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画中的水,但也没有镜未磨的感觉

晚唐范摅《云溪友议》有这样一段记载:

        巫山县座落在山顶山坡上。它是三峡大坝蓄水后就近上移此处的一座新县城。

下午三点在码头集合,坐大巴车去长寿古镇,下车自由游览一小时。

繁知一不仅预先粉刷了墙壁,而且自己也做了一首诗,对白居易大力张扬一番,恨不得把巫山的神女也请来助阵:“速排云雨候清词。”痴心等待乐天先生莅临朗吟挥墨。但是,白居易却不答应,他望望新涂的明亮的粉壁,怅然久久,对繁知一说:“做过夔州刺史的刘禹锡,在这里呆了三年,一首诗也没有做,”为什么呢?“怯而不为”,因为害怕而不敢做。离开夔州的时候,他将神女祠墙壁上的一千多诗涂抹掉,只留下四首诗,而那四首诗是“古今之绝唱也”,我不敢造次为之。在前贤的诗作面前,白居易掂量难以胜出,而采取了回避做法,如同传说中的李谪仙,从白云缥缈的黄鹤楼下来一样交了白卷。

山脉沟壑相连,那界面有点像巫字形。

晚上还是挺凉的,所以基本都在睡觉了。

自从大江截流以后,湍急的峡江风光已然不存。大江变成了平稳的湖面,水流基本是静止的,偶然见到一痕微澜,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凝固的蜡泪。江水提升了一百多米,原来高耸的山峰变得低矮、平和。辛稼轩词曰,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料我应如是,应该是这样,一种平等的视角而无高下之别。不再是行于江上,高峡江激斗雷霆的感觉,而是“湖光秋月两相和,八月秋风镜未磨”,这诗的语境是秋季,秋风顿起,波澜如发扰乱了原本平静的水面。如今是夏季,没有秋天的症候,也没有风,但也没有镜未磨的感觉,只有上面所说的将要凝固的蜡泪的感觉。这当然只是我个人感觉,不能代表他人。而且由于夏季,为了防洪,释放了一部分水,因此将原本沒于水面的山体裸露出很大一截灰白的颜色。如果是冬季这些山体则再度沉入水里,又是另一番景色,或许要漂亮些。

        当然她也讲三峡大坝带来的负面影响,那就是自然灾害,更多的是地质灾害,比如时不时发生的山体踏方,滑坡。

6点50,船到张飞庙,大家下船游览,一小时。此时,雨下的有点大了,大家都打着伞。雨中的张飞,愈发威武。

由于江水高涨,高度可达175米,白帝城从半岛变成孤岛,上岛与下岛均需乘船。但是白帝庙址没有变化,因为它原本就在山顶。也是屈原祠那样的牌楼门,只是四柱三间,中间辟门,门楣之上有竖匾曰“白帝庙”。两侧是拥墙,有一种秀丽的微凹的弧度。牌楼门的颜色是土黄色的,镌刻着宝瓶与莲花一类的折枝花卉,两侧的拥墙则用大面积的紫色图饰缱绻的流云。显示了巴人的审美态度。庙内有人在吟唱刘禹锡的竹枝词 ,他曾经在这里,当时叫夔州 现在叫奉节做过刺史。是一位有权势的官员。不像他的前辈杜老夫子,穷愁无依。杜在这里居住了将近两年,他为什么要长时间流寓于此?原因之一是当时的官员对他多有关照,还有其他原因吗?这是一个应该研究的课题。

        到了湖北巴东县(也就是巫峡的终点),这时天色己晚。

七点,从丰都上船。长江孚泰二号,远没有描述中的好,停靠在另一个豪华游轮旁边,给人以误解。如果再有去游三峡的朋友,建议选择总统号。看了总统号网上发的照片了,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从秭归县的向家坪上岸,我们去瞻仰屈原祠。

