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历史虚无主义虚无榜样是随意和任意的恶搞,雷

时代的变迁还是巨大的。当毛泽东时代的那一代人还健在时,至少能够保留住我们的部分记忆。但两代人、三代人过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呢?谁还能捍卫历史的真相呢?人们只能从现在的共产党去想象当年的共产党,这是人之常情,很难有人能够超脱这个范畴。但当年的中国革命确有波澜壮阔的往昔,需要被人们永远铭记。我希望有人能写出伟大的作品来记住这惊天地泣鬼神的过往。我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作品出现,我也期待它的名字是芳华,真正的芳华。

3.本末倒置

不可否认,雷锋是那个特定时代的人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应当时主流思想意识需要的而产生的。在我看来,更应该还原其作为普通的、优秀的、正常道德规范的中国人,在他的身上充满了那个时代的激情,也带有那个时代的偏颇。然而,无论如何,在雷锋身上所体现的

另一类作品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像莫言的《丰乳肥臀》、梁晓声的《知青》、严歌苓的《芳华》这样的作品了。这些都是小说,但又有点纪实文学的味道,承担为人们还原历史的重任。人们也很配合,把这些作品所写的故事当成正史来看,成为他们评判毛泽东时代的依据。就是这样,雷锋、焦裕禄等英模人物被解构了,他们成为有罪推断的试验品,被肆意的解读了。这比官方正面的宣扬厉害多了,或许正史就是干不过野史。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列宁说过:“在社会现象领域,没有哪种方法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脚的了。挑选任何例子是毫不费劲的,但这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有纯粹消极的意义,因为问题完全在于,每一个别情况都有其具体的历史环境……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都不如。”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所谓的英雄故事,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全靠前人编纂、想象、加工而成。这种说法“只强调历史书写的主体性,而忽视历史事实的客观性”。按照他们的逻辑,英雄也可以是历史的罪人,历史的罪人也能成为英雄。在他们看来,英雄是没有标准的,历史是没有客观性的。“如果这样对待历史研究,那除了戏说和虚构外,不可能有严肃认真的科学研究”,其结论自然是值得怀疑的。

今天,由刘一君执导、胡家华主演的《青春雷锋》上映了,在一个越来越走向后现代的社会里,重新回忆革命理念笼罩的激情岁月,对于当下的观众来说总有一种陌生感。这种陌生感来自于不同年代的生活理念的断裂,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找回那种曾经的激情,而当今的阐释也只是我们当下生活的某种形象化反映。 不可否认,雷锋是那个特定时代的人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应当时主流思想意识需要的而产生的。在我看来,更应该还原其作为普通的、优秀的、正常道德规范的中国人,在他的身上充满了那个时代的激情,也带有那个时代的偏颇。然而,无论如何,在雷锋身上所体现的舍已为人、助人为乐以及为人民服务的理念与精神并不仅仅是一代人的精神财富,它超越了特定的历史局限,作为我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中的一部分,任凭时代的变迁,对于我们所有的后来人都有着深刻的影响,几乎每一个当下的年轻人,都是伴随着学习雷锋的儿歌成长起来。 毋庸讳言,当下是一个袪魅的时代,任何光辉可神圣的东西都被请下神坛,在世俗的目光中受到检验,曾经的雷锋精神在岁月的尘沙中也会失去原来的光泽,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仍然需要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与关爱,那种不设防的互助心态在我们这个时代尤其奢侈。伴随着各种徐老太式的人物的出现,我们发现,在道德滑坡的年代,雷锋精神更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需要。 因而,我不反对解构,事实上将雷锋精神中那些超出实际的塑造解构之后更容易让我们看到一个真实的雷锋,这种真实并不是建立在特定的革命理念上,而是建立在更宽广的人之善念上,即一种对他人困境的感同身受并力所能及的帮助上。 所以,在当下时代如何塑造雷锋形象就面临一个转换,即如何从革命理想主义时代的激情战士转换成当下的一般道德良知的代表。胡家华所饰演的雷锋就是这样一个形象,在这里激发他全部热情的不再是那层飘渺的革命理念,而是基于最基本的同情心与利他心。尽管影片仍然展示雷锋的生活出身,但事实上最能激发他的是对祖国与人民的热情,这种热情源于对这个民族的热爱。 当然,影片在表现雷锋的生命历程时也真实地再现了他的情感世界,这同十七年时所宣传的策略是截然不同的。在革命理念支配下的雷锋是一心为公,没有任何私人情感空间的;而《青春雷锋》中的雷锋却在爱情与国家,情感与纪律之间不得不做出选择,尽管这种选择以一种高亢的方式来结束。 因而,胡家华所演绎的雷锋既是新中国十七年间的人民战士,又是当下社会中国梦的践行者,无论世道人心如何,我们依然需要雷锋,这本应是植根于我们每个人心底的传统道德、现代价值观以及人的自我实现的渠道,胡家华饰演到位、精准,超越形似,在新的历史时空中为我们展现了一个集平凡与伟大于一身的雷锋。

