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多霍乱之病

《汉书》曰:韦玄成父丧。既葬,当袭爵,即阳为病狂,卧便痢,妄笑语,欲让避兄也。

《礼记·月令》曰:仲冬行春令,民多疥疠。

又曰:炎帝神农氏长於姜水,始教天下耕种五穀而食之,以省煞生。尝味草木,宣药疗疾,救夭仕之命。百姓日用而不知,着《本草》四卷。

《释名》曰:心痛曰疝。疝,诜也。气诜诜然而上也。

《左传·昭五》曰:齐侯疥,遂痁,期而不瘳。诸侯之宾问疾者多宰缮。

《世本》曰:巫咸,尧臣也。以鸿术为帝尧之医。

《晋书》曰:斐楷有渴利疾,不乐处势。王浑为楷请当见将养,不违其志,不听。及疾,诏遣黄门郎王衍省疾,楷回眸瞩之曰:"竟未见识。"衍深叹其神隽。

《三辅决录》曰:井丹举室疫病,梁松自将医药治丹。

又《昭元》曰:晋侯求医於秦伯,秦伯使医和视之,曰:"疾不可为也。是谓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将死,天命不佑。"(良臣不匡救君过,故将死而不为天所右。)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先王之乐,所以节百事也。故有五节。迟速本未以相及,中声以降,五降之后,不容弹矣。於是有烦手淫声,慆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弗听也。物亦如之,至於烦,乃舍也。尾馛生疾。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天有六气,(谓阴阳风雨晦明也。)降生五味,发为五色,徵为五声,淫生六疾,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分为四时,序为五节,过则为菑。阴淫寒疾,阳淫热疾,风淫末疾,雨淫腹疾,徊迺惑疾,明淫心疾。女,阳物而晦时,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今君不节、不时,能无及此乎?"赵孟曰:"何谓蛊?"对曰:"淫弱惑乱之所生也。於文皿虫,血为蛊,穀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赵孟曰:"良医也。"厚其礼而归之。

《尸子》曰:有医竘者,秦之良医。张子之背肿,谓之曰:"背非吾背也,任子制焉。夫身与国亦犹此也,必有委制,然后治之。"

《北史》曰:长孙子彦末年石发,举体生疮,虽亲戚兄弟以为恶疾如此,难以自明。世无良医,吾其死矣。尝闻:恶疾,蝮蛇螫之不痛,试为求之,当令兄弟知我。乃於南山得蛇,以股触之,痛楚号叫,俄而肿死。

