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女孩轻轻感叹着,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人的

女孩轻轻感叹着,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人的沉默。番外,秋访(下)  “后来,我终是去晚了……当我发现她不在,当我拼命赶过去时,已经太晚了……我只看见,她躺在血泊中,露出最后一抹微笑,以及,以及最后一句‘生日快乐’……”女孩紧紧的紧紧的攥紧拳头,“跟我一起去找她的大人,真是好笑啊,居然告诉我节哀?那些打她的人,因为小,因为只有十几岁就可以不负责任?那么,谁来负责?谁为她的死负责?!”  “呵呵,那些人,真不错……他们都是孤儿院的人,没有家人,他们不用赔钱,不用坐牢,不用偿命……他们还可以这么活下去,那么,她呢?她永远也回不来了,却没有人为之负责……凭什么?!”女孩微微一笑,嘴角勾出血腥的弧度,“啊,这样怎么行呢……我背起她,我最爱的她,对他们立下了一个誓言呢……血债,是要用血来偿还的,此仇,必报!老人家,您说是吧……”  “……”老人无话可说,看着女孩邪肆冰冷的笑容,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他能,说什么呢……只有,沉默了吧……  “老人家,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以后,也许很难再回来了……”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人的沉默,淡淡说道,神情又恢复到原来的冰冷淡然。她不知从某处抽出一束鲜花,轻轻的,温柔的放在墓碑前,深深的看了最后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丫头。”老人突然开口道。  女孩微微一顿,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却没有回头。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老人有些局促的开口。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老人觉得女孩不会回答时,女孩突然微微侧头,绚丽一笑,“我的名字,也是花的名字。”说完,女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花的名字?”老人回头看向那个墓碑,那里,绚丽盛开着两朵花,一红一白,如刚刚离去的女孩一般。  突然,老人笑了。只见他静静开口,声音在四周悄然回响——  “原来是,彼岸吗……”  (end)

秋访,送去深深的祝福与思念,来自秋天的访问……有天使般的笑容的你,收到了吗?——题记树林,幽径。群树被秋风吹过,落叶依依,飘落在地。不知不觉间铺满了地,带来深深的秋韵。一个女孩,披着红色的斗篷,静静的踏着落叶满地。“沙沙”的轻响,伴她前往那个地方。前面,是一片开阔。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今年,你又来啦。”那个女孩没有回应,径直走向了一个石碑。“呵呵,一年不见,丫头还是老样子啊。”声音的主人显得非常健谈,对于没有回应似乎丝毫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继续说着。“……”女孩仍是默然相对,许久,才轻轻发出一个音节,“嗯。”“呵呵,丫头终于回答我啦。”一个老人缓缓柱着拐杖从一片树荫下走出。他苍白的头发在秋日的照耀下竟映出金黄色的橙光,面容苍老,眼睛却很清澈,像是单纯的小孩子的眼睛。那个寡言的女孩听到这句话后,轻轻叹了口气,一直都寒冷如冰的幽紫色眼眸在温暖阳光的照耀下微微有些融化。只见她微启双唇,第一次开口说道:“这些年,麻烦您了。”声音沉静温和,宛若大家闺秀。“不麻烦,不麻烦哪!”老人摆摆手,笑着说道,“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天打理打理这些墓碑,晒晒太阳,吹吹风……很快乐自在哪!”“也只有您能这么想了。”女孩轻轻感叹着,随手解下红色的斗篷,露出了纯白的公主裙和她那被兜帽遮盖的清纯面孔。“丫头的话有些成熟啊,不像你这个年龄能说出来的啊。”女孩静静的沉默着,轻轻抚摸的手下的石碑,心中却是一片哀戚:成熟吗?是因为,见过太多太多了吧……而你,也是因为不会像我这样“成熟”,才成为他们欲望的牺牲品吧……看着石碑照片上一个女孩纯洁的笑容,女孩的眼眶微微湿润了。老人也默然无语,静静看着女孩一遍遍抚摸着石碑。“丫头。”老人沉默一阵后,开口道,“你能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吗?她,是你什么人?”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一个紫眸紫发的女孩冒着倾盆大雨,冲到他这里来。女孩的背上还背着着一个年纪相仿的早已没有生息的黑发女孩。让他难忘的是紫发女孩紫眸里的悲伤与仇恨,她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堕落天使,来人间复仇的天使。“老人家,要知道,知道太多可是不好的啊……”“有灭口的危险?”“呵呵。”女孩第一次笑了。她的紫色的眼睛微微弯起,嘴角扬起美的弧度,纯洁自然,暖若春风。“您很勇敢,要知道,现在可没人敢这么接我的话了。”女孩用充满笑意的声音说道。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孩轻轻感叹着,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人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