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以涚水沤其丝,紾而抟廉

○胶

○牛上

○丝

《周礼》曰:凡相胶,欲朱色而昔。昔也者,深瑕而泽,紾而抟廉。(抟,圜也。廉,瑕严利也。)鹿胶青白,马胶赤白,牛胶火赤,鼠胶黑,鱼胶饵,犀胶黄。(皆谓者用其皮或用角也。)

《说文》曰:牡,畜父也,从牛土声。犅,特,牛父也。牝,畜母也,从牛匕声。犊,牛子也。牜市,二岁牛也。犙,三岁牛也。牭,四岁牛也。犗,騬牛也。牻,白黑杂毛牛也。牜京,牻牛也。犡,牛白脊也。牜余黄牛虎文也。荦,驳牛也。牜寽,牛白脊也。牜平,牛文驳如星也。犥,牛黄白色也。犉,黄牛黑唇也。牜隺,白牛也。牜畺,牛长脊也。牜殳,牛徐行也。犨,牛息声也。一曰牛名。牷,牛纯色也。牜,牛柔谨也。

《尚书·禹贡》曰:济、河惟兖州,厥贡漆、丝。海、岱惟青州,厥篚檿、丝。(檿,桑,丝中琴瑟弦。)

《礼》曰:脂胶丹漆,无或不良。监工日号:"无作淫巧,以荡上心。"

《广志》曰:有靡犘牛,牛出巴中,重千斤。犦牛,一曰犎牛,有赤豹,封牛。周留水牛,毛青腹大,状似猪。有牧牛,项上堆肉大如斗。似橐驼,日行三百里。犤牛,痹小,今谓之牜牛,又呼杲下牛,出广州高凉郡。犩牛,如牛而大,肉数千斤,出蜀中。夔牛,重千斤,晋时此牛出上庸郡。猎牛,旄牛也,髀膝间皆有毛。花蹄牛,高六尺,尾环绕角,有四耳,角端有肉,蹄如莲华。堂牛,色黑或黄,日南有之。潜牛,形状似水牛,一名牜冗牛。麟牛,似鹿,又似羊,肉美。牥牛,如橐驼,能行。又有犛牛,《庄子》曰:"其大若垂天之云。"

《周礼·天官下·典丝》曰:典丝,掌丝入,而辨其物,以其贾揭之。掌其藏与其出,以待兴功之时。颁丝于外内,皆以物受之。凡上之赐予,亦如之。

《史记》曰:赵奢死,蔺相如病笃。使廉颇攻秦,秦败赵军。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代廉颇。相如曰:"王以名而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父书传,不知合变也。"赵王不听,遂将之。

《易·大畜卦》曰:六四,童牛之牿,玄吉。

又《冬官·考工记》曰:〈巾荒〉氏,湅丝,以涚水沤其丝,七日,去地尺暴之。(故书"涚"作"湄"。郑司农云:湄水,温水也。玄谓:涚水,以灰所湅水也。沤,渐也。楚人曰沤,齐人曰涹。)昼暴诸日,夜宿诸井,七日七夜,是谓水湅。

《汉书》曰:晁错上书曰:"欲兵威者,始於折胶。"(秋至,胶可折弓弩,可用匈奴,可以出军。)

又《无褪翟》曰: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像曰:"行人得牛,邑人灾也。"

《礼记·月令》曰:季春之月,蚕事既登,分茧称丝。

谢承《后汉书》曰:雷义与陈重为交,乡人为之语曰:"胶漆虽坚,不如雷与陈。"

又《遁卦》曰:六二,执之用黄牛之革,莫之胜说。《像》曰:"执用黄牛,固志也。"

又《内则》曰:子能言,教男"惟"女"俞",男鞶革,女鞶丝。"(鞶,小囊也,男用韦,女用缯,有饰缘也。)

《帝王世纪》曰:昭王济汉,船人恶之,以胶船进王。中流,胶船解,王没于水。

又《离卦》曰:离,利贞。畜牝牛,吉。

又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

《中洲记》曰:凤麟州以凤喙及麟角合煎作胶,名曰集弦胶,一名连金泥胶,青色如碧玉。汉武时,西王母使献灵胶四两。帝不知其妙,以付库。帝幸上林苑射虎,而弩弦断。使从驾因取一分胶,口濡以集弦,射虎。而帝使武士对挽,终不脱,胜未集时。

又《既济》曰:九五,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

又《少义》曰:国家靡币,则君子不履丝屦。

《吕氏春秋》曰:桓公使人告鲁曰:"管夷吾,寡人之仇也,愿生得而亲加手焉!"鲁君许诺,乃使吏鞟其拳,胶其目,盛之以鸱夷。置之革车。

又《说卦》曰:坤为牛。

《左传·隐公》曰:公问於众仲,曰:"卫州吁其济乎?"对曰:"臣闻以德和民,不闻以乱。以乱,犹治丝而棼之也。(丝见棼缊,益所以乱。)

