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笔者们拍片了一本叫《漫电影》的书,小编想起

八月,我在丽江。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这里。和以前的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带了很多的人来,我们要在选里拍摄《微雪》的电影MTV。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到丽江就想做的事。不得不感谢命运,每次实现梦想,还都不算大为难我。“我们的爱,也许只是一场细微的雪,落进地面,转眼就消失不见……”去的飞礼上一遍一遍地听《微雪》的主题歌。这是继《离开》和《沙漏的爱》之后,小崔和婉婷再一次合作,为《沙漏》创作的第三首歌,很好听。相对而言,歌词也是我自己写得较为顺利的一首,远不像写《离歌》歌词的时候邢样万般纠结。是谁说,结束往往是最美丽的。只是我们都是傻,常常舍不得结束而己。丽江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邢个丽江了。站在古城吵吵闹闹的四方街,阿牛哥摇着头对我说:“没事都不来了。” 我在邢里听到一首喜欢的老歌,孟庭苇的《红雨》。是一个男歌手唱的,或许每晚都唱,很公式化的歌声,没有我想要的邢种忧伤,奇怪的是一样让我惑动。想当年,孟庭苇流行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姑娘。但邢时候的我满心满脑都是齐秦,大张旗鼓地听齐秦让我觉得自己够深沉够水准。而盂庭苇只能关起门来悄悄听,听她唱:“轻描淡写我的回忆,像是一场下过的雨……”所有曾经的单纯的美好,会遗憾地被岁月变得嘈杂。所有曾经的轰轰烈烈,终会在记忆里沉睡不起。好在像我这样的年纪,已经懂得安然接受这些。而不必像文艺女青年方悄悄一样在丽江的酒吧里一个人买醉。(注:我没有买醉。——方悄悄)《微雪》的故事很短。就是讲米砂和路理一起去了丽江,他们去相同的地方,做相同的事,但总是遇不上。我们拍得很顺利,一边拍一边连带购物和逛街。累了随便找个酒吧坐下来,喝点茶,踉老板聊会儿天。“为什么遇不上!”舒舒跪在地板上用电脑看完样片后记,“饶雪漫我想要掐死你。”这就对了。哪怕分手是必然,我也要你们痛死才善罢甘休。当然小说不是这样的,我们在小说里读不到这些,我只是让米砂安静地离开,邢个在心里一门心思汹涌着爱的女生,她必须跟莫醒醒不一样,她必须得走。在微雪之后,将分手处理得了无痕迹。我承认,我是有点狠心的。拍完后在昆明吃关机饭,坐在我对面的李北岳对我说:“雪漫姐,我怎么觉得我就是路理。他跟我太像了。但以后别给我这样的角色了,很郁闷。”他入戏太深,我何尝不是。《沙漏》写了整整一年多。莫酲醒,米砂,路理,米砾,将蓝……据说,在很多学校,差不多是人手一本。有一次康康去厦门的一所中学拍戏,有人认出他来,于是大家都拿着书叫着”米砂”的名字狂奔向她。“第一次惑觉自己像大明星,只不过我的名字叫米砂。”康康这样对我说。“我就是爱米砂。”读者微微蓝说,“我希望我就是她,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想模仿她,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子,雪漫,你不给他幸福的结局我恨你!”“我们要米砂。”“米砂,米砂,饶坏坏快写禾砂!”“沙漏3为什么不写米砂的结局?”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微雪》的最主要的原因。也算是我送给米砂和这个世界上所有像米纱一样善良美好,内心单纯得像一面蓝天的姑娘们的一份礼物。 爱时奋不顾身,走时勇敢坚强。 我的女孩们,祝你们都能像米砂姑娘一样骄傲地活者。

醒醒是暗夜的曼佗罗,丰盛而自由的绽放着。她在黑夜里追求生存的勇气,身后的影子疼痛得血流不止。除了米砂,能为他填满伤口的,是那个叫路理的男孩。尽管,我始终不明白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尽管,我始终不知道他对她的好究竟是爱情还是恩情,可是我却愿意相信,路理,可以给醒醒一个晴空。这个男孩子像是未完成的梦,英俊,优秀,儒雅,淡定。那是每个女孩年少时,都梦想过的白马王子。所以,我一点都不惊讶为什么米砂会爱上他,醒醒会爱上他。他像一抹湛蓝,柔和而宁静的划过天空,最终开满整个原野。

