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故秋分是天人会月之日也,见君而叹曰

◎清灵真人裴君传 ──弟子邓云子撰

◎总叙日月

◎释《三十九章经》

清灵真人裴君,字玄仁,右扶风夏阳人也,以汉孝文帝二年,君始生焉。为人清明,颜仪整素,善于言笑,目有精光,垂臂下膝,声气高彻,呼如钟鸣。家奉佛道,年十余岁,昼夜不寐,精思读经。尝于四月八日,与冯翊赵康子、上党皓季成共载诣佛图。时天阴雨,忽有贱人著故布单衣,巾黄巾,诣君车后索载,君礼而问之,不答,君下车以载之。康子、季成并大怒,呵问:何等人而上吾车乎?君乃陈谕,遂听俱载。君自徒行在后,颜无变色,寄载人自若,亦不以为惭也。将至佛图,乃曰:吾家近在此。乃下车,奄然失之。佛图中道人支子元者,亦颇知道,宿旧人传之,云已年一百七十岁。见君而叹曰:吾从少至老,见人多矣!而未尝见如子者。乃延君入曲室之中、幽静之房,大设丰馔。饮食既毕,将君更移隐处,呼之共坐,乃谓曰:吾善相人,莫如尔者。子目中珠子,正似北斗瑶光星,自背已下象如河魁。既有贵爵,又当神仙,天下志愿,子宝享焉。然津梁未启,七气未淳,不见妙事,亦无缘而成也。因以所修秘术密以告君,道人曰:此长生内术,世莫得知。吾昔游焦山,及鳖祖之阿,遇仙人蒋先生者,乃赤将子舆也,以《神诀》五首授吾。奉而行之,于今一百七年矣,气力轻壮,不觉衰老。但行之不动,多失真志,不能去世,故虽延年,不得神仙也。犹是行之多违,精思不至之罪也。今以教子,子秘而慎传之。

《黄气阳精三道顺行经》曰:日,阳之精,德之长也。纵广二千三十里。金物、水精晕于内,流光照于外。其中有城郭人民、七宝浴池;池生青黄、赤、白、莲花;人长二丈四尺,衣硃衣之服;其花同衰同盛。日行有五风,故制御日月星宿游行,皆风梵其纲。金门之上,日之通门也。金门之内,有金精冶炼之池,在西关左之分,故立春之节日,更炼魂于金门之内,耀其光于金门之外,四十五日乃止。顺行之洞阳宫,洞阳宫,日之上馆也。立夏之日,止于洞阳宫,吐金冶之精,以灌于东井之中,沐浴于晨晖,收八素之气,归广寒之宫也。月晖之围,纵广二千九百里,白银琉璃水精映其内城郭人民与日宫同有七宝浴池,八骞之林生乎内;人长一丈六尺,衣青色之衣,常以一日至十六日采白银琉璃炼于炎光之冶,故月度盈则光明。比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于骞林树下采三气之华,拂日月之光也。秋分之日,月宿东井之地,上广灵之堂,乃沐浴于东井之池,以炼日魂,明八朗之芒,受阳精日晖,吐黄气于玉池。诸天人悉采玉树之华,以拂日月之光。月以黄气灌天人之容,故秋分是天人会月之日也。

《大洞真经》云:高上虚皇道君而下三十九道君,各著经一章,故曰《三十九章经》,乃大洞之首也。

第一思存五星,以体象五灵。存之法:常于密室,以夜半后生气之时,服挹五方之气。于寝床上平坐,向月建所在,先叩齿九通,咽液三十过。毕,存想五星,使北方辰星在头上,东方岁星在左,西方太白星在右,南方荧惑星在膝中间,中央镇星在心中。久久行之,出入远行,常思不忘,无所不却,万祸所不能干也。后当奄见五老人,则是五星精神也。若见者,当问以飞仙之道。五神共扶人身形,白日升天。

《老子历藏中经》云: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张,名表,字长史;月姓文,名申,字子光。《太丹隐书》云:紫微夫人姓王,讳清娥,字愈音。云是西王母第二十四女。紫微宫在北溟外羽明野玄垄山,山在昆仑之东北。紫微说阿母言曰:欲存日月气者,当知日月景象:日圆形而方景,月方精而圆象;景藏形内,精隐象中;景赤象黄,是为日月之魂。若知其道,乃可以吐纳流霞耳。

△第一章

第二初以甲子上旬,直开除之日为始,以生气之时,夜半之后,勿以大醉大饱,身体不精,皆生疾病也。当精思远念,于是男女可行长生之道。其法要秘,非贤勿传,使男女并取生气,含养精血,此非外法,专采阴益阳也。若行之如法,则气液云行,精醴凝和,不期老少之皆返童矣。凡入靖先须忘形忘物,然后叩齿七通而咒曰:

