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东正教在清朝通过与裕固族自然崇拜的联络,伊

道教,是中国惟一土生土长的传统宗教。渊源于中国古代宗教信仰,沿袭了方仙道、黄老道的某些宗教观念和修持方法,以道为最高信仰,相信人通过修炼有可能长生不老、成为神仙。东汉顺帝时,张道陵创立五斗米教,奉先秦道家老聃为教祖,以《老子千字文》为主要经典,道教渐臻形成。唐宋时期,因唐高宗、宋徽宗诸帝的扶助提倡,道教大盛。道教对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诸方面影响深刻且广泛,至今一般民众传统风俗的祠奉灶神,以及民间流传的占、星、斋、戒等仪式,均带有道教性质。道教在海南岛的历史情况如何?对海南社会影响如何?迄今尚未有此专论。笔者从史志资料中,试图勾划出海南道教兴起、发展的历史过程,以抛砖引玉,求教于行家。

黎族是我国唯一聚居在海南省内的少数民族,信仰以自然崇拜、祖先崇拜为主。汉元封元年,武帝在海南建郡立县,汉文化开始传入海南。由于长期汉、黎民族的历史交往与融汇,汉族本土宗教道教对黎族产生了历史性的影响。道教在黎族地区自唐、宋传入,经元、明两朝,至清代民族化成型,民国时期达到高潮。道教与黎族原始崇拜相结合,成为黎族地区的主流宗教,至今仍然对黎族民间习俗和社会生活产生广泛的影响。

一、唐代海南道教的出现与宋、元时期的勃兴

一、道教在黎区传播的历史过程

道教在海南最早见之于唐代,发展于宋、元时期。唐代尊崇道教,唐太宗册封老子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玄宗则将老、列、庄三子之书,改名为道教真经:《老子》改为《道德经》,《列子》改为《清虚经》,《庄子》改为《南华经》。玄宗还亲受道教法 ,具有道士身份,以此开后来唐历代帝王受 的规矩。故唐代宫廷内外,朝野名流,崇道之隆,前无其盛。

道教涉及海南最早见之于唐代的昌化县境。昌化县系今昌江黎族自治县,时为黎汉族杂居地,一直延续至今。

据清光绪《昌化县志寺观》载:景昌观,《九域志》唐乾封中(667年)置(通志)。初唐高宗时的昌化县景昌观,是见之于方志的海南最早的道观;又据明正德《琼台志庙》载:中唐时,代宗(762779年)梦见一上帝者,授于八宝,以镇兵乱。代宗因此改元应宝,以是知天亦分宝以镇世也。此宝乃海南昌化县西北二十里山秀峙海上的石峰,石峰宛若巨人,冠帽西南而坐。这是道教在唐代涉及海南的又一史载。说明开唐后,道教已在海南出现,有了道教场所和活动。

据清光绪《昌化县志寺观》载:景昌观,《九域志》唐乾封中置。初唐高宗时的昌化县景昌观,是见之方志的海南最早的道观。海南素为移民之岛,唐时移民三万四千多,主要来自中原地区的朝命职宦、戍边将官、从征士卒、贬官谪宦、贸易商贾和迁徙农民,虽距京都千里之遥,地处南海一隅,但不乏中原文化的人文气象。明代名臣邢宥就有诗句描述海南在唐代时已是故家大半来中土,厚产偏多起外庄①。景昌观应是崇道的昌化县任职官员所建。景昌观的建立,不但满足汉族移民的精神需求,也是唐中原文化对昌化黎人施以影响的范例。其时昌化大岭传说也是道教对当地黎汉民众发生影响的民俗表现。据明正德《琼台志坛庙》载:中唐时,代宗梦见一上帝者,授于八宝,以镇兵乱,代宗因此改元宝应,以是知天亦分宝以镇世也。此宝乃海南昌化县西北二十里山秀峙海上石峰,石峰宛若巨人,冠帽西南而坐。石峰在今昌江县黎族自治县西临海处昌化大岭之上。因代宗梦得镇国平叛八宝而负山神之盛名,当地黎汉民众崇拜甚隆。五代后汉时,诏封镇海广德王,俗称2月24日出生,于6月6日成道,乡人建山神庙祀之②。

