼人,善良厚道。部落四周丛林稠密,鲜花簇拥,蝶儿翩翩。一座高大坚固的围墙紧紧地把整个华文部落包围,令人安全无畏,耳目一新。
   华文部落内,紫衣仙子与两个徒儿杏叶和围墙师徒三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款款而来,受婉城之邀,加入华文部落,以振兴华文。紫衣紫霞仙衣,衣襟飘飘,长发飘逸,诗歌如春天的柳枝吐梢,对着春风潺潺而出。她手下的大徒弟杏叶儿也不逊色,圆圆的脸蛋,道骨仙风,古灵精怪,也写得一手好诗。小徒弟围墙,内敛,却又不失端庄,心地善良,极具亲和力,真诚待人,深受大家的喜爱。诗歌散文小说样样喜欢,与文字结下不解之缘。还有独来独往的小鱼儿仙,被大家称之为“诗歌皇后”,衣冠楚楚的石桥,帅气谦和……众多子民组成的部落,赋词吟诗,别有一番韵味。
   二十一道紫衣霞裳的身影,宛如众星闪烁从华文部落后山的山峰飘然而出,众编辑与写手有的神色悠闲自如,有的聪敏过人,但都是擅长诗歌的诗人,浪漫温婉,自由神秘,浪漫风雅。华文部落无论从那一块地方看起来都给人一种古香古色,雅致宜人,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去衡量,文学始终都是从一个巅峰从另一个巅峰攀登向上。这里的云雾缭绕,鸟儿声声。歌声宜人,这里有喜欢高歌的几位仙子,莹莹仙子的歌喉不用多说。每个人的笑容都很灿烂,沐清风仙子尤为美丽朝气,年轻勤恳谦和。
   华文部落虽说是主打诗歌,却又别开生面举办了一场聊斋比赛。为期一个月,昨已经截止。话说今天是华文部落举办的文章比赛完毕的最后一天,众仙子围在一起研讨,评定。每个人都是严肃认真的,尤其认真对待各位写手的辛苦写出来的文章,因为每一篇文章都是写手们花了很多心血写出来的,不认真是有愧于各位写手。各位编辑表情严肃,安静,有欣喜,有困惑。
   忽地,沐清风仙子突然发出疑问:“社长,你说什么编辑是最好的编辑?”社长凝神想了一下,才缓慢地掀启嘴角说:“能够对每一位写手的文字,认真去读,去理解,去揣想,把写手的文章当作自己的心血来编辑,这才是最好的编辑。”众仙子眼中闪过崇拜的目光,葫芦仙拈须点头称好。
   “这次的聊斋比赛选材很好,内容健康且丰瞻。奇异百出,实属难得的好文章。”石桥说。
   “特别是杏叶仙子的聊斋,有始有终,内容起到对社会,对世间都起有不同的引导作用,本人认为,这篇可选其第一。”围墙仙子慢条丝理地对众仙子说。
   “老同学这篇也不错,实属是巧夺天功,怪异而又有引起人共鸣的地方,只是个中略显罗嗦,字数也把握得相当好,整篇文章透着精巧。”围墙接着说。
   众仙子一阵响应,继续深入投入研讨文章中去了。
   冬天的风,呼呼地吹个不停。华文部落,静谧一片,偶尔听到几声蛙鸣。我知道,杏叶仙子又在灯下写诗了,夜是她的诗歌升华的天堂。
   东辰仙子拈着手中的仙拂驾着详云而来,廉州山人的古韵更胜一筹,温文尔雅,他的诗词古韵与东辰仙子的古韵与柳丝的古韵甚称一绝。
   墨拓长老身怀绝技,武功了得,却又文质彬彬。
   东只艮诗歌底蕴深厚,诗歌厚重而有深度。
   柔柔一副娇羞样,柔情似水,碧波荡漾,柔是其本性。
   月儿达娃,边城公主,正念书造诣,都是草原上的纸鸢。
   海子诗人,也正造读,才华横溢,属才子也。
   新声也,诗歌清新怡人,文章百奇搞怪,引人入神,是博学多才的高人。
   这月面临八月十五中秋节,华文部落张灯结彩,正开展推出华文小情诗活动。参加的人络络不绝,所有美丽感人的文字化成了一首首至真至诚扣动人心弦的情诗,诗人们袖口轻飞,诗意潺潺,各显神笔。
