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珪大尺二寸谓之玠,其钓维何

木豆谓之豆,竹豆谓之笾,瓦豆谓之登。盎谓之缶,瓯瓿谓之瓵,康瓠谓之甈。斪属谓之定,斫谓之□,<庣斗>谓之?。□罟谓之九罭,九罭,鱼网也。嫠妇之笱谓之罶。罺谓之汕。篧谓之罩,槮谓之涔。鸟罟谓之罗,兔罟谓之罝,麋罟谓之罞,彘罟谓之{□□},鱼罟谓之罛。繴谓之罿,罿,罬也。罬谓之罦,罦,覆车也。絇谓之救。律谓之分。大版谓之业。绳之谓之缩之。彝、卣、罍,器也。小罍谓之坎。衣?谓之衣儿,黼领谓之襮,缘谓之纯,袕谓之?。衣{此目}谓之襟,衱谓之裾,衿谓之袸。佩衿谓之褑。执衽谓之袺,扱衽谓之襭,衣蔽前谓之襜。妇人之禕谓之缡。缡,緌也。裳削幅谓之?。舆革,前谓之鞎,后谓之笰;竹,前谓之御,后谓之蔽。环谓之捐,镳谓之钀,载辔谓之轙,辔首谓之革。餀谓之食彖,食噎谓之餲。抟者谓之□兰,米者谓之糪,肉谓之败,鱼谓之馁。肉曰脱之,鱼曰斫之。冰,脂也。肉谓之羹,鱼谓之鮨,肉谓之醢,有骨者谓之臡。康谓之蛊,淀谓之垽。鼎绝大谓之鼐,圆圜上谓之鼒,附耳外谓之釴,款足者谓之鬲,<鬲曾>谓之[1234],[1234],鉹也。璲,瑞也。玉十谓之区。羽本谓之翮,一羽谓之箴,十羽谓之縳,百羽谓之緷。木谓之虡。旄谓之{艸罢}。菜谓之簌。白盖谓之苫。黄金谓之璗,其美者谓之鏐。白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鉼金谓之钣,锡谓之鈏。象谓之鹄,角谓之{□角},犀谓之剒,木谓之剫,玉谓之雕,金谓之镂,木谓之刻,骨谓之切,像谓之磋,玉谓之琢,石谓之磨。璆、琳,玉也。简谓之毕,不律谓之笔,灭谓之点。绝泽谓之铣。金镞剪羽谓之鍭,骨镞不剪羽谓之志。弓有缘者谓之弓,无缘者谓之弭。以金者谓之铣,以蜃者谓之珧,以玉者谓之珪。珪大尺二寸谓之玠,璋大八寸谓之琡,璧大六寸谓之宣。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繸,绶也。一染谓之縓,再染谓之赬,三染谓之纁。青谓之葱,黑谓之黝。斧谓之黼,邸谓之柢,雕谓之琢,蓐谓之兹,竿谓之箷。箦谓之笫。革中绝谓之辨,革中辨谓之?。镂,锼也。卣,中尊也。

○钓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木豆谓之豆,竹豆谓之笾,瓦豆谓之登。

《毛诗·何彼秾矣》曰:其钓维何?维丝伊缗。(伊,维。缗,纶也。《笺》云:钓者以此有求於何,彼以为之乎?以丝为之纶,则是善钓也。)

  盎谓之缶,瓯瓿谓之瓵,康瓠谓之甈。

又《国风·竹竿》曰:籊々竹竿,以钓于淇。

   斪劚谓之定,斫谓之墸<庣斗>谓之[1234]。

又《小雅·采绿》曰:之子于钓,言纶之绳。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緵罟谓之九罭,九罭,鱼网也。

《论语·述而》曰:子钓而不纲。(钢,谓为大索横流属钓。)

  嫠妇之笱谓之罶。

《尚书大传》曰:周文王至磻溪,见吕望钓。文王拜之,尚父云:"望钓得玉璜,刻曰:'周受命,吕佐检,德合于今,昌来提。'"

