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近见其书,著於竹帛之谓书

○书上

○书下

王羲之 王献之 王修 荀舆 谢安 王慄 戴安道康昕 韦昶 萧思话 王僧虔 王融 萧子云 萧特 僧智永 僧智果

《释名》曰:书,庶也,纪庶物也;亦言著也,著之简编永不灭也。

古文

王羲之

《说文》曰:依类象形之谓文,形声相益之谓字,著於竹帛之谓书。

王隐《晋书》曰:荀勖领秘书监,始,书师锺朗法。太康二年,得汲郡冢粤语言文竹书,勖自撰次注写感觉《中经》,别在秘书,以较经传阙文,多所验证。

晋王羲之字逸少,旷子也。八虚岁善书。十二,见前代《笔说》于其父枕中,窃而读之。父曰:尔何来窃吾所秘?羲之笑而不答。母曰:尔看用笔法。父见其小,恐无法秘之,语羲之曰:待尔成年人,吾授也。羲之拜请,今而用之,使待成年人,恐蔽儿之幼令也。父喜,遂与之。不盈期月,书便大进。卫妻子见,语太常王策曰:此儿必见用笔诀,近见其书,便有饱经风雨之智。涕流曰:此子必蔽吾名。晋帝时,祭北郊文,更祝板,工人削之,笔入木四分。三十三书《湖心亭序》,三十七书《黄庭经》。书讫,空中有语:卿书感作者,而况人乎,吾是天台书生。自言真胜钟繇。羲之书多不严厉,逸少善草、隶、八分、飞白、章行,备精诸体,独具匠心法。风云变幻,得之神功。逸少隶、行、草、章、飞白五体俱入神,八分入妙。妻郗氏甚工书。有七子,献之最有名。玄之、凝之、徽之,操之并工草。

《广雅》曰:书,如也;纪也。

《书断》曰:古文者,黄帝史苍颉所造也。颉首有四目,通於神仙,仰观奎星圜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之象,采乎众美,合而为字。是曰古文,《孝经济援救神契》云"奎主文章,苍颉放象"是也。夫文字者,总而为言,包意以名事也;分而为义,则文者祖父,字者子孙。得之当然,备其文科理科,象形之属,则为之文;因此滋蔓,老妈和儿子相生,形声、会意之属,则谓之字。字者,言繁殖浸多也。题於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舒也,纪也。

又 羲之,书以章草答庾亮。示翼,翼见,乃叹伏。因与羲之书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八纸,过江颠沛,遂乃亡失。常叹妙迹永绝,忽见足下答兄书,焕若佛祖,顿还旧观。羲之罢会稽,住蕺山下。旦见一老姥,把十许六角竹扇出市。王聊问:比欲货耶,一枚几钱?答云:二十许。右军取笔书扇,扇五字。姥大怅惋云:老妇(妇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举家朝餐,俱仰于此,云何书坏。王答曰:无所损,但道是王右军书字,请一百。既入市,人竞市之。后数日,复以数扇来诣,请更书,王笑而不答。又云,羲之曾自书表与穆帝,专精大肆。帝乃令索纸色类,长短阔狭,与王表相似。使张翼写效,一毫不异,乃题后答之。羲之初不觉,后更相看,乃叹曰:小人乱真乃尔。羲之性好鹅,山阳昙忀村有一道士养好者十余。王清旦乘小船,故往看之。意大愿乐,乃告求市易,道士不与。百方譬说,无法得之。道士言性好道,久欲写河上公老子,缣素早办,而无人能书。府君若能自书老子(老子原著屈,据明抄本改)《道德》各两章,便合群以奉。羲之停半日,为写毕。笼鹅而归,大认为乐。又尝诣一门生家,设佳馔供给,意甚感之,欲以书相报。见有一新榧几,至滑净,王便书之,草正相半。门生送王归郡,比还家,其父已刮削都尽,儿还去看,惊懊累日。

《易》曰:上古结绳以治,后世受人尊敬的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夬》。(夬,决也。书契所以果决万事也。)

