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人从交锋部队战士转行、以摄像队容教育片为

图片 1

图片 2任旭东导演近照。图片 3《地道战》连环画封面。图片 4电影《地道战》剧照——灶台地道口。

 任旭东导演近照。

电影《地道战》:宣扬群众智慧和平民英雄的战地报告

在佳作云集、星光灿烂的中国电影史上,八一电影制片厂于1965年拍摄的电影《地道战》,缔造了持续半个世纪的传奇。

在佳作云集、星光灿烂的中国电影史上,八一电影制片厂于1965年拍摄的电影《地道战》,缔造了持续半个世纪的传奇。

一位从作战部队战斗员转行、以拍摄军事教育片为主业的电影界“新兵”,拍出了一部名震神州、广受赞誉的战争故事片;一部旨在传播军事知识和对敌斗争方法的“严肃作品”,以对敌人辛辣的戏谑调侃,酣畅淋漓地宣泄了民族情感,旷日持久地引爆了大众狂欢;一部由官方投资制作、没有大牌明星和超炫技术“吸睛”的主旋律影片,在面世后数十年依旧拥有巨大影响力,观影人数和印制拷贝数创下了令人惊叹的纪录。

一位从作战部队战斗员转行、以拍摄军事教育片为主业的电影界“新兵”,拍出了一部名震神州、广受赞誉的战争故事片;一部旨在传播军事知识和对敌斗争方法的“严肃作品”,以对敌人辛辣的戏谑调侃,酣畅淋漓地宣泄了民族情感,旷日持久地引爆了大众狂欢;一部由官方投资制作、没有大牌明星和超炫技术“吸睛”的主旋律影片,在面世后数十年依旧拥有巨大影响力,观影人数和印制拷贝数创下了令人惊叹的纪录。

“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伴随这铿锵有力的旋律流淌,电影《地道战》寄托了几代中国人的爱国情愫和青春记忆,银幕上的英雄人物和经典画面,犹如乡音般熟稔和亲切。

“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伴随这铿锵有力的旋律流淌,电影《地道战》寄托了几代中国人的爱国情愫和青春记忆,银幕上的英雄人物和经典画面,犹如乡音般熟稔和亲切。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笔者专访该片导演——91岁高龄的任旭东,听他讲述创作这部传奇电影的难忘故事。

国仇家恨生发出“旷世奇观”

国仇家恨生发出“旷世奇观”

王欣阁:当今许多年轻人爱看战争题材电影,对“电子战”“信息战”“生化战”比较熟悉,而“地道战”相对而言有些遥远,当年中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地道战,究竟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展开的?

王欣阁:当今许多年轻人爱看战争题材电影,对“电子战”“信息战”“生化战”比较熟悉,而“地道战”相对而言有些遥远,当年中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地道战,究竟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展开的?

任旭东:可以说,地道战是国难当头、强敌压境之时,我们党领导全国军民共同创造的天才般的战争样式,是特定时期在特定地域使用的特殊战争手段。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政府虽然被迫抗战,但他专制独裁,腐败无能,一年多时间内,华北、华东、华中、华南的广大国土,迅速沦入日本侵略军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向敌人的后方挺进,通过团结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武装群众,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游击战争,这类游击战几乎都是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物资匮乏、装备落后等艰难条件下展开的。当时,日本侵略军在8000多个村庄的冀中平原建立了1700多个据点,修建了700多公里的公路,挖了4000多公里的封锁沟,公路沿线岗楼密布、碉堡成群,妄图消灭八路军和抗日群众。党领导冀中人民根据平原地形的特点创造性地进行地道游击战,挖掘了户户相通、村村相连的多层连环地道网,游击队在地道里可以眼观六路、枪打八方,而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都发挥不了作用,小小的地道成为退可守、进可攻的地下长城。这部电影,就是以冀中根据地为创作背景,以多个村庄开展地道游击战的真实故事为蓝本,讲述了“高家庄”军民发挥无穷智慧,利用地道打击日本侵略军的战争传奇。