后记: 有光影和歌声为证,这青春已足够盛大 文/方悄悄 2009年5月20日到22日,我们拍摄了这一部《漫电影》。 20几页统筹表,加上服装表、道具表、参考图样、注意事项,订成厚厚一本小册子。 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除了用的是相机,这次拍摄的规模和繁琐程度,赶超一步小型电视剧。 漫长炎热的三天里,方悄悄的习惯性焦虑再次发作,和秦猫猫吵架,把饶雪漫气哭。每个人都在嚷嚷,摄影机到位,服装到位,道具准备,下一个场景,模特注意你们的表情! 精力和体力都支撑到极点。最后一天,我们坐在交道口的破旧胡同口,一次次拍摄康康穿着划破的红色丝袜,在“堂子街”里,歪歪斜斜、跌跌撞撞地走路。 忽然间像触电一样,伤感到要偏过头去擦眼泪。 原以为难熬的时间,过去了就变成浮光掠影。我们才刚刚在凌晨一点的摄影棚里喊了“收工”,即刻疲惫就像水葱沙子里褪去。 就像常媛嫒在黄昏的堂子街里告别的一幕,明明走得那么艰难,却固执地张开两臂,做出飞翔姿态。 最后可以证明这几天如何度过的证据,就是硬盘里40多G的照片,还有这本书。 不过,其实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书还只是美编大饼电脑上一个奇大无比的文件,每次打开都要冒着死机的危险。 PART1感激车站里尚有月台曾让我们满足到落泪 2006年的南京,我们拍出了一部失败的《左耳》,但找到了一个成功的小耳朵。这个叫康璐洁的女孩后来成为了无数读者心目中最美最坚强的米砂,《沙漏》都终结了,她一进校园还是会被喊成“米砂”,被追着签名。 而那一年留给我的记忆是: 南京持续39°C的高温。 被水泥马路烫软的凉鞋底。 一家忘记了名字的整形医院,吧啦临死前,没有吊针也没有氧气瓶。 雪漫同学崩溃地冲到片场中央用最高分贝喊:“不拍了不拍了!” 导演不动声色地说:“大家继续。” 每天去银行查拍摄经费是否到账,拿着银行卡的手微微出汗。 在大众书局的五楼,看见来应选的刘成毅,心里一定:许弋找到了。 我想很多事情都在慢慢被人忘记,就在昨天,我把当时的记账本塞进了碎纸机。 从宾馆到书店打车费17块,房费每天120块,午餐费……我们用最微不足道的金钱,完成了图书界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 每次拍片子总有人吵架,拍《小妖》的时候,舒舒在凌晨四点的宾馆房间把第五次做的场记单扔了一地。 可是,拍完的那天,我们又都睡不着觉了。 隔着宾馆厚厚的窗帘,天一点一点亮起来,我、舒舒和茉莉,我们三个人一声不响地躺在床上,想着时间像水从我们身上冲刷而过,想着将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的未知的命运。 后来,我们都哭了。 PART2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 2006年我们在南京举行了《沙漏》的海选,选出了我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书模,康康和乐乐。 如果没有乐乐和康康,《沙漏》会是什么样子呢? 反正我是没办法想象。 就像我没办法想象没有高霖琳和马思纯的《酸甜》,没有陈意涵的《离歌》。 《唱情歌》的女主角俞冉冉和乐乐一样,也是普通的南京女孩,雪漫说她长得像刘雪华,但实际上,她脸上最具杀伤力的是她的眼神,无知专注,一击致命。 一个女孩的眼神胜过千言万语。就连伟大导演伯格曼的影片《和莫尼卡在一起的夏天》,也是凭借着女演员海蕊耶?安德森对摄影机的注视,找到了它在电影史上的坐标。 也许有一天,我们也将被迫从这些女孩明亮的笑容和眼睛里,寻找对“青春文学”的唯一准确定义。 给我们拍了全集版《校服的裙摆》封面的蒋梦捷,正在李少红导演的红楼剧组,饰演万千人梦中的林黛玉。 每一次上网看新闻,看见不知道什么人不怀好意推测她入选是因为“潜规则”,我都会用真名冲上去跟人吵架。 我还记得小姑娘第一天到我们办公室来的样子,站在很多一起来面试的女孩子中间,穿着有点孩子气的白毛衣,微微羞怯地笑着,不说话。拍摄期间一起吃盒饭的时候,她告诉我们,她参加了“红楼梦中人”的海选。 雪漫说,你长得像陈晓旭,肯定能选上。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抿着嘴笑,粉色的双颊还有点婴儿肥,不像模特公司推荐来的很多女孩,脸会瘦得凹进去,皮肤早就失去十几岁应有的红润。 我记得村上春树的《舞舞舞》里,写到那个叫“雪”的女孩,她全部青春的美丽集于一瞬,爆发出摧枯拉朽般的美。 我们的镜头,就这样记录下这些女孩美得摧枯拉朽的瞬间。 PART3谁说我未曾爱过你,这夏天就是证据 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这是刘若英那首著名的《后来》里,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 有谁对初恋的回忆,会是一起吃过的食堂里难以下咽的烧茄子? 白衬衣、单车少年、布满爬山虎的墙壁,教学楼老旧的走廊里一次次不期而遇。 玫瑰花、风筝、怀旧的CD、篮球鞋、网球拍,不小心触碰到的手指。 颤抖的拥抱,以及在只有星光的角落里,猝不及防落到你额头上的亲吻。 这些元素在所有和青春有关的故事里一再出现,没有一个人说他们已经厌倦。 只会在和好友交换影集的时候恍然大悟,我们原来都是这么过来的。 在《唱情歌》里,我们几乎穷尽了所有青春期表达浪漫的方式,包括把不会游泳的男女主角扔进游泳池。 我们借助繁复的道具,借助妙到毫厘的光线,借助造型师的梳子,借助晕染的裙摆,试图打造一个关于初恋的坚守寓言。 可能很多事情,只有在翻阅影集的时候才能发现:原来,令我们坚持的不是那个人,而是自己当时义无反顾的姿势。 也许到最后,甚至连这些照片也不是我们想要记取的,我们本想捕捉的,是快门摁下的一瞬间,从我们的指尖通过的一缕风。 那么轻盈,像初恋一样美。 END那一天,我们都健康年轻 据说高科技将在不远的将来规范人们回忆往事的方式,格式化程序能令一切归零。 据说爱情是可以分解组合的蛋白酶,2012年,只打一针就可以消化所有关于失恋的难堪记忆。 所幸2009年夏天,我们拍摄了一本叫《漫电影》的书,一个叫做《唱情歌》的故事。 文字和图片借助古老的纸质,唤醒你心中无法干净擦除的音轨,终究合成一场铺天盖地的青春交响乐。 它能向我们证明:我们确实曾经年轻,并且,深深相爱。

