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如今还想回来,……一直陪着你……

  时光的刻刀悄悄改变我的模样,一片片刀影慢慢滑动,切下思念,切下快乐,切下原来的我。独自漫步于红间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孤独,眼中不禁泛起泪花。

  “……发生一场车祸……车冲进了河中……目前生死未卜,警方正在联系家属。”

        我说,如果世界没有悲哀,那人还会悲伤憔悴吗?海说,如果大海没有广阔无边,那么鱼还能舒适无虑吗?我说,如果人不再流泪,世界是不是就满是欢笑?海说,如果鱼不再死亡,那么海是不是就不再有荒凉?我说,如果有一天,人不在因为情感而伤心,那是不是人就变得无情?海说,如果有一天,鱼不再因为生存而忧虑,那是不是海就无需再去担心?我说,人是世界中的一部分。海说,鱼是海洋中的全部。面对这冰冷的回答,我认清楚了自己,也听到了那些内心深处的呼喊。潮水退去,夕阳落在了海天交接的地平线上,映出了海面无边的冷清。大海自古不变,那潮起潮落,或许便是大海内心情感的表露。面对世间许许多多的热闹非凡,大海又怎耐得住这无边的孤独。然而在这千年不变的冷清中,大海学会了随遇而安。

  “为什么流泪?”一个温柔稚嫩的声音透过黑暗,传入我的耳中,在这暗的空间中回荡。“因为心的悲伤,它的苦涩使我止不住流泪。”“唉!心又为什么悲伤?怎样的苦使你流泪?”“因为独行于于红尘间无以相伴,却被尘世所抛弃。孤独、寒冷已让我寸步难行。孤独的苦更使我止不住流泪。”“为什么孤独?”我轻轻摇头却不知该怎样回答,往事一点一滴浸入冷寂的脑中,浮现在眼前。“因为,尘世抛弃了我。”“抛弃?何谈抛弃?”声音再次出现,在这暗的空间中一遍遍回荡。我愤怒的抬起头,竭力的怒吼:“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揭我的伤疤?”

  “恩!”泽轻轻点点头。

     

  泪已干,冷静下来,黑暗的迷雾慢慢涌动……雨夜更深了——听着雨声的拍打,我的内心深处涌出许多不舍。孤独感又漫上心头,寂寞侵蚀着我的身体——它想将我吞噬,为黑暗所奴役。我问自己的另一半:“要挣脱出它的束缚吗?”另一半答复道:“何必如此呢?既然尘世抛弃了我,我将以强硬回复世界。冷漠只是我的表情,残忍才是我的性格。”世若有魔,则我亦成魔!”双眼因激动而泛起血红。我即将被吞噬,远离这喧嚣的人世——就在这最后的时刻,一只纤细的手将我从混沌中拉出,朦胧间又看到那熟悉的脸庞……眼中那抹血红也渐渐消散。

  “小夜,乖乖呆在外婆家,过几天来接你……”

       有些事,终会因为岁月的蹉跎而越渐无光。有些人,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冰冷。有些东西,总会在冥冥之中潜移默化,留给迷茫的我们太多的悲伤。还在寻找着黑暗的出口吗?其实自己已经看不到一切,却还固执地以为只是黑暗的缘故。然而何不擦亮双眼,看看那带着悲哀色彩的自己呢?

  黑,一片漆黑,黑暗慢慢吞噬自己,黑色的空气不断涌进自己的肺。自己静静坐在黑暗中的台阶,眼泪已无法止住,听着眼泪破碎的声音,悲凉、心碎……

  泽低下头,想了片刻,才低声说道:

      总是匆匆走在风尘的路上,而看不清本是灰色的自己。留着一个空虚的躯壳,却少了一颗炽热的灵魂。看着朝阳升起,一天的开始,又看着夕阳落下,一天的结束。我只能默默地叹息,抓不住什么实质的东西,却又无可奈何。今天亦是昨日,明天亦是今日,一成不变的只是每一天,是退了潮的沙滩,留给沙滩上的人慢慢思考。然而看不到海的那边是什么,也望不到希望的白帆。只有看着海浪将思绪扬起,然后重重地摔落,残忍地打在沙滩上,无力挣扎。就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条鱼,在无边的广阔中彷徨,找不到归宿的彼岸。

  一个消瘦的身影慢慢穿过这黑暗。可能便是黑暗处的一丝光明。我抬起沉重的头,用充满忧伤的眼神望去——带着令人亲近的笑容,一身黑衣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冷淡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了解我的孤独?”她轻推了自己的黑框眼镜,却一直沉默着,眼神中闪过一缕悲伤,脑后的马尾不停地摇晃着。记忆洪水般涌入大脑,甚至有几分疼痛——是她!

