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汇总评述的内容在其次支、第四支、第五支简中

统观《周礼》“六诗”说、季札之评、孔子之论、《毛诗序》之学,可以发现,《周礼》是提出问题,说明有“雅”这个概念存在;到季札则是重在从音乐角度谈对“大雅”特色的感受;到孔子方才正式开启了对“大雅”整体内容性质和整体风格特的正面归纳评述与研究;至汉儒《毛诗序》则发展到了为“大雅”正式下定义的阶段。笔者以为,这一“大雅”理论在先秦秦汉发展演变过程中,《孔子诗论》“大雅”论残简简文处于正面开启的历史关节点位置。

近代学者也多以为《颂》是宗庙祭祀之乐,其中有一部分是舞曲。

⑷秉:秉承,操持。文之德:周文王的德行。

将“大雅”论残简内容摘取出来则为:

婉风随拍

于穆清庙,肃雍显相。济济多士,秉文之德。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第二简]……《大雅》盛德也,多言□,□□□□□□□[第三简]□□□。……[第四简]……[孔子]曰:诗其犹平门■。……□[第五简]□□□□□?[曰:《大雅》]是也。

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⑴于:赞叹词,犹如今天的“啊”。穆:庄严、壮美。清庙:清静的宗庙。

[2]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

——《诗经·小雅·角弓》

根据毛诗的解释,司马迁所说的四篇“始诗”都是赞“文王之道”、颂“文王之德”的。周文王姬昌,在殷商末期为西伯,在位五十年,“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阴行善”,招贤纳士,致使吕尚、鬻熊、辛甲等贤士来归,并先后伐犬戎、密须、黎国、邘及崇侯虎,自岐下徙都于丰,作丰邑,奠定了周部族进一步壮大的雄厚的基础。他在世时,虽然没有实现灭殷立周、统一中原的宏愿,但他的“善理国政”,却使周部族向外显示了信誉和声威,为他儿子周武王姬发的伐纣兴国铺平了道路。所以,在周人心目中,他始终是一位威德普被、神圣而不可超越的开国贤君。《诗经》中很多诗篇歌颂、赞美他,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毛诗序》说:“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礼记·明堂位》:“季夏六月,以禘礼祀周公于太庙,升歌《清庙》。”《礼记·祭统》:“夫人尝禘,升歌《清庙》,……此天子之乐也。”《礼记·孔子燕居》:“大飨,……两君相见,升歌《清庙》。”《礼记·文王世子》:“天子视学,登歌《清庙》。”可见,它的意义已不只是歌颂和祭祀周文王本人了。所以孔颖达疏说:“《礼记》每云升歌《清庙》,然则祭祀宗庙之盛,歌文王之德,莫重于《清庙》,故为《周颂》之始。” 然而,这篇“颂始”,到底是叙写的什么内容,历代的《诗经》学者的看法并不是一致的。《毛诗序》说:“《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洛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也。”鲁诗更直接说是“周公咏文王之德而作《清庙》,建为颂首。”而《尚书·洛诰》则说:“禋于文王、武王。”以为是合祭周文王、周武王时用的歌舞辞,是周人“追祖文王而宗武王”的表现。可是郑玄笺提出清庙乃“祭有清明之德者之庙也”,文王只是“天德清明”的象征而已。于是也就有人认为《清庙》只是“周王祭祀宗庙祖先所唱的乐歌”,并不一定是专指文王。不过,从“四始”的特点来看,说是祭祀文王的乐歌,还是比较有道理的。至于是周公所作呢,还是周武王、周成王,甚至周昭王时所作,还是作于周成王五年或七年等等,一是史无佐证,二是诗无明言,所以也都只好存而不论了。

[4]董治安:《先秦文献与先秦文学》,济南,齐鲁书社,1994.