  罺谓之汕。

《战国策》曰: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龙阳君得十馀鱼而涕下,王曰:"何谓也?"对曰:"臣之始得鱼也,臣甚喜。后得益大,今欲弃臣前之所得矣。今臣与王拂枕席,爵至人君,走人於庭,避人於涂。四海之内,其美人多矣!闻臣之得幸王也,必裂裳而趋王,臣亦犹曩之所得鱼也,亦将弃矣。臣安能无涕乎!"魏王曰:"有是心也,何不相告?"於是布令於四境之内,曰:"有敢言美人者,族!"

  篧谓之罩,椮谓之涔。

谢承《后汉书》曰:郑敬隐於蚁陂,钓鱼大泽,折芰为坐,以荷荐肉,瓠瓢盈酒,琴书自娱。

  鸟罟谓之罗,兔罟谓之罝,麋罟谓之罞,彘罟谓之{罒粆,鱼罟谓之罛。

《后汉书》曰:郭玉者,广汉人。初,有老父,不知何所出,常渔钓於涪水,自号涪翁。乞养民间,见有病者,时下针石,有效。玉从受术焉。

  繴谓之罿,罿,罬也。罬谓之罦,罦,覆车也。

又曰:严光,字子陵,会稽余姚人。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及光武即位,乃变姓名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也,备安车玄纁聘之。三反而后至,拜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於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

  絇谓之救。

《晋书》曰:翟庄,汤之子也。少以弋钓为事,及长,不复猎。或问:"鱼猎同是害生之事,而先生止去其一,何哉?"庄曰:"猎自我,钓自物,未能顿去,故先节其甚者。夫贪饵吞钩,岂我哉?"时人以为知言。

  律谓之分。

《宋书》曰:王弘之性好钓。上虞江有一处名石头,弘之常垂纶於此。经过者不识之,或问:"渔师得鱼卖不?"弘之曰:"亦不得,得亦不卖。"日夕,载鱼入上虞郭,经亲故门,各以一两头置门内而去。

  大版谓之业。

又曰:文帝尝与群臣临天泉池,帝垂纶,良久不获。王景文越席曰:"臣以为垂纶者清,故不获贪饵。"众皆称善。

  绳之谓之缩之。

又曰:渔父者,不知姓名,亦不知何许人也。太康孙缅为寻阳太守,落日,逍遥渚际,见一轻舟,凌波隐显。俄而渔父至,神韵萧洒,垂纶长啸。缅甚异之,乃问:"有鱼卖乎?"渔父笑而答曰:"其钓非钓,宁卖鱼者耶?"缅益怪焉,遂褰裳涉水,谓曰:"窃观先生有道者也,终朝鼓枻,良足劳止。吾闻:黄金白璧,重利也;驷马高盖,荣势也。方今王道文明,守在海外,隐沦之士,靡然向风。子胡不赞缉熙之美,何晦用其若是也?"渔父曰:"仆,山海狂人,不达世务,未辩贱贫,无论荣贵!"乃歌曰:"竹竿籊々,河水悠悠。相忘为乐,贪饵吞钩。非夷非惠,聊以忘忧!"於是悠然鼓棹而去。

  彝、卣、罍,器也。

《孔丛子》曰:子思居卫,卫人钓於河,得〈鱼睘〉鱼焉,其大盈车。子思问之曰:"〈鱼睘〉鱼,鱼之难得者也。子如何得之?"对曰:"吾下钓,垂一鲂之饵,〈鱼睘〉过而弗视也;更以豚之半体,则吞之。"子思喟然曰:"〈鱼睘〉虽难得,贪以死饵;士虽怀道,贪以死禄。"

