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敢犒从者,凡稻去壳用砻

○瓢

宋牼曰:天生五谷以育民,美在其间,有黄裳之意焉。稻以糠为甲,麦以<麦夫>为衣,粟、粱、黍、稷毛羽隐然。播精而择粹,其道宁终秘也。饮食而知味者,食不厌精。杵臼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为此者岂非人貌而天者哉?

○商贾

《方言》曰:蠡,陈楚宋魏之间或谓之树,或谓之瓢。

○攻稻(击禾 轧禾 风车 水碓 石碾 臼 碓 筛 皆具图)

《左传·僖公下》曰:秦师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於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商,行贾也。乘,四。韦先,韦乃入牛。古者将献遣於人,必有先之。)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於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二十四日之积,(腆,厚也。淹,久也。积,刍米菜薪。)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通俗文》曰:瓠瓢为蠡。

凡稻刈获之后,离稿取粒。束稿于手而击取者半,聚稿于场而曳牛滚石以取者半。凡束手而击者,受击之物或用木桶,或用石板。收获之时雨多霁少,田稻交湿,不可登台者,以木桶就田击取。晴霁稻干,则用石板甚便也。

又《宣公下》曰:荆尸而举,(荆,楚也。尸,陈也。楚共王始更为此陈法,遂认为名也。)商农业和工业贾不败其业,而卒乘辑睦,事不奸矣。

《礼》曰:合卺而酳。

凡服牛曳石滚压场中,视人手击取者力省三倍。但作种之谷,恐磨去壳尖,减削生机。故南方多样之家,场禾多藉牛力,而过大年作种者则宁向石板击取也。

又《成公下》曰:智武子之在楚,郑贾人有将置诸褚中以出。既谋之,未行,而楚人归之。贾人如晋,智罃善视之,如实出己。贾人曰:"吾无其功,敢有其实乎?吾小人,不可以厚诬君子。"遂适齐。

《三礼图》曰:卺,取四升瓠,中破,夫妇各一。

凡稻最棒者九穰一秕,倘风雨不常,耘耔失节,则六穰四秕者容有之。凡去秕,南方尽用风车扇去;北方稻少,用扬法,即以扬麦、黍者扬稻,盖不若风先生车之便也。

《左传·昭元》曰:鲁曾阜曰:"贾而欲赢而恶嚣乎?"(言举例商贾求赢利者,不得恶喧嚣之声。)

《论语》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

凡稻去壳用砻,去膜用舂、用碾。然水碓主舂,则兼并砻功。燥干之谷入碾亦省砻也。凡砻有二种:一用木为之,截木尺许,斫合成大磨形,两扇皆凿纵斜齿,下合植┺穿贯上合,空中受谷。木砻攻米二千余石,其身乃尽。凡木砻,谷不甚燥者入砻亦不碎,故入贡军国漕储千万,皆出个中也。

又《昭公》曰:子西当归,韩宣子问於叔向曰:"子干其济乎?"对曰:"难。"宣子曰:"同恶相求,如市贾焉,何难?"(宣子谓弃疾。亲恃王叔比干,共同好恶,故言如市贾,同利以相求。)对曰:"无与同好,什么人与同恶?"(言弁疾本不与比干同好,则亦不得同恶。)

《尔雅》曰:康瓠谓之甈。(孙炎曰:康瓠也。郭璞曰:瓠,壶也。贾太傅曰宝康瓠是也。)

一土砻析竹匡围成圈,实洁净黄土于内,上下两面各嵌竹齿。上合ド空受谷,其量倍于木砻。谷稍滋湿者入个中即碎断。土砻攻米二百石,其身乃朽。凡木砻必用健夫,土砻即孱妇弱子可胜其任。庶民饔飧皆出当中也。

又《昭公六》曰:臧会奔郈,郈鲂借使为贾正焉。(郈,在东平无盐县东南。鲂假,郈邑先生。贾正,常物品使有常价,若市吏。)

《西周策》曰:应侯谓嬴异人曰:"百人舆瓢而趋,不比一位持而走疾。百人试舆瓢,瓢必裂。今宋国,华阳、穰侯、太后用之,吴国必裂矣!"

