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关于世界政治形势的纲领中穆齐尔写下了中黄

吴晓樵-------------------------------------------------------------------------------- 罗伯特穆齐尔(Roben Musil,[880-1942),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奥地利文坛贡献给世界文学的一位杰出的小说大师。他的未能终稿的长篇《没有个性的人》(1930年出版第一卷,1932年第二卷)被誉为堪与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魔山》并驾齐驱的现代派巨著。2000年冬天,《没有个性的人》这部难读的巨著中译本由北京大学德文系张荣昌教授翻译,在大陆问世,在中文学界引发了一阵穆齐尔热。 穆齐尔生前对中国文化也较有了解。他阅读过德国汉学家卫礼贤翻译的老子《道德经》(耶拿,1921年),还为由卫礼贤翻译、心理学家荣格注释的《金花的秘密》(1929年)撰写过书评。实际上,穆齐尔与中国还有更深一层的因缘,这可能是我国大多数热爱穆齐尔作品的读者所不知的。在二战期间,穆齐尔曾打算流亡到沦落在日寇铁蹄下的孤岛上海,来躲避欧洲战争的灾难。前不久,笔者在翻阅1988年出版的德文本《罗伯特穆齐尔生平与作品》(卡尔科利诺编)大型图册时,意外地注意到一张穆齐尔的中国签证的照片。 1938年9月,希特勒纳粹帝国合并奥地利,穆齐尔被迫离开家园,经意大利流亡到瑞士苏黎世。自1939年起,他的代表作《没有个性的人》和散文集《生前遗稿》在纳粹第三帝国被列入有害的不受欢迎的作品清单,遭到禁止。 随着欧战局势的发展,流亡到瑞士的穆齐尔越发感觉欧洲非久留之地。为安全起见,他准备流亡上海。1939年正月三日,中华民国驻苏黎世领事馆为他开具了签证。根据影印的照片资料得知,该签证是由三等秘书李润民签署,可多次出入境,一年内有效,有效期至1940年1月2日,但只适用于中国的商业港口。 从留下的材料来看,穆齐尔还为他的中国之行作了一些文献上的准备。这首先表现在他对当时中国的领导人蒋介石(1887~1975)的称赏上。研究者在穆齐尔的剪报资料里发现了一幅蒋介石的画像。穆齐尔是从法文文献中留意到关于蒋介石的消息的。关于蒋介石的剪报资料见于穆齐尔留下的第32册日记本(大约记于1939年春到1941年底)中。 穆齐尔在他当时的日记里赞赏蒋介石元帅是一位淡泊宁静的人物,是所有从事哲学和政治的军人中最值得称赏的人(见《穆齐尔日记》第996页)。 穆齐尔认识到军事在今日的作用,认为将军是惟一能改变世界的人物。他说:蒋介石可能的优势在于:他是个中国人! 穆齐尔还从法文材料中将蒋介石最喜欢的儒家著作的段落翻译成德语。在日记中,他还用相当的文字对蒋介石表示赏识。 在1942年1月中旬写作的草稿《乌尔利希的后记》里,在关于世界政治局势的提纲中穆齐尔写下了中国可能的作用等字样。他并且说:重要:让乌尔利希同老子的商榷,这也是我的任务,这能够被理解,将由乌尔利希事后完成。(见罗沃尔特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阿道夫弗雷瑟根据遗稿整理的《没有个性的人》第二卷第1943页)乌尔利希就是他著名的小说《没有个性的人》中的主人公。 1941年11月30日,瑞士《新苏黎世报》刊登了《中国的立场》一文,穆齐尔也把它剪贴下来,他写了如下的批注:礼仪的乌托邦:中国的灵活的儒家式的礼貌。中国的哲学家孔子、老子,在小说大师穆齐尔看来,与耶稣基督、尼采一样是伦理家。 后来的事实表明,穆齐尔未能将他流亡中国的计划付诸实施,虽然持有签证,但他没有能够来到远在东方的上海。他在日内瓦继续着他的巨著《没有个性的人》。1942年4月15日,穆齐尔即逝世于此,未能看到和平的曙光。 博览群书