孔融《同岁论》曰:阿胶径寸,不能止黄河之浊。

《周书·王会》曰:卜卢纨牛。纨牛者,牛之大者。大夏兹白牛、数楚每牛,牛之小者也。(大夏,西北戎。数楚,北戎。兹白牛,野兽,形似白牛。)

《春秋考异邮》曰:四月,蚕饵丝。

《本草经》曰:胶,一名鹿角胶,味甘平,治伤中劳绝、腰痛、瘦,补中益气,妇人无子。

《诗·鸿雁·无羊》曰: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

《毛诗·鹊巢·羔羊》曰:羔羊之皮,素丝五紽。羔羊之革,素丝五緎。羔羊之缝,素丝五总。

曹植《乐府歌》曰:胶漆至坚,浸之则离。皎皎素丝,随染色移。君不我弃,谗人所为。

又曰:尔牛来思,其耳湿湿。

又《鹊巢·何彼秾矣》曰:其钓惟何?惟丝伊缗。

○漆

《尚书》曰:武王克纣,放牛於桃林之野。

又《邶·柏舟·绿衣》曰:绿兮丝兮,女所治兮。

《书》曰:兖州厥贡漆丝,豫州厥贡漆枲。

《左传·成七年》曰: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又《鄘·伯舟·干旄》曰: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

《诗》曰:树之榛栗,椅桐梓漆。

又《宣三年经》曰:王正月,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

又《淇澳·氓》曰: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史记》曰:豫让为智伯报赵襄子,吞炭漆身。

又《僖上》曰:齐侯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惟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

又曰:淑人君子,其带伊丝,其弁伊骐。

又曰:秦二世立,又欲漆其城。优旃曰:"善!上虽无言,固将请之,漆城,城滑荡荡,寇来不能上。欲就之,易为漆耳,难为阴室。"於是二世笑而止。

又《僖下》曰:介葛卢来朝,闻牛鸣,曰:"是生三牺,皆用之矣。其音云。"问之而信。

又《丝衣》曰:丝衣其紑,载弁俅俅。(丝衣,祭服也。俅,音求。)

《战国策》曰:三晋分智氏,赵襄子怨智伯,漆其头以为饮器。

又曰:秦师入滑,郑商人弦高将市於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於敝邑,敢犒从者。"

又曰:虽有丝麻,无弃菅蒯。

《汉书·食货志》曰:漆千大斗,亦比千乘之家。

又《宣上》曰:宋城,华玄为植,巡功。城者讴曰:"于思于思,弃甲复来。"使骖乘谓之曰:"牛则有皮,犀兕尚多,弃甲则那?"

谢承《后汉书》曰:丹阳方储为郎中。章帝使文郎居左,武郎居右。储正住中,曰:"臣文武兼备,在所施用。"上嘉其才,以繁乱丝付储,使理。储拔佩刀三断之,对曰:"反经任势,临事宜然!"

范晔《后汉书》曰:樊重欲作器,先种漆,而乡人笑之。积以岁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皆取给焉。

又《宣上》曰:楚子为陈夏氏乱故,伐陈,杀夏徵舒,因县陈。申叔时使於齐,反,复命而退。王使让之曰:"夏徵舒为不道,弑其君,寡人以诸侯讨而戮之。汝独不庆寡人,何故?"曰:"夏徵舒弑其君,其罪大矣;讨而戮之,君之义也。抑人有言曰:'牵牛以蹊人之田,而夺之牛'。牵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夺之牛,罚已重矣。诸侯之从君,讨有罪也。今县陈,贪其富也,无乃不可乎?"王曰:"善"。

袁宏《汉记》曰:《郭泰传》:童子魏照求入其房,供给洒扫。泰曰:"当精义讲书,何来相近?"照曰:"经师易获,人师难遭。欲以素丝之质,附近朱蓝。"

《庄子》曰: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人伐之;漆可用,故人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又《成公下》曰:韩厥曰:"古人有言:'杀老牛,莫之敢尸',而况君乎?二三子不能事君,焉用厥也?"

《魏略》曰:文帝欲受禅,野蚕成丝。

《韩子》曰:舜作食器,斩山木而财之,削锯循其迹,流漆墨其上。诸侯以为益侈,国之不服者十三。

又《昭十三年》曰:邾人、莒人诉于晋曰:"鲁朝夕伐我,几亡矣。我之不共,鲁故之以。"(不共晋贡,以鲁故也。)晋侯使叔向来辞曰:"寡君不得事君矣,请君无勤。"钟服惠伯对曰:"君信蛮夷之诉,以绝兄弟之国,寡君闻命矣。"叔向曰:"寡君有甲车四千乘在,虽以无道行之,必可畏也。况其率道,何敌之有?牛虽瘠,偾加於豚上,其畏不世乎?"