任旭东:可以说,地道战是国难当头、强敌压境之时,我们党领导全国军民共同创造的天才般的战争样式,是特定时期在特定地域使用的特殊战争手段。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政府虽然被迫抗战,但他专制独裁,腐败无能,一年多时间内,华北、华东、华中、华南的广大国土,迅速沦入日本侵略军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向敌人的后方挺进,通过团结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武装群众,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游击战争,这类游击战几乎都是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物资匮乏、装备落后等艰难条件下展开的。当时,日本侵略军在8000多个村庄的冀中平原建立了1700多个据点,修建了700多公里的公路,挖了4000多公里的封锁沟,公路沿线岗楼密布、碉堡成群,妄图消灭八路军和抗日群众。党领导冀中人民根据平原地形的特点创造性地进行地道游击战,挖掘了户户相通、村村相连的多层连环地道网,游击队在地道里可以眼观六路、枪打八方,而敌人的飞机大炮、坦克都发挥不了作用,小小的地道成为退可守、进可攻的地下长城。这部电影,就是以冀中根据地为创作背景,以多个村庄开展地道游击战的真实故事为蓝本,讲述了“高家庄”军民发挥无穷智慧,利用地道打击日本侵略军的战争传奇。

王:这部电影创作取材于那段抗战历史,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有生活中的原型吗?

王:这部电影创作取材于那段抗战历史,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有生活中的原型吗?

任:影片的人物设置和故事线索,在河北省正定县高平村取材比较多,因此我们特意将电影故事发生地放在“高家庄”。当年高平村民兵不到百人,只有几十条枪,虽然处在鬼子炮楼的层层包围之下,却从未被占领。在村党支部书记兼民兵队长刘傻子的带领下,从1943年秋到1945年春,粉碎了日伪军5次大“围剿”,这是很了不起的胜利。战斗结束后,刘傻子去打扫战场,结果被敌人打了回头炮,不幸壮烈牺牲。这个刘傻子,就是电影中党支部书记高老忠和民兵队长高传宝这两个人物的原型。在创作拍摄时,我们陆续采访了包括北京原顺义县焦庄户,石家庄市正定县高平村、保定市清苑县冉庄,以及任丘、高阳、蠡县等七八个县数十个开展过地道战的村庄,召集老民兵开座谈会,听他们讲当年同仇敌忾、英勇抗日的故事。现场聆听他们的动情讲述,我们每每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是太平年月,谁会在地道里东躲西藏,我们今天看地道战觉得是“旷世奇观”,其实那一条条地道都是由国仇家恨生发勾连的。

任:影片的人物设置和故事线索,在河北省正定县高平村取材比较多,因此我们特意将电影故事发生地放在“高家庄”。当年高平村民兵不到百人,只有几十条枪,虽然处在鬼子炮楼的层层包围之下,却从未被占领。在村党支部书记兼民兵队长刘傻子的带领下,从1943年秋到1945年春,粉碎了日伪军5次大围剿,这是很了不起的胜利。战斗结束后,刘傻子去打扫战场,结果被敌人打了回头炮,不幸壮烈牺牲。这个刘傻子,就是电影中党支部书记高老忠和民兵队长高传宝这两个人物的原型。在创作拍摄时,我们陆续采访了包括北京原顺义县焦庄户,石家庄市正定县高平村、保定市清苑县冉庄,以及任丘、高阳、蠡县等七八个县数十个开展过地道战的村庄,召集老民兵开座谈会,听他们讲当年同仇敌忾、英勇抗日的故事。现场聆听他们的动情讲述,我们每每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是太平年月,谁会在地道里东躲西藏,我们今天看地道战觉得是“旷世奇观”,其实那一条条地道都是由国仇家恨生发勾连的。

图片 5

以军人血性打造英雄传奇

 《地道战》连环画封面。

王:现在拍电影要融资、要确定演员档期等等,每个环节都不容易,您当年拍摄这部影片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以军人血性打造英雄传奇

