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桃花和刘三哥又跟赵瘸子说了几句话,这声音像

图片 1 刘迪看到杨朵的短信,已经过去一天一夜。若不是他在电脑上腥风血雨地厮杀,或许还有抓住杨朵的机会。可现在问题是,杨朵关机,人走了,只给他留下一道茫然无助的墙,除了手机屏上“我去找工作”几个字像石子敲疼刘迪的眼睛,杨朵的任何情况他都一概不知。刘迪有些恼火,杨朵这么绝情地不辞而别,着实让他接受不了。他想他必须去北杨庄打听一下,杨朵到底去哪儿了。
  奶奶在院里择豆角,说好的,中午给他做豆角炖肉,这是刘迪最爱吃的一道菜。奶奶面前围着一群花翎母鸡,咕咕叫着等吃豆角下脚料。刘迪搬出山地车,没好气地抬脚踢散了鸡群,冲奶奶说,豆角肉别炖了,我想吃红烧肉!奶奶笑眯眯瞅着孙子,又变啦?想吃红烧肉,中!奶奶这就去街里饭店叫瘸子刘做。奶奶收起豆角,起身唠叨,你看你呀,俩眼都熬成了红灯笼,一天一宿不吃不睡,多壮的身子骨也架不住这样糟践哎……咦,这两天咋不见朵朵来,你俩是不是闹了别扭?刘迪一阵心烦,抬腿跨上车,窜出院门。
  其实,刘迪在家待三个多月了。这些日子,他像个怕见阳光的白化病人一直蜗居着。大学毕业那会儿,刘迪先后在唐山两家私企打过工,但时间都不长。一家是因受不了老板把人当牲口一样使唤,刘迪炒了老板。另一家是个矮胖的女老总,常带刘迪外出跑业务。背人的时候,这女人老色眼眯眯地对刘迪动手动脚,还嗲声嗲气地说些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话。刘迪怕她说不定哪天会给自己招来不测,便避瘟神一般逃离出来。杨朵知道后,差一点和那女人闹上法庭。经过这两桩事,刘迪再不敢涉足任何聘用单位了。爹妈说,先在家待着,工作的事以后再说,有我们在外打工挣钱饿不死你。为了刘迪,杨朵也辞掉唐山的差事回来陪他。就这样,刘迪在家待浮了,可没想到杨朵幡然变了卦,再不陪他玩了。
  马路上人车稀少,山地车轱辘碾压路面发出的嗞嗞声,像悦耳的轻音乐在阳光里穿行。刘迪喜欢这响声,这是速度的声音,此刻,这声音像一道跳闪的水光擦着他心中的阴郁。隔老远,刘迪看到了那棵高大的灯笼树,在冬季空旷的田野上尤其显眼地傲挺着,阳光下,泛着青色的粗壮枝干像千只手臂撑向蓝天。奶奶说,这是一棵有灵性的树,护佑南北杨庄人几十年了,可就是不知道它是怎么长出来的,独独就这么一棵,春天开过米黄色的花,秋天结一树橙黄色的果,小灯笼一样耀眼。刘迪停下车,看着灯笼树,心中涌出几分亲近与敬仰。风吹过,灯笼树好像冲他摆着手,这让刘迪想起他和杨朵在树下幽会的场景,杨朵那甜美的笑容似乎还留在树下。刘迪冲灯笼树笑笑,也摆了摆手,便埋下头继续赶路。谁也没料到,当刘迪抬头发现车前有人时,竟一时慌了神,人躲车,车避人,就这么在瞬间躲闪中,车子“嗵”一下把人撞倒在地。
  被撞的是个老人。刘迪跳下车,生气地吼道:你咋不遵守交通规则!我在右边走,你为啥不走左边?这不怪我!