宋代承袭唐代之例,皇帝亲自提倡道教,以真宗与徽宗为最,使之持续兴盛。时海南虽地处南荒,但道教亦随之勃兴。北宋真宗(9981022年)在全国大修道教宫观,海南奉诏在琼州、万安州等建有天庆观,这是海南最早的一批官立道观,促使海南道教的迅速兴起。时琼州天庆观中的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等三尊大型三清石雕像至今尚存。至徽宗(11011125年)时,自称教主道君,被尊为道君太上皇帝,下《神霄玉清万寿宫诏》,传谕从京师至全国各州府建立神霄玉清万寿宫。琼州城(今府城)因此亦设万寿宫,以徽宗瘦金体书刻碑,于宣和元年(1119年)立于府城北郊万寿宫中,推动了海南道教的发展。于是,海南州(军)、县多设观造庙者。见之于上述志书者,琼州就建有万寿宫和社稷坛、风云雷雨坛、城隍庙、灵山祠、南宫庙、雷庙、琼崖神岭庙、五娘庙、箩氏庙等具有道教性质的 庙多所,其中有官府修建,亦有乡人捐建。各州县道观有:琼山县天庆观,临高县永兴观、玄庙观,儋州玄娜观,万州天庆观、佑圣堂,崖州玉皇庙、真武堂等。元代在宋代基础上,海南道观祠庙又有新添设立。如琼州新建有黑神庙、峻灵行祠、雷庙、东岳庙、晏公庙、水仙庙、陈村庙、黎母庙、天妃庙,文昌县建有真武堂、文昌宫,昌化县建有玄妙观,崖州建有玄妙观,临高县建有宝林堂、崇德堂,澄迈县建有三圣堂等。宋元时期海南大批道教宫观庙堂的出现,反映了道教在海南的迅速兴起和发展,与此相适应的也出现了一些规模较大且有固定经费来源的播道场所。据明正德《琼台志寺观》载:琼州玄妙观,在城北一里,宋建,为天庆观,元改今名,乃郡祝厘之地。天历二年(1329年)立海南营缮提点所,秩正四品,隶隆祥总营府,有正一道士百余员;明万历《琼州府志寺观》载:有田一十八丁。又据明正德《琼台志寺观》载:万州玄妙观,在城东,宋建,为天庆观。正一道士五十余名。宋元时期海南道教宫观定品秩级别,最高为四品待遇,属官府管辖,且规模有几十以至上百名道士,有固定田丁经费来源,说明了海南与全国各地一样,道教社会地位之尊隆,发展势头之兴旺,成为当时封建统治上层的重要精神支柱。

道教文化淳厚博大,纳容百川,融汇巫术、神术、道术、阴阳等各种学说,成为海南移民文化的多元综合体。道教在唐代通过与黎族自然崇拜的沟通,已开始对黎族发生影响。在此以后,道教通过黎族的各种自然崇拜,影响不断加深。