◎三奔录

高上虚皇君曰:元气生于九天之上,名曰辟非。辟非之烟下入人之身而为明梁之气,居人五脏之中,处乎心华之下。此至气之所在,长烟之所托。能知辟非之由者,乃得领祖太无。领祖太无者,尽体虚玄之大,冠道素之标矣。益元羽童,乃人鼻之神也。众风乱玄,人鼻之气也。四清抚闲,乃鼻下口上之间也。当令鼻气恒闲。又当数加手按,读此篇,捻鼻间乃高上之正座,天岳之混气。气之来也解百结。鼻神翩翩,列坐绿室。绿室者,脣上人中之际也。以帝一上景摄烟连众,长契虚运,反华自然矣。易有者,九天之上西北之门名也。若既登易有之门,乃得升帝堂之会。然后五涂既化,森罗幽郁,音暗一云音响太和,万唱幽发。百混九回,还而顺一耳。太一隐生之宝,人之心也。乃明梁之所馆,辟非之所栖。是故七祖反生,道济帝简,高上之旨,理于此矣。读高上之洞经既毕,乃口祝曰:三蓝罗波逮台。此九天之祝言,高上之内名也。夫三蓝罗波逮台者,于地上之音曰天命长,人常宁也。易有者,于地上之音曰长台。

白元金精,五华敷生,中央黄老君,和魂摄精,皇上太精,凝液骨灵,无上太真,六气内缠,上精玄老,还神补脑,使我合会,炼胎守宝。祝毕,男子守肾,固精炼炁,从夹脊溯上泥丸,号曰还元。女子守心,养神炼火,不动,以两乳气下肾,夹脊上行,亦到泥丸,号曰化真。养之丹扃,百日通灵。若久久行之,自然成真,长生住世、不死之道也。

三奔之道,当按奔景之神经。经中节度,晓夕修行,不得传及非人。如怠慢不专,轻泄漏慢之者,身受冥责,一如经戒。

△第二章

第三用《五行紫文》,以除三尸。常用朔望之日,日中时,临目南向。临目者,当闭而不闭也。心存两目,中出青气,心中出赤气,脐中出黄气。于是三气相绕,合为一气,以贯一身。须臾,内外洞彻,如火光之状,良久,乃叩齿十四通,咽液十四过毕。此炼形之道,除尸虫之法也。久而行之,体有五香之气,目明耳聪,长生不死。

故秋分是天人会月之日也,见君而叹曰。◎奔日

上皇玉虚君曰:玄归者,于九天之音曰泥丸也。天晨、金霄,帝一雌雄之道。天晨为雌,金霄为雄。雄一之神曰晨,雌一之神曰霄。玉州黄箓者,帝之金简也。德刃者,九天之台名也。

第四名曰《阴德致神仙之道》。其文曰常以甲子日沐浴竟,甲子上旬日,当烧香于所止床之左右,久久行之,天仙玉女下降也又一法:当养白犬白鸡,犬名曰白灵,鸡名曰白精。诸八节日及行入五岳,乃登名山,诸有神仙之所在处,密放鸡犬于其间,去勿回顾。天真仙官,当与子芝英灵草矣。又一法:作素奏使长一尺二寸,丹书其文曰:“某郡县乡里某,欲得长生,登仙度世,飞行上清。真人至神,五岳群灵,三官九府,乞除罪名。”书奏毕,以青丝系金环一双,合以缠奏,再拜,北向置奏石上,因以火烧成灰,乃藏环于密石间而去,勿反顾。无环,可用条脱一双以代环,古人名为纵容珠子也。慎与多口嫉妒之人道之,非但无益,乃更致祸。如此十过,天上五帝三官九府,更相属敕除人罪过,著名生录,刊定仙籍。入山求芝草灵药,所欲皆得,山神玉女,自来营卫,狼虎百害,不敢犯近,神灵祐助,常欲使人得道,开人心意,恶鬼老魅,不敢试人。行此道易成而无患。若道士不知此术,入山必多不利,数为鬼物所试;在人间则多轗轲疾病,财物不昌,所愿不从。若能行此道,长生神仙。

日中赤气上皇真君,讳将车梁,字高骞奕。此位号尊秘,《经》虽无存修之法,而云知者不死。当宜行事之始,心存以知,不得辄呼。月法亦然。

△第三章

第五太极真人常以立春之日,日中时,会诸仙人于太极宫,刻玉简记仙名。常以其夕夜半时,正北向仰视北极,再拜顿首,陈乞己罪多少之数,求解释之意,毕,复再拜乃止。至春分之日,日中时,昆仑瑶台太素真人会诸仙官,校定真经。至立夏之日,日中时,上清五帝会诸仙人于紫微宫,见四真人,论求道者之功过。至夏至之日,日中时,天上三官会于司命河侯,校定万民罪福,增年减算。至立秋之日,日中时,五岳诸真人诣中央黄老君于黄房云庭山,会仙官于日中,定天下神图灵药。至秋分之日,日中时,上皇大帝乃登玉清灵阙太微之观,会太上三老君,北极诸真公、八海大神、五岳尊灵、仙官万万共集,议定天下万兆之罪福、学道之勤懈,一一条列,副之司命。至立冬之日,日中时,阳台真人会诸仙官玉女,定新得道始入仙录之人。至冬至之日,日中时,天真众仙诸方诸东华大宫,见东海青童君,刻定众仙籍金书内字。常以八节日夜半日中,谢七世祖父母及身中罪过,罪过自除也。久行之,神仙不死。夫秋分日者,太上神真观试万仙,自非真正者,不可轻用其日谢罪也。真人仙官以八节日日中时,共会集三日乃解,欲修道者,当先斋戒,勿失之也。又一法:每至八节日,常当行入五岳,若神仙真人所栖名山之处也,每于深僻隐岩之中,密烧香乞愿,祝曰:玄上九灵,太真高神,使某长生,所欲从心,百福如愿,寿如灵山,谨以节日,登岩请生。毕,因散香于左右,勿顾而返。常能行此,必长生神仙,所欲如心,玉女诣房,众灵卫身也。若或有栖遁冥契而不获登山者,寄心启愿,精意向真,亦与身诣名山者无异。每事决在心诚密暢,求真坚正,乃获之也。此赤将子舆五首隐诀内道要事毕矣。

