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就此就写诗了,大刘配置了车

刘局长在警务基层一线工作了许多年,一不小心成了市警察局局长,喜不自胜,众人为其在餐厅摆了几桌庆祝宴,局长笑然允之。    饭刚吃,市道德模范小李挥挥手让人拿出两瓶白酒,对局长笑道:“今日局长升迁,当然要喝点酒。”    局长板着脸道:“今年以来习主席规定了公务人员不能喝酒,我作为局长,怎么可以破例呢,不行不行。”    小李说服务员换成茅台。    局长说:“我不会喝酒。”    服务员又拿出五粮液。    局长厌恶的说:“不能喝酒啦。”    服务员又拿出威士忌。    局长说,这个酒倒是不错,但我还是不能再喝。    小李对服务员道:“拿贵腐酒。”    众人酒过三巡,局长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站起来,说:“为了更好的建设一个文明友好和谐的社会,为了更好响应号召党中央的规定,我们干了这杯酒。为了更好建设我们的国家。”    小李说:“局长,好诗。”    众人醉醺醺的说:“为了更好建设我们的国家。”    局长醉醺醺上下挥挥手示意大家坐下,说:“说到诗,我曾经也喜欢过。”    小李附和道:“我们欢迎局长作诗。”    局长说:“我就以桌子上的烤鸭做一首吧。”    众人拍掌。    局长说:“烤鸭肥又脆,一口吃个醉。屁股像屁股,脖子是鸭脖。”    小李说:“好诗,好诗。”    其他人说:“好诗。”    还有人说:“当代徐志摩。”    小李说:“我看啊,局长就是诗人,现在当今诗人,谁有局长有文采。”    众人说:“没有。”    旁边坐着一个编辑,说:“局长这首诗歌,从文学意义上来说,表现了我国经济发展的特色,很有穿透力,明天我写在报纸上。”    局长又说:“过奖过奖。我们喝酒。”    旁边有个小警察,也想拍马屁,但不识时务,说道:“局长好有文采,再给我们作一首呗。”    局长黑着脸问道:“你哪个部门的。”    众人吃了饭,摇摇晃晃把局长抬进车,局长说:“我们去桑拿室检查一下工作吧。”    众人说:“这是本市居民的福分啊,局长真敬业。”    局长说:“应该的。为了党和国家。”    司机开着车,局长突然从后座上爬起来,指着前面一条平坦的大道说:“我们从这条路走吧。”    司机一脚油门踩到底,车飞着冲进了水库里,后面的车平常跟惯了领导,也跟着冲进了水库里。    没喝多少酒的人都马上从进水的车里爬出来。局长也被人从车里拖出来,可局长太胖,悠悠沉入湖底。    众人爬上岸,望着水库发呆。    第二天,局长和自己的诗上了本市头条,打捞局长的时候,老百姓把水库团团围住。打捞人捞到了什么,对岸上大喊:“捞到一个胖子。”    岸上的新局长说:“是烈士!”    局长被捞上岸的时候,老百姓点燃了鞭炮,鞭炮声像过年一样响了一下午。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问:李白很爱写诗吗?为什么?

01.路遇高人

大刘今年三十二,大龄青年,某局办公室副主任,不仅文笔好、是单位领导颇为倚重的头号“笔杆子”,而且为人踏实、酒量又大,平常单位里好多上下协调左右沟通的事儿都是大刘去办的。

这不,这天晚上大刘又跟着领导出去应酬了,对方人多势众、还都巨能喝,大刘的领导很快就缴械投降了,大刘只有硬着头皮独自支撑着场面。吃完饭,大刘安排了车,把大家都一一送上车,然后才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家。下了车,司机要送大刘上楼,大刘不让,平常都是他送别人,啥时候让别人送过自己啊?

大刘踉踉跄跄地往家走,这时候酒劲也上来了,大刘感觉脑袋沉得抬不起头,脑子里边嗡嗡的响、天旋地转的。好不容易走到小区门口,隐约觉得有人念叨着,“大哥,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赏两个钱买瓶药吧!”

大刘低头一看,路边昏暗的路灯下,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在路边半跪着,面前的地上铺着一块布,布上摆着好多小瓶子。

“你,你,干,干什么的?”大刘舌头大得几乎说不出话了!

“大哥,我是卖药的,今天一瓶也没卖出去,您可怜可怜我,买一瓶,只当赏我个饭钱吧?”

“卖,卖药?什,什么药?”

“隐身药,喝了之后能够隐身两天,别人看不见你!”乞丐答道。

“胡,胡扯,放,放屁!”大刘气得骂了起来。

“哥,真的呀,您买一瓶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怪,怪不得你,卖,卖不出去!你,你当我,我傻呀?”

大刘抬脚就要走。谁知那乞丐过来一把抱住大刘的腿,差点把大刘弄倒。

“大哥,真的呀,真的呀,10块钱一瓶