凡既砻,则电风扇以去糠秕,倾入筛中团转。谷未剖破者浮出筛面,重复入砻。凡筛大者围五尺,小者半之。大者其核心偃隆而起,健夫利用。小者弦高中二年级寸,当中平洼,妇子所需也。凡稻米既筛之后,入臼而舂,臼亦二种。八口之上之家堀地藏石臼其上,臼量大者容五斗,小者半之。横木穿插碓头,(碓嘴冶铁为之,用醋滓合上。)脚踩其末而舂之。比不上则粗,太过则粉,精粮从此出焉。晨炊无多者,断木为手杵,其臼或木或石以受舂也。既舂以往,皮膜成粉,名曰细糠,以供犬豕之豢。荒歉之岁,人亦可食也。细糠随电风扇播扬分去,则膜尘净尽而粹精见矣。

又《昭公十四年》曰:郑子产对韩宣子曰:"昔小编先君桓公与厂家皆出自周,(郑本在周畿内,桓公东迁,并与商人俱。)庸次比耦,(庸,用也。次,更相从。耦,耕。)以艾杀此地,斩之蒿菜藜藿而现成之。世有盟誓,以相信也,曰:'尔无作者叛,笔者无强贾,母或匄夺。尔有利市宝贿,笔者勿与知。'恃此质誓,故能相保,以至於今。今吾子以好业辱,而谓敝邑强夺商人,是教敝邑背盟誓也,毋乃不可乎?"

《西宫过去的事情》曰:漆卺爵二,银锁上等兵七尺。

凡水碓,山国之人居河滨者之所为也。攻稻之法省人力十倍,人乐为之。引水成功,即筒车灌田同一制度也。设臼多寡不一。值流水少而地窄者,或两三臼。流水洪而地室宽者,即并列十臼无忧也。

又《定公下》曰:卫王孙贾曰:"苟燕国有难,工商未尝不为患,使皆行而后可。"公以告大夫,乃皆将行之。

《庄周》曰:惠子谓庄周曰:"魏王贻小编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剖感到瓢,则瓠落无所容。吾为其无用,舍之。"

江南信郡水碓之法巧绝。盖水碓所愁者,埋臼之地卑则洪潦为患,高则承流不比。信郡造法即以一舟为地,橛桩维之。筑土舟中,陷臼于其上,中流微堰石梁,而碓已变成,不烦木壅坡之力也。又有一口气而三用者,激水转轮头,一节转磨成面,二节运碓成米,三节引水灌于稻田,此心计无遗者之所为也。凡河滨水碓之国,有老死不见砻者,去糠去膜都以臼相终始,惟风筛之法规无两样也。

《史记·吕子传》曰:不韦,阳翟大贾人也。往来贩贱卖贵,家累千金。

《楚辞·九叹》曰:藏瓠蠡於筐簏。

凡砌石为之,承藉、转轮皆用石。牛犊、马驹惟人所使,盖一牛之力日可得六人。但入当中者,必极燥之谷,稍润则碎断也。

又曰:白丹,周人也。与僮仆同苦乐,趋时若猛兽、挚鸟之发,故曰"吾治生产,犹伊尹、吕望之谋,北宋用兵,卫鞅行法是也。其智不足以权变,勇不足以英断,仁不能以取予,强不可能享有守,虽欲学小编术,终不告之矣。"盖天下言治生者,祖白丹也。

东方朔《答客难》曰:盲人摸象,以蠡(张宴曰:蠡,瓢瓠也。)测海。

○攻麦

又曰:齐俗贱奴虏,而刁间独爱贵之;桀黠奴,人之所患也,惟刁间收取,使之逐渔盐商贾之利。或连骑交守相然,愈益任之,终得其力,起富数千万。故曰:"宁爵无刁。"(孟康曰:刁间能畜豪,故致或有连车骑交守相。奴自谓:宁欲免去作民有爵耶?无将止为刁氏作奴乎?无,发声助也。)言其能使豪奴自饶而尽其力也。