  小罍谓之坎。

《文子》曰:鱼不可以无饵钓,兽不可以空器召。

   衣[1234]谓之衤兒,黼领谓之襮,缘谓之纯,袕谓之[1234]。

《列子》曰:詹何以独茧丝为纶,芒针为钩,荆条为竿,剖粒为饵,引盈车之鱼於百仞之川洎流之中,纶不绝,钩不申,竿不挠,因水势而施舍也。

  衣{此目}谓之襟,衱谓之裾,衿谓之袸。

又曰:渤海之东,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中有五山,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使巨鳌十五举首而载之,五山始峙而不动。而龙伯国有大民,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趋,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佩衿谓之褑。

《荀乡子》曰:自上莅下,犹夫钓者焉,隐於手而应於钓,则可以得鱼。

  执衽谓之袺,扱衽谓之襭,衣蔽前谓之襜。

《鬼谷子》曰:古之善摩者,如操钓而临深渊,而投之必得鱼矣。

  妇人之祎谓之缡。缡,緌也。

《阙子》曰:鲁人有好钓者,以桂为饵,黄金之钩,错以银碧,垂翡翠之纶,其持竿处位即是,然其得鱼不几矣。故曰:"钓之务,不在芳饰;事之急,不在辩言。"

   裳削幅谓之[1234]。

《庄子》曰:庄子钓於濮水之上,楚王使大夫二人往见焉,曰:"愿以境内累夫子,"庄子持竿不顾。

  舆革,前谓之鞎,后谓之笰;竹,前谓之御,后谓之蔽。

又曰:任公子好钓巨鱼,为大纶巨钩,以犗牛为饵,蹲会稽,投东海,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惊扬波而奋鬐,白波若山,海水振荡。任公子得若鱼,离而腊之。浙河以东,苍梧以北,莫不厌若鱼者。

  环谓之捐,镳谓之钀,载辔谓之轙,辔首谓之革。

《淮南子》曰:詹公之钓,千岁之鲤不能避。

  餀谓之饣彖,食噎谓之餲。

又曰:圣人以道德为竿纶,以仁义为钩饵,投之天地间,万物孰非其有哉?

  抟者谓之鹄迹米者谓之糪,肉谓之败,鱼谓之馁。

又曰:无饵之钓,不可以得鱼;遇士无礼,不可以得贤。

  肉曰脱之,鱼曰斫之。

又曰:钓者静之,罛者舟之,罩者抑之,罾者举之,为之异,得鱼一也。

  冰,脂也。

《孙绰子》曰:海人与山客辩其方物,海人曰:"横海有渔,额若华山之顶,一吸万顷之波。"山客曰:"邓林有木,围三万寻,直上千里,傍荫数国。"有人曰:"东极有大人,斩木为策,短不可支;钓鱼为鲜,不足充饥。"

  肉谓之羹,鱼谓之鮨,肉谓之醢,有骨者谓之臡。

《抱朴子》曰:金钩玉饵虽珍,而不能制九渊之沉鳞;显宠丰禄虽贵,而不能致无欲之幽人。

  康谓之蛊,淀谓之垽。

《符子·方外》曰:太公钓隐溪五十有六年矣,而未尝得一鱼。鲁连闻之,往而观其钓。太公跪石隐崖,且不饵而钓,仰咏俯吟,及暮而释竿。

  鼎绝大谓之鼐,圆圜上谓之鼒,附耳外谓之釴,款足者谓之鬲,<鬲曾>谓之[1234],[1234],鉹也。

《傅子》曰:刘晔责杨暨曰:"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后牵之,则无不得也。人主之威,岂徒大鱼而已?子诚直臣,然计不足,不可不精思也。"

  璲,瑞也。

《穆天子传》曰:天子北征,舍於珠泽,(此泽出珠,因名之云。今越携平泽出青珠。)以钓於流水。

  玉十谓之区。

又曰:辛未,天子北还,钓于渐泽,食鱼于桑野。

  羽本谓之翮,一羽谓之箴,十羽谓之縳,百羽谓之緷。

又曰:天子乃钓于河,以观姑繇之木。(姑繇,大木也。《山海经》曰:寻木长千里,生河边。谓此木之类。)