   社长胥婉城的诗歌里是个多情种,到处拈花,处处留情,属诗歌王子,其真人却是正人君子,家庭幸福美满,夫人小西贤惠而清丽。
   紫衣已成为师尊,是个情感专一之人,一生相信爱情而得不到爱情的仙子。
   师姐杏叶儿也是与爱情擦肩而过,师妹围墙家庭美满幸福,她的徒儿沐清风美貌动人,勤恳虚心上进,是一根值得栽培的好苗子。小鱼儿在江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绝品宗师,人与诗一样美丽动人,一生与文字结缘。
   一日,婉城社长出游。围墙端坐堂中,轻唤徒儿:“徒儿,后台可有菜?”
   “有一盘,等下忙完手头上工作便把那菜给吃了。”
   “好!有不明白的及时问下为师。”
   “好的,师傅,你休息好,徒儿先退下哈。”围墙对这爱徒又赏又爱。
   正说话间,峰语风尘仆仆回至堂中,满脸疲惫。围墙起身躬手:“峰兄弟,回来先休息吧,社长不在,我已打理好一切事务,峰兄不必挂心。”
   “好!有劳围兄!华文有你,是莫大之幸!哈哈!”
   “峰兄说到哪去了,在华文,每个人都有同样的份量,都是华文的一份子,都是为华文尽心尽力的。”
   正说着,老同学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给两位问安,我想在论坛做个帖子,不知可否?”
   “当然好啦!老同学,社长早把权限给你了,有劳你喽!”围墙兴奋的说。
   “那我去忙啦。”老同学高兴而去。“老同学最近进步不少,值得庆贺!”围墙高兴地说。
   “对呀!表现不错的。”峰语话音刚落,莹莹仙衣飘然而至,她天生一副好歌喉,是部落的歌仙子,舞仙。
   “两位好!社长大大不在?我想问一下发在论坛的小情诗是否还可以发在华文?”
   “可以的,放心发,写好点!我给你报精,莹莹!”围墙接过话茬说。“好的!谢谢墙!”说完,飘然而去,身后,一沓沓云朵在翻飞。
   正当两人准备通知石桥和柔柔过来一起商讨此次小情诗的奖励方案时,两人却突然而至。
   落座后,石桥说:“社长吩咐奖励金神石,大家意见如何?”
   柔柔说:“不错,因为这次的小情诗是作为一个庆贺中秋的活动,不是正规比赛,用金钱衡量,浊了真情和诗情,所以这提议太好了。”红珏围墙一阵点头附和。
   “紫衣还在闭关,谁如果请得她出关来,挥几下神袖,那这次的小情诗会会唱得熠熠生辉,增色不少的。”一旁海子提醒说。
   围墙沉吟了一下说:“闭关中的师傅可能不出来了,师傅不在,小人鱼也一样让我们诗会增添光彩的,只要她轻轻一挥神笔,诗会便鸟语花香。”
   石桥听完,情不自禁鼓掌。柔柔和春风也由衷地赞同。
   初秋的夜,微有些凉意。此时的杏叶儿正凝神酝酿诗歌,她是黑夜里的精灵,只有在黑夜里,她才会把那些美如夏花美如金玉的文字打磨成一篇篇美妙动人的沁人心肺的诗篇。她是华文部落的元老,与围墙同出师门,个性有点急。喜欢到处游山玩水或想归隐山林小木屋,总之,诗一样的杏叶仙,令人感觉神秘。离中秋越来越近了,诗会也筹备得很顺利,石桥起早摸黑地忙着。可想而之,参加诗会的人正在摩拳擦掌,诗意翻涌吧,夺冠是小事,彰显真情才是真。围墙此次草草了事,随笔了几句,原因是没有情人,写不出至真至情的东西,末了,她竟然把华文部落的所有同仁当作小情人,糊弄了过去。杏叶儿与她一样,被大家戏亵为博爱。嘿嘿!
   秋风,吹来阵阵花香。围墙伏案而书,徒儿清风,悄悄地端来了红枣茶,轻轻放在书桌上,怕惊动师傅的构思。
   刚想退出,却听到一声:“徒儿。”她便禁足不前了,遂转身向师傅扮了个鬼脸。调皮可爱的样子着实可爱。