        升船机和五级船闸,坝上最高与坝下最低处的水位落差百米之多,有人说船过大坝要翻40层的高楼。船过大坝,现在有了升船机(只限于3千吨以下船只),只需40分钟,而从五级船闸中通过则需3个半小时,五级船闸是上下双线航道,逐级落差分别是20米,这之间一级一级的通过需分别抬高或降低水位20米。从目测的距离看,从五级船闸的顶端到最下面不过几公里的距离,却耗时3个半小时,而这几公里却是世界之最,凝聚了无数人的聪明和智慧。

五点集合,去丰都。

屈原祠有很高的石阶,上面是高峻的牌楼门,六柱五间,中间辟门。柱子是土红色的,墙壁凃垩雪白的颜色。门楣上端的门储匾曰“光争日月”,再上面,天明堂竖匾曰“屈原祠”,两侧额枋之上分别镌刻“孤忠”、“流芳”。进门后又是高峣的石阶 ,大殿内站立着屈原的青铜雕像,佩剑、俯首、沉思,而面如削瓜,身材是消瘦的,神情是抑郁的。这尊雕像在未修葛洲坝之前位于旧县城附近,那时的江水没有这样高涨,江岸陡峭,要爬很长一段石阶,上岸之后又是很长一段石阶,之后是屈原祠,那时的雕像置放在大殿外面,有一座很高的基座。总之,在瞻仰的过程是一路仰视,不像今天,视线基本平视,我总觉得缺乏了些什么。

        经过了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峡大坝,体验着"轻舟己过万重山","除却巫山不是云","高峡出平湖",我第一次觉得:我渴望记录在镜头里的画面,竟不如我看到的景色壮美。虽然三峡不再有激流险滩,不再有高峡,但是那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般的地貌,那早晚的霞光,那漂浮在峡江上无穷变幻的云,那世界之最的三峡大坝,还是令人难忘。

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位于西陵峡中段,地处湖北省宜昌市三斗坪,距离长江下游葛洲坝水电站38公里。长江三峡大坝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混凝土重力坝,为世界第一大水电工程,全方位展示三峡工程文化和三峡水利文化。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 三峡大坝建成后,形成长达600公里的水库,成为世界罕见的新景观。 大坝拥有三峡展览馆、坛子岭园区、185园区、近坝园区及截流纪念园5个园区,总占地面积共15.28平方公里。

旅游区以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为依托,全方位展示工程文化和水利文化。 在坛子岭可以远眺大坝,俯瞰长江。泄洪观景区则是波澜壮阔、雷霆万钧。

不过三峡大坝是军事化管理,内部必须换乘旅游车,所以,虽然可以免费参观,但自己开车的话,没有通行证不得在坝顶通行,所以,连接坝上和坝下的观光巴士车费是省不了的,35元的车票其实包含了坝顶通行观光的费用了。

我们也不例外,都下了大巴车,购买观光巴士车票,坐他们的专车进入景区。景区内有专门的导游。

在每个景点,都有每个景点的导游。这一点即好,又不好。若记性不好的,跟丢了也是有可能的。

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听导游讲,其实看三峡大坝泄洪,是非常难遇到的一个事情。去年好象一年都没有泄洪。我想,很多人来这里都是想看三峡泄洪的壮观的,但是,来了也才知道,不过如此,只是一个宏伟的工程而已。

当地人是绝对不会来的。

但三峡人家,还是都建议去看看。

下午两点,行程结束,大巴车把我们送到9号码头,结束了两夜三天的“豪华游”。

第一次,一个人旅行,却也很快便结识了几个朋友。遇到了热情的医术精通的悬壶大夫,遇到了韩国朋友,还认识了玛丽,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却原来她妈妈只比我大三岁!在这群老年人居多的团里,让我提前感受了退休的滋味儿,让我有了不知何从的感觉。