《晋阳秋》曰:武帝时,有司奏以青丝为牛靷,诏以青麻代之。

又曰:尧无胶漆之约,於当世而道行。

《礼记·曲礼上》曰:国君不齐牛。

《晋书》曰:吕光窃号河右,中书监张资病,光博营救疗。有外国道人罗叉,云能差资病。光喜,给赐甚重。罗休知叉诳诈,告资曰:"叉不能为益,徒烦费耳!冥运虽隐,可以事试也。"乃以五色丝作绳结之,烧为灰末投水中。灰若出水还成绳者,病不可愈。须臾,灰聚浮出复为绳。叉疗,果无效。少日资亡。

《山海经》曰:英鞮之山,其上多出漆。

又《曲礼下》曰:诸侯无故不杀牛。

《宋书》曰:诸葛阐上言:"夫岁时有利害之收,而蚕桑有经常之苦,机杼居不变之勤,而民用有奢俭之异。今南至有五丝命缕之服,仲夏北至,比肆连行,纠绳縻无用之工,玄黄侵衣章之费。饰彩虽贵,始无所入,尺绝寸分,终於捐弃,部一邑以推百城,其费博矣!谨率愚管,谓宜禁革。"

《列仙传》曰:丁次卿欲还峨眉山,语主人丁氏云:"当相为作漆。"以罂十枚盛水覆口,从次唾之。百日乃发,皆成漆也。

又《月令》曰:季春,牺赦朣犊,举书其数。(在牧而书数,秋当保内。)

《后魏书》曰:幽州刺史张亮。初,有薛琡梦亮出於山上挂丝,觉而告亮,且占之曰:"山上丝,'幽'字。君为幽州乎?"未期而受。

萧广济《孝子传》曰:申屠勋,字君游。少失父,与母居。家贫,佣力供养。作寿器,用漆五六斛,十年乃成。

又曰:季冬,命有司出土牛,以示农耕之早晚。

《管子》曰:齐桓公伐楚,济汝水,逾方城,使贡丝於周室。墨子见染丝者,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五入则为五色。故染不可不慎!非独染丝,治国亦然。"

何晏《九州论》曰:平安好枣,中山好栗,真定好梨,共汲好漆。

又《曲礼下》曰: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山川,大夫祭五祠,士祭其先。天子以牺牛,诸侯以肥牛,大夫以索牛。

《淮南子》曰:蚕饵丝则商弦绝。(商,金声。春蚕吐丝,金死,故绝也。)

《续述征记》曰:古之漆园在中牟,今犹生漆树也。梁王时,庄周为漆园吏,则斯地。

又《郊特牲》曰:郊,所以明天道也。帝牛不吉,以为稷牛。帝牛必在涤三月,稷牛惟具。所以别事天神与人鬼也。

《山海经》曰:欧丝之野,有一女子,跪树而欧丝。(郭璞注曰:蚕类也。)

《南越志》曰:绥宁白水山多漆树,高十馀丈,刻漆常上树端。鸡鸣日出之始便刻之,则有所得。过此时,阴气沦,阳气升,则无所获也。凡刻漆,别有氏族以为业,膺前缘木处,胼肱如人脚也。

又曰:郊用骍,尚赤也;周犊,贵诚也。

《吕氏春秋》曰:惠子曰:"使女工化为丝,不能治丝;大匠化为木,不能治木。"

○蜡

又《礼器》曰:有以少为贵者,天子祭天,特牲;天子適诸侯,诸侯膳以犊。

《家语》曰:子张问入官,子曰:"修身返道。故夫女工必自择丝麻,良匠完材,贤君选左右。"

《晋中兴书》曰:王敦死,秘不发丧。裹尸以席,涂之以蜡,埋於斋中。诸葛瑶等日纵酒淫乐。

又《内则》曰:牛夜鸣则庮。

《论衡》曰:蚕含丝而商弦绝,桉子生而父气衰。新丝既登,故体者自坏耳。

《博物志》曰:荒年暂辟穀法:但食蜡半斤,辄支十日不饥。东阿王尝录甘始同寝处,百日不食,而容体自若,用此术也。

又曰: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宾客之牛角赤。

桓谭《新论》曰:昔神农始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叙。

《世说》曰:石季伦以蜡烛炊。

《周礼·地官·封人》曰:凡祭祠,饰其牛牲,设其楅衡,置其絼,共其水槁。(楅,在鼻;衡,在角。言不得触。絼,系牛鼻绳。絼,本又作纼,持忍反。)