  老人躺在路上,捂着肚子,突然开怀大笑。刘迪不解地问他笑什么。老人抬手说,我是笑,这么宽敞的大马路上,就你我两个人,怎么就无缘无故地撞上了?老人手背擦破了,浸出殷红的血迹。老人看着路,继续说,是怪我脑子开了小差,违反了交通规则,看你骑车那么急,定有要紧的事,你走吧。刘迪要扶他起来,老人摆摆手,我自己能行。
  刘迪怀着感激跨上车。走出一段路,再回头,老人仍躺在路上一动不动。刘迪赶忙调转车头,又回到老人身边。老人拿一块小绵巾擦眼镜。刘迪说,大爷,我是南杨庄的,叫刘迪。对不起,你手撞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老人被扶起,戴好眼镜,面无表情地瞅着刘迪。这回,刘迪看清了老人的模样:黢黑的脸膛,连鬓胡茬,因为腮瘦,颧骨格外突出,但镜片后两束亮光着实令人生畏。良久,老人笑了,抬手在刘迪肩上按了按,不用了!我这老皮老肉活泛,几天就好。看得出来,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刘迪看到,老人笑时,年轮一样褶皱里蓄满了沧桑,也感触到肩头上那只瘦嶙嶙大手铁硬的筋骨。
  在北杨庄,刘迪来到杨朵的家,大门果然上了锁。经杨朵的邻居睡伴张妹证实,杨朵真的走了,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刘迪听后,恼怒一下子窜出火苗,瞬而,愤怒像飞腾的烈焰燃烧起来。
  回来时,怒火中烧的刘迪失去了方向意识,稀里糊涂地走进了田野小道,撞到了灯笼树跟前。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扬手甩掉了车子,感觉身体膨胀成一只即将爆裂的大气球。他想发泄,必须马上发泄。找不到东西,就捡一块块土坷垃泼了死命朝远处扔,扔出一块喊一声:打死你这个臭杨朵!再扔一块,又喊一声:打死你这个臭杨朵!扔不动了,就攥紧两个拳头,红脖子粗筋野驴一般朝天吼叫,直到吼破了嗓子。这一切做完,身子就成了瘪气囊。刘迪无比沮丧地坐在树根下,仰起脸,闭上眼睛大口喘气。刘迪觉得自己被无情的杨朵丢在一个凄凉的荒岛上,周围没有一个活物听他倾诉苦衷,孤独与无助让他倍感伤心。这时候,刘迪脑海里尽是杨朵一个接一个的面孔,笑的、哭的、调皮的、羞怯的、惊悸的……刘迪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或许脑子里塞进太多杨朵的影子,竟然丝毫没有察觉有人来。
  哟,刘迪?兄弟快醒醒,你这是咋啦?大白天在这睡着了!
  刘迪睁开眼,瘸子刘肩扛一根带铁钩的竹竿站在他面前。刘迪勉强咧咧嘴,说他没睡,只想在树下安静坐坐。
  瘸子刘哦哦应着,抬起竹竿钩住树杈,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很漂亮的红绳葫芦结,高兴地冲刘迪晃晃。儿子今天满月,来挂个喜结!说完,就顺竹竿爬上树。葫芦结就是吉祥结。南北杨庄谁家孩子满月了,都在树上挂个喜结,告诉灯笼树,护佑孩子平安健康,这已是多年的习俗了。眼下灯笼树上就挂着不少的大小葫芦结,时间长的,已退去颜色,它们风铃一般随风悠荡着,只是没有响声。瘸子刘下来,知心地靠近刘迪坐下,许是看到刘迪脸上的泪痕,问话就拐了弯。大前天我去县城进货,和你那个杨朵坐的一辆班车,人多也没搭话,看样子是出远门了,你咋没跟去?