◎奔月

皇上玉帝君曰:玉帝有玄上之幡,一名反华之幡。皆玉帝之旌旗,招仙之号令也。以制命九天之阶级,徵召四海五岳之神王也。九天真人呼日为“濯耀罗”。三天真人呼日为“圆光蔚”。玉清天中有树似松,名曰空青之林。得食其华者身为金光。自非妙寻云景,而金房不登;自非重诵洞章,而玉宾弗见也。若既陟其途,则可以窥森然晃朗之门,而手掇空青之华也。

君乃再拜而奉要言还归,精思行之,常处隐室,不棣名好。乃服食茯苓,饵卉醴华腴。积十一年,夜视有光,常能不息,从旦至中。年二十三,本郡所命为功曹,君不应命。寻又州辟主簿,转别驾,举秀才,诣长安拜博士高第,转尚书,选曹郎、御史中丞、散骑常侍、侍中。出为北军中候,以伐匈奴有功,封濉阳侯,后迁冀州刺史。别驾刘安之,时年四十五,初迎君为主簿,后转别驾,亦知仙道。饮食黄精,积二十余年,身轻,面有华光,数与君俱斋静室中。以正月上旬,君沐浴斋于静室,至三月,奄有仙人,乘白鹿,从玉童玉女各七人,从天中来下在庭中,他人莫之见。君拜顿首,乞请一言,仙人曰:我南岳真人赤松子也,闻子好道,故来相过,君何所修行乎?君长跪自陈所奉行凡百二十事。松子曰:勤存五灵,别当授子真道。奄然而去。君于是乃求解去官,自称笃疾,欲诣太上请命,遂弃官委家,逃游名山,寻此微妙,别驾刘安之从焉。

月中黄气上黄神母,讳曜道支,字玉荟条。其奔月斋静存思,具如日法。

△第四章

君时年四十五,帝累征召,一不应命。逼之不已,君乃北游到阳浴山,以避人间之网罗也。遂入石室北洞中,学道精思,无所不至,安之不能久处山中,时复出于人间。君于后将云子去,乃登太华山,入西洞玄石室里,积二十二年,奄见五老人皆巾来诣,君再拜顿首,乞请神诀,乃出神芝见赐。一老人巾青巾,著青衣,柱青杖,带通光阳霞之符,乃东方岁星之大神也,以青华之芝见赐,出青书一卷,是《紫微始青道经》也。又一老人巾苍巾,著苍衣,柱苍杖,带郁真箫凤之符,乃北方辰星之大神也,以苍华之芝见赐,出《苍元上箓北斗真经中命四旋经》四卷见授。又一老人巾白巾,著白衣,柱白杖,带皓灵扶希之符,乃西方太白星之大神也,以白华之芝见赐,出《太素玉箓宝玄真经》三卷见授。又一老人巾赤巾,著赤衣,柱赤杖,带四明硃碧之符,乃南方荧惑星之大神也,以丹华之芝见赐,出《龙胎太和丹经》二卷见授。又一老人巾黄巾,著黄衣,柱黄杖,带中元八维玉门之符,乃中央镇星之大神也,以黄华之芝见赐,出《四气上枢太元黄书》八卷见授。乃五星之精,天之大神也。

◎奔辰

上皇先生紫晨君曰:太冥在九天之上,谓冥气远而绝乎九玄,惟读《大洞玉经》者可以交接其间也。故谓洞景寄以神道耳。又玉清天中有绮合台,下有万津之海,其水波涌,如连岳焉。

君再拜,服此神芝,读神经。十旬之间,视见万里之外,能日步千里,能隐能彰,役使鬼神,乃游行天下。东到青丘,遇谷希子青帝君,授以青精日水饮食青芝。还到太山,遇司命君,授以《上皇金录》。乃西到流沙滨白水岸,遇太素真人,乘龙云轩,建紫晨巾,以紫羽为盖,仗七色之节,侍从神童玉女各二百许人,在白水沙洲空山之上,方游观金城,鸣玉钟,舞华幢,望在空山之上,往而不至。君乃身投长渊,浮白水,冒洪波,越沙岸,嶮巇沈溺,遂登空山,见而拜焉,顿头稽颡,乞请真诀。太素真人笑曰:危乎济哉!子今日始当得之矣。因口教《服二景飞华上奔日月之法》,又授《太上隐书》。告君曰:此足以为真矣。遂留空山上,修二景引日法,诵《隐书》。

