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今天这场大雨使平时很热闹的电影院变得冷清极

图片 1 那一年的春天,黄忠辉在师部政治部新闻报道学习班学习,听到一个信息。市政府决定新开通一个公交车线路,可以说是拥军优属工作的一个具体事例,增加8路公交车,起点站是火车站,终点站是兵营,中间有二十多个站点,沿线群众很高兴,说市里开展“拥政爱民,拥军优属”工作,增加8路公交车,终点站虽然说是兵营,但是兵营附近的村庄老百姓也是方便多了,坐公交车方便进城,是沾了解放军的光。还有一个明显的优点,是解放军主动让座的人很多,老百姓就更高兴了。
  还有一个小道消息,是说兴盛市不是大城市,开始只有五个公交车线路,为什么通向兵营的这一个线路命名不是6路公交车,而是“8路公交车”,大家都知道,老红军、八路军,后来就叫解放军。还有一个说法,八路军老连长的儿子在兴盛市当市长了,他在一次会上高兴的说:“本来我们兴盛市有了五路公交车线路,增加一个线路,按照顺序应该排名六路公交车线路的,但是这是通向兵营的线路,叫八路更好。老百姓看见八路车来了,高兴的说——八路来了,听起来就舒服多了。六路车、七路车的线路,等一等命名其他的线路吧。”
  在一次慰问子弟兵的座谈会上,市长提起自己的老父亲就是八路军某一个部队的连长,所以,自己也是从小受父辈影响,热爱解放军的,虽然自己没有机会当兵、当将军,但是仍然是军分区的第一书记。
  有了八路车,就在八路车上发生了许多的故事。子弟兵主动让座,有时候老百姓多了,老班长就带着新兵跑步回部队,坐在八路车上的老百姓就发出许多的感慨。有的司机看到车上没有老百姓了,就说:解放军请下车吧,今天就不去终点站了。
  剩下三四站,解放军战士下车跑十几分钟就回部队了。开始有的战士说:司机也是节约汽油吧,自己跑几里路也是锻炼身体的,过去没有八路车,大家不是照样生活过来了吗。
  但是在终点站等八路车的老百姓就扫兴多了。说好的半小时一趟,等一个小时还不来八路车,你说着急不着急?有的老百姓说:其他的公交车也是有这一种情况的,应该停的站,就是不停;应该到终点站的车,就是不去终点站。
  黄忠辉了解到这一个情况,就给《兴盛日报》的编辑说了这一个情况,编辑说:报社收到不少读者来信,反映这一个情况,报社领导计划发表一个系列报道,批评一下司机的霸道作风,给老百姓一个优质服务。
  黄忠辉就带着这一个问题,坐上了八路车。八路车走到八里岗,司机一看车上没有老百姓了,就说:“今天不去兵营了,当兵的都下车吧。”
  有几个兵就下车了,一个炮连的班长说:“咱们给公交公司省一点汽油吧,平时咱们不是经常跑五公里越野吗?这几站还没有三公里远的。炮连的兄弟们跟我一起下车,跑回兵营去。”
  步兵连的班长说:“咱们步兵连的兄弟,下车也不需要跑回部队去的。散步回去,也不会超过请假时间的。”
  警卫连的班长说:“咱们警卫连的就好说了,谁爱跑步回去,就自己跑步回去;谁不爱跑步回去,散步也可以的。”
  警卫连的一个高中毕业生也写过新闻稿件,认识黄忠辉,就对黄忠辉说:“黄组长,咱们一起回去,我写了一篇新闻报道稿件,什么时间请你给我修改一下吧?”
  黄忠辉微笑着说:“我的水平还不行呀,哪里敢给战友们认真写出来的新闻报道胡乱修改呢?说不定给你改错了,反而报社的编辑不采用,误了你的好事。班门弄斧,一定会让人笑话的。”
  高中毕业生看着黄忠辉客气的说:“您先下车,您先请吧。”
  黄忠辉说:“不客气,我还有事,你先下车吧。你如果没有事情,就等一等再说?”
  高中毕业生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也不下车了,现在车上就等您指示,听您的召唤吧。”高中毕业生和黄忠辉没有下车。
  售票员说:“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不下车?我们返回呀。”
  黄忠辉说:“我是买了终点站的票,你为什么不开到终点站?”
  售票员说:“八里岗也是和终点站的票价是一样的。”
  “就是一样的票价,你的公交车不去终点站,我这一次也不下车,你什么时间去兵营终点站了,我再下车。”
  “你不下车,可以。我们等一会儿把你拉到火车站,你又坐一次公交车,就应该按照规定掏钱,还是要买票的。”
  “你说要我们买票,我们当然可以买票,一分钱不会少给你的。”
  “坐车买票,天经地义,好吧,还是解放军水平高,素质好。”
  黄忠辉又买了票,高中毕业生一看他们在较劲,就说:“我今天真的还有其他的重要事情,今天就不能陪黄组长继续坐车了,我要下车。师傅请开门。”
  司机打开车门,高中毕业生下了车,这时又跑来几个老百姓上了公交车。售票员说:“把你的钱退给你,你下车吧?”
  黄忠辉说:“你不是说:坐车买票天经地义吗?我买了公交车票,就不用下车了,不要客气呀。”
  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看着售票员,一个年轻人还开玩笑说:“解放军优先,我们老百姓理解;解放军坐车不掏钱,这样不合适吧?公交车又不是部队的解放牌汽车,应该掏钱的。”