雨雪:下雪。雨:下,落。雱:大雪纷飞的样子。

济济一堂的众多官吏,都秉承着文王的德操;

④“後”通假为“后”,而“后”特指周文王,详尽考辨参见徐正英:《上博简孔子诗论“颂”论及其诗学史意义》,载《文艺研究》,2017(8)。

图片 1

⑶济济:众多。多士:指祭祀时承担各种职事的官吏。

孔子之后的“大雅”论主要见于汉儒《毛诗序》的意见,云:“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7](P568)对读《孔子诗论》“大雅”论残简简文不难发现,汉儒对孔子既有继承又有发展。其继承主要体现为一点,即和孔子一样主要从文本角度体认“大雅”,而不再像季札那样从音乐角度体认“大雅”,这一继承虽然可能是由于汉代《诗经》之诗乐进一步分离甚至其乐消亡所致,但也不排除汉儒读到过《孔子诗论》而受其观点影响的可能性。汉儒对孔子“大雅”论的超越也体现为一点,那就是其揭示了“大雅”的本质是“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即总结王朝的兴废原因,这一点残简虽然可能有意从歌颂与怨刺两方面归纳了“大雅”内容性质,惜并未透露出从历史兴亡高度看问题的明确信息。

婉风随拍

文王的盛德实在显赫美好,他永远不被人们忘掉!

由古圣先贤对31首“大雅”作品的如上体认可知,颂德之作占去三分之二,而在颂德之作中叙述周族各个时期发展历程或重大历史事件的有8首(《大明》《绵》《皇矣》《文王有声》《生民》《公刘》《江汉》《常武》),专颂周文王的有5首(《文王》《棫朴》《旱麓》《思齐》《灵台》),泛颂周王的有3首(《假乐》《泂酌》《卷阿》),分颂臣下之德的有3首(《崧高》《烝民》《韩奕》),专颂武王德业的有1首(《下武》)。不难发现,在颂德诗中占比例最大的是重大题材的周族史诗,其为重点中的重点,若将8首鸿篇巨制有序排列便是一部完整的周民族发祥发展史。由此臆测,竹简残句“多言□”之“□”是否有可能是个“周”字?“多言[周]”是说“大雅”的颂德之作多写周族史。尽管“大雅”中颂文王之德的诗篇也不少,并且“史诗”篇中也有涉及颂文王德业内容者,但此处的“□”不大可能是指文王,因为“颂”论中已有了“多言(後)后”一句,其“后”便指周文王⑥,句意是说《周颂》的颂德之作多写周文王。“大雅”论不可能再重复指称。因此,最具冲击力和代表性的一批周民族“史诗”成为孔子关注的“大雅”重点当在情理之中。

喈:风疾的样子。霏:霏霏,纷飞的样子。

⑸对越:犹“对扬”,对是报答,扬是颂扬。在天:指周文王的在天之灵。

⑥此句的“后”当为先秦两汉通用的“君王”。《说文·后部》曰:“继体君也。象人之形。施令以告四方,故之。从一口。发号者,君后也”。尽管此解为后起引申义,但在先秦文献中已普遍使用。而具体到《诗》《骚》文献,则又多用来指代周文王,如《大雅·下武》“三后在天,王配于京”,《毛传》“三后,大王、王季、文王也”;《周颂·昊天有成命》“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毛传》“二后,文、武也”;《离骚》“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王逸注“后,君也。谓禹、汤、文王也”;《毛诗小序》“《关雎》,后妃之德也”“《葛覃》,后妃之本也”“《卷耳》,后妃之志也”中的“后妃”指周文王(“后”)的妃子(“妃”)太姒。所有例句指代他王虽有变化,但都包括周文王这一点却是固定的。据此,笔者以为“多言後(后)”应是说多写周文王。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