又曰:太仓公者,齐太仓长,临淄人,姓淳于,名意。少而喜医方术,更授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馀,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授之,传黄帝、扁鹊脉书,五色诊疾,知人死生,多验。齐郎中令循病,众医皆以蹶入中而刺之。意诊之曰:"涌鸩蘙,令人不得前后溲。"循曰:"不得前后溲三日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得前后溲,再饮得大溲,三饮而疾愈。淄川王美人怀子而不乳,来召意。意往,饮以莨〈石昜〉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意复诊其脉,躁。躁者有馀疾,即饮以消石一剂,即出血如豆,比五六校。济北王侍者韩女病,意诊脉曰:"内寒,月事不下也。"即窜以药,旋下,病己。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菑川王病,召意诊脉,曰:"蹶上为重,头痛身热,使人烦懑。"意即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疾旋己。病得之沭发未乾而卧,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齐王黄妪兄黄长卿家有酒召客,意与诸客坐。未上食,意望见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五日,咀茳胁痛,不可以俯仰,又不得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肾,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病方今在客肾濡,此所谓'肾痺'也。"宋建曰:"然。建故有腰脊痛。往四五日,天雨,黄氏诸倩(《方舍》曰:东齐之间壻谓之倩。)见建家京下方石,取弄之,建强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复置之。暮,腰脊痛,不能溺,至令不愈。"建病得之好持重。所以知建病者,意见其色,太阳色乾,肾部上及界腰以下者枯四分所,故以往四五日知其发也。意即为柔汤使服之,十八日而病愈。临菑女子薄吾病甚,众医皆以为寒热笃,当死,不治。意诊其脉,曰:"蛲瘕。"蛲瘕为病,腹大,上肤黄粗,循之戚戚然。意饮以芫华一撮,即出蛲,可数升,病愈,三十日如故。齐王侍医遂病,自炼五石服之。意往过之,遂谓意曰:"不肖有病,幸诊遂也。"意即诊之,告曰:"公病中热。论曰'中热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为药精悍,公服之不得数溲,亟勿服。色将发〈月雍〉。"遂曰:"扁鹊曰'阴石以治阴病,阳石以治阳病'。夫药石者,有阴阳水火之济。故中热,即为阴石柔济治之;中寒,即为阳石刚齐治之。"意曰:"公所论远矣。扁鹊虽言若是,然必审诊,起度量,立规矩,称权衡,合色脉,表里有馀不足逆顺之法,参其人动静与息相应,乃可以论。论曰:'阳疾处内,阴形应外者,不加悍药及鑱石'。夫悍药入中,则邪气辟矣,而宛气愈深。诊法曰'二阴应外,一阳接内者,不可以刚药'。刚药入则动阳,阴病益衰,阳病益着,邪气流行,为重困於俞,忿发为疽。"意告之后百馀日,果病疽发乳上,入缺盆,死。此所谓论之大体也。必有经纲,拙工有一不习,文理阴阳失矣。齐丞相舍人奴从朝入宫,意见之食闺门外,望其色有病气,意即告宦者平,平好为脉,学意所,即示之。舍人奴之病,告之曰:"此伤脾气也,当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饮食,法至夏泄血而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何以知之?"曰:"君朝入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公乃示平曰:病如是丈必死。"相即召舍人奴而谓之曰:"奴有病不?"舍人奴曰:"无病,身无痛者。"至春果病,四月泄血死。所以知奴病者,脾气周乘五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望之煞然黄,察之如死青之滋。众医不知,以为大虫,不知伤脾。所以至春死者,胃气黄,气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脉法曰"病重而脉顺清者曰内关"。内关之病,人不知其所以痛,心急然无若。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顺,及一时。其所以四月死者,诊其人时愈顺。愈顺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数出,灸於火而以出见大风也。齐淳于司马病,意诊其脉,告曰:"当病迵风。迵风之状,饮食下嗌辄后之,病得之饱食而疾走。"淳于司马曰:"我之王家食马肝,饱甚,见酒来,即出,驱疾至舍,即泄数十馀出。"意告曰:"为火齐米汁饮之,七八日当愈。"时医秦信在旁,意出,信谓左右閤都尉曰:"意以淳于司马病为何?"曰:"以为迵风,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马病,法当后九日死。"即后九日不死,其家复召意,意往问之,尽如意诊。即为一火齐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愈。或问其故,意曰:"诊其脉时,切之,尽如法,其病顺,故知不死。"

《齐谐记》曰:范光禄得病,腹脚并肿,不饮食。忽有一人,清朝不自通,遥进入光禄斋中,就光禄边坐。光禄云:"先不识君,君那得来而不自通?"此人答曰:"佛使我来治君病。"发衣见之,因捉其脚,以甘刀针肿上。倏忽之间,顿针而脚及膀胱百馀下,然不觉痛。复欲针腹,其儿黄门不听语竟,便去。后针孔中黄浓汁当出二三升许,至明晓,脚都差,针亦无孔。范甚喜。

《宋书》曰:刘瑀与何晏俱发背痈。瑀疾己笃,闻偃亡,欢甚,叫呼,于是亦卒。

又《昭十九年》曰:许悼公疟。饮太子止之药卒。太子奔晋。书曰:"杀其君。"君子曰:"尽心力以事君,舍药物可也。"(药物有毒,当由医,非凡君之名人所知,讥上不舍药物,所以加杀。)

《魏略》曰:卞兰得消渴疾,时明帝信咒水,使人持水赐兰。兰曰:"治病当以方药,何信於此?"遂不肯饮,以至於卒。时人见兰好直言,谓帝面折之而兰自煞,其实非也。

《广雅》曰:痤、疽,痈也。

又《天官·疾医职》曰: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春时有痟首疾,夏时有痒疥疾,秋时有疟寒疾,冬时有嗽气疾。以五味、五穀、五药养其病,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两之以九窍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凡民之有疾病者。分而治之。死终则各书其所以。而入於医师。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劀煞之剂。凡疗痬以五毒攻之,以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节之。凡药,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凡有疡者,授其药焉。

《易说》曰:立秋,气未当至而至,则少阳脉盛,人病咳。

嵇康《高士传》曰:孔休元尝被人斫之。至见王莽,以其面有疮瘢,乃碎其玉剑与治之。

○医一

《汉书》曰:淮南王上书云:"南越多霍乱之疾。"