  中途上车下车的人不少,说说笑笑,黄忠辉一直沉思不语,司机、售票员也有了心事,也在思考着对策,40分钟后,公交车就到了火车站。
  老百姓纷纷下车,黄忠辉仍然是没有下车,等了一会儿,八路车开始发车,卖票,黄忠辉又买了一张票。这一次,八路车到了八里岗老百姓都下车了,司机一看,公交车里边只有黄忠辉和几个兵了,于是说:“没有老百姓,解放军请下车吧。”
  几个解放军战士下车了,黄忠辉还是没有下车。
  售票员走过来问:“你在部队是干什么的?和其他当兵的不一样?其他人都可以跑几里路的,为什么你不守纪律?你这么固执?你不害怕部队领导批评你?”
  黄忠辉说:“我坐公交车,没有给你买票?你知道部队领导无缘无故会批评吗?我的领导从来没有批评我的习惯,我害怕批评干什么?你们不害怕批评?你们是干什么的?”
  司机说:“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你当兵的不知道吗?”
  黄忠辉反问:“你们知道公交车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不是人民吗?”
  “当兵的,和老百姓能一样吗?车上如果有一个老百姓,我们也会把车开到终点站的。”售票员满心狐疑的问。
  “你们怎么知道,终点站没有老百姓在等着坐八路车上城里办事呢?”
  “少给他说话了,我们应该回公交公司下班了。”司机不屑一顾的说。售票员也就不再说话了。黄忠辉仍然坐着没有下车,这一站没有老百姓上车。这一次返回,售票员没有给黄忠辉卖票。
  八路车来到了公交公司,黄忠辉下车找公交公司的领导理论。公交公司的领导下班了,只有一个值班的班长听了黄忠辉几分钟的陈述之后说:“好了,这一个事情,我给领导反映之后,再说吧。”
  黄忠辉留下联系方式姓名。
  几天过去了,黄忠辉仍然没有听到回复结果。黄忠辉就把此事写出来送给了《兴盛日报》编辑部高编辑,高编辑提了一点修改意见,黄忠辉马上修改,抄写一遍,留在编辑部的读者来信稿件,很快就发表出来了。
  标题是:该停不停,老百姓怨声载道;该到不到,解放军中途下车。——公交车服务水平有待提高。文末还提到了其他一些公交车也存在此类情况。
  读者来信见报当天,就引起了老百姓的广泛议论。
  兵营终点站有一个老同志,看样子是退休干部吧。他拿着一张《兴盛日报》看着批评公交车的读者来信,说:“舆论监督,《兴盛日报》都曝光了,看看公交车司机售票员的服务态度怎么样?会不会改正过去的错误行为,我今天就看看8路车,会不会来终点站?如果不来终点站,我也要写一篇读者来信,继续反映公交车的问题。我们的领导就批评过司机,说他们是——离地三尺,高人一头,态度恶劣,气死老头。经过批评教育仍然没有改正错误的司机,就被领导研究之后调离司机岗位了。有一些部门就是有特权,不怕内部通报,就怕公开曝光的。”
  正说着,8路车就来了。大家感谢《兴盛日报》为人民说话,感谢读者来信的作者为报社写文章,替老百姓呼吁争取合法权益。
  “八路来了,我们上车吧。进城去了。”
  “八路来了,日本鬼子害怕了,我们老百姓举双手欢迎呀。”
  “听说现在有的地方还没有8路车,他们听说八路来了,就不舒服的。岛国,谁去过,哪里是不是没有八路车?”
  “耳听为虚,什么时间办一个出境证,日本,米国,香港台湾,欧洲非洲跑一圈,看看他们有没有八路车?”
  议论一下,热情的言语,表达了一种情怀。
  公交公司领导一上班,就知道了《兴盛日报》的读者来信,马上打电话和报社联系,表示虚心接受批评。公交公司领导上午就坐车专门来到部队政治处,找到部队领导,表示虚心接受批评,并提出要聘请黄忠辉为“公交车监督员”。请部队领导再多选择几个公交车监督员,部队的领导就答应在各连队选一批“公交车监督员”。几天之后,部队就选了三十六名好兵,把名单交给公交公司,很快公交公司就做了36个胸牌,很漂亮的牌子,很鲜艳黄带子,带在胸前,很神气的样子。
  在公交车终点站等车的老百姓都在称赞《兴盛日报》敢为人民说话,称赞黄忠辉为老百姓说话。
  通过这一次《兴盛日报》公开曝光,公交车司机、售票员都加强了为人民服务这一个意思,说话做事都注意分寸了。
  公交公司的领导来了两次,想叫部队在《兴盛日报》再发表一篇表扬公交车司机、售票员的文章。领导给黄忠辉谈了,黄忠辉表示自己不会再写表扬的文章。领导又一次做工作,黄忠辉碍于情面,就叫一个新闻爱好者新兵写了一篇表扬公交车司机、售票员的文章。
  标题是:公交公司重视宣传教育工作——针对《兴盛日报》的读者来信反思改变作风、端正态度、提高服务水平。
  文章说,公交公司广大员工看到了《兴盛日报》的读者来信,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不能让少数司机、售票员的服务态度影响了大家对公交公司整体形象,通过批评、自我批评,提高大家的认识,终于端正了态度,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对报上点名的司机、售票员进行了处理,调离司机、售票员的工作岗位,努力把八路公交车建成一个“红旗车队”。   