任:最大的困难是剧本创作。因为形势任务的需要,1963年初总参指定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民兵军事教育片《地道战》,主要是要体现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让大家看后能学到一些基本军事知识和对敌斗争方法。为避免干巴枯燥,要求在军教片的表现形式上尽量让情节生动,耐看,且能看懂。八一厂厂长陈播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指派我参加由八一厂和工程兵组成的文学剧本创作小组。我们创作组一起到冀中地区进行了深入采访。地道战是一种游击战术,剧本从何入手,写什么,从哪里写起,将来在电影上如何呈现?特别是将抽象、概括的地道战内容编织成一部情节紧凑、生动好看的军事故事影片,确实是一个严峻挑战。“再难,能有攻打大王庄难吗?”我当时经常拿这句话激励自己。我是从刘伯承率领的二野部队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在作战部队时从抗日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参加过多个大小战役,可以说九死一生。在豫北战役攻克汤阴城巷战中,手榴弹炸掉了我的右手食指;攻克兰封县城战斗中,我的左胳膊被枪弹洞穿。战场上锤炼的军人血性,让我面对困难时从未退缩和服输。我很快拿出了剧本初稿。初稿审查通过后,彭绍辉副总参谋长提出进一步修改方向:“要充分体现人民战争中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力量,歌颂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故事性要真实可信,让观众看过影片后能长人民的志气,灭敌人的威风……”

王:现在拍电影要融资、要确定演员档期等等,每个环节都不容易,您当年拍摄这部影片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王:这部电影最大的道具和景观就是地道了,怎样在大银幕上呈现险象环生、让鬼子防不胜防的地道机关?

任:最大的困难是剧本创作。因为形势任务的需要,1963年初总参指定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民兵军事教育片《地道战》,主要是要体现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让大家看后能学到一些基本军事知识和对敌斗争方法。为避免干巴枯燥,要求在军教片的表现形式上尽量让情节生动,耐看,且能看懂。八一厂厂长陈播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指派我参加由八一厂和工程兵组成的文学剧本创作小组。我们创作组一起到冀中地区进行了深入采访。地道战是一种游击战术,剧本从何入手,写什么,从哪里写起,将来在电影上如何呈现?特别是将抽象、概括的地道战内容编织成一部情节紧凑、生动好看的军事故事影片,确实是一个严峻挑战。“再难,能有攻打大王庄难吗?”我当时经常拿这句话激励自己。我是从刘伯承率领的二野部队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在作战部队时从抗日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参加过多个大小战役,可以说九死一生。在豫北战役攻克汤阴城巷战中,手榴弹炸掉了我的右手食指;攻克兰封县城战斗中,我的左胳膊被枪弹洞穿。战场上锤炼的军人血性,让我面对困难时从未退缩和服输。我很快拿出了剧本初稿。初稿审查通过后,彭绍辉副总参谋长提出进一步修改方向:“要充分体现人民战争中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力量,歌颂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故事性要真实可信,让观众看过影片后能长人民的志气,灭敌人的威风……”

任:这部电影歌颂的是平民英雄,展示的是普通军民的战斗智慧和生存智慧,无论是地道机关的设置,还是拍摄主场景的选取,必须既贴近实际又高于生活。我们在采访中发现,当年地道战中的条条地道和重重机关,因为雨季很难保存完整,早就毁损得差不多了,实景拍摄几乎不太可能。幸亏杨成武副总参谋长派人给我送来了一本《冀中平原地道战争总结》的书,文图并茂、形象直观,成为设计地道的重要“教科书”。最初曾想选一块黄土地开挖成地道断面,毕竟地道是这部电影核心看点,不过经估算工程太过浩大,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很高,只好让美工在八一厂内搭景。也就是说,呈现在银幕上所有地道内的镜头画面,都是搭景拍摄的。我们通过摄影镜头上下左右推拉升降,将地道内丰富多彩、千奇百怪的地道设施和形态各异的地道出入口,共同组成了一个壮观宏伟的地道战斗网。在外景拍摄上,因为高平村没有适合的拍摄场景,冉庄的十字街头和街心的3棵老槐树,很有古朴村庄的风貌,成为电影中标志性的主场景。邻近的唐庄有3棵300多年的古杨树,李庄有很古朴的砖房和整齐的街道,所有这些,都成为“高家庄”的主要外景地。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人从交锋部队战士转行、以摄像队容教育片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