王隐《晋书》曰:郭文举得疫病危困,不肯服药,曰:"命在天,不在药。"

又曰:黄帝有熊氏命雷公、歧伯论经脉傍通,问难八十一,为《难经》。教制九针,着《内外术经》十八卷。

《周书》曰:立秋之日,白露不降,民多病咳。

《续搜神记》曰:爰游道人,清苦沙门也。剡县有一家事蛊,人啖其食饮,无不吐血死。游诣之,主人下食,游便咒焉,一双蜈蚣长丈馀,於盘中走出。饱食归,安然无他。

《左传》曰:晋侯疾,求医於秦,秦伯使医缓为之。(缓,医名。为,犹治也。)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渭荷,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肓,心鬲也。心下为膏。)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

范晔《后汉书》曰:高诩字季回,父容,哀平间为光禄大夫,诩以父任为郎。世传《鲁诗》,以信行清操知名。王莽篡位,父子称盲,逃不蚀失。

又曰:橐山,橐水出焉。修郡之鱼,其音如鸱,食之己癣。

又《王制》凡执技以事上者,祝、史、射、御、医、卜及百工。

《续搜神记》曰:太尉郄公镇丹徒,尝出猎。时二月中,蕨始生,有一甲士折一茎食之,即觉心中淡淡欲吐,因归家,仍成心腹疾。半年许,忽大吐,吐一蛇,长尺馀,尚活动摇。乃挂着屋檐前,汁稍稍出,蛇渐焦小。经一宿,视之,成一茎蕨,犹昔所食也。病遂除差。

《唐书》曰:李洧,正己从父兄。正己死,洧以徐州归顺,封潮阳郡王。无何,背发疽。稍平,乃大具糜饼,饭僧於市,洧乘平肩与自临其场。市人欢呼,洧惊,疽会於背而卒。

《礼记·曲礼》曰:君有疾,饮药,臣先尝之。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医不三世,不服其药。

又曰:封观者,以兄名位未显,耻先授之,遂称风疾,瘖不能言。火起烧屋,徐出避之,忍而不告。

《后魏书》曰:李庶生而天阉,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鬓,以锥遍刺作孔,插以马尾。"庶曰:"先以此方回施贵族艺眉,有效,然后树鬓。"世传谌门有恶疾,以呼沱为墓田,故庶言及之。

《帝王世纪》曰:伏羲氏仰观象於天,俯观法於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於是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所以六气六府,五藏五行,阴阳四时,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有类。乃尝味百药而制九针,以拯夭枉焉。

《易说》曰:白露气当至不至,太阴脉盛,人多瘕疝。

《江表传》曰:周泰为濡须督。诸将以泰本出於微贱,咸轻傲之。孙权乃入泰营,於都巷中侦常,大请官僚,使泰脱衣帻,见其疮痍匝体,指疮而问曰:"何地战伤?"泰具对,权把其臂流涕。