在公众号上看到一篇文章,它把郭敬明的《小时代》看成是中国社会变迁的写照。中国的暴发户们登堂入室,开始宣扬他们的生活了。这些先富人群不再羞羞答答,而是勇敢承认金钱至上、欲望无罪的价值观了。在全新的价值体系中,所有的一切都要推到重来,他们也要打破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了。这是起义的呐喊,行动的纲领,这会成为先富人群的时代标签。

一、“虚无”革命榜样的策略

从毛泽东去世之后,中国也深受文化领导权旁落之苦。首先发难的就是伤痕文学,用无病呻吟解构了中国的革命时代。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确立了改革的合法性。但他过早的去世了,他没有看到后改革开放时代中国的现状。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资本入侵的时代背景下,我们不会拥有平凡的世界了。平凡的世界的真谛是“中国梦”,也即劳动改变命运,但随着大批工人下岗,中国的主人也再次易主,青春不在了,他们也由平凡的世界走进苦难的世界了。

英模人物都是站在大地上,脚上也会沾些尘土。可贵的是,雷锋从不避讳自己的缺点。一位老领导看到雷锋穿皮夹克的照片,回信批评了雷锋。雷锋读后非常惭愧,就把那件皮夹克收了起来,并为那次冲动的消费自责和自省。雷锋对自己行为的反思恰恰说明他对待自己行为的正确态度,恰恰印证了他的成长轨迹:从平凡到伟大。但历史虚无主义借这些缺点大做文章,甚至专门去搜集、罗列榜样的缺点或不足,以缺点否定优点,攻其一点,不看本质。进而否定榜样本人,上升到所谓大是大非问题。历史虚无论者罔顾历史事实,无限放大英模人物的某些不足或缺点,甚至把一些正常的人生需求说成是品质问题,把生活中的不足说成是主观故意,把私人情感上升到所谓立场问题,其真实意图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我看来,中国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书就是《三国演义》了。因为这部书打败了《三国志》在内的众多正史,成为人们臧否人物的主要依据。曹操就深受其害,本来陈宫是背叛曹操的人,《三国演义》设计出曹操杀吕伯奢一家的桥段,反而把曹操置于不仁不义的境地,千百年来无法翻身。可见这些小说的威力了。

吹毛求疵,恶意中伤,作为一种简单化、绝对化地歪曲事物本质的一种使俩,

现在的时代毕竟和《三国演义》的时代不同了。普罗大众不再迷信,他们总会找到真相。孙皓晖先生怀着对大秦帝国的敬意,为我们还原了那段金戈铁马的岁月;当年明月在感叹大明王朝兴衰的同时,也铸就了引人入胜的现代明史;对国共交锋感兴趣的普通的人,在公众号上书写了很多高质量的评介文章。单个文人的意志如花妙笔很难在定义一个时代了,《平凡的世界》和《芳华》在掀起一次次舆论高潮的同时,也不断引发人们的升入思考:中国当代社会究竟如何演变?每一代人的使命究竟在哪?前后三十年应该如何评价?我相信真理是会越辩越明的。相信人民群众,他们能创造历史。

澳门新葡新京 1

现代世界随着电影、电视乃至网络的出现,在给人们带来丰富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重新塑造了一个比小说更为广阔的评价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现实中的善恶美丑不再能起主导作用,文化软实力成为决定事物性质的最根本因素。美国掌握了好莱坞,一直杀戮不断的美国就成为高举仁义大旗的正义之师。其他反抗力量则被统统打上恐怖主义的标签。因为主导了虚拟世界,美国可以在全世界领导颜色革命,搞得中东大乱,世界苦不堪言。

却被她的同胞们拉上行刑台,接受审判。今天,我国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对英雄人物的疯狂进攻,打倒英雄人物只是个幌子,终极目的是通过“毁人之史”来抹黑中国共产党的形象,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英雄被推倒了,榜样人物的事迹还有几人记忆?榜样人物的行为被否定了,革命榜样的精神价值还有几人传承?