木春王,火夏王,金秋王,水冬王,皆依历以四立日前夜半为王之始。冬七十二日至分、至日前各王十八日,分、至日之前夜夜半为王之始。有星时可出庭中,坐立适意,有五星中相见者。次当修服之时而出庭中,坐胜于立。可于庭坛向星敷席施按,烧香礼拜讫,正坐而为之。若无星之时,天阴之夕,可于寝室中存修之也。星行不必在方面,亦随所在向而修行,谓五星所在而向之,不必依星本方之面,犹如木或在西也。一夕服五星,常令週遍。随王月以王星为先。若静斋道士,亦可通于室中,存五星之真文、方面而并修之。不闲?弄术,不知星之所在。又久静长斋者,可常于室中,依五星本位之方面而存修之也。

△第五章

积十一年,太素真人曰:子道已成矣。因以景云龙舆见载,羽盖华宝之仪,诣太素宫,见上清三元君。君当尔之时,亦不知在何处也。三元君治太素宫,诸仙童玉女侍者有千余人,以黄金为屋,青玉为床。君既诣金阙,再拜稽首。三元君以玉玺金真见赐,玉女二十四人,玉童三十二人见侍。乃乘飞云中辇,复北游诣太极宫,见太极四真人。四真人见授神虎符、流金火铃。乃诣太微宫,受书为清灵真人,治青灵宫。佩三华宝衣,乘飞龙景舆,仗青旂、玉钺七色之节,游行上清九宫。

◎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

太微天帝君曰:九天真人呼风为“浮”。金房在明霞之上,九户在琼阙之内,此皆太微之所馆,天帝之玉宇也。

西玄者,葛衍山之别名。葛衍有三山相连,西为西玄,东为郁绝根山,中央名葛衍山。三山有三府,名曰三宫,西玄山为清灵宫,葛衍山为紫阳宫,郁绝根山为极真宫。三山缠固万三千里,高二千七百里,下有洞庭,潜行地中,通玄洲昆仑府也。西玄山下有洞台,方圆千里,金城九重,有玉堂兰室,东西宫殿,中有四百二十真人处焉。其树则绛碧,草则芝英,其鸟兽则麒麟凤凰。距昆仑七万里,其间有高晖山,上有洞,光如日,葛衍、西玄、郁绝根三山也。

《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为真,当存日君驾龙骖凤,乘天景云,东游希林,遂入帝门。精思乃得,要道不烦。名上清灵,列位真官。乃执《郁仪文》。《太上隐书·中篇》又曰:子欲升天,当存月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到六岭,遂入帝堂,精思乃见,上朝天皇。乃执《结璘章》。

△第六章

道人支子元受蒋先生入室精思、存五灵之神光、服气之法,常以夜半之时,静室独处,平坐向东,暝目阴咒曰:

◎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结璘奔月黄景玉章

三元紫精君曰:紫精之天,处太无之中。三元之气,在上景之衢。秀朗者,玉清天中台名。太混者,玉清天中殿馆名。羽明者,上清天人之车名也。

苍无皓灵,少阳先生,九气还肝,使我魂宁,上帝玉箓,名上太清。毕,因闭气九息,咽液九过,叩齿九通。次南向,暝目,阴咒曰:

右奔日月隐道,太上、上清、太极、九皇四真人所宝秘,玄灵元君之玉章也。自非有金简玉名及绿字东华,皆不闻见此二章之篇目矣。行之者先清斋百日,绝交人事,乃可为之也。久久行之,上奔日月,得给玉童玉女各五十人。《太上郁仪赤文》、《结璘黄章》,乃太上玉帝君之灵秘篇也。藏之于九天之房,丹瑶之台,非勤心好真,宿有飞玄天仙之骨录者,英得而见闻也。闻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称及,犯者受考三官,天地不赦。初令三百年得宣传一人,却后七百年乃复得一人。若神真宣告有宜授者,传之也。传授之法,皆师友相受,以宗玄科也。授非其人,不遵法度,为泄宣天文也。漏慢违誓,死为下鬼,乃七祖受考风刀之罪。自非同气,宁当闭口。西玄山洞台中有此二经,刻以玉简,书以金字。及王屋清虚天皆有而不备具,唯太玄宫高上台及蓬莱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文,并备具也。中宫仙人、泰清诸官并不知此书是何事也。

△第七章

赤庭绛云,上有高真,三气归心,是我丹元,太微绿字,书名神仙。毕,因闭气三息,咽液三过,叩齿三通。次西向暝目,阴咒曰:

◎峨嵋山北洞中石室户枢刻石书字

真阳元老玄一君曰:真阳者,上清之馆名。玉皇者,虚无之真人。逸宅者,真气之明堂。丹玄乃泥丸之所在也。若能七转洞经于震灵之上,三回帝尊于白气之中,则真人定录而魔王立到,则注生籍于玉阙,招五老于金台矣。太上有琼羽之门,合延为胎命之王,玄一为三气之尊,元老为上帝之宾,并扶兆身神台,刊名于福连之简也。太上金简玉札,名为福连之书。

素元洞虚,天真神庐,七气守肺,与神同居,白玉金字,九帝之书,使我飞仙,死名已除。毕,因闭气七息,咽液七过,叩齿七通。次向生年之本命处,暝目阴咒曰:

“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处上宫,位称大夫真一云帝君真”凡二十字。下仙见之,甚自不解其意义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见其篇目录者多矣。其金液九丹,盖小术也。皆不得飞行上清。欲行此道,不必贤愚,但地上无此文耳。真官玄法启誓乃传。有得而行,位为上真,乃乘八景琼轮,游行九晨,诣太素宫,见太一帝君,俱朝元晨,故秘言曰:子得《郁仪》、《结璘》,乃成上清之真。不修此道,不得见三元君。

△第八章

黄元中帝,本命之神,一气侍脾,使我得真,老君玄箓,书名神仙,长生久视,与命永存。毕,因闭气一息,咽液一过,叩齿一通。次北向暝目,阴咒曰:

◎太上郁仪日中五帝讳字服色

上元太素三元君曰:太素三元宫中,有三华之气,生于自然也。似芙蓉之晖。晨灯者,乃玉真天中明气之光,洞照于三元之台也。广灵堂者,上清之房名。兆若能存雌一于夙夜,诵洞章以万遍者,则太微小童负五图于帝侧,绛宫真人承五符于胎尊,合变于三素之气,得形于晨灯之光,则人无哭兆,终身不亡矣。

玄元北极,太上之机。五气卫肾,龟玉参差,神名玉札,年同二仪,役使六甲,以致八威。毕,因闭气五息,咽液五过,叩齿五通。尔乃存五方之气都毕,又咽液九过,北向再拜,阴咒曰:

日中青帝,讳圆常无,字昭龙轁。衣青玉锦帔,苍华飞羽裙,建翠芙蓉晨冠。

△第九章

谨白太上太极四真君,请存五方五灵神,使某相见得语言。毕乃精思。此一法存五灵先服气阴祝之道,与出中庭存法等耳。此法乃迳要不烦,又于静思易也。裴君后重更授传如此。于静室祝时,亦先存五灵在体中使备,然后服气尔。庭中之法,所修烦多难行,又于致神之验不胜于静室之速也。后出要言秘之勿传,庭中之法,以劝于始学,使不懈怠尔。笃而言之,室中为要法。

日中赤帝,讳丹虚峙,字绿虹映。衣绛玉锦帔,丹华飞羽裙,建丹符灵明冠。

上清紫精三素君曰:上清紫精天中有树,其叶似竹而赤,其华似鉴而明,其子似李而无核,名曰育华之林。食其叶而辟饥,食其华以不死,食其实即飞仙。所谓绛树丹实,色照五脏者也。自非长冥眇思,栖神太无,而育华之实不可得而食也。上清玉房生七宝之云,云色七重,其气九扇,以童子辟非、童女宣弥得乘此宝云,上入玉清之天也。而辟非者,太微之内神;宣弥者,玉清之神女。若兆能离合百神,间关帝一,变化九魂,混暢五七者,则辟非可赖,宣弥可致。七度死厄,三光所利。五老延日以曲照,太上三便以相入矣。三便者,太上金房之名也。

支子元受蒋先生第五首之诀,以八节之日,存思陈己立身已来罪过多少之数,输诚自状已上,希天皇诸真开写之祐,剋身归善,以求长生神仙者也。盖秋分之节者,气处清灵太和之正日也。众真诸仙,是其日皆听讼焉。又地上刺奸吏部境域诸仙官,并纠奏所在道士之功过,及万民有罪应死生者也。《仙忌真记》曰:子欲升天慎秋分,罪无大小皆上闻。以罪求仙仙甚难,是故学道为心寒。此是硃火丹陵仲阳先生之要言矣。

日中白帝,讳浩郁将,字回金霞。衣素玉锦帔,白羽飞华裙,建浩灵芙华冠。

△第十章

秋分气调日和,中顺天地者也。夫火炎之气,摧于凋落之势;玄水包津,胎于金生之府。乃太阳光转少阳,藏养天地,于是所以定刚柔之际,合二象之序,焕成流明,乃别阴阳三元,实八节之标日,求道之要梯矣。每至其日日中之时,上皇太帝君玉尊陛下,乃登广寒上清灵宅、太空之阙、丹城紫台、长锦玉楼,群真集于太微之观,上关九天之真皇,中要太上三老君、北极诸真及八海大神,下命五岳名山诸得道者,尊灵万万,并会于阳寥之殿,共集议定天下万民之罪福,记学道求仙者之勤疏,议犯过日月修行善恶刑罚之科、生死之状。各随其所属部境,根源条例,副之司命,书之皇录。罪福纤芥,刻于丹城之籍,伏匿之犯恶、阴德之细切者,无不一二缕而知之者也。