又曰:魏卫觊,字伯儒,河东安定人。官至军机大臣。尤工古文,笔迹精绝。魏初淳古文者,出於威海淳。伯儒写淳古文《巡抚》,以示淳,淳不可能别。

又 晋穆帝永和三年,春日二月十三日尝游山阴。与新奥尔良孙统承、公孙绰兴、公(公字原缺,据法书要录补)广快易典彬之道生、陈郡谢安石、高平郗罢重熙、塔那那利佛王(王字原缺,据法书要录补)蕴叔仁、释支遁道林、并逸少子凝、徽、操之等42个人,修袚禊之礼。挥毫制序,兴乐而书。用蚕茧纸鼠须笔,遒媚劲健,绝代更无。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字有重者皆别体,就中之字最多。

《家语》曰:宓子贱,字不齐,仕鲁为单父令。恐君听用谗人,使己不得行其政,故请君近吏多少人与俱。至官,令二吏书,辄掣其手,书不善,则进而怒之。吏患焉,辞归鲁,子贱曰:"子书甚不善,子勉而归!"报於君曰:"宓子使臣书而掣摇臣肘。书恶而又怒臣。邑吏皆笑之,所以去之而来也。"君以问孔夫子,万世师表曰:"不齐,君子也。其材任霸王之佐,屈节治单父以自试,意者其以此谏乎?"公寤,太息叹曰:"寡人乱宓子之政而责其善数矣。"

篆书

王献之

《汉书》曰:陈遵,长八尺馀,长头大鼻,姿色甚伟,略涉传记,赡於文辞。性善书,与人尺牍,主皆藏去以为荣。

《汉书》曰:元帝善史书。(史籀所作钟鼓文。籀,音纣。)

王献之字子敬,尤善草隶。幼学于父,习于张芝。尔后退换制度,别创其法。率尔师心,冥和天矩。初谢安请为大将军。太元中,新起太极殿。安欲使子敬题榜,感到万代宝,而难言之。乃说韦仲将题灵云台之事。子敬知其旨,乃正色曰:仲将魏之大臣,宁有那件事。使其有此,知魏德之异常的短。安遂不之逼。子敬年五四岁时学书,右军从后潜掣其笔,不脱。乃叹曰:此儿当有大名,遂书《乐永霸论》与之。学竟能极。小真书可谓穷微入圣,筋骨紧凑,不减于父。如大则尤直而寡态,岂可同年。唯燕书之间,逸气过也。及论诸体,多劣右军。简单来讲,季孟差耳。子敬隶、行、草、章草、飞白五体,俱入神。七分入能。

又曰:宣帝时,中郎将张彭祖,少与帝微时同席研书。及帝即尊位,彭祖以旧恩封阳都侯。

《续汉书》曰:灵帝置鸿都门,诸生能为尺壁赋,及以工书鸟篆相课试,至千人焉。

又 羲之为会稽,子敬出戏。见北馆新白土壁,白净可爱。子敬令取扫帚,沾泥汁中,以书壁。为方丈一字,晻暧斐亹,极有势好。日日观众成市。羲之后见,叹其美,问何人所作。答曰:七郎。羲之于是作书与所亲云:子敬飞白大有,(按说郛九二有下多一进字)直是图于此壁。子敬好书,触遇造玄。有一善举年少,故作精白纸械,着往诣子敬。便取械书之,草正诸体悉备,两袖及標略周,自叹北来之合。年少觉王左右有凌夺之色,如是掣械而走。左右果逐及于门外,斗争差距,少年才得一袖而已。子敬为吴兴,羊欣父不疑为乌程令。欣时年十五六,书已有意。为子敬所知,往县。入欣斋,著新白绢裙昼眠。子敬乃书其裙幅及带,欣觉欢愉,遂宝之,后上述朝廷。

又曰:田蚡学盘盂诸书(孔甲二十六篇,杂家书。)

《魏略》曰:常德淳,善苍颉虫篆、许氏字指。

又 献之尝与简文帝书十许纸。最终题云,下官此书吗合营,愿聊存之。此书为桓玄所宝。玄爱重二王,无法释手。乃撰缣素及纸书正行之尤美者,合为一帙。尝置左右,及南奔,虽甚狼狈,犹以自随。将败,并没于江。