  刘迪低下头,拣了根草棍儿在地上漫不经意地划,横道、竖道,乱道道便叠成了一幅乱图案。刘迪说,我知道她走了,手机也打不通,不知她去了哪儿。刘迪长吁一口气,抬起头,把目光放出去,又不自觉地把手里的草棍儿一截一截掐断,撒散在图案上。阳光蓄满冬日的饱暖,远处,地面上竟然流动着一层浅薄的蜃气,地的边缘变的影影绰绰。
  瘸子刘大概猜到了什么,又说,放心吧兄弟,是你的她终究会回来。不过,哥给你说句实心话,男人终究要养家,得走正道,长期在虚拟里过光景,成了瘾君子可就难以自拔了,你可别学过去的我!瘸子刘使劲拍拍他那条瘸腿,冲刘迪推心置腹地坦言。瘸子刘早些年从内蒙往内地倒过羊皮,本来生意做的好好的,不知怎么就沾上了赌博。因为输了大钱还不起,人家就把他拖到草原深处一顿毒打,一条腿被打折了。要不是当地一位姑娘救了他,他早就喂了狼。没想到瘸子刘因祸得福,伤养好了也把那位姑娘带回南杨庄,成了他媳妇。
  瘸子刘临走时告诉刘迪,媳妇娘家刚带来两箱纯羔羊肉,是上等的烤串肉。杨朵啥时候回来,让他俩去吃,瘸子刘给留着。
  烤羊肉串是杨朵吃中的最爱,他俩假期没少在瘸子刘饭店吃,但更多时候是在大学里,刘迪常给杨朵买。那是大三的初夏,午饭前,刘迪给杨朵买了一包刚出烤箱的羊肉串。他们来到学校餐厅,角落里有安静的饭桌杨朵不坐,偏偏选在餐厅的中心位置。当时,杨朵刚换了一身夏装,葱芯绿褶皱裙,大红低胸短袖衫,加上姣好身材和面容,人群中便显得格外娇媚鲜亮。可那件低胸红衫敞口太大,包不严蓬勃坚挺的两坨,坦露的部位便有点张扬地刺眼了。不少走过身旁的男生都憋不住把眼球往那部位狠粘一下。刘迪看着,心窝里像塞进一团毛毛虫,浑身毛燥燥地不自在。刘迪眼神抵着那部位悄声提示杨朵,你能不能把它们遮严点,别人老看,我心里忒别扭。杨朵俯身小声回道,本来用的就是最大罩,可怎么也包不住它们,我有什么办法?你若舍不得别人看呀,就把它们抱走算了,我可舍得给!说完自顾咯咯咯大笑起来。
  杨朵开始吃羊肉串。她从纸袋里抽出一串,先用小巧鼻子凑上去闻闻,再张嘴向扦端的肉片儿咬去。杨朵并不想把整片肉吃到嘴里,而是拿牙齿小心地切下一点点,卷到舌尖上,吧嗒两下,才送到齿间慢慢咀嚼。杨朵喜欢这样的吃法,这样吃,肉鲜和调料的味道才品尝到位,满足自己的胃口。袋里的肉串吃到一半,杨朵说吃饱了,她要把剩下的带给闺蜜吴巧巧。刘迪熟悉这女孩,是属大嘴马猴的,见了吃物就不顾一切地往嘴里塞,把身体弄的像个罐头瓶,别人看着不雅,可她一点都不在乎。
  灯笼树无声地陪伴着刘迪,冥冥中,恍若有只温和的手掌轻轻抚慰着他的心境,使他情绪慢慢平和下来。刘迪掏出手机,又翻看短信里那几个字,尽管杨朵已经走了,可他还是不相信杨朵会独自一人去闯荡。其实,刘迪十分了解杨朵,别看她当着众人性格无所顾忌地张扬,但她是个天生胆怯的女孩,一个人连走夜路都不敢。刘迪清楚地记得,他和杨朵第一次约会的那个夜晚,他们看完电影回到校园,杨朵要回女生宿舍,必须穿过一条没有照明的狭长巷道。杨朵走进去没几步,突然“呀——”一声尖叫跑回来,躲在刘迪身后,浑身颤抖着指着巷子说,猫!一只大野猫!其实,杨朵不怕小动物,她是害怕黑夜。她说她一走夜路,就感觉四周游移着好多只眼睛,那些眼睛眨闪着吓人的冷光,你走到哪,它们就跟到哪,怎么也摆脱不掉。从那一刻起,刘迪知道了杨朵怕夜。这样一个胆怯的女孩把自己单独放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事实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刘迪,不可能的事已经发生了。
  回到家,奶奶把一碗色香味俱佳的热腾腾红烧肉端到刘迪面前,刘迪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了。在奶奶催促下,他极不情愿地夹了一块填嘴里,勉强咽下,就放下了筷子。奶奶着急地问他是不是冻病了,病了就去看医生。刘迪掩饰住内心烦躁,说,我就是困,想睡觉。奶奶又唠叨,我的小祖宗哎,快两天一宿米水不进,铁打的身子也架不住哦,好好,先睡觉,睡醒后想吃啥奶奶再给做。
  刘迪想了好久,决意告别网络游戏,重新找回自己。他打开电脑,把里面所有的游戏软件做了删除和卸载。没了游戏,刘迪成了真正的闲人。这时候,刘迪才觉出,闲日子过着的确没着没落,整天像丢了魂,像两脚踩不实地,心里滋味非常难受。不过,刘迪对杨朵的牵挂却像一块心病一直放不下,杨朵到底去了哪里,她在干什么?刘迪好像站在杨朵留给他的那道茫然无助的墙跟下,再也没办法翻过去了。
  这天,刘迪打开电脑,进入同学QQ群,一个网名叫第三河岸的图标灰暗着,这是杨朵的图标,说明她没在线。但是他看到小糖果在,就点开了她的会话框。小糖果就是吴巧巧。
  亲,杨朵丢了,知道她在哪吗?