  木谓之虡。

《六韬》曰:吕尚坐茅以渔,文王劳而问焉。吕尚曰:"鱼求於饵,乃牵其缗;人食於禄,乃服於君。故以饵取鱼,鱼可杀;以禄取人,人可竭。小钓钓川,而擒其鱼;中钓钓国,而擒其万国诸侯。"

  旄谓之{艹罢}。

《吕氏春秋》曰:善钓者,出鱼乎千仞之下,饵香也。

  菜谓之簌。

又曰:太公钓於兹泉,遭纣之世,文王得之而王。文王,千乘也;纣,天子也。天子失之而千乘得之,知与不知也。

  白盖谓之苫。

又曰:若钓者,鱼有大小,饵有宜适,羽有动静。

  黄金谓之璗,其美者谓之镠。

《说苑》曰:宓子贱为单父宰,过於阳书,曰:"子亦有以送仆乎?"阳书曰:"吾少也贱,不知治民之术。有钓道二焉,请以送子。"子贱曰:"钓道奈何?"阳书曰:"夫投纶饵,迎而吸之者,阳桥也,其为鱼也,薄而不美;若存若亡,若食不食者,鲂也其为鱼也,薄而味厚。"宓子贱曰:"善。"於是未至单父,冠盖迎之者交接於道,子贱曰:"驱驱之!夫阳书之所谓阳桥者至矣。"

  白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

焦赣《易林》曰:曳纶江海,钩挂鲂鲤,王孙利得,以飨仲友。

  鉼金谓之钣,锡谓之鈏。

《列仙传》曰:吕尚,冀州人,避纣乱,钓于卞溪,三年不获鱼。比妪闻曰:"自可止矣!"公曰:"非尔所知矣。"果获大鲤,得兵钤於鱼腹中。后葬无尸,惟玉钤六荐在棺中。

  象谓之鹄,角谓之{憬莭,犀谓之剒,木谓之剫,玉谓之雕,金谓之镂,木谓之刻,骨谓之切,象谓之磋,玉谓之琢,石谓之磨。

又曰:涓子者,齐人,钓於泽,得符鲤中。

  璆、琳,玉也。

又曰:陵阳子明,铚乡人。钓施溪,得白龙子,解网拜谢放之。后数十年,得白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遂上黄山采五石脂、石肺,服之三年,白宠来迎之。

  简谓之毕,不律谓之笔,灭谓之点。

《神仙传》曰:左慈,字元放,卢江人。少有神通,尝在曹公坐,公从容曰:"今日高会,珍羞略备,所少吴松江鲈鱼耳。"元放下坐应曰:"此可得也。"因求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於盘。须臾引大鲈鱼出。公大笑,会者咸惊。

  绝泽谓之铣。

《中论》曰:独思则滞而不通,独为则困而不就。善钓不易坻而得鱼,君子不降席而追道。

  金镞剪羽谓之鍭,骨镞不剪羽谓之志。

又曰:文王遇姜公於渭滨,皤然皓首,秉竿而钓。文王得之,灼若祛云而见日,霍若开雾而观山。

  弓有缘者谓之弓,无缘者谓之弭。

桓范《世论》曰:水则有波,钓则有磨,我欲更之,无如之何。言物动而衅已彰,形行而迹已著。

  以金者谓之铣,以蜃者谓之珧,以玉者谓之珪。

又曰:钓巨鱼不使婴儿轻预,非不亲,力不堪也。

  珪大尺二寸谓之玠,璋大八寸谓之琡,璧大六寸谓之宣。

《王子年拾遗记》曰:汉帝元凤中,季秋之月,泛冲澜灵鹢之舟,穷晷继夜,钓于台下。以香金为钩,霜丝为纶,丹鲤为饵。得白蛟,长三丈,大若蛇,无鳞甲。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珪大尺二寸谓之玠,其钓维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