译文

由如上残简可知,除第一句“《大雅》盛德也”有实质内容外,其余原有和新补足的文字都无关紧要。该句意思是说,“大雅”的基本内容是歌颂盛大功德。另一完句“诗其犹平门”是对“颂”“大雅”“小雅”“邦风”分类形式的一句总评,不是专对“大雅”而言的。春秋吴国城门四面八门,北面的两门称为平门和齐门,当是“平门”的原始义,由平门齐门从黄怀信之解就是平齐行列,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平分“门类”之义,该句句意为《诗》就好像平分的门类。可见此句对理解“大雅”之评几无帮助。类比“《颂》平德也,多言後(后)”④“《小雅》□德也,多言难”依次论“颂”“小雅”内容性质的行文,“《大雅》盛德也”之后的“多言□”一句也当是论“大雅”内容性质,是说在“大雅”歌颂盛大功德的内容中重点书写了某项内容。类比“与贱民而怨之,其用心也将何如?曰:《邦风》是也”“民之有戚患也,上下之不和者,其用心也将何如?[曰:《小雅》是也]”“有成功者何如?曰:《颂》是也”依次归纳“邦风”“小雅”“颂”内容性质的行文,其“[曰:《大雅》]是也”之前的“□□□□□□”6字也当是归纳“大雅”内容性质,大意是:有书写某项内容的诗歌如何归类?说:归到《大雅》中去。类比“其乐安而迟,其歌绅而逖,其思深而远”评“颂”整体风格特征的行文,“大雅”论“多言□”之后的“□□□□□□□□□□”10字亦当是评“大雅”的整体风格特征。如上“大雅”论残简阙文的具体文字会是什么呢?笔者不揣固陋,拟作些“妄加臆补”。

文章摘自“百度百科”

为颂扬文王的在天之灵,敏捷地在庙中奔跑操劳。

二、“大雅”论残简阙文“臆补”

摄影:婉风

鉴赏 “诗”有“四始”,是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具体提出来的。他说:“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故曰:‘《关雎》之乱,以为《风》始,《鹿鸣》为《小雅》始,《文王》为《大雅》始,《清庙》为《颂》始。’”他的话不一定可靠,而“四始”云云,据说又是来自鲁诗之说。而作为毛诗学说思想体系的《毛诗序》,却又仅仅把风、小雅、大雅和颂四种诗类作为“四始”。其实,自古以来虽然都讲“四始”,而他们的说法又是众说纷纭、让人莫衷一是的。他们重视“四始”,实际代表了他们对整部《诗经》编辑思想体系的根本看法。按照毛诗的观点,整部《诗经》,都是反映和表现王道教化的,所以郑玄笺说:“‘始’者,王道兴衰之所由。”因此,每类诗的第一篇,当然就具有特殊的意义了。

[1]马承源:《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小雅》共有74篇,创作于西周初年至末年,以西周末年厉、宣、幽王时期为多。《小雅》中一部分诗歌与《国风》类似,其中最突出的,是关于战争和劳役的作品。[9]