《琴操》曰:许由无杯器,常以手捧水。人以一瓢遗之,由操饮毕,以瓢挂树。风吹树,飘动历历有声。由认为苦闷,遂取捐之。

凡水稻其质为面。盖精之至者,稻中再舂之米;粹之至者,麦中重罗之面也。

《汉书》曰:高祖诏曰:"贾人无得衣锦绣绮縠絺罽、操兵骑马。

○勺

大麦收获时,束稿击取如击稻法。其去秕法北土用,盖电扇流传未遍率土也。凡不在宇下,必待风至而后为之。风不至,雨不收,皆不可为也。

又曰:陈犭希反,上闻犭希将皆故贾人,曰:"吾知与之。"乃多以金购犭希将,犭希将多降。

《说文》曰:斗,勺也。

凡大豆既之后,以水淘洗尘垢净尽,又复晒干,然后入磨。凡大豆有紫、黄两种,紫胜于黄。凡佳者每石得面一百二十斤,劣者损五分之一也。

又曰:周人之巧失为趋利,喜为经纪人,富人则商贾为利。

《通俗文》曰:木瓢为斗。

凡磨大小无定形,大者用肥健力牛曳转,其牛曳磨时用桐壳掩眸,不可是眩晕。其腹系桶以盛遗,不但是秽也。次者用驴磨,斤两稍轻。又次小磨,则止用人推挨者。

又曰:通财鬻货曰商。

《诗》曰:惟北有斗,不可能挹酒浆。

凡力牛十三日攻麦二石,驴半之。人则强者攻三斗,弱者半之。若水磨之法,其详已载《攻稻》“水碓”中,制度同样,其方便人民群众又三倍于牛犊也。

又曰:谚曰:"以贫求富,农比不上工,工不比商。刺绣文,比不上倚市门。"此言末业,贫者之资也。贪贾三之,廉贾五之。(贪贾,未当卖而卖,未可买而买,故得利少,而十得其三。廉贾,贵乃卖,贱乃买,故十得五也。)

又曰:酌以大斗,以祈黄耇。

凡牛、马与水磨,皆悬袋磨上,上宽下窄。贮麦数斗于中,溜入磨眼。人力所挨则不用也。

《魏志》曰:王烈,字彦方,於时名闻在邴原、管宁之右。辟公孙度大将军,以商贾自秽。太祖命为郎中掾,征,未至,卒。

《周礼》曰:大璋、中璋九寸,边璋七寸,射四寸,厚寸。白银勺,青金外,朱中,鼻寸,衡四寸,有缫。圣上以巡守,宗祝在此之前马。(杜子春云:勺,谓酒樽中勺也。郑司农云:鼻,谓勺龙头鼻也。衡,谓勺柄龙头也。郑玄谓勺鼻流,凡流智为龙口也。三璋之勺,形如玉瓒。太岁巡守,有事山川,则用灌焉。於大山川则用大璋,商丘川用中璋,於小山川用边璋也。)

凡磨石有三种,面品由石而分。江南少粹白上边者,以石怀沙滓,相磨头痛,则其<麦夫>并破,故黑参和面中,无从罗去也。江北石性冷腻,而产于池郡之九鲁山者美更甚。以此石制磨,石不发高烧,其<麦夫>压至扁秕之极不破,则黑疵一毫不入,而面成至白也。凡江南磨二日即断齿,江北者经半载方断。南磨破<麦夫>得面百斤,北磨只好八十斤,故下面之值增十之二,然面<角力>、小粉皆从彼磨出,则衡数已足,得值更加多焉。

《齐书》曰:范云为始兴内史,进入国境抚以恩德,罢去亭候,商贾露宿。

又曰:梓人为饮器,勺一升。

凡麦经磨之后,几番入罗,勤者不厌重复。罗匡之底用丝织罗地绢为之。湖丝所织者,罗面千石不损,若她方黄丝所为,经百石而已朽也。凡面既成后,寒天可经十二月,春夏不出七日则郁坏。为食适口,贵及时也。

《梁书》曰:陆验少而贫若,落拓无行。邑人郁吉卿者甚富,验仰身事之。吉卿贷以钱米,验借以商贩,遂致千金。因出郡下散赀,以职权贵。

《礼》曰:牺尊,疏布鼏,勺,此以素为贵也。(郑玄曰:椫木白理也。)

