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断发展、演变着神仙炼养理论与方术,关于《

由于春秋、战国以来的神仙方士之术,与老子、庄子的玄学,以及阴阳术数与《周易》的学术,出此人彼,互为矛盾。至于东汉期间,便有吴人魏伯阳,认为《周易》及老、庄之学,与修炼丹药而成神仙的方术,原理互通,彼此原为一贯,乃援《周易》、老庄、神仙丹道三种学问,融合贯通而著《参同契》一书,以说明修炼神仙方术的不易原则,而使丹道修炼方法,成为有体系、有科学基础的哲学理论。于是神仙丹道之学,由此大行,《参同契》一书,也成为千古丹经鼻祖,后世道教与神仙家,尊崇魏伯阳为火龙真人。其所著书,诚为中国科学与哲学的不朽巨著,也为后来道教奠定中心思想的基石。

本书首篇《道教与古代宗教及神仙家》中,从思想信仰角度领略了道教与神仙家的关系;而这里所要讲的乃是道教与古神仙家信行的养生方术的关系。总的来说,道教不仅承袭了神仙家相信宇宙间有仙人、仙境、神仙可求的信仰,而且是原原本本承袭了当年神仙家信行的养生方术。

二、《紫阳真人悟真篇三注》五卷。紫贤薛道光、子野陆墅、上阳子陈致虚注。

四、道教与神仙养生术

   

《悟真篇》的行文结构


(哲学这东西,就是来折磨人的,不知为道,知便放不下,放下后便大道生万物。)

《汉书·艺文志》着录神仙家典籍十部二百O五卷,因这些书已亡佚,据书名推断,所包含的内容不外是服气、导引、守一、采芝菌、黄白烧炼、房中等养生方,目的是“保性命之真”、“同死生之域”。道教源于神仙家,并以神仙方术为道教修炼之方法与众术。吸取阴阳五行说、天人合一说、古医学脏腑知识及周易卦爻象数的理论及符号,造构自己的神仙炼养理论体系,并以此神秘理论体系,笼络着种种方术。道教在神仙家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演变着神仙炼养理论与方术,使其成为独特的宗教信仰与养生体系。在东汉,在魏伯阳借用《周易》、黄老的理论,以阐明金丹之道,着《周易参同契》,“假借君臣,以彰内外;叙其离坎,直指汞铅;列以乾坤,奠量鼎器;明之父母,保以始终;合以夫妻,拘其交媾;譬如男女,显以滋生;析以阴阳,导之反复;示之晦朔,通以降腾;配以卦爻,形于变化;随之斗柄,取以周星;分以晨昏,昭诸漏刻”(五代彭晓《参同契解义序》),皆托《易》象而论之,建立了以烧炼金丹为主的道教炼养学中的丹鼎派。东汉道教第一部经典《太平经》,倡导“守静”、“守一”为炼养的根本法则,所谓“求道之法静为根”(《太平经合校》卷120至136),“守一之法,长寿这根”。魏晋之际的南岳女祭酒魏华存夫人传播《黄庭经》,阐扬与医学、人体科学相糅合的养生、修真之道,重视存思、存神之术,所谓存想自身之神,调配精气


< 1 > < 2 >

      张伯端在《悟真篇》中把修命称为“养命固形之术”, 把修性称之为“达本明性之道” ,这让人对道教内丹的性命双修产生一种误解,认为修命与修性两种是不同的修炼方法。其实在内丹修炼上,修命与修性是同时进行的,只是在入手方法上不同而已,张伯端主张的是先以修命为入手方法,道教全真派的王重阳祖师主张的是先以修性为入手方法。

六、《紫阳真人悟真篇讲义》七卷。云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

(以上多摘于重庆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邓信德文)

澳门新葡新京,    《悟真篇》的内丹修炼方法和理论体系,直到今天仍然成为道教热衷于修炼者的倍加青睐,对修炼者在具体的修炼过程中有着巨大的指导意义。只有靠修炼者去真修实证,才能品尝到《悟真篇》中的奥妙。

      自己悟不了,是箴言。

      我并不是一个道教界内人士,然后在此之前,我是常年信仰绿度母,因为我们长得跟她蛮像,但我就是一个俗气的国人,对于信仰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清晰。话说回来,我在想着一定要把《悟真篇》读一读,不深究看看也好,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和个人消遣,所以前段时间读完了《道德经》及一些解析,而后又读了《悟真篇》,当然根据《悟真篇》自序的提示,也要先了解《周易》诸卦,及《西江月》词牌。下面要说的一些内容,部分也源自网络和书籍的摘抄,仅仅为记录和理解所用。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断发展、演变着神仙炼养理论与方术,关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