  “谁来救救我……”小夜的脸色惨白,声音沙哑微弱。

        到了后来,我开始尝试地去思考,思考这人生的意义,开始展望自己的未来。然而我却望不到海的尽头,就只能看到广阔的海洋一直延伸到未知的远方,与天相接。我想,这海天相接的地方就是海的尽头,也是我走出晦暗所要到达的终点。看着这遥不可及的远方,我不禁有些绝望。我深深叹息,叹息声也淹没在这翻腾的浪潮中。我不想就此停住,等待着涨潮的海水也一起把我淹没,然后无声地死去,然而我又寻不到那条能载我远航的船。海面上波光粼粼,我却只能退却在浪潮不及的岸上,看着潮起潮退,又看着日升日落。我一步步走向大海,想与之一起消失在浩浩的宇宙,从此听不见鸟鸣,看不到日出,等不到潮起。此时,海水掀起一股巨浪,将我拍倒在岸边,仿佛在对我说:这样就想要放弃了吗?我一脸哀伤,大海却丝毫不曾怜悯。哀伤是我自己的,似乎没有资格获得大海的同情。我默默地听着大海细语,一脸的安宁。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魔?魔是什么?”

       或许人生带着些许残缺,才算是真正的完美。

  她看见我那冷漠又泛红的双目,含泪的笑了,眼神中透露出些许欣喜,那摇头最多的却是无奈的自嘲——实话说含泪的她真的很美,可我却无暇去欣赏——我用力撕扯着胸前的衣服,问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那是心,已经被冰封住无法还原的心。”“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回来?既然已经给予我伤痕,现在又为什么要回来将它撕开?是讥讽?或是怜悯?喝!”“不,我只是不想你一个人,我并……”“滚开!”我用冰冷的眼神凝视着她,“我不会听你的解释的,你抛弃了我,你们都抛弃了我!那时,你毫不犹豫便选择离开了我,如今还想回来?想什么呢!”没等她说完,我便又吼道。“如今的你变得让我不认识了,你给我感觉熟悉却又陌生,你最好冷静一下,现在的你情绪太激动了。”“激动又怎样?激动又怎样?你对我还有感觉?感觉是什么?是怜悯的体现还是嘲讽的升华?你快走吧,离开这里,别让我再看见你了!”……她,无奈地走了,剩下的只有长久不散的叹息声。

  一台老电视,夹着杂音,声音断断续续。

       我无力呼喊,只能俯瞰着喧嚣的世界。若天堂也有路,请让天堂的路不再茫茫。婉转的鸟鸣是回荡在心中的悠扬,却无法消去那晦暗的愁云。阴霾点点,使生活丧失了激情。如果花谢如斯,就让我化作广阔大地,容纳这独自憔悴的人儿。可是我终是做不了大地,只是固执地认为我的生命里缺少了什么,却又不明白到底缺少什么。想要寻找,却又无从下手。迷茫地徘徊于这个世间,又渐渐被抛弃在孤独的陌路上,独自含泪。若大海也有寂寞,就让我去陪伴大海,去寻找那天空的辽阔,去领悟那冷月的凄凉。

高一:苏泽之

  一身白衣,乌黑的短发,惨白的脸,眼中是一股无法言语的神色,他望着小夜,平静而深沉。

  小夜怔怔的望着,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小夜跑过去,扑入爸爸怀中紧紧抱着她,眼泪莫名流了下来。

  一只黑猫。

  “缘起缘灭,你何必执着于念,你欲守护她,就应让这幻打破,时间到了,你的黏液应该了结了”天空中传来冷漠,没有丝毫情感的声音。

  “我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你……”泽的眼神变得哀伤而痛苦。

澳门新葡新京,  “爸爸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他们会给我带来什么呢?”

  小雨淅沥,寒风刺骨,一声春雷邹翔人间之祸福。

  葬礼

  “小夜,我要走了”

  小夜摆弄着手中的玩具,心中想的全是爸爸妈妈。

  “泽?”小夜望着他道,声音沙哑。

  “我所守护的是你,我所栖居的是镜子,你所经历的是幻……”

  “再……再给我一点时间。”泽的脸色苍白,眼神中带着恐惧。

  福?祸

  “你……你是谁?”

  小夜望着满地碎片,那碎片带着血色的光,耳边时时响起泽的话:

  “我是魔,我从镜中来,我是一个魔……”泽的声音平缓而又低沉。

  “你别动,你的病才刚刚好。”爸爸扶着小夜,帮她坐起来。

  “打破镜子,答应我,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的爸爸,你的妈妈,你的生活……”

  小夜有些怔忪,随即起来想起身抱住他们,却感到一阵头晕。

  “打破镜子,小夜……”

  “我可以看透任何人的心,却看不透你的,我自己的心。”

  “你来了”

  泽坐到小夜身边,望着镜子发呆,良久无语。

  又是沉默,小夜在想,在迷茫,泽似乎在缅怀。

  “我爸爸还在他还是我的爸爸……”小夜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宵夜望了望泽,望了望镜子,脸上露出迷茫。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今还想回来,……一直陪着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