日中黑帝,讳澄增停,字玄绿炎。衣玄玉锦帔,黑羽飞华裙,建玄山芙蓉冠。

青灵阳安元君曰:青灵者,真人之位号。八气者,云色之相沓。元君者,虚皇之司命。三华者,玉清之房名,乃阳安元君之所处也。

其夕夜半,当出中庭,北向脱巾,再拜长跪,上启太上北极天帝太帝君,因密自陈己立身已来犯罪多少之状,乞得赦贳、从今自后改往修来之言,言之必使信,誓于丹心,盟于天地,不敢复犯恶之行也。其中言在意陈之也。毕云愿太上皇帝削其罪名,移书三官,使神仙之录某厕玉札,长生久视,通真达灵。毕,又叩齿四下,再拜而还静室,深自刻责,并存念三元中神,令上启太上。如此者三,名上仙籍,罪咎除灭也。三元、泥丸、绛宫、丹田三神也。存令三元三神,上启天尊,求恩赦助。已自陈令,必上闻也。三启秋分,生籍乃定,死名乃除。此一法出《经命青图》,是长生秘法矣。俗人虽存道,未离人间,甚多罪咎,犯之者非一,恐未便可施用秋分首过之法也。入山林中,远去人事,萧然独处,不犯万物者,乃可为之。既有反善之词,誓有改行之言,言已闻于高上之听,慎不可复使犯恶远生之事也。重犯罪十过,天地弗救,身死为验,非可复改补者矣。以此求道,无所复索也。养生者有如水火之交尔,得其益则白日升天,犯戒律则身没三泉也。

日中黄帝,讳寿逸阜,字飚晖像。衣黄玉锦帔,黄羽飞华裙,建芙灵紫冠。

△第十一章

又此日独重于七节,赵伯玄所谓生死门户者也。《三九素语》曰:秋判之日,尊卑尽会,生死之日也。古人以秋分之日为秋判之日也。所以尔者,秋分之日,乃会九天八地众真人神、上皇至尊,三日三夕,共定万民之命,所聚议者咸多,而神尊并集故也。诸八节日,会天地诸真官,先后及节,凡三日三夕,而各还所司。此是支公之口诀,又别此一事,不离七节之条例也。《候夜神童金根经》曰:八节之日,求仙极会,天命众真,皆当集对。未节一日,万灵诣阙,节日日中,尊毕入谒。节后一日,罪福分别,三日三夕,天事乃毕。子其慎罪,务为功德,名可上真,列编太极。吾不试言,知者深密,急宜谢过,秘而慎泄。此亦支公所告,出以传示裴君。

右日中五帝君讳字、服色。欲行奔日之道,当祝识名、字,存五帝服色在我之左右前后。

皇清洞真道君曰:皇清,乃上清三仙皇之真人也。洞真,乃上清元老之君也。皆俱合生于太无之外,俱合死于广汉之上。能生能死,是以皇清、洞真三帝合生,理出于此矣。日母者,玉清之老母,主胞胎于尊神也,名曰“正荟条”。兆能知日母之名,则胞结自解,七祖罪消。

太素真人教裴君二事。为真人之法,曰:旦视日初出之时,临目闭气十息,因又咽日光十过,当存令日光霞,使入口中,即而吞之。毕仍存青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左;次存赤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右;次存白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背;次存黑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左手上;次存黄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右手上。五帝都来,乃又存阳燧绛云之车,驾九龙,从日光中来,到我之前,仍与五君共载而奔日也。

月中夫人魂精内神名暧萧台摽。

△第十二章

裴君止于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仿佛形象。二年之中,五帝俱乘日形见在左右。三年之中,终日而言语笑乐。五年之中,五帝日君遂与裴君骖乘飞龙之车,东到日窟之天、东蒙长丘、大桑之宫、八极之城,登明真之台,坐希琳之殿。授裴君以《挥神》之章,《九有》之符。食青精日?台,饮云碧玄腴。于是与五帝日君日日而游,此所谓奔日之道也。日中亦有五帝,一曰日君。《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为真,当存日君,驾龙骖凤,乘天景云,东游希琳,遂入帝门。精思仍得,要道不烦,名上清灵,列位真官,乃执《郁仪文》。

右月魂配五帝,次又存祝之。能知月魂名,终身无灾,万害不伤。太上藏日、月帝君、夫人讳字于太素宫。有知之者神仙。

高上太素君曰:高上皇人常宴紫霄之上。玉根者,玉清天中山名也,乃五老上真之所治。太素真人拂日月之光于帝一之前,太素天中呼日为“眇景”也。玉门、兰室,并是上清宫中门户名也。月中树名骞树,一名药王。凡有八树在月中也。得食其叶者为玉仙。玉仙之身,洞彻如水精琉璃焉。

第二事为真人之法:日夕视月,临目闭气九息,因又咽月光九过。当存月光,使入口中,即而吞之。毕仍存青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左;次又存赤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右;次又存白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背,次又存黑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左手上;次又存黄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右手上。五帝夫人都来,乃又存流铃飞云之车,驾十龙,从月光中来,到我之前,仍存五夫人共载而奔月也。

◎太上结璘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

△第十三章

裴君止于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仿佛姿容。二年之中,五夫人遂俱乘月形见在君左右。三年之中,并共笑乐言语。五年之中,五帝月夫人遂与君共乘飞龙之车,西到六岭之门、八络之丘、协晨之宫、八景之城,登七灵之台,坐太和之殿。授裴君《流星夜光》之章、《十明》之符。食黄琬紫津之禋,饮月华云膏。于是与五夫人夕夕共游,此所谓奔月之道矣。月中亦有五帝夫人,《外经》云:日君月夫人者,是少有仿佛也。《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升天,当存月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到六岭,遂入帝堂,精思乃见,上朝天皇,乃执《结璘章》。