凡稻谷则就舂去膜,炊饭而食,为粉者十无一焉。三角麦则微加舂杵去衣,然后或舂或磨以成粉而后食之。盖此类之视玉茭,精粗贵贱大径庭也。

《北史》曰:和士开母丧,托附者咸往丧哭。邺中赵玄坛丁周、严兴等并为义孝,有一士人在哭限,封孝琰入吊出,谓人曰:"严兴之南,丁周之北,有一朝士号叫甚哀。"闻者传之,士开知而大怒。

又曰:勺,夏后氏以龙勺,殷以疏勺,周中蒲勺。(郑玄曰:龙,龙头也。疏,道刻其头也。蒲,合蒲如凫头也。)

○攻黍稷粟粱麻菽

《管敬仲》曰:商人通贾,倍道兼行,以夜续日,千里而不远者,利在前也。

《汉书》曰:霍显之谋,行於杯勺。

凡攻治One plus,扬得实在,舂得其精,磨得其粹。风扬、车扇而外,簸法生焉。其法篾织为圆盘,铺米当中,挤匀扬播。轻者居前,簸弃地下;重者在后,嘉实存焉。凡Nokia舂、磨、扬、播制器,已详《稻》、《麦》之中。唯小碾一制在《稻》、《麦》之外。北方攻华为者,家置石墩,中高边下,边沿不开槽。铺米墩上,妇子多少人面临,接手而碾之。其碾石图长如牛赶石,而两侧插木柄。米堕边时顺手以小扫上。家有此具,杵臼竟悬也。

《鲁仲连》曰:连却秦军,春申君欲封之,终不肯受。黄歇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寿。先生笑曰:"所贵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人之缔结;即有取,是生意人之事,连不忍为也。"

《北宫历史》曰:漆注八,合鸭头勺四。

凡胡麻刈获,于烈日中晒干,束为小把,双手执把相击。麻粒绽落,承藉以簟席也。凡麻筛与米筛小者同形,而目密五倍。麻从目中落,叶残角屑皆浮筛上而弃之。

《尸子》曰:子贡,卫之贾人也。

《论衡》曰:酥讼之勺,投之於地,其柄指南。

凡豆菽刈获,少者用枷,多而省力者仍铺场,烈日晒干,牛曳石赶而压落之。凡打豆枷,竹木竿为柄,其端锥圆眼,拴木一条长征三号尺许,铺豆于场,执柄而击之。

《韩非子》曰:鄙谚曰:"长袂善舞,多资善贾。"此言多资易为工也。

《语林》曰:诸阮以大盆盛酒,木勺数枚也。

凡豆击之后,用风扇扬去荚叶,筛以继之,嘉实洒然入禀矣。是故舂磨不如麻,碾不比菽也。

又曰:秦、韩攻魏,昭卯西讲完之;齐、荆攻魏,卯东讲罢之。魏嗣养之以五乘将军,(养以五乘,使为老将。)卯曰:"伯夷以将军葬於首山以下,而全世界曰:"夫以伯夷之贤与其称仁,而以将军葬,是手力不掩也。'今臣罢四国之兵,而王乃与臣五乘,此其称功,犹嬴胜而履屩。"(嬴,利也。谓贾也,嬴利倍胜,今以薄赏报大功,犹嬴胜之人履屩也。)

束晳《贫家赋》曰:举短柄之掘勺。

古典工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开宝本草》曰:贾多端则贫,工多技则穷,心不一也。

○丰

《国语》曰:晋叔向对韩宣子曰:"夫绛之富商,韦藩木楗以过於朝。(韦藩,韦蔽前也。木楗,木檐。)惟其功庸少也,(言无功庸,虽富不得服朝服过於朝。)而能金玉其车,文错其服。(文,文织缕也。言商人之财,足以金玉其车,文错其服,以无爵号,故不得为其上,为韦藩木楗是。)能行诸侯贿而无寻尺之禄,无大绩於民故也。"(绩,功也。八尺曰寻。)