   “过来!咱师徒二人小坐一会,说说心里话。”
   “好咯!”清风欢愉地回答。
   “师傅,我不懂诗歌,你可以教我么?”
   “当然,既然收你为徒了,就把为师毕生所学传授给你的,徒儿,诗歌字数不在长,只要诗意盎然、立意新颖且不能离题,能够读出自己的感觉。而且字里行间有种说不出的干净,诗意浓郁而且很纯粹。徒儿,诗歌在于领悟,而不是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喜好,有时候我想脱离自己的拖泥带水,但一动笔却又犯老毛病了。”
   “知道了,师傅!我会认真去学的。”
   “有时候,诗歌不只是单纯用文字直接去描写,那样会很淡,不容易触动神经,特别是写人或写物,必需借助物像来表现,或者在写的过程中注意动作,动词,以及画面感的运用。”
   清风专心地听着,好像是听懂了,又好象不怎么懂,咳!一知半解罢了。
   “师傅,我会谨记你的教诲的,会多看,多听,多观察的,总有一天,我会写出让你满意的诗歌的。”清风象是下定决心地说。
   “诗人应该有一双敏锐和纯洁的眼睛,真实且从容,内心却又放纵,放纵中包含有舒坦,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安静,和自然舒张。诗人必需具备洞察力和从内心感知,必需抓住瞬间的意境,诗歌要充满节奏感和流动性。首先从你身边最熟悉的,或者司空见惯或者容易被人们忽视的地方呈现出来,当然,过程必需要经过提炼。生活中,越是不相关的东西碰到一起,就越发容易新生出一种美丽的语言魅力。比如水,它是灵动的,清澈的;云是流动的,飘逸的;风是飘拂的,自由的;诗人要有幻想,想象力要丰富。徒儿,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你记得了么?”
   “师傅,改天我要拿笔记下来,再仔细看。”清风兴奋地说。“
   不用死记硬背,主要是领悟,徒儿!”围墙嗔了一下她的额头。
   石桥是婉城的得意门徒,诗歌不知不觉地升华了。现在写出来的诗歌,有了一定的水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自那个大师的手笔呢。他的诗歌灵动,生动。但他从不骄傲自满,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拓取不断地上进。墨的散文可见一斑,有着上乘笔功。峰语更不用说了,他的文字功底扎实,厚硕,且不断精进。无论那个爱文字的人,都自有他的优点,他的风格。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总之什么都喜欢,对文字近乎痴迷,每天都写,没有一天停下来的。虽说不在这方面发展,也不一定有所作为,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吧,写多了总会有收获的。
   花开花落,转眼又面临冬季。婉城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只见他满面清风,风流倜傥,似乎有很多好消息要告诉华文部落的子民。围墙率领众华文的编辑与写手迎了出来,大家入座后,互相寒喧一番。然后婉城便说了外面的见闻。近来品牌社团江南的精品日益上升,绝品也增了不少,流年社团也不甘落后,精品数量不但上升而质量也是上乘。还有特色社团春花秋月与杨柳春风,走了几个社团,学习了很多社团的优点,亮点。借鉴其他社团的好的地方,以便把华文部落搞得更好,更出色,更与众不同。