图片 1

如果一开始的青春是勇敢的,那么后来的的青春就是无畏的。

自私的说,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人是米砂。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

图片 2

于是我们又陷入这样的梦境中。我们站在华丽的舞台后面,掀开还未开张的戏剧的帷幕,调皮而又虔诚的窥探人生的悲喜。

我记得这样的他们,记得这样一群美好静默的孩子。

图片 3

即使生活是幸福的,依然可以在文字里排解阴郁。尽管那样苍老的快一些,但是美丽而无悔。

预祝电影成功!

读沙漏一的时候是三月,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如同那个美好的季节,雪漫的文字悠扬缠绵,让我在一片静谧里享受这样的时光。

这篇文章写于2007年,最初是给编辑悄悄姐征集的沙漏别册中的书评,当时第三本还没有出,所以文中未曾涉及到后来的内容。比起左耳,沙漏给我的回忆似乎更多。从最早的雏形,一本一本的追下来。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好像陪着我们一起长大。同龄的乐乐和康康,至今都还会一如朋友般在微博嘘寒问暖。你看,时光没有老去,只是把我们带去了更好的地方。

也许雪漫的《沙漏》终究还是疼痛的,即使这疼痛里饱含着温暖的爱。可是这样的青春,仍然会让人觉得心疼。

我相信,许多年以后,依然会有人记起《沙漏》。记起这个美丽的故事。依然会有人记起醒醒。记起米砂。记起米砾。记起路理。记起他们明亮的青春。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曾经绚烂至极,曾经颓败无声。

无数个深夜,我捧着这样一本书静静的坐在月光下,等待对面的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来。窗台的鸾尾,在浅浅的水面中投下倒影,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残香,仿佛怀念着夏日的繁华绿荫。

那些彼此流泪的日子。那些彼此欢笑的日子。那些抱着爆米花背书的日子。那些舔着冰激凌唱歌的日子。那些在煤渣跑道上奔跑的日子。那些在唱片街庸懒徘徊的日子。

很久以后,我的脑海里总是反复浮现出这一幕:米砾低着头,温柔地对醒醒说,“蒙,小,妍,我想她。”

The sandglass remembers the time we lost.

我看到她亲切外表下那颗纯澈的童心。我看到她用尽全力缔造的青春。我看到美丽年华中无休止的爱与感动。

这次的雪漫是可爱的。

我想说,我很喜欢蒙小妍。

仿佛一场瑰丽的梦。我与你们,就此相逢。

尽管,她没有米砂美丽,没有醒醒动人,尽管她很平凡,可是却足够温暖。我喜欢她的善良,喜欢她的勇敢。我喜欢她奋不顾身的在人前救出狼狈的米砾,我喜欢她会记得别人的一点点好,然后拼进力气去偿还,我喜欢她捧着爱心沙拉温柔的问米砾好不好吃,我甚至喜欢她盯着路理时露出花痴的微笑。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笔者们拍片了一本叫《漫电影》的书,小编想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