这样的历史故事熟悉吗?如果不明白它的意义,那么看看苏联的历史就好了。《静静的顿河》这样的作品曾经鼓舞过很多革命者。但是同样的俄罗斯,到了它寿终正寝之时,却变成了《1984》、《古拉格群岛》那样的人间地狱。真到他写出来的时候,没有人认为他写的不对,不是现在不对,而是一直如此,以至它的诞生都是一个错误了。为什么变得那么糟糕?因为当斯大林被妖魔化的时候,没有人捍卫斯大林,甚至当局还在推波助澜。但斯大林被打倒了,苏联离灭亡的日子还会远吗?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时间是最真的检验器。浩瀚的历史中,许多大红大紫、叱咤风云的人物都经不起岁月的流逝,成了匆匆过客。而真正的英雄榜样却被历史铭记,革命榜样的精神穿越了时空,沉淀下来,融入了人们的记忆。如果真如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言,英雄榜样是虚构的,在历史和时间面前,革命榜样早就被淘汰了。事实胜于雄辩,英雄榜样之所以历久弥新、永不褪色,正是在于其不容置疑的客观真实性。

人们在评价往昔时,都会有强烈的代入感。他们会从自我认知出发,去还原当年的人和事。所以,在这种自我想象下,雷锋成为极度虚伪的影帝;邱少云成为违背科学规律的假人;董存瑞成为被人诱骗的受害者。《芳华》就是这样的思路,如果我穿越到那个时代,我的所思、所感、所想会是什么。在这样的天空,我的命运会如何。不管我以何种身份出场,绝大多数情况下,会以悲剧收场。其实这也是部分的事实。改革开放是巨大的时代变迁。以军人——我们最可爱的人为代表的一批人,成为时代的弃儿,无背景的他们被生活的巨浪抛到最高点,大部分人落下后会是粉身碎骨的结局。从这个意义上说,《芳华》看到了《平凡的世界》的结尾,因而索性把它的开头都改了。

澳门新葡新京,总之,时代造就革命榜样,革命榜样顺应时代潮流。英雄人物和榜样人物的群体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忆,一个国家的精神标签,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今天,捍卫英雄,捍卫榜样人物,绝不是无关紧要,而是至关重要的,它“是中华民族保持‘精神基因’纯正性的关键一招,是社会主义中国确立精神自我、界定身份密码的不二选择”。我们揭露历史虚无主义虚无革命榜样的真实意图,有效肃清虚无主义的恶劣影响,目的就是要正确对待革命榜样,营造“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的良好氛围,沿着英雄的足迹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澳门新葡新京 2

榜样人物通过无言之教承载核心价值观的内容,借助人物之美传播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精神支柱。一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否定,民族的价值支撑就会坍塌,精神高地就会遭摧毁。当一切美好和高尚遭质疑、被否定,我国难免重蹈苏联的覆辙和噩梦。殷鉴不远。“苏联女英雄”卓娅·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视死如归的精神本应被铭记,然而,50年后她

澳门新葡新京 3

1.表层目的

2.恶意中伤

整个行动的胜败。而且生理学常识不能解释的问题并非不存在,医学上很多奇迹就是最好的证明。邱少云的高尚之处,就在于他视革命事业胜于自己的生命。邱少云当年的排长亲述当年的火烧过程,击破了谣言。同样,对待丛飞的事迹,我们也不能用市场经济等价交换的标准来衡量。尽管他在物质上是贫乏的,但他的精神是富足的。丛飞的高尚行为并没有众叛亲离,而是得到了父母和爱人的支持。历史虚无主义将市场经济的交换原则、功利标准搬用于一切领域,用物质利益衡量精神价值,用狭隘的功利意识替代道德动机,从而抹杀榜样行为的无私性和品质的高尚性。

历史虚无主义攻击革命榜样的这种策略就是将英模人物生活中的细节无限放大,小题大做;将历史枝节放大为全局问题,并不加区分地蓄意渲染;将革命榜样的失误加以无限夸大、丑化,大做文章。如雷锋买了一块手表,穿件皮夹克就是奢侈浪费,搞小资情调;刘胡兰谈场恋爱,就是大逆不道。革命英模人物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他们也是由普通人成长起来的。在从普通人成长为革命榜样的过程中,有些不足或缺点恰恰是个人成长中难免的事。作为年轻人,雷锋也有对时尚的需求,合情合理。历史虚无主义偏偏抓住雷锋的这些生活琐事,恶意喧染,无限夸大,而大搞批判,以此质疑雷锋精神的真实性和合理性。更有甚者公开造谣《雷锋日记》皆为造假。

1.直接后果--诱导人们认为英雄人物原来是主观“建构”出来的

历史虚无主义虚无榜样是随意和任意的恶搞,是假借学术研究的外衣,实现其政治意图。历史虚无主义借助各种有目的性和针对性的策略,抢占话语空间,竭力贬损和矮化榜样。

5.简单比附

3.深层目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虚无主义虚无榜样是随意和任意的恶搞,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