  大学毕业后,刘波当过教师、企业高管,虽已不再是校园诗社意义上的诗人,但他认为诗歌的印记已经深深烙下。“诗歌让人回归真实和真理。”刘波认为诗歌是一种内在自我修炼的提升,能够甩掉很多包袱拥有一个纯净的自己,进入自由和无需任何装饰的状态。面对权利、地位、身份和成败,如果能够以诗人的方式对待周遭的一切并看待人生,将能够进入自由平静的状态。

图片 2

  2 校园外青年诗人崭露头角

樱花诗会外场

  5 诗歌边缘化引发反思

诗人张思源发言

  不过,社会认可度不如昔日,稿酬收入微薄并没有影响少数诗人们的创作热情。褚水敖任主编的《上海诗词》杂志不发稿费,但一期来稿有几千封。据统计,目前全国各地官方和民间的古体诗词社团数量已近3000个,诗词作者超过百万,公开和内部发行的诗词报刊已达上千种。诗人陈东东认为:“现在的文化是视听文化,但没有取代文字文化。古代的诗人是文人,现在的诗人却可能是编辑、广告者、装置艺术家等其他身份,但他们同时在诗歌和其他领域发挥才能。”

一朵朵樱花簇拥盛放,写满诗句的明信片在风中轻轻浮动,年轻学子或挥毫书写或轻声交流……在樱花环绕的贵州民族大学文学院,年轻的诗意与樱花争相盛放。

  校园之外,文坛中的青年诗人逐渐崭露头角。在日前举行的上海诗词学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新任的75位理事中有十几位年龄在40岁以下的青年诗词才俊。学会会长褚水敖告诉记者,近年来,上海诗词学会会员数量尤其是中青年会员数量大幅增加,平均年龄明显降低。年轻诗人的作品,有时稚嫩,有时惊艳。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社长赵丽宏举例说,一向以刊发名家作品为主的《上海文学》曾破格发表了一组年轻女诗人张沁茹的作品,虽然在此之前她还从未发表过作品,但他和编辑读了之后都非常欣赏。

图片 3

  实际上,新夏雨诗社的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华师大研究生创办的杜衡社,等到殷文辛进校参加社团招新的时候,杜衡社几乎“落魄”到了没有社员也没有社长的地步,“所以我大一一进社就当上了正社长。”现在,新夏雨诗社已有67个成员,拥有一个学术沙龙,每年举行2次诗会,每2-3周组织小范围上一次有关诗歌的社课。

4月15日,由贵州民族大学党委宣传部、教务处主办,贵州民族大学学生社团联合会和黔风文学社承办的贵州民族大学第六届樱花诗会暨黔风文学社创社十五周年纪念会在文学院会议室举行。

  在夏雨诗会期间举行的“诗的本源”研讨会上,与会嘉宾也提出对当下诗人生存状况的隐忧。在诗社鼎盛时期,复旦诗社的《诗耕地》在1982年就发行了8万册,《夏雨岛》等诗刊也是一抢而空,诗人在那个时代被视作智慧和魅力的代表。而在记者采访褚水敖时,他正好收到了一家报纸寄来的稿费,一组四首七律,120元稿费。这还是对于褚水敖这样的名家,对方也是一家大报,依此推断,诗人作品的稿费之低可见一斑。

图片 4

  华东师大校友会副秘书长查建渝是79级中文系的学生,毕业留校执教后在美国生活多年。生活在国外,看着身边用的穿的越来越多“中国制造”,反而令查建渝思考“中国制造在全球形成了品牌符号,但泱泱大国却缺乏历史精神的积淀,何时才能有来自中国的现代精神文化能够影响海外?”他参与筹办此次诗会,不仅希望夏雨文脉能够传承,更希望为这些问题找到解答。

首任社长游学为黔风文学社捐款

  在其后的11年,一批批青年学子在夏雨诗社的创作经过《夏雨岛》的刊发在高校间流传。文学并不专属于中文系,夏雨诗社的社员来自中文系、外语系、教育系、政教系、化学系甚至国际金融系。“当时诗歌就是我们的生活,是朋友的圈子,是生活的状态。写诗,大家也并没有想着发表或是被肯定,诗歌只是作为生活的一个多向度存在。”87级化学系的刘波回忆道。

活动分为樱花主题诗会、黔风文学社创社十五周年纪念会等几个主要环节,含诗歌朗诵、舞蹈表演、歌曲弹唱、主题讨论、现场书法、樱花诗歌展、摄影展、爱心图书捐赠等活动形式。深情的诗歌朗诵、曼妙的舞蹈表演、动听的吉他弹唱,让诗会更加精彩。活动中,出席嘉宾还为第二届“黔风文学奖”获奖者颁奖,勉励他们勤奋创作,多出好作品。

  从宋琳的手中接过夏雨诗社的社旗,完成了跨越30年的交接,新一代的大学生是否能继承文脉,发扬精神?“谁不为夏雨诗社当年的解散感到惋惜,那就是没良心;但谁想要把当年的夏雨诗社恢复,那就是没脑子。”在殷文辛看来,时代不同,诗社曾经的盛况已不可能再现,大学生社团新夏雨诗社应该更加走向学术化和专业化。

图片 5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夏雨诗社和诗刊《夏雨岛》于1982年诞生了,参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