《史记》曰:扁鹊,渤海郑人,姓秦,名越人。少时为人舍客,长桑君过扁鹊,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乃呼鹊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无泄。"乃出怀中药与扁鹊:"饮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当知物矣。"乃悉取禁方,尽与扁鹊。以其言饮药三十日,视见垣外一方人。以此视疾,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为医,或在齐,或在赵。赵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召扁鹊入,视疾出,董安于问扁鹊,扁鹊曰:"血脉滞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七日而寤。"居二日半,简子寤,语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有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有罴来,我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我二笥,皆有副。吾见儿在帝侧,属我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壮以赐之。'帝告我:'晋国且世衰,七世而亡。嬴姓将大败周人於范魁之西,而亦不能有也。'"董安于授言,书而藏之。以扁鹊言告简子,简子赐扁鹊田四万亩。其后,扁鹊过虢,虢太子死。扁鹊至虢宫门下,问中庶子喜方者曰:"太子何病,国中治攘过於众事?"中庶子曰:"太子病血气不时,交错而不得泄,暴发於外,则为中害。精神不能止邪气,邪气畜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故暴蹶而死。"扁鹊曰:"其死何时?"曰:"鸡鸣时。""至今曰收乎?"曰:"未也,其死未至半日。"鹊曰:"臣齐渤海秦越人也,家在郑,未尝得望清光侍谒於前也。闻太子不幸而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无诞乎?何以言太子之可生也!臣闻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洒,鑱石挢引,案〈木兀〉毒熨,一拨见病之应,因五藏之输,乃割皮解肌,诀脉结筋,搦髓,揲肓爪膜,湔浣肠胃,潄涤五脏,炼精易形。先生之方若能是,则太子可生也;若不如是而欲生之,曾不可以告咳婴之儿!"扁鹊仰天叹曰:"夫子之为方也,若以管窥天,以隙视文;越人之为方也,不待切脉、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所在。闻病之阳,论得其阴;闻病之阴,论得其阳。病应见於大表,不出千里,决者至众,不可曲止也。子以吾言为不诚,试入诊太子,当闻其耳中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至於阴,当尚温也。"中庶子闻扁鹊言,目眩然而不能瞚,舌挢然而不能下,乃以扁鹊言入报虢君。虢君闻之大惊,出见扁鹊於中阙,曰:"窃闻高义之日久矣,然未尝得拜见於前也。先生过小国,幸而举之,偏国寡臣幸甚!有先生则活,无先生则弃捐沟壑,长终而不反。"言未及毕,因嘘唏服臆,涕泣横流,不能自止,容貌变更。扁鹊曰:"太子病者,所谓'尸蹶'者也。夫以阳入阴中,动胃繵缘,中经维络,别下於三焦、膀胱,是以阳脉下遂,阴脉上争,会气闭而不通,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外绝而不交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之色己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太子未死也。夫以阳入阴支兰藏者生,以阴入阳支兰藏者死。凡此数事,皆五藏蹙中之时暴作也。良工取之,拙者疑殆。"扁鹊乃使弟子子阳砺针砥石,以取外茸荇五会。有间,太子苏。乃使子豹为五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太子起坐。更適阴阳,但服汤二旬而复故。故天下尽以扁鹊为能生死人。扁鹊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扁鹊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利,欲以不病者为功。"后五日,复见,曰:"君有疾,宰瑟脉,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不治将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望桓侯退走。桓侯使人问其故,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所及;其宰瑟脉,针石可理;其宰婶胃,酒醪所能;及其在骨髓,虽司命无柰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后五日,桓侯体病,使人召扁鹊,鹊己逃遁焉。桓侯遂卒。扁鹊名满天下。旁游六国,至邯郸,闻赵贵女病,扁鹊即为带下医。过洛阳,闻周人爱老,扁鹊即为耳目痺医。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无所滞碍。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如,遂密使人刺煞之。

《礼记·月令》曰:孟秋行夏令,民多疟疾。

《论语·雍也》曰: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包曰:牛有恶疾,不欲见人。)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又曰:宋邑,临淄人,师仓公,授五诊脉论之术。

《释名》曰:肿,锺也,寒热气所锺聚也。

又曰:半石之山,合水出焉,多鱼,苍文赤尾,食之不痈。谯明之山,谯水注焉,多何罗鱼,一首十身,食之己痈。

又《文王世子》世子之记曰:若内竖言疾,药必亲尝之。

又曰:冯野王弟立为东海太守,下湿,病痹。天子闻之,徙为平原太守。

《南史》曰:徐词伯春月出戏,闻草屋中有呻吟声。词伯曰:"此病甚重,更一日不疗必死。"乃往视,见一老姥,称体痛而处处有〈黑敢〉黑无数。词伯还,煮斗馀汤送,令服之。讫,痛热愈甚,跳投床者无数。须臾,所〈黑敢〉处皆披出,长寸许。乃以膏涂诸疮口,三日而复,云:"创墅钉疽也。"

《尚书·说命》曰: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开汝心以沃我心,如服药。心瞑眩极,其病乃除,欲其出言以自警也。)

○阴痿

又曰:仆射郑崇数以职事见责,发颈痈而死。

又《襄二十一》曰:楚子使薳子冯为令尹,访於申叔豫。叔豫曰:"国多宠而王弱,国不可为也。"遂以疾辞。方暑,阙地,下冰而床焉。重茧衣裘,鲜食而寝。楚子使医视之。复曰:"瘠则甚矣,而血气未动。"乃使子南为令尹。

《汉书》曰:西域有大小头痛坂,令人呕吐。

《刘根别传》曰:颍川太守到官,民大疫,掾吏死者过半,夫人郎君悉病,府君从根求消除疫气之术。根曰:"寅戌岁泄气在亥。今年太岁在寅,於听事之亥地,穿地深三尺,方与深同,取沙三斛着中,以淳酒三升沃在其上。"府君即从之,病者即愈,疫疾遂绝。