《三礼图》曰:射为罚爵之丰,作人形也。丰,国名也,坐酒亡国,戴盂戒酒。

又曰:齐管子曰:"昔圣王处商就市井。夫商群萃而州处,察其四时,(四时所用者豫资之。)而监其乡之资,(监,亲资财,视其贵贱有无。)以知其市之贾;负任檐何,服牛轺马,以周三方;以其全部易其所无,市贱鬻贵,旦暮从事於此。以饬其晚辈,相语以利,相示以赖,相陈以知。贾少而习焉,其安心焉,不见异物而迁焉。是故其小叔子之教不肃而成,其晚辈之学不劳而能,夫是故商子恒为商。"

《说文》曰:丰,俎豆贵富饶也。一曰乡吃酒有丰侯者。

又曰:越大夫种曰:"臣闻之:贾人(贾人,买贱卖贵者。)夏则资皮,冬则资絺;(絺,葛精曰絺,粗曰绤。)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

《仪礼》曰:司射适堂西,命弟子设丰。(将饮不胜,设丰以承其爵。丰形,盖似豆卑而大之。)

《黄龙通》曰:商贾何谓也?商之为言商其远近,度其有无,通四方之物。贾之为言固也,固有用物,以待民来,以求其利者也。

又曰:公尊瓦泰两,有丰。

《论衡》曰:扬子云作《法言》,蜀富贾人赍钱100000,愿载於书,子云不听。夫富无仁义之行,犹园中之鹿,栏中之牛,安得妄载?

崔骃《酒箴》曰:丰侯沉酒,荷罂负缶,自戮於世,图形戒后。

《异苑》曰:晋陵曲阿杨晚资财数千万。三吴人皆取直为商估,治生辄得倍宜。或行黄河,卒遇大风及劫盗者,若捉晚钱,多获免济。晚死后,先所埋金悉移去。邻人陈家尝晨起,见门外忽有百许万镪,封题是杨晚姓字,然后知财物聚散必由天运。

李尤《丰侯铭》曰:丰侯荒缪,醉乱迷逸。乃象其形,为丰戒式。后世传之,固无止说。

○负贩

○禁

《礼记·曲礼》曰:夫礼者,自卑而尊人。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而况富贵乎?(负贩者尤轻恌志利,宜若无礼然。)

《三礼图》曰:棜,长四尺,广二尺四寸,深寸,无足。漆赤中,青云画,鬼目华饰。禁长四尺,广二尺四寸。通局足高三寸。漆赤中,青云画,{艹陵}苕华饰。刻镂其足,为褰帷之形。

《里正大传》曰:舜贩於须丘。

《仪礼》曰:尊於户间,两甒,有禁。(禁,承尊之器,名之曰禁,因为酒戒也。)

《汉书》曰:灌婴,睢阳贩缯者。

又曰:尊两壶于房户间,斯禁。(斯禁,禁切地无足也。)

《说苑》曰:鲍叔身死,管敬仲举上衽而哭之,泣下如雨。从者曰:"非君臣父亲和儿子也。"管子曰:"非夫子所知也。吾尝与鲍子贫,贩於潮州。吾三辱於市,不以我为怯,知本身,故有所明也。"

《礼》曰:皇帝、诸侯之尊废禁,大夫、士棜禁,此以下为贵也。(废犹去也。棜,斯禁也,无足,有似于棜,或因名之耳。大夫用斯禁,士用棜禁,近日方案情怅扃。)

《魏志》曰:弘农董遇,字季直,性质讷而好学。兴平中,关中干扰,与兄季忠依将军段煨。耒耜负贩,而常挟持经书,投闲习读,其兄笑之而不改。

○食架

《后魏书》曰:景穆贾岁颇亲切左右,营立田园,以收其利。高允谏曰:"夫天下者,殿下之天下,富有四海,何求而不获?而乃与贩夫贩妇竞此尺寸?"

《南宫史迹》曰:漆食架二。

○佣赁

○食厨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曰:崔氏之乱,申鲜虞来奔,仆赁於野,以丧庄公。冬,楚人召之,遂如楚为右尹。

《礼》曰:大夫七十而有阁。(阁以板为之,度食品也。)天皇之阁,左达五,右达五。公侯、伯於房中五,大夫於阁三,士於坫一。(达,夹室。大夫言于阁与天王同处,国王二,五倍于诸侯也。)

《史记》曰:倪宽,贫无资用,常为门生都养,时间行佣赁以给衣食。行常带经,暂息则诵习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敢犒从者,凡稻去壳用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