欢迎乘坐240路公交车,本次列车开往火车站,请从前门上车,上车的乘客请向后移动,谢谢合作!
  “来来来,上车的乘客买一下票。”司机关了前后门,公交车已经启动,售票员在一群人中穿梭,收取公交车费。
  “请上车的乘客主动购买车票,车辆启动,请拉好扶好,欢迎乘坐240路公交车。”公交车里面的广播语音响起。
  “你,到哪里。”
  “我不到哪里。”
  “你不去哪里,上公交车干嘛?”
  “你没看刚刚有一群蜜蜂飞上来吗?这不把我也挤进来了。”
  “你就不能不和他们站一起,那样就不会被挤上来了。”
  “我不能跟丢大部队,你要知道跟丢大部队,这个事情很严重。”
  “这能有什么事情,他们又不是大部队。不说这么多了,既然上来了,就要买车票,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上来的。”
  “本站纬什街,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上车的乘客向后移动。”
  “我又不坐车,买什么票啊,你把我这样无缘无故拉上公交车,我还没有算账呢。”
  “你是被你说的什么什么大部队挤上来的,这和我没关系。”
  “有关系,而且关系大了去了。”
  “那你说什么关系?”
  “你看我本来是不乘车的,现在却在公交车上了,这耽误了我一个重要的会议,这个会议对我很重要,你能想象到它的重要性吗?”
  “想象不来。”
  “它就是我半个生命,你说这个我还没让你赔偿,你还让我买车票,这算什么事情吗?明明是我受伤害,怎么还要我赔偿啦?”
  “坐车买票,这是天经地义的,怎么能说赔偿呢?”
  “这就不对了。”
  “怎么了?”
  “你说坐车买票天经地义,是吗?”
  “是的,难道我说错了吗?”
  “当然说错了。你看你耽搁我的事情这笔账先不说,就说坐车。既然是坐车,你让我站着,这不就叫站立吗,哪是坐车?”
  “你只要在这个车上,那就叫坐车。”
  “可我明明是站着的,不是坐着的。”
  “是你自己不坐,能怪我吗?”
  “我往哪里坐,没座位。”
  “谁说一定要有座位坐,才叫坐车。你可以坐地板上,这不就坐下了。”
  “售票员,你搞清楚,坐地板上,这叫坐地,不是坐车。”
  “你这叫强词夺理。”
  “我这叫事实依据。”
  “为几块钱的公交车费,至于这样花言巧语吗?”
  “我又不是狐狸,怎么可能会花言巧语。我说的可都是事实,你不是问我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但是问题在于我这个钱值不值得给你,这可是关乎我的道德选择。”
  “你还遵守道德选择,坐车不买票,还讲什么道德。”
  “本站金花路,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上车的乘客向后移动。”
  “这你就说错了,你把我事情耽误了,还想让我坐地板,你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吗?”
  “你终于承认你是乘客了,那就要买票。”
  “我本来就是顾客,你不知道一切意愿都要尊重顾客吗?你都让我坐地板,还……”
  “怎么能这么说,是你蛮不讲理的……”
  “我不和你讲了,简直对牛弹琴。”
  “牛很威猛,你还比不上。”
  “确实比不上,现在车开到什么地方了?”
  “你才承认啊。”
  “本站五路口,下站终点站火车站,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牛,你耽误了我的大事,我都快赶不上时间了。不和你说了,下车了。”
  “你才牛啦,歪……歪……你还没买票……”
  “你说我牛,我就牛给你看,车票你帮我买,再见!”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下着小雨。早上,做完晨练,敷了胳膊,煮了一碗意大利面,淋上一点橄榄油,配上一点瘦肉和蔬菜做早餐。