  开什么玩笑,姐不信,她不是一直陪你吗?
  实际上,吴巧巧比刘迪小两岁。不知何时起,女生们在群里都这样自称姐。
  是真的,她不辞而别,联系不上她了。
  刘迪给了吴巧巧三个大哭的表情。
  哀,是朵朵把你丢了吧?别急,姐帮你马上找。放心,朵朵不会离开你滴。
  到这,吴巧巧什么也没问就下线了。过了两天,小糖果留言:
  亲,圈内没找到,俺也打不通她手机,不过姐劝你,如果朵朵真的和你转了舵,你就再找一个呗!
  看来,吴巧巧真不知道杨朵在哪里。
  终于下雪了。雪花无声无息,细密而纷扬,像天籁撒下的韵致。看到雪,刘迪生出到外面走走的念头。他站在门楼下,看着天空,情不自禁地伸出两手接雪花。雪花柔和地飘着,落在掌心的即刻化成细小水珠,落在衣袖上的却像有了磁力,抖也抖不掉。这细微的现象让刘迪萌生出一种亲切感,这感觉让他惬意,让他舒心,让他似乎打开了一扇心窗,不知不觉透进了和煦春风和明媚的阳光。刘迪突然想起那首《天边》的歌词内容,这曼妙飞舞的雪花该是杨朵昨天的柔情吧……刘迪心里一愣,怎么了这是?这本是女孩玩雪玩出的矫情,一个大男人,咋会生出这种情调?他对自己嗤笑了一下,拍掉身上的雪,抬腿迈开了步子。
  村街上几乎见不到行人。雪虽不大,毕竟是隆冬的雪。此时,大多人家都闭了门户猫在屋里,唯独瘸子刘饭店内热气腾腾,吃客爆满。这些吃客都是村中的爷们儿,雪天的屋里也关不住他们,他们总是喜欢聚到一块在酒里打发时光,然后醉醺醺地回到家,在梦里无忧无虑地游荡,昼夜时辰也过乱了。在家的日子,刘迪也想学学村里爷们儿的醉生梦死,可杨朵不让,烟酒绝不让他沾染一星半点。杨朵说,这是她的底线,如果刘迪敢沾上一样,杨朵就立马离开他。瘸子刘出门抖抹布,看见刘迪,老远就堆起笑脸打招呼,兄弟散步去呀,这雪天正是好景儿好空气呀,散步有益健康!回头到哥这儿来坐啊,几天不见怪想你的!这话听着让人心里舒坦。这是生意人的印象效果,通过印象来增强顾客的亲和力,也是生意人练就的一种本事。倘若街上还有其他饭店,刘迪此时肚子饿了想吃饭的话,脚步自然会踏进瘸子刘饭店的门槛。

除夕说到就到,家家户户都在家里吃年夜饭。山弯弯村处在山脚下,村里只有几十户人家。村里有个传统,就是在除夕夜里,每家每户都要在门口挂两个大红灯笼。据说挂了红灯笼来年就会过得红红火火,福到财到好运到。要是谁家大门口挂了十个大红灯笼,那可就不得了了,来年准特别幸运。十个大红灯笼不能都由自家来挂,自家只能挂两个灯笼,其余的八个,都得别人悄悄送来挂上。可是家家户户都希望自家人走运,谁又愿意把自己家的灯笼摘下来挂到别人家门口呢?挂灯笼的风俗传了数百年,就只出现过两次挂十个大红灯笼的。十个大红灯笼,十全十美,人人都盼望呢! 中国论文网 刘三哥一家吃过年夜饭,就在屋里看春节联欢晚会。刘三哥关大门的时候,看了看自家门口的大红灯笼,又向对面的赵瘸子家看过去。刘三哥一愣,赵瘸子家没有挂大红灯笼。刘三哥心里嘀咕起来,赵瘸子这是干什么呢?怎么还不挂灯笼?刘三哥忍不住就往赵瘸子家走去。 赵瘸子本来是有老婆的,还有个儿子。可是两年前,赵瘸子在外面干活时摔下了脚手架,成了瘸子,老婆就带着儿子离开了他。像赵瘸子这样的人,应该挂大红灯笼了。刘三哥推开赵瘸子家的门,赵瘸子刚吃完年夜饭,正在收拾碗筷,看到刘三哥来了,便招呼说:“三哥,你坐!”刘三哥没有坐,说:“兄弟,你怎么搞的?赶紧把灯笼挂上啊!”赵瘸子说:“我等会儿挂!”刘三哥说:“还等会儿呢,我帮你挂!”刘三哥在赵瘸子屋里找了半天却不见灯笼的影子,便问赵瘸子:“你的灯笼呢?”赵瘸子低声说:“我没买灯笼!”