宋元时期,特别是宋代,海南出现了一批著名的道士。见之于明正德《琼台志仙释》和清道光《琼州府志仙释》者有刘遁、白云片鹤、僧和靖、白玉蟾、林道玖、僧佛功等人。另据白玉蟾所作《翠虚陈真人得法记》载:白玉蟾师传道师、南宋道教金丹派南宗第四世祖陈楠(11101213年) ,家世为琼州人,幼年师事金丹派南宗第三世祖薛世光,得太乙火符之秘,丹道既成,复归故里。嘉定戊辰(1208年) ,陈楠游黎母山,遇一道人,得《都天大雷法》。陈楠把内炼金丹与外用符 合而为一,其丹法在道教金丹派南宗中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有《翠虚篇》、《紫庭经》等传世。随着海南道教的兴起,一些莽山野岭、傍海山涯也有了道教活动的踪迹,出现了一批海南道教名山胜境。昌化大岭,俗名神山,又名峻灵王山。在今昌江县西近海处,海拔419米。遍山秀岩叠起,峻峭壁立,树奇花异,云缭雾绕,清雅古朴。因临峰顶巨岩石峰为唐代宗梦得镇国平叛之八宝而负山神盛名。后汉时,此峰被封为镇海广德王,以镇海除妖。五代时,乡人建山神峻灵王庙祀之。北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七月,应部使者承议郎彭次云之请,诏封山神为峻灵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 ,苏轼遭贬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曾前往祭拜。元符三年(1100年)诏还北归时,再次前往,并题刻《峻灵王庙记》,感念山神峻灵王的庇护,自念谪居海南三载,饮咸含腥,凌暴雨飓雾,而得生还者,山川之神实相之,谨再拜稽首,西向而辞焉,且书其事碑而铭之。苏轼在碑记中称方壶蓬莱此别宫,峻灵独立秀且雄;为帝守宝甚严恭,庇阴嘉谷岁屡丰,将此地喻为道教蓬莱仙境别宫。自此,由于峻灵王山神石峰及峻灵王庙盛名,昌化大岭成为海南历代道教胜地,昌化县及周边地区以至跨海内陆渔、农民众笃信道教者,多往其烧香供奉,求神祈佑,长盛不衰。黎母山,海南五指山脉的古称。南宋道教南宗四祖陈楠、五祖白玉蟾均修炼得道于此。北宋时期,正统道教南宗开始崛起。正统道教嫡派丹道中心人物,是后世道教所称的南宗丹道祖师张紫阳,著有《悟真篇》,成为正统道家千古丹经的名著。历经北、南两宋时期,单传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故有南宗金丹派有五祖之说。四祖陈楠师事三祖薛道光,得传内丹修炼法,后入黎母山遇神人,受《景霄大雷琅书》而得雷法秘诀。白玉蟾事从陈楠受其道要后,遵其师命,至黎母山遇神人授上清法洞玄雷诀,创立道教南宗宗派。道教南宗五祖中,有四、五两祖均在黎母山得神霄雷法,可见黎母山深居高道真人,是神霄雷法的传播地,也是南宋时期国内知名的道教名山。松林岭,又名儋耳山,乃儋州北境主山。海拔 193米。顶峰圆耸入云,青松掩映,山上琪花瑶草,馥郁蓊茸;山下分八脚伏地,宛如八足撑巅。山顶有一石室,巨石凿成,高达3米,名博望台,可容人站立,傲倪西天;室内有石刻神像一具,乡人称白衣公祠。祠左侧小山有一残碑(碑文模糊不清) ,北有岩石洞。据旧县志山川载:仙人白玉蟾与高僧和靖皆曾修炼于此。乡人刻有神像奉祀,名白衣公,祷叩殊验。。北宋大文豪苏轼贬儋时,从临高入儋路过此山,诗云: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自古文人骚客为之题咏不少,属海南名山。南宋名道白玉蟾、僧和靖在此修炼,使之成为道教名山。文笔峰,在定安县境。山非高险,地质结构却显奇特,山体属水成岩构成。方圆百里之内,此峰一柱擎天,遥指东、西、南、北,有乌盖岭、龙门岭、金鸡岭、旧州岭,皆火成岩。山下周遭亦火成岩,惟独此峰水在火上,所以山上岩石呈灰黑色,而山下岩石显赫红色。相传当年白玉蟾真人以此感悟水火相济的炼丹道理,所以此山虽不高,却有异常灵性。白真人因此灵性而感悟,也为此灵性而归隐于此。峰顶有一块状若腾空的巨石,系巨石平台,传说是白真人的礼斗台。白玉蟾在台上瞻星拜斗,挥动五雷,扶正祛邪。巨石面临陡峭悬崖处,称之升天崖,一侧有两只巨大脚印,相传是白玉蟾登踏以飞升成仙的印痕。白玉蟾何处归终,至今仍是道学界一大历史悬案。但白玉蟾的老师、道教南宗四祖陈楠功成身退,归终故里。白玉蟾有浓郁乡恋情结,在坚毅求道的途中曾写下许多情恋故里的诗篇,如在《华阳吟》写道:家在琼崖万里遥,此身来往似孤舟;夜来梦乘西风去,目断家山空泪流。海南一片水云天,望眼生花已十年;忽一二时回首处,西风夕照咽悲蝉。白玉蝉修道成真后,步师后尘,重归纯朴清静的故里,是一个合理的说法。且明正德《琼台志仙释》有载:玉蟾吾乡人,少闻诸父兄云,元末父老犭酋及见其还乡者,道其事甚详。大小洞天,在崖州古城十里南山依山傍海处。南宋淳熙十六年(1189年)九九重阳日,崖州郡守周康阝发现,淳佑七年(1247年)崖州崇道郡守毛奎精心经营而成闻名于世的道教胜境。其主体皆石,有石室、剑岩、仙梯、石洞、钓台、石船等,具有浓厚的道教文化内涵。居于半山腰三面壁立处有石室,室壁镌有海山奇观四大字,下有毛奎《大小洞天记》,今人有以为石室(海山奇观岩洞)系大洞天者(见《海南日报》2004年6月1日7版)。石室前濒海处有一石洞,传为神仙居宅,入口处有三个斗方大字小洞天。小洞天石洞后有一石舟,石船西侧湾头垒石上有两块如屏峭石,上有两个清晰的特大脚印,掌指留备。据清光绪《崖州志宦绩志》载:郡守毛奎任满离去,走到南山便不知所终。民间传说是毛公得道升仙,石屏上的脚印是毛公游临洞天时的足迹。传说归传说,但毛奎笃信老庄、崇尚自然和神仙道教,在其游小洞天诗及叙记中就流露出对神仙世界的向往恍若身在五云而到三岛之上也。三岛者,仙境也,即传说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道教的理想境地。居此得道成仙可外生死、极虚静,超脱自在,不为物累,过仙人生活。大小洞天依偎南山岭,传说是个怀灵抱异之地,毛奎诗云:云似苍梧常突起,山疑蓬岛忽飞来;中藏蛟蜃虚无市,时露神仙缥缈台。毛公是否得道升仙,无关紧要,但说明古代士人对神仙世界的向往,总是蕴含着对山水之美的情趣追求,虚无的神仙世界美妙生活,其实是在现实的人间丘壑之美中得到满足的。郭沫若1962年春游小洞天时曾咏道:我言洞天小,康阝奎亦小仙。点明了小洞天胜地的道教色彩。宋代道教经典《云笈七签》云:世上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皆在名山洞府,为神仙所居,还有七十二福地,合称洞天福地。洞天福地乃道教圣地,修炼得道的最佳处所。崖州南山大小洞天系宋代发现,并负盛名,是否在宋代道教经典大小洞天之列,且当别论。但南山大小洞天却因此成为宋以降海南又一道教胜地。