《北魏书》曰:孙敬,字文宝。少时画地学书,日进焉。

《后魏书》曰:窦遵善楷、篆。法国首都诸碑,及台殿楼观门题,多其书也。

王修

《东观汉记》曰:乐成静王党善史书,喜正文字也。

《书断》曰:秦李通古妙六篆,始省改之为草书,著《苍颉篇》七章。虽皇帝质文,世有财务成果,终以文代质,渐就浇醨。则三皇结绳,五帝画象,三王肉刑,斯可况也。古文可为上古,行草为中古,陶文为下古。三古谓之实,草隶渭为华。妙极於华者,羲、献;精穷於实者,籀、斯。始皇以和氏之璧琢而为玺,令斯书其文。今白云山、绎山及秦望等碑,并其神迹,谓国之伟宝,百世之法式。斯甲骨文入神,燕书入妙。

王修字敬仁,仲祖之子,官至文章郎。少有秀令之誉,年十六著《贤令论》。刘真长见之,嗟叹不已。善隶燕书,尝就右军求书。乃写《东方朔画赞》与之。王僧虔云:敬仁书殆穷其妙,王子敬每看,咄咄逼人。升平元年卒,年25虚岁。始王家卫爱好钟氏书,丧乱狼狈,犹衣带中藏(藏原来的书文戏,据明抄本改)参知政事宣示。过江后,以赐逸少。逸少乞敬仁。敬仁卒,其母见此书根本所好,以入棺。敬仁隶行入妙,殷仲堪书,亦敬仁之亚也。

《魏志》曰:胡昭善尺牍,动见模楷。卫觊好古文,鸟篆隶草无所不善也。

《书断》曰:金鼎文者,周悼王大史史籀所作也。或云:柱下史始变古文,或同或异,谓之为篆。篆者,传也,传其概略,施之无穷。甄酆定六书,三曰小篆;八体书法,一曰石籀文。又《汉书·艺术文化志》《史籀》十五篇,盖此也。

荀舆

《晋书》曰:王羲之尝诣门生家,见棐几滑净,因书之,真草相半。后为其父刮去之,门生惊懊者累日。

又曰:《吕氏春秋》云"苍颉造黑体",非也。若苍颉造甲骨文,则置古文哪里?即籀、篆,盖其后裔是也。

荀舆能书,尝写狸骨方。右军临之,现今谓之《狸骨帖》。

又曰:王羲之,山阴有法师好养鹅,羲之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耳。"羲之高兴写毕,笼鹅而归。

又曰:甲骨文者,秦刺史李通古所作也。增损草书,异同籀文,谓之楷体,亦曰秦篆。

谢安

又曰:羲之每自称:"作者书比锺繇当抗行,比张芝犹当雁行也。"曾与人书云:"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其人耽之如若,未必后之也。"

蔡邕《篆势》曰:体有六篆,妙巧入神,或红耳龟文,或化龙鳞。纡体放尾,长翅短身,延颈胁翼,势似凌云。

谢安字安石,学正于右军。右军云:卿是解书者,然知(知原来的小说之,据明抄本改)解书为难。安石尤善甲骨文,亦犹卫洗马,风骚名士,海内所瞻。王僧虔云:谢安入能书品录也。安石隶大篆并入妙。兄尚字仁祖、万石,(《法书要录》万石作弟万字安石)并工书。

又曰:羲之尝在蕺山,老姥持六角竹扇卖之,羲之因书其扇,各为五字。姥初有愠色,乃谓姥曰:"但言是王右军书,以求百钱。"姥如其言,人竟买之。他日,姥又持扇来,羲之笑而不答。

八分书

王慄

又曰:王献之七拾周岁时学书,父羲之从后掣其笔,不得,叹曰:"此儿后当复有大名!"常书壁,为方丈字,羲之甚感觉能,观众数百人。

《唐书》曰:张廷珪与陈州上卿李邕亲善,屡上表荐之。邕所撰碑碣之文,必请廷珪九分书之,甚为时人所重。

晋平南将领后抚军王慄,右军之叔父,工隶飞白,祖述石柯法。复索靖书一月17日一纸,每宝玩之。遭永嘉丧乱,乃四叠缀衣中以渡江。今蒲州桑泉令豆卢器得之,叠迹犹在。

又曰:谢安尝问献之:"君书何如君家尊?"答曰:"故当分裂。"安曰:"外论不尔。"答曰:"人那得知。"