刘三哥吃了一惊,说:“你说什么呢?你没买灯笼?买两个灯笼能花几个钱呀?”赵瘸子说:“我不是在乎那几个钱!我就是不想挂灯笼!” 刘三哥着急地说:“兄弟呀,你怎么就不想挂灯笼呢?你就不想来年自己走运吗?你就不想跟桃花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吗?”说到桃花,赵瘸子就低下了头。桃花是村里的寡妇,男人在外打工出意外死了,桃花就自己带着个孩子生活。这些年,赵瘸子和桃花时不时地相互帮助。天长日久,两人就产生了感情。有人对桃花说让她嫁给赵瘸子,一起好好过日子。结果人家桃花同意了,可赵瘸子却一直不肯答应。刘三哥见赵瘸子不说话,又说:“你倒是说句话呀!”赵瘸子这才开口说道:“三哥,你看看我,我都残疾了,人家桃花年纪轻轻的,她要是跟了我,怕是没好日子过啊。我不挂红灯笼,好让桃花认为我是个不争气没好运的人,让她心里看不起我,就此断了念想,去选别的好男人!”刘三哥听了心中一震,说:“兄弟,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对桃花是有意思的,可正因为这样,你更不能伤害桃花呀!你想想呀,你要是不挂这大红灯笼,来年你要真倒霉了,桃花也想跟你一起,她心里有你,想照顾你,那她不也跟着你倒霉了吗?” 赵瘸子拍了拍脑袋,说:“是呀,这我可没想到!可现在我到哪去找灯笼呀?”刘三哥说:“不急,不急,我回家拿一个灯笼来给你挂上!”赵瘸子说:“三哥,不行的,拿了一个灯笼,你家就剩一个了,一个是不吉利的!”刘三哥说:“没事儿,没事儿!”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正是桃花。桃花的手里提着一个大红灯笼,看到刘三哥,她说:“三哥,你也在这里?”刘三哥笑着说:“你提灯笼来干什么?”桃花说:“赵大哥家没挂灯笼,我就提了一个过来。三哥,麻烦你给挂上。”刘三哥正要接过灯笼,赵瘸子赶紧阻拦:“桃花,你还是把灯笼拿回去吧!”桃花说:“都提来了,哪还有拿回去的理?三哥,你别听他的。”刘三哥接过了灯笼,挂在了赵瘸子家的大门口。然后,桃花和刘三哥又跟赵瘸子说了几句话,就都离去了。 赵瘸子关上门,爬上床看春节联欢晚会。他眼睛盯着电视,心里却想着桃花,想着她送来的灯笼。赵瘸子想,她心里有我,我心里不能没有她呀!她把灯笼给了我,就是把运气给我了,万一她来年有什么……不行,我得把灯笼还给她! 赵瘸子赶紧下床,穿好鞋子,打开门,取下门口的大红灯笼,一瘸一拐地来到桃花家门口,悄悄地把灯笼挂了上去。 这一晚,赵瘸子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早,赵瘸子爬起床打开门,他发现门口挂着一溜儿的大红灯笼。赵瘸子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没错,是一溜儿的大红灯笼!赵瘸子一个一个地数,他惊呆了,整整十个大红灯笼,这是十全十美呀,百年一遇的十全十美呀!这是村里人给他的祝福啊!赵瘸子不禁热泪盈眶,他想,就在这正月里挑个好日子,把他和桃花的喜事给办了,请大伙儿来好好吃一吃,乐一乐!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桃花和刘三哥又跟赵瘸子说了几句话,这声音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