又曰:阳庆,齐人也,年七十馀。有古先黄帝、扁鹊脉书,五色诊病,知人死生。决嫌疑,定可否,治及药论之书,甚精妙。又家自给富,不肯为人治病,亦不教子孙。后淳于意以父道事之甚谨,庆爱之,尽以其禁方与之,曰:"汝慎勿令我子孙知汝学我此法。"意曰:"谨闻命矣。"意行,用其方,遂尽其妙焉。

《曹瞒传》云:太祖少,飞膺走狗,游荡无度。其叔父首茉之於嵩,太祖患之。后逢叔父於路,乃佯败面喎口。叔父怪问其故,太祖曰:"卒中风。"叔父告嵩,嵩惊呼太祖,太祖貌如故。嵩问曰:"叔父言汝中风,己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叔父爱,故见罔尔。"嵩乃疑,自后,叔父所言,嵩不复信。

○癣

《周礼·天官下》曰: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凡邦之有疾病者、疕疡者造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四为下。

《续汉书》曰:杨彪见汉祚将终,自以累世为公卿,耻为魏臣,遂称足疾,不复行。

《说文》曰:痈,肿也。痤,小肿也。

《素问》曰:黄帝坐明堂,召雷公而问之曰:"子知医之道乎?"雷公对曰:"诵而未能解,解而未能别,别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至侯王。愿得授树天之度,四时阴阳合之,别星辰与日月光,以彰经术,后世益明。上通神农着,至教疑於二皇。"黄帝曰:"善,无失之。此皆阴阳表里上下雌雄相输应也。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以教众庶亦不疑。殆《医道》《论篇》可传后世,可以为宝。"

《后魏书》:临淮王谭孙孚好酒,后遇风,患手足不随,口不能言。乃左手画地作字,乞解所任。

○疮

又曰:公孙光,齐淄川唐里人。善为古方及传语法。淳于意师之,悉受其书。意欲尽求他精方,光曰:"五方尽矣,吾身己衰,无所事之。是吾少年所授妙方也,公毋以教人。"意曰:"悉得禁方,幸甚。死不妄传人。"光喜曰:"公后必为国工。临菑阳庆有奇方,吾不如之,汝可谨事,必得之。"意遂舍光而事庆焉。

《范汪方》曰:凡九十种寒尸疰,此病随月盛衰。人有三百六十馀脉,走入皮中,或右或左,如人所刺,遂至於死。死尸相注,或至灭门。

《华他别传》曰:琅琊有女子,右股上有疮,痒而不痛,愈己复发。他曰:"当得稻糠色犬系马顿走,出五十里,断头向痒。"乃从之。须臾,有蛇在皮中动,以铁横贯,引出,长三尺许。七日便愈。

《论语》曰:子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

《史记》曰:廉颇云:"我为赵将,有攻城野战之功。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而位居我上。"相如闻,不肯与会,每朝时常称病,不欲与争列。

《左传》曰:宣二,晋里克有蛊疾。

又曰:歧伯,黄帝臣也。帝使岐伯尝味草木,典主医病。《经方》《本草》《素问》之书咸出焉。

《礼记·月令》曰:季夏行春令,则国多风咳。

《礼记·月令》曰:孟夏行秋令,则民多大疫。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晋书》:曹爽专权,宣帝称疾,何曾亦谢病。爽诛,曾乃起视事。

《抱朴子》曰:治金疮,以气吹之,血即断,痛立止。

○肿

《周礼·秋官》曰:庶氏掌除毒蛊,以嘉草攻之。

《魏武令》曰:凡式水甚强寒,饮之皆令人痢。

《魏书》曰:文帝在东宫,氛疠大起,时人雕伤。帝深感叹,与素所敬者大理王朗书,言:"人生有七尺之形,死为一棺之土,惟立德扬名,可以不朽。"