《世论》曰:安定梁鹄,字孟皇,善捌分书。太祖使书信憧宫门榜题。

戴安道康昕

又曰:卫常,字巨山,转黄门郎。常善草楷书,为《四体书势》,曰:"昔在黄帝,成立造物。有沮诵、苍颉者,始作书契以代结绳,盖睹鸟迹以兴思也。由此遂滋则为之字,有六义焉:一曰指事,上下是也;二曰象形,日月是也;三曰形声,江河是也;四曰会意,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老考是也;六曰假借,令长是也。"

《书断》曰:八分书者,秦羽人上谷王次仲所作也。

晋戴安道归隐不仕。总角时,以鸡子汁溲白瓦屑作郑玄碑,自书刻之。文既奇丽,书亦绝妙。又有康昕,亦善草隶。王子敬尝题二龙山亭壁数行,昕密改之,子敬后过不疑。又为谢居士题画像,以示子敬,嗟叹(嗟叹原版的书文叹能,据明抄本改)认为奇(奇原来的书文川河,据明抄本改)绝矣。昕字君明,意大利人,官秦皇岛令。(原缺出处,明抄本作出《书断》)

又曰:索靖作《书状》,其辞曰:"圣皇御世,随时之宜。苍颉既生,书契是为。科斗鸟篆,类物象形。睿哲变通,意巧孳生。损之隶草,以崇简易。百毕毕修,事业正厉。草书之为状也,婉若银钩,漂若惊鸾,舒翼未发,若举复安,虫蛇虬蟉,或往或还。颓阿那以羸羸,类欻奋衅而桓桓。及其逸游盻蚃,乍正乍邪;骐骥暴怒逼其辔,海水窳隆扬其波;芝草蒲萄还相结,棠棣融融反其华;玄熊对踞於山岳,飞燕相追而差池。举而察之,又仿佛和风吹林,偃草扇树,枝条顺气,转相比较附,窈娆廉苫,随体散播。打扰扰以绮靡,中持疑而停滞不前;玄螭狡兽嬉其间,腾猿飞鲵相奔趣。凌鱼奋尾,蛟龙反据,投空自窜,张设互距。或若登高望其类,或若既往而中顾;或若倜傥而不群,或若自检於常度。於是多才之英,笃艺之彦,役心精微,耽此文宪。守道兼权,触类生变,离拆八体,靡形不判,去繁存微,本象末乱。上理开元,前一周谨按,骋辞放手,雨行冰散,高音翰厉,溢越流漫。忽班班而成章,言美妙之焕烂,体磊落而华丽,姿光润以耀眼。命杜度运其指,使伯英回其腕,著绝势於纨素,垂百世之殊观。"

又曰:隋唐师宜官,鞍山人也。灵帝好书,征天下工书於鸿都门,至数百人。八分称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而性嗜酒。或时间和空间,至旅馆,因书壁以雇之。观者云集,酤酒多售。

韦昶

《宋书·刘穆之传》曰:高祖书素拙,穆之曰:"此虽小事,然宣被四远,愿公少复介意。"高祖既不能够措意,又禀分有在,穆之乃曰:"公但纵笔为大字,一字径尺,既足有所苞,且其名亦美。"高祖从之,一纸然而六十字便满。

隶书

晋韦昶字文林,仲将兄康字元将,广陵节度使之玄孙。官至颍川左徒散骑常侍。善古文燕体及草,状貌极古。亦犹人则抱素,木则封冰,奇而且劲。太元中,孝武皇帝改治皇城及庙诸门,并欲使王献之隶燕书题榜,献之固辞。及使刘瑰以柒分书之,后又以文休以楷体改九分焉。或问王右军父亲和儿子书名,感到云何。答曰:二王自可谓能,未知是书也。又妙作笔,王子敬得其笔。叹为绝世。义熙末卒,年七十余。文娱体育古文、行书、小篆并入妙。