《风俗通》曰:五月五日,色续命丝,俗说益人命。

○黄屑

又《冬官·考工记》曰:稚牛之角直而泽,老牛之角终而昔。(昔,读为交错之错。谓角捔理错也。)角长二尺有五寸,三色不失理,谓之牛戴牛。(三色,本白、中青、末丰也。戴牛,角直一牛。)

《正部》曰:皎皎练丝,为蓝则青,得丹则赤,得蘖则黄,得泥则黑。

《南方草物状》曰:黄屑在山中,藤生蔓延,缘着树木。以九月中刮取根皮,干暴。日南黄屑最黄好,岁以献。

又《地官上》曰:牛人,掌养国之公牛,以待国之政令。凡祭祠,共其享牛、求牛,以授职人而刍之。(求牛,祷於鬼神之牛,谓所以祭者也。永,终也。终事之牛,谓所以绎者也。宗庙有绎者,孝子求神非一处。职,读为枳,枳谓之〈木戈〉,可以系牛。枳人者。谓牧人。)凡宾客之事,共其牢礼积膳之牛。飨食宾射,共其膳羞之牛。军事,供其犒牛。丧事,共其奠牛。凡会同、军旅、行役,共蒲傍车之牛,与其牵旁,以载公任器。(牵旁,在辕外輓牛也。人御之,居其前,曰牵;居其旁曰旁。任犹用也。)凡祭祠,共其牛牲之互,与其盆簝,以待事。(郑司农云:互,谓楅、衡之属。盆、簝,皆器名。盆所以盛血。簝,受肉笼也。玄谓:互,若今屠家县肉格。)

《士纬》曰:丝俱生於蚕,为缯则贱,为锦则贵。

○皮

又《秋官上》曰:罪隶掌役百官府,与凡有守者,掌使令之小事。凡封国若家,牛助为牵傍。(郑司农云:凡封国若家,谓建诸侯、立大夫家也。牛助为牵傍,此官主为送致之也。玄谓:牛助,国以牛助转徙也。罪隶牵旁之,在前曰牵,在旁曰旁。)

《神仙传》曰:仙人用五色丝作续命幡,幡安五色。

《书》曰:梁州,厥贡熊、罴、狐、狸、织皮。

《史记》曰:骑劫攻即墨,田单用牛千头,衣以五彩,缚刃其角,结火其尾。穿城而出牛,壮士五千衔枚随其后。牛出火明,所触皆死,壮士击之,城上士大噪,燕师大败,骑劫死。乘胜逐北,三战三克,遂收齐城也。

《竹林七贤论》曰:鬲令袁毅,为政贪浊,赂遗朝廷,以营虚誉。遗山涛丝百斤,众人莫不受,涛不欲为异,乃受之,命内阁之梁上而不用也。后毅事露,验吏至涛所。涛於梁上下丝,已数年,尘埃黄黑,封印如初,以付吏。

《左传》曰: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又曰:马蹄躈千,牛千足,此亦比千乘之家。

《西京杂记》曰:公孙弘以元光五年为国所推,上为贤良。国人邹长倩赠以素丝一襚,为书以遗之,曰:"五丝为蹑,倍蹑为升,倍升为緎,倍緎为记,倍记为緵,倍緵为襚。此自少之多,自微之著也。士之立功勋,效名节,亦复如之。勿以小善为不足修而不为也!"

又曰:无终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孟庄子纳虎、豹之皮,以和诸戎。

又曰:宁戚欲仕齐,候桓公出,牵牛叩角而歌曰:"南山粲,白石烂,短布单衣才至骭。生不逢尧与舜禅,长夜漫漫何时旦。"桓公用之。

《王子年拾遗记》曰:成王时,因祗国致女工一人,善织新轻素,以五色丝内口中,手引而结之,则成文锦。

又曰:齐庄公为勇爵,殖绰、郭最欲预焉。州绰曰:"东闾之役,臣左骖迫,还於门中,识其枚数,可以与於此乎?然二子者,譬於禽畜,臣食其肉而寝处其皮矣!"

又曰:苏秦说韩王曰:"鄙语云:'宁为鸡口,无为牛后。'今西面事秦,何异牛后乎?"

《神仙传》曰:园客者,济阴人,貌美而良。邑人多欲以女妻之,客终不娶。常种五色香草,积数十年,服食其实。忽有五色蛾,集香草之上,客收而荐之以布,生华蚕焉。至蚕时,有一女自来,助客养蚕,亦以香草食之。蚕收得茧百二十枚,茧大如瓮。每一茧缲六七日,丝乃尽。缲讫,此女与园客俱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以涚水沤其丝,紾而抟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