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伯儒写淳古文《太守》,一曰黑体

○书下

古文 大篆 籀文 小篆 八分 隶书 章草 行书 飞白 草书 汲冢书

  张怀瓘将书体归纳为十体,无疑是一大进步。今将汉字分为真、行、草、隶、篆五体,或真、草、隶、篆四大体,毫无疑问,是受了张怀瓘书法欣赏书体分类的很大影响。中国的文字及书法,自古迄今,形态、风韵各具特色。就书体分类而言,从狭义上说,人各一体;从广义上讲,应舍小异、取大同,尽量简约。动与静、点与线、黑与白,相反相成,体现了阴阳之道,构筑起一个书法世界。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所追求的哲学思想和审美情趣。书之笔画也是两类:点和线。点、线间架有纵横、上下、斜正、揖让、向背。墨写的点线与白色的纸,构成黑与白。清代兴化人刘熙载在他的著作《艺概》中写道:“书凡两种:篆、分、正为一种,皆详而静者也。”行、草为一种,皆简而动者也。”分为详、简即动、静两类。这是简之不能再简的一种分类了。张怀瓘在《书断》中又论道:“权舆十体,相沿互明。创革万事,皆始自微渐,至于昭著。”

古文

李斯 萧何 蔡邕 崔瑗 张芝 张昶 刘德升 师宜官 梁鹄 左伯 胡昭 钟繇

  对于楷书隶书,唐时所说的隶就是楷,这同今天的隶书有出入。而“八分本谓之楷书”,“盖其岁深,渐若八字分散,又名之为八分。”总而言之,现在我们可以把隶和八分笼统地归于一类,统称为隶书。张怀瓘说:“楷、隶初制,大范几同”,“盖大小篆,方圆而为隶书。”将篆字的圆转变为方就是隶,隶带有篆意;楷、隶大体相同。书法视频。

王隐《晋书》曰:荀勖领秘书监,始,书师锺朗法。太康二年,得汲郡冢中古文竹书,勖自撰次注写以为《中经》,别在秘书,以较经传阙文,多所证明。

钟会 韦诞

  对于篆书,小篆是秦并六国后,始皇用李斯“书同文”的国策,禁用其他书体,并焚书,创立小篆。所谓“篆”,他说:“篆者,传也。”所谓大篆、小篆,并不是指字形有大有小,这里是古今的意思。古今相传,大篆是篆,小篆也是篆。张怀瓘说:籀文与古文、大篆小异。换句话说,古文、大篆和籀文,大体都差不多。既然如此,本着“去小异,取大同”的分类原则,将以上三体合并为一体,统称为篆书。他说:“(小篆是)增损大篆,异同籀文。”既然如此,并古文、大篆、籀文和小篆为一类,统称篆书可也。   对于行书,他说:“行书非草非真,离方循圆,在乎季孟。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张怀瓘在《书断》中说:行书“即正书之小伪”。他又说行书“非草非真”,我们知道“正书”、“真书”和“楷书”,说的是同一书体,仅名称不同而已。既已将行草纳入草书之类,那么,真行便可以纳入真书之类。因实用性强,将兼真带草的这两种行书,仍划分行书体。   对于草书,张怀瓘写道草书字体“上下牵连,或借上字之下而为下字之上,奇形离合,数意兼包”,“神化自若,变态不穷”,这已属狂草的描述。“章草即隶书之捷,草亦章草之捷”,这句话说出了章草与草的本质联系,特别是与今草的联系更为密切。草书包括章草、行草、今草(小草)、狂草(大草)。他指出“草书之先,因于起草”,这是草书形成与发展的根本原因,即他所言“祖出于此”。他在《书断》中没有用“狂草”的名称。因此,章草、今草、狂草,以及行草,可以笼统地划分为草书一类。   对于飞白体,这是一种实用书体,其法失传,其迹不存,无从稽考。故专辟一体,已无必要。张怀瓘说,东汉蔡邕某日见修饰鸿都门的“役人以垩帚成字,心有悦焉,归而为飞白之书,并以题署宫阁”。

《书断》曰:古文者,黄帝史苍颉所造也。颉首有四目,通於神明,仰观奎星圜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之象,采乎众美,合而为字。是曰古文,《孝经援神契》云"奎主文章,苍颉放象"是也。夫文字者,总而为言,包意以名事也;分而为义,则文者祖父,字者子孙。得之自然,备其文理,象形之属,则为之文;因而滋蔓,母子相生,形声、会意之属,则谓之字。字者,言孳乳浸多也。题於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舒也,纪也。

古文

更多书法欣赏

又曰:魏卫觊,字伯儒,河东安定人。官至侍中。尤工古文,笔迹精绝。魏初淳古文者,出於邯郸淳。伯儒写淳古文《尚书》,以示淳,淳不能别。

按古文者,黄帝史苍颉所造也。颉首有四目,通于神明。仰观奎星圜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之象,博采众美,合而为字,是曰古文。《孝经》援《神契》云:奎主文章,苍颉仿象是也。

篆书

大篆

《汉书》曰:元帝善史书。(史籀所作大篆。籀,音纣。)

按大篆者,周宣王太史史籀所作也。或云,柱下史始变古文,或同或异,谓之篆。篆者传也,传其物理,施之无穷。甄酆定六书,三曰篆书。八体书法,一曰大篆。又《汉书·艺文志》、《史籀》十五篇,并此也。以此官制之,用以教授,谓之史书,凡九千字。