《晋阳秋》曰:宣帝初不欲屈节曹氏,辞以风疾不能起。魏武使人往微刺之,以观信否,宣帝坚卧不动。

王隐《晋书》曰:徐苗字叔胄,弟亡临殡,口中痈大溃,脓溢,苗含去之。

《汉书》曰:胶西王端为人残戾,又阴痿,一近妇人,病数月。

又曰:薛宗伯善徙痈疽。公孙泰患发背,伯宗为菩掴之,徙置斋前柳树上。明日而痈消,树鄙使起一瘤,如拳大。稍稍长二十馀日,瘤大脓烂,出黄赤汁升馀,树为之瘘损。

《晏子春秋》曰:景公水病,梦与二日斗,不胜,召占梦问之。晏子谓占梦曰:"公所病者,阴也。日,阳也。一阴不胜两阳,公病将己。"占梦以其言对。三日,公病大愈,赐占梦。占梦曰:"晏子教臣也。"公召晏子,赐之。晏子曰:"占梦以臣言对,故有益也;若使臣言,则不信也"

《史记》曰:卒有病痈者,吴起为吮之。卒母哭之,曰:"往年吴公吮其父,父遂战死。今又吮此子,妾不知其所死矣。"

《唐书》曰:安禄山陷西京,王继佯中风失音,贼犹强授伪官。后蒙原罪。

《搜神记》曰:蛊有怪物若鬼,其妖形变化,杂类殊种,或为狗豕,或为虫蛇,其人皆自知其形状。常行之於百姓,所中皆死。

《山海经》曰:丽麂之水,其中多有育沛,珮之无瘕疾。(郭曰:育珮,未闻。)

《锺离意别传》曰:黄谠为会稽太守。吴大疾疫,黄君转署意中部督邮,意乃露车不冠,身循行病者,赐与医药,其所临护口十馀人。

《魏末传》曰:李腾为荆州刺史,曹爽令别司马懿。懿使婢进粥,持杯而饮,粥皆流出,谓爽曰:"太傅非复可济,令人怆然。"故爽不复设备。

《抱朴子》曰:蝮蛇中人,不晓方术者但以刀割肉投地,其肉沸如火炙,须臾,焦尽。

《左传·哀下》曰:卫侯为灵台于藉圃,与诸大夫饮酒焉。褚师声子袜而登席,公怒,辞曰:"臣有疾,异於人,若见之,君将〈壳殳〉之。"(〈壳殳〉,呕吐也。)

○疫疠

又曰:锺会将反於蜀,使卫瓘慰劳诸军。瓘心欲去,且坚其意,曰:"卿三军主,宜自行。"会曰:"卿先行,吾当后出。"瓘便下殿,会悔遣之,使呼瓘。瓘辞眩疾动,诈仆地,北出閤。数十信追之。瓘至外廨,服盐汤,大吐。瓘素羸,便以困笃。会遣所亲人及医视之,皆言不起,会由是无所惮。

《说文》曰:痱,风病也。

宋玉《登徒子赋》曰:登徒子之妻,既疥且痔。

《洞林》曰:柳祖休妇病鼠瘘,积年不差。及困,令儿就吾卦之。语之曰:"当得贱师姓石者治之。"

谢承《后汉书》曰:吴郡妫皓字元起,其母至婚家醉,呕吐。恐食得毒,伏地尝吐,仰曰:"吐寒耳,非毒也。"

沈约《宋书》曰:沛郡相县唐赐往比村饮酒,还,因得病,吐蛊虫十枚。临死,语妻张曰:"死后刳腹中病。"张手破之,藏悉糜碎。

《孟宗别传》曰:孟宗为光禄勋,尝大会,公先少饮酒。偶有强者,饮一杯便吐。时令峻急,凡有醉吐者,皆传诏司察。公吐麦饭,察者以闻。上乃叹息,诏问食麦饭意。宗答曰:"臣家足有米奋鼹,直愚性所安。"其德纯素如此。

嵇含《遇虿客赋》曰:元康二年七月七日中夜,遇虿客,有戏余者。曰:"谚云'过满百,为虿所螫'斯言信哉!"

《淮南子》曰:嫁女於疾消渴者,夫死后,则难可复处。(以为故妨之,后人不娶。)

《国语·吴语》曰:夫差既许越成,乃大戒师徒,将以伐齐。子胥谏曰:"越之在吴也,犹人之有心腹之疾也。今王非越是图,而齐鲁以为忧事。夫齐譬诸疾疥癣也,岂能涉江湖而与我争此地哉?"

○痔

谢承《后汉书》曰:妫皓母炙疮发脓,皓祝而愈之。

○蹶逆

《淮南子》曰:狸头己鼠,鸡头己瘘。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多霍乱之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