⑺不:借为“烝”,美盛。

首先,“《大雅》盛德也”之评是对周诗和周族精神本质的恰当揭示。该句,整理者与众多后释者多失解,可能认为无须解释,其字面确实无须解释,是说“大雅”的基本内容是歌颂盛大美德;若“德”字单义复指“功业”和“美德”,则句意为“大雅”的基本内容是歌颂盛大功德。问题在于,什么是盛大美德或盛大功德?其实,孔子此处的归纳评述既非指超凡的品德修养,也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治国平天下之功,歌颂治国平天下的德业是简文对《周颂》主体内容的归纳评述,所谓“《颂》平德也”(平定天下之德)即是。依笔者理解,孔子的“盛德”之论,用的是原意。《周易·系辞上》云:“日新之为盛德。”孔颖达正义云:“圣人以能变通体化,合变其德,日日增新,是德之盛极,故谓之盛德也。”[3](P162)由此可见,“《颂》平德也”之论,说明孔子认识到《周颂》歌功颂德之作主要局限在对周文王周武王平定天下历史时段的歌颂,而“《大雅》盛德也”之评,则说明孔子同时认识到“大雅”的歌功颂德之作是着眼于对整个周民族发展历史的歌颂,这一归纳评述不仅准确地揭示出了“大雅”内容的本质特征,更是深刻地揭示出了周民族的精神特质——革新精神。周朝在各个方面的开拓创新及巨大历史意义在王国维的经典之作《殷周制度论》中早有精辟分析,无须赘言。深度体悟“大雅”诗歌文本,确实不难发现,在一篇篇朴实无华的历史故事和历史人物叙述中多首作品的价值指向都汇聚一处,那就是对周民族生生不息、开拓进取、兴利除弊、革故鼎新精神的充分展现与热切讴歌。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王国克生,维周之桢”“宜鉴于殷”“宣昭义问”(《文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大明》)、“百堵皆兴,鼛鼓弗胜”(《緜》)、“勉勉我王,纲纪四方”(《棫朴》)、“古之人无斁,誉髦斯士”(《思齐》)、“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皇矣》)、“下武维周,世有哲王”(《下武》)、“四方攸同,王后维翰”(《文王有声》)、“笃公刘,匪居匪康”“干戈戚扬,爰方启行”(《公刘》)、“式辟四方,彻我疆土”(《江汉》)等,仅从字面看便透出了丰富的“维新”信息,更不要说各篇作品的核心内蕴了。由此可见,孔子的“盛德说”不仅是最早对“大雅”内容实质做出深层发掘的言论,也是较早透过作品之评对周朝体制特质和民族精神有所揭示的言论,同时也是丰富了先秦诗学思想内涵的一项认知理论。

最早的记录为西周初年,最迟产生的作品为春秋时期,上下跨度约五六百年。产生地域以黄河流域为中心,南到长江北岸,分布在陕西、甘肃、山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湖北等地。

啊庄严而清静的宗庙,助祭的公卿多么庄重显耀!

①确认《孔子诗论》内容为孔子言论的理由有二:一是文中的“”隶定为“孔子”无疑,二是这个“”的言论贯穿全篇。参见徐正英:《上博简诗论作者复议》,载《中州学刊》,2004(6);徐正英:《先唐文学与文学思想考论——以出土文献为起点》,56-74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一),119-168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图片 2

⑵肃雝:庄重而和顺的样子。显:高贵显赫。相:助祭的人,此指助祭的公卿诸侯。

依笔者理解,孔子认为,那些向祖先汇报功绩的作品属于祭祖的庙堂之作,所以应该划归到“颂”诗当中而不应该窜乱到其他门类中;而直接怨刺最高统治者周王的作品,则应该统一调整到“大雅”门类中,而不应该混杂在怨刺诸侯或各级官员的“小雅”“邦风”门类中。这一点从晚出的《毛诗序》所下定义也可得到印证,《毛诗序》认为“雅”与“风”区别的关键在于“风”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雅”是“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而在“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的“天下之事”中,“大雅”与“小雅”区分的关键则又在于“政有小大”,而反映小政内容的“小雅”自当不可能直接颂王德、述周史、怨周王。无疑,“大雅”对应的所谓“大政”就应该是简文孔子所归纳的“盛德也,多言[周]”“[有怨王者]”三项内容了。

图片 3

⑻射:借为“斁”,厌弃。斯:语气词。

最后,“大雅”论残简简文的大致诗学史定位。这一问题将“大雅”论简文与其前后的相关言论作一比较还是容易看清楚的。人们知道,最早言及《诗经》内容分类的文献是《周礼·春官·大师》,其云:“(大师)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以六德为之本,以六律为之音。”[5](P495)可见,该文献首言“雅”是《诗》的六大门类之一,同时又强调其德化功能和音乐主体地位,为后人认知“大雅”性质提供了文献基础。但是,其只是泛泛提出“风”“雅”“颂”等“六诗”的名称而已,甚至连“大雅”与“小雅”的分称都没有;同时,所言德化功能也明显是指其音乐而非文本,是将文本作为音乐的附庸看待的。其代表的是早期以乐为教阶段对《诗》的认识,对文本的体认还处于蒙混状态。

婉风随拍

注释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汇总评述的内容在其次支、第四支、第五支简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