图片 1

图片 2

8月7日,一批弗朗茨卡夫卡未面世的手稿文献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展出,并同时被上传到互联网上。这些文献包括:卡夫卡的手稿、期刊、学习希伯来语的笔记本和素描,以及他与自己的朋友兼文学执行人马克斯布罗德的数百封信件。这些文件于两周前抵达以色列,在此之前,它们已经在瑞士的保险柜里被保存了几十年,这些文件的到达结束了以色列与德国马尔巴赫文学档案馆以及已故布罗德秘书爱斯特尔霍费家族长达11年的法律纠纷。

原标题:卡夫卡手稿在耶路撒冷展出,这些文献归属争议很卡夫卡式

展出的弗朗茨卡夫卡手稿,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8月7日,一批弗朗茨卡夫卡未面世的手稿文献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展出,并同时被上传到互联网上。这些文献包括:卡夫卡的手稿、期刊、学习希伯来语的笔记本和素描,以及他与自己的朋友兼文学执行人马克斯布罗德的数百封信件。这些文件于两周前抵达以色列,在此之前,它们已经在瑞士的保险柜里被保存了几十年,这些文件的到达结束了以色列与德国马尔巴赫文学档案馆以及已故布罗德秘书爱斯特尔霍费家族长达11年的法律纠纷。

手稿险些被火烧掉

展出的弗朗茨卡夫卡手稿,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1924年6月,卡夫卡病逝于维也纳。在此之前的1921年,卡夫卡告诉好友马克斯布罗德:你要烧掉一切,这是卡夫卡的最后遗嘱。然而布罗德并没有遵从卡夫卡的嘱托,而是将这些遗稿公开发表、出版。1939年,德国军队入侵布拉格前夕,马克斯布罗德成功将卡夫卡的遗稿转移到以色列。1945年,他将部分遗稿赠送给他的秘书爱斯特尔霍费。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期间,布罗德将剩下的卡夫卡手稿存入苏黎世瑞士银行。

手稿险些被火烧掉

弗朗茨卡夫卡

1924年6月,卡夫卡病逝于维也纳。在此之前的1921年,卡夫卡告诉好友马克斯布罗德:你要烧掉一切,这是卡夫卡的最后遗嘱。然而布罗德并没有遵从卡夫卡的嘱托,而是将这些遗稿公开发表、出版。1939年,德国军队入侵布拉格前夕,马克斯布罗德成功将卡夫卡的遗稿转移到以色列。1945年,他将部分遗稿赠送给他的秘书爱斯特尔霍费。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期间,布罗德将剩下的卡夫卡手稿存入苏黎世瑞士银行。

1968年马克斯布罗德去世,卡夫卡的遗产全部落入爱斯特尔霍费手中。霍费曾将一些卡夫卡的档案出售,其中包括信件和明信片,还有小说《战斗记》的手稿。1988年,长篇小说《审判》手稿以350万马克的价格卖给了德国马尔巴赫文学档案馆。爱斯特尔霍费在世时,将所有余下的卡夫卡遗稿赠送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2007年,爱斯特尔霍费去世,她的两个女儿鲁丝的公寓里,另外更为重要的一部分则被存放在瑞士和德国的保险柜里。

弗朗茨卡夫卡

为什么要归还以色列

1968年马克斯布罗德去世,卡夫卡的遗产全部落入爱斯特尔霍费手中。霍费曾将一些卡夫卡的档案出售,其中包括信件和明信片,还有小说《战斗记》的手稿。1988年,长篇小说《审判》手稿以350万马克的价格卖给了德国马尔巴赫文学档案馆。爱斯特尔霍费在世时,将所有余下的卡夫卡遗稿赠送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2007年,爱斯特尔霍费去世,她的两个女儿鲁丝的公寓里,另外更为重要的一部分则被存放在瑞士和德国的保险柜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关于世界政治形势的纲领中穆齐尔写下了中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