月中青帝夫人,讳隐娥珠,字芬艳婴。衣青华琼锦帔,翠龙凤文飞羽裙。

皇上四老道中君曰:皇上四老真人,在日中无影。呼日名为“九曜”。生常乘明玉之轮,转宴于日中也。广霞者,玉清天中山名,乃九日之所出矣,日帝之所司也。

裴君白日精思对日,存日中五帝君;夜则精思对月,存月中五夫人。五年之中,日月精神并到,共乘飞龙,上游太玄。始学则五灵形见,授书赐芝。终成则日月五帝君五夫人,骖辔清虚,乘云太丹,朝谒三元,稽首金阙,乃获玉玺金真,威制群神,役使玉女玉童。北朝四真人,受书为真。佩神虎之符,以制严六天,授流金之铃,以命召众精;仗青旄之节,以週流九宫。皆由精思微妙,幽感天心,是以灵降扶身,上升帝庭尔。道士行之者则是耳,不必以已仙人也。若处密室,及日月不见时,但心中存而思之可也,不待见日月。要见视之为至佳。惟精思心尽,无所不通,此言要也。

月中赤帝夫人,讳逸寥无,字婉筵灵。衣丹蕊玉锦帔,硃华凤落飞羽裙。

△第十四章

临目者,令目当闭而不闭之间也,少令得见日月之光景。密而行之,勿令人知。虽杂人同室而止,有密其思者,比肩仍自不觉。每事尽当尔,不但此一条而已。求生养命在于心,三丹田三寸之间耳。是以龙变蝉蜕,皆以一致而成也。《八素经》曰:仙者心学,心诚则成仙;道者内求,内密则道来;荣者外求,口发则贵至;财者动心,心寂则富集。诸寂动异用,而所攻者一,守之在役用之机也。

月中白帝夫人,讳灵素兰,字郁连华。衣白珠四出龙,锦帔素羽鸾章飞华裙。

玉晨太上大道君曰:道君保形景于法化之内,回眄镜于上清之上,解襟带于玉映之室,乘八素入于四明之门,反日中之神王,并月中之高灵矣。玉映者,玉晨之宫名。四明者,上清玉帝之南门也。

太素真人曰:为真不知道者,亦复多耳。要于乘光扬景,腾云升虚,并日月之精,游九天之表,餐霞饮玄,呼吸太和,乃不可不为此奇道,此道亦易成而速得也。众真有不知此道者,见吾乘云而携日月五帝五夫人,莫不敬亲而求请问之也,吾亦复未示之也。《内视中方》曰:子欲步空常,当存日月;子欲登清泠,当存五星。密室密行,不出宇庭,此之谓也。

月中黑帝夫人,讳结连翘,字淳厉金。衣玄琅九道云,锦帔黑羽龙文飞华裙。

△第十五章

夫守道者,及学道求仙者,修行至精,皆可为之。为之既得,便成升天仙人也。此道不必真人,而当独行之也。子有真骨真性而密行之,必能舍章守慎,不妄传泄,故以相教耳。《黄老秘言》曰:子得《郁仪》《结璘》,乃成上清之真。子得《大洞真经》,乃能飞行上清。无此三文,不得见三元君,要道尽此,仙子加勤。中仙都无知此道者,此道相传惟口诀耳。能知此道,不问贤愚,皆乘云升天,役使鬼神。群仙立盟为约,不得妄宣,泄则灭门。口诀者,《黄老秘言》是也。

月中黄帝夫人,讳清营襟,字炅定容。衣黄云山文锦,帔绿羽凤华绣裙。

太清大道君曰:太清天中有山名浮绝,三天神王之所治也。彼天人呼日为“太明”。又有金华楼,诸受真仙玉录者,皆在此楼之中。

裴君受命,留在空山之上,精思存修二事。五年之中,得见日月之精五帝夫人。读《隐书》及《九有》、《十明》之符,积十一年,太素真人来告曰:子成真矣。因锡以龙车,给以羽盖,并日月之游精,参五帝之同乘。诣太素宫,见上清三元君,受玉玺金真,给玉女二十四人,玉童三十二人,北游诣太极宫及太微宫,位为清灵真人。

已上五夫人,头并颓云三角髻,发垂之至腰。

△第十六章

太素真人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仪文》,须此道成,乃见日中君,无此徒劳自烦冤。太素真人曰:“子存月精五帝月夫人,口含《太上结璘章》,须此道成,乃见月中夫人,无此徒劳自悼伤。右二条太素真人受太帝君诀言。《太上隐书》云:存时执之。帝君云:含之。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时含一文,执一文,并行之。