不过实在的说,一个人也很好,自在,任性,随意。换换地方,换换脑子,换换心情,再跌入红尘里继续工作和生活。

与其走马观花地去看大家所熟知的景点,还不如找一陌生地方,过几日生活。是谓旅游与行走的区别吧。期待下次走走停停,真正去体验更不一样的人生。

船近巫山,山体的颜色开始发黑,山之名“巫”的原因就在这里。神女峰一带的崖壁异常光滑平整,仿佛用斧子劈开之后又精细打磨。翠绿的藤蔓在岩壁上交织 ,犹如一副优美的画图。那是一种什么植物?由于江水的提升,神女峯变得敛首低眉,峰顶上面的望夫石,也可以清晰辨认,不再窈窕奥秘。后来听说,当地开辟了山路,可以爬至峰顶,有一位年轻人用了四个小时爬上去,搂抱那块石头,下山后说,哪里有神女,只是一块石头只感到石头的冰凉。这就使人不解。中国文化传统讲究留白,追求幽眇而朦胧之美 ,巫山神女是一个遥远的美丽传说,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过度开发而将古老的神话破坏掉呢?

        长江2号与它擦肩而过。

之前在携程上选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选哪个方案好,看了评论有的说,线下订的比携程上还便宜。于是直接打电话联系,很方便,价格也算是适中,上了船后一对比才知道,不同渠道买的票,果然价格不一样,有的要贵上好几百。

灰色的云朵迤逦浮动,细雨沾颊,大坝宛如一座巍峨的山峦横亘在大江之上,把长江截为两节,水面的高处与水面的低处,二者相差近百米,船只穿行要通过特殊的闸门。客船走一道,货船另走一道。江流平缓,近处的山峦是浅灰色的,远山则深灰婉约与灰白的流云交集,在灰白之间,矗立着不少传输电力的铁塔,突然想到关于大坝的种种流言与传说,想到古人与今人,想到曾经的三峡与现实的三峡,往者已已,而雨雾开始浓郁,大坝变得朦胧起来,甚至看不清泄水的孔道,只感觉像是一条一条粗糙的乌黑的皱褶。那一晚住在三峡大坝工程酒店,无意间透过窗户,看到大江的晚景,山峦黛色横卧,云缕宛若乳白的帛带,把山峦装点得有些斑驳有些迷离,对岸的人家灯火玲珑,可以看到一处类似舞台的灯箱上面赫然写着“三斗坪”。三十年以前我曾经路过此处,那时大雾弥天,我们乘坐的船触到了礁石不能动弹,第二天才搭其他船离开,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住宿这里!却再也听不到浩荡的江声了。夜色微明,不时传来江轮低鸣,江水苍灰,纤细的驳船慢慢地把江面划开,在船尾处制造出凝重的涡流。一座跨江大桥灯光如链,把大江的夜色勾画出几分妖娆。

        “三峡美哎,三峡美,诗中的山来,画中的水”。诗中的山最熟悉莫过于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己过万重山。画中水,大慨就是山映在水中即成画吧。在我的印象里长江三峡是激流险滩;是一头系着船,一头勒在纤夫裸肩上的那根纠心的绳;是那首撼人心的《船工号子》。

长寿古镇的衙门

我喜欢杜诗,喜欢他沉郁顿挫的风格 ,那是诗歌中的神品 ,但在当时似乎也并没有太高评价。他离开时代过于遥远,不是时代抛弃他,而是他抛弃了时代。粉丝们崇拜的只是与其可以接触的近距离人物,相距太远超出了他们的接收能力而难以接受,这是一个无奈的传播学的规律,也是杜诗的不幸。杜甫在夔州创作了462首诗,约占他全部诗歌的三分之一,而《秋兴》八首则是他的代表作,吟哦了那里的高楼粉堞在暮色苍茫的绵延之中渐次消隐,而月光冰冷如镜,笳声悲凉浸透了密集的秋砧 ,落叶无边,鱼龙寂寞秋江冷,诗人的心绪是复杂而哀愁的,回想长安曾经的繁华与富庶,彩笔曾经干气象,五陵衣马自轻裘,那是怎样的瑰伟与神奇?

        巫峡,船行1个多小时到达了巫峡,巫峡全长46公里,从巫山县的大宁河至湖北巴东县。"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云,出现在眼前。

三峡,是世界上唯一可乘船游览的大峡谷,风景如水墨画,神游已久,终于得以成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画中的水,但也没有镜未磨的感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