北宋真宗咸平年间,全国大修道教宫观。海南奉诏在琼州、万州、儋州建有天庆观③,这是海南最早的成批建造的官立道观,促使海南道教迅速兴起。至宋元丰年间,又建永兴观④。元丰五年7月,神宗诏封昌化县大岭山神为峻灵王。元符三年苏东坡题刻《峻灵王庙记》,感念山神庇护,自念谪居海南三载,饮咸含腥,凌暴雨飓雾,而得生还者,山川之神实相之。苏轼在碑记中称:方壶蓬莱此别宫,峻灵独立秀且雄;为帝守宝甚严恭,庇阴嘉谷岁屡丰。⑤将此地喻为道教蓬莱仙境别宫。自此,由于峻灵王山神石峰及峻灵王庙盛名,昌化大岭成为海南道教胜地。至清光绪二十年8月18日,又奉诏加封昭德王。长期以来,昌化县和周边地区以及跨海内陆渔、农民众笃信道教者,多往烧香供奉,求神祈佑,长盛不衰,延至当今。

宋徽宗时,自称教主道君皇帝的徽宗下《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琼州将天庆观改为玉皇庙,将其诏书以徽宗瘦金体书勒石竖碑,以昭示天下,推动了海南道教的发展。于是,海南州、县普遍设观造庙⑥,道教影响至州、县辖属黎族地区。南宋时期,黎族聚居腹地黎母山成为国内知名的道教名山,道教金丹派南宗四祖陈楠、五祖白玉蟾均修炼得道于此。⑦四祖陈楠师事三祖薛道光,得传内丹修炼法,后入黎母山遇神人,受《景霄大雷琅书》而得雷法秘诀。白玉蟾师从陈楠受其道要后,尊其师命,至黎母山遇神人授上清法箓洞玄雷诀,创立道教南宗宗派。道教南宗五祖中,有四、五两祖均在黎母山得神霄雷法,可见黎族腹地深居高道真人,是神霄雷法的重要传播地,这对黎族聚居地的黎族民众不能不产生影响。

澳门新葡新京,元代,海南道教神祇中出现了黎族民众普遍崇拜的黎母,琼州建立黎母庙。⑧道教在黎族地区的影响通过黎族敬畏之鬼不断加强。

明、清两代,是道教在海南普遍向民间扩播和世俗化的时期,⑨道教对黎族地区影响进一步加深。特别是清雍正年间,道教渗透到海南黎族大部分地区,不但输入玄天上帝、万天公、华光公、五雷等汉族神祇,还带来与汉族关系密切的英雄崇拜如海瑞等。⑩与此同时,汉族道教逐渐与黎族原始崇拜相结合,先后出现了峒主公、三圣娘娘、上界夫人、中界夫人、下界夫人⑾等具有黎族特色的道教神祇,产生了黎族本土传道的宗教人员,形成为黎族民众普遍接受的黎化道教。中南海南工作组1954年至1955年对海南黎族情况进行大规模实地调查研究发现,黎区多处老人均言早在四五代以前他们的先祖已改奉道教⑿,至1927-1928年,是黎族信仰道教最盛的时期⒀。

在黎族观念中,世上万物有灵,人死了灵魂不灭,栖附于其他物体变为鬼。,宇宙万物、人世祸福皆由鬼主宰。鬼的名目繁多,五花八门,大多以自然或动植物加以人格化幻想,可分为天鬼、地鬼、水鬼、亡人鬼和动植物鬼等六大类,每一大类中又有对人体、生产活动和日常生活危害各异的各式各样的鬼,其中以祖先鬼最为凶恶,能致人久病不愈、全身疼痛、夜作恶梦,以致厌饭喜酒。其次为雷公鬼、山鬼等。在黎族的幻想领域中,作为高一级发展阶段的神尚未从鬼的概念中分化出来,汉族道教中的神传入黎区后也一样变成鬼,神鬼混为一体,直到今日在黎语中仍未有相当神的语词产生,但在通行海南汉方言的黎区则在其思想中已有神的概念,他们或借用海南汉方言称为公,或借其义译为父,老。这是汉区外来因素影响的结果,也是黎族社会精神文化发展的必然。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正教在清朝通过与裕固族自然崇拜的联络,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