右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欲行奔月之道,当祝识名字,存夫人服色在己之左右前后。

太极大道元景君曰:太极有元景之王,司摄三天之神仙者也。太漠者,太清之外也。太极真人呼日为“圆明”。

《太上隐书》曰:欲行此道,不必愚贤,但地上无此文耳。真官玄法,启誓乃传。金丹之信,道乃备焉。青帛之盟,道乃可宣。有得而行,位为真人。乃乘步景云晏,羽旂琼轮,游行九天,上诣太极宫,谒高皇上元君。裴君乃先密受《太上郁仪文》、《太上结璘章》二书,然后斋戒,而得存日月之精尔。有仙名骨录者,乃得见此二书。见之者仙,为之者真。《郁仪》、《结璘经》及《大洞真经》,乃太极四真人之所秘,上清天皇之所珍贵也。西玄山下洞台中有此书,刻以玉简,书以金字。及王屋清虚洞中,亦见有《郁仪》《结璘》之篇目尔,而不尽备具,惟大玄宫高上台,及蓬莱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文并备具也。精心存念,昼夜为之,十一年而成尔。与修洞经者大都等尔。

日中五帝魂精内神名珠景赤童。

△第十七章

夫此二文,是《洞经》之祖宗,《素灵经》之园囿尔。凡诸下仙,莫有闻《郁仪》之篇目、《结璘》之密旨者。得其道皆速成,而无试也。又致神之验,是为迳疾,得其要道者,但速于《大洞》之秘妙尔。非有仙名者,皆不得闻此书。闻见此书,而敢妄以语一人者,即灭侍真官玉女玉童各十人,自然使天火灾而失之。语二人已上,不可得以学仙也。按泄《洞经》之科条,即已有轻重之异,减损侍真,便十倍于《大洞》。地上骨录有相之道人而有此书者,皆为师主。男称监灵大夫,女称执明大夫,男称左,女称右。《素奏丹符》曰:大哉《郁仪》,妙行《结璘》,非上真不见,非上仙不闻。以致日月五精之神,乘龙步空,足蹑景云,遂与五帝,上入天门。有之闻之,慎忽妄言。去世可出,誓金乃传。要付弟子,有心之者。勿道篇目,玉童上言。泄则被考,身终不仙。玉童玉女,去而不还,书文必失,获刑三官。子其慎之,言为罪先。

右日魂、月魄、五帝、五夫人,次又存祝之。能知日魂名,终身无疾,万灾不犯。太上藏日、月魂名于紫灵玉宫。有知之者,通神使灵。

皇初紫元君曰:皇初紫元之天,常有晖晖之光,郁郁如薄霞焉。乃九日之所出,有如一日之照耳。六渊者,乃元君之宫名。寒童者,山名也。故曰登寒童之岳,会六渊之中矣。

峨嵋山北洞中石室户枢刻石书字曰:《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为上宫,位称大夫真。凡二十字,下仙读此,不解其意,仙人自有不见其篇目者,多矣。其金液九丹,盖小术也,皆不得飞行上清。《大洞真经》有泄之者,按玄中科,即减一纪,玉童玉女,各减一人。三泄之身死,不得复成仙人。太上《郁仪文》、《结璘章》有泄之者,减玉童玉女各十人,天火烧屋,书从火中失,而还上天也。再泄身刑,死不复生,学道终不成仙也。泄言妄说篇目,并受考于三官。师有当因缘去世之日,或归反阴涂,绝迹藏变之时,要当有所授,若无其人,乃自随身。受之者皆青金丹缕之<贝危>,为誓天地,不泄宣之,盟约乃得出之,师随事上闻,而有奏署日月也。不从科条,皆为妄泄。

存奔日月道者,任意所便行尔,不必尽为之也。欲得静室隐止,唯令日月之晖处也。若不绝人事,与外物相干者,不得行此道也。夜半常烧香,存五帝五夫人名字,心祝曰:

△第十八章

《大洞真经》乃中央黄老君之宝书,非至真上士有玉名之者,莫见篇章条目也,真仙亦有不闻此书者矣。初限令一百年乃得一出传,可成而不得妄说篇目。太上《郁仪》、》《结璘》文章,以致于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飞太空之道也。皆乘云车羽盖,驾命群龙,而上升皇天紫庭也。《大洞真经》以致于朝灵之道,招神成真人之法也。乘云驾龙,腾跃玄虚,衣绣羽,佩金真玉光,逍遥太霞,上升九霄矣。此二书,天帝之秘途,微妙哉!太素真人犹隐其篇目,但漫云二事者,是秘讳之甚也,况世人而令知其甲乙乎!有相遇而得之者,至诚好事,仍可为之,别有事旨,故不一二。

愿与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于是二十四年,亦白日升天。亦不必行奔存之道也。常存在我之左右,并心祝窃诵,勿令耳闻。

无英中真上老君曰:无英中真上老君处上真之宫,领五帝之籍,解兆五符于重结,化兆五神于胎骨,常游紫房明堂之内也。

裴君所受真书篇目,列之于左:

◎太素真人受太帝君日月诀法

△第十九章

《支子元神诀》五首,蒋先生所秘用,咸阳城南佛图中曲室密房受之。

太素真人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仪文》。须此道成,乃见日中君。无此徒劳自烦冤。

中央黄老君曰:中央黄老君,三元之真皇也。圆华者,黄老之宫名也。玉寿者,太微天中之山名也。皆黄老君之理所。

青帝君授《紫微始青道经》一卷。

太素真人曰:子存月精五夫人,口含《太上结璘章》。须此道成,乃见月中夫人。无此徒劳自悼伤。

△第二十章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故秋分是天人会月之日也,见君而叹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