《续汉书》曰:灵帝置鸿都门,诸生能为尺壁赋,及以工书鸟篆相课试,至千人焉。

籀文

《魏略》曰:邯郸淳,善苍颉虫篆、许氏字指。

周太史史籀所作也,与古文大篆小异,后人以名称书,谓之籀文。《七略》曰:《史籀》者,周时史官教学童书也,与孔氏壁中古文体异。甄酆定六书,二曰奇字是也。

《后魏书》曰:窦遵善楷、篆。北京诸碑,及台殿楼观门题,多其书也。

小篆

《书断》曰:秦李斯妙六篆,始省改之为小篆,著《苍颉篇》七章。虽帝王质文,世有损益,终以文代质,渐就浇醨。则三皇结绳,五帝画象,三王肉刑,斯可况也。古文可为上古,大篆为中古,小篆为下古。三古谓之实,草隶渭为华。妙极於华者,羲、献;精穷於实者,籀、斯。始皇以和氏之璧琢而为玺,令斯书其文。今泰山、绎山及秦望等碑,并其遗迹,谓国之伟宝,百世之法式。斯小篆入神,大篆入妙。

小篆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增损大篆,异同籀文,谓之小篆。亦曰秦篆。

《书断》曰:大篆者,周宣王大史史籀所作也。或云:柱下史始变古文,或同或异,谓之为篆。篆者,传也,传其物理,施之无穷。甄酆定六书,三曰篆书;八体书法,一曰大篆。又《汉书·艺文志》《史籀》十五篇,盖此也。

八分

澳门新葡新京,又曰:《吕氏春秋》云"苍颉造大篆",非也。若苍颉造大篆,则置古文何地?即籀、篆,盖其子孙是也。

按八分者,秦时人上谷王次仲所作也。王愔云:王次仲始以古书方广,少波势。建初中,以隶草作楷法,字方八分,言有模楷。始皇得次仲文,简略,赴急疾之用。甚喜。遣使召之,三征不至。始皇大怒,制槛车送之,於道化为大鸟飞去。

又曰:小篆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增损大篆,异同籀文,谓之小篆,亦曰秦篆。

隶书

蔡邕《篆势》曰:体有六篆,妙巧入神,或象龟文,或化龙鳞。纡体放尾,长翅短身,延颈胁翼,势似凌云。

按隶书者,秦下邽人程邈所作也。邈字元岑,始为县吏,得罪,始皇幽系云阳狱中。覃思十年,益小篆方圆,而为隶书三千字,奏之。始皇善之,用为御史。以奏事烦多,篆字难成,乃用隶字。以为隶人佐书,故曰隶书。

八分书

章草

《唐书》曰:张廷珪与陈州刺史李邕亲善,屡上表荐之。邕所撰碑碣之文,必请廷珪八分书之,甚为时人所重。

按章草,汉黄门令史史游所作也。卫恒、李诞并云:汉初而有草法,不知其谁。萧子良云:章草者,汉齐相杜操,始变藁法。非也,王愔云:(云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元帝(帝原作章,据明抄本改)时,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隶体,粗书之。汉俗简惰,渐以行之是也。

《世论》曰:安定梁鹄,字孟皇,善八分书。太祖使书信憧宫门榜题。

行书

《书断》曰:八分书者,秦羽人上谷王次仲所作也。

按行书者,后汉隶川刘德升所造也。行书即正书之小变,(变原作伪,据明抄本改)务从简易,相闻流行,故谓之行书。王(王原作云,据明抄本改)愔云:晋世以来,工书者多以行书著名。钟元常善行书是也。尔后王羲之、王献之,并造其极焉。

又曰:后汉师宜官,南阳人也。灵帝好书,征天下工书於鸿都门,至数百人。八分称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而性嗜酒。或时空,至酒家,因书壁以雇之。观者云集,酤酒多售。

飞白

隶书

按飞白者,后汉左中郎蔡邕所作也。王隐、王愔并云:飞白变楷制也。本是宫殿题署,势既劲,文字宜轻微不满,名为飞白。王僧虔云:飞白、八分之轻者。邕在鸿都门,见匠人施垩帚,遂创意焉。

《吴志》曰:张昭,字子布,善隶书。

草书

《晋书》曰:王羲之,尤善隶书,为古今之冠。论者称其笔势,以为飘若游云,矫若惊龙,深为从伯敦、导之所器重。

按草书者,后汉征士张伯英所造也。梁武帝《草书状》曰:蔡邕云,昔秦之时,诸侯争长。羽檄相传,望烽走驿,以篆隶难,不能救急,遂作赴急之书,盖今之草书是也。

《晋中兴书》曰:李充,字弘度。母卫氏,廷尉展之妹也。充少孤,母聪明有训,又善楷书,妙参锺、索,世咸重之。克从兄咸亦善书。

汲冢书

沈约《宋书》曰:文帝善为隶书。

汲冢书,盖魏安厘王时,卫郡汲县耕人,于古冢中得之。竹简漆书科斗文字,杂写经史,与今本校验,多有异同。耕人姓不。(不字呼作彪,其名曰淮,出《春秋后序》《文选》中注。)

又曰:羊欣,字敬元,长隶书。父不疑,初为乌程令,欣年十二,时王献之为吴兴太守,甚知爱之。献之尝夏月入县,欣着新绢裙昼寝,献之书裙数幅而去。欣本工书,因此弥善。

李斯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伯儒写淳古文《太守》,一曰黑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