吃完,我就带上长柄雨伞,单肩包,出发去仙桃。

十一点多,客车到了花源酒店,我下了车,没想到这边的雨下得很大,风也呼呼呼地刮着,仙桃商城附近的商业街平时人山人海的,今天却行人稀少,风雨让人寸步难行,街上的车辆也都小心地前进着。

我小吃街逛了一圈,买了两个面窝和一块油炸糍粑,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全被飘风雨淋湿了,赶紧往富迪三友赶去,今天我主要是来这里看电影的。

到了富迪三友九楼的电影院,买好了《攻壳机动队》的票,坐下来等电影开场。今天这场大雨使平时很热闹的电影院变得冷清极了,加上我,总共才两个人在等待着。

《攻壳机动队》属于漫画改编的科幻电影,以前就听过,据说这次是第三个剧场版了。虽然剧情不怎么样,但是题材比较硬,引人思考,特效也及格,寡姐的演技和颜值值得欣赏。

看完电影,外面仍然下着大雨,我撑着伞,登上了去纳米汗蒸店的八路公交车。

下车后,正兴冲冲地要去和汗蒸店的老板打招呼,在大雨中没走几步,猛然想起东西忘在车上了,图书馆的书,还有做完汗蒸后替换的衣服,全都忘在车上了,就装在那个手提带里。

看着公交车慢慢远去,我赶紧拔脚跟着它赶,不一会儿,鞋子就湿透了,公交车也消失在大雨中。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天这场大雨使平时很热闹的电影院变得冷清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