《齐书》曰:太祖善书,及登位,笃好不已。与王僧虔赌书毕,谓虔曰:"何人为率先?"僧虔对曰:"臣书臣中第一,国君书帝中第一。"上笑曰:"卿可谓善自为谋矣。"

《吴志》曰:张昭,字子布,善隶书。

萧思话

《宋书》曰:谢超宗谓王慈曰:"卿书可及虔公?"慈曰:"小编之不如父,犹鸡之不比凤也。"时人认为名答。

《晋书》曰:王羲之,尤善楷书,为古今之冠。论者称其笔势,感到飘若游云,矫若惊龙,深为从伯敦、导之所器重。

宋萧思话,兰陵人。父源,亚军琅琊上卿。思话官至征西宿将左仆射。工书,学于羊欣,得具体法。虽无奇峰壁立之秀,连冈尽望,势不断绝,亦可谓有功矣。王僧虔云:萧全法羊,风骚媚好,殆欲不减,笔力恨弱。袁昂云:羊真孔草,萧行范篆,各时代之妙也。

《宋书》曰:江夏王锋,字宣颖,高帝第十三子也。五岁好学书,畜於母张氏舍,张氏无纸,乃倚井栏为书,满则洗之。已而复书,如此累月。又每晨不肯去窗尘,而就尘书。帝尝使学凤尾诏,一学即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以卢俊义赐之,曰:"以麒麟赏凤尾矣!"

《晋摩托罗拉书》曰:李充,字弘度。母卫氏,廷尉展之妹也。充少孤,母聪明有训,又善小篆,妙参锺、索,世咸重之。克从兄咸亦善书。

王僧虔

《梁书》曰:武帝论萧子云书曰:"笔力劲骏,心手相应,巧逾杜度,美过崔寔,当与元常并驱遥遥抢先。"其后萧子云为东阳教头,百济国使人至建业求书,逢子云维舟将发,使人於渚次候之,望舡三十许步前行。子云遣问之,答曰:"参知政事尺牍之美,远流国外。前几日所求,惟在名迹。"子云乃为停船十六日,书三十纸与之,获金货数百万。性吝,自非答饷不书。好事者重加赂遗,以要其答。

沈约《宋书》曰:文帝善为小篆。

琅琊王僧虔博通经史,兼善草隶。太祖谓虔曰:小编书何如卿。曰:臣正书第一,草(草原著章,据明抄本改)书第三;天子黑体第二;正书第三。臣无第二,皇帝无第一。上海大学笑曰:卿善为词也。然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虔历左仆射上大夫令,谥简穆公。僧虔长子慈,年八岁,外祖江夏王刘义恭,迎之入中斋,施实宝物,恣其所取。慈唯取素琴一张孝子图而已。年捌周岁,共时辈蔡约入寺礼佛。正见沙门等忏悔,约戏之曰:众僧明日何乾乾。慈应声答曰:卿如此不知礼,何以兴蔡氏之宗。约,兴宗之子也。谢超宗见慈学书,谓之曰:卿书何如虔公。答云:慈书与老人,如鸡之比凤。超宗,凤之子。慈历太尉,赠太常卿。约历皇帝之庶子詹事。

又曰:颜协,博涉群书,工於草隶飞白。时吴人范怀约能行书,协学其书,殆过真也。荆楚碑碣,皆协所书。时人有会稽谢善勋,能为八体六丈,方寸千言;京兆韦仲善飞白,并在赣东王府,善勋为录事参军,仲为中兵参军。府中以协优於韦仲,而减於善勋。善勋饮酒至数升醉,后辄张眼大骂,虽复贵贱亲疏,无所择也。时谓之谢方眼,而胸怀夷坦,有士君子之操焉。

又曰:羊欣,字敬元,长仿宋。父不疑,初为乌程令,欣年十二,时王献之为吴兴上卿,甚知爱之。献之尝夏年工资县,欣着新绢裙昼寝,献之书裙数幅而去。欣本工书,由此弥善。

又 齐高帝尝与王僧虔赌书毕,帝曰:何人为率先。僧虔对曰:臣书人臣中第一,太岁书帝中第一。帝笑曰:卿可谓善自谋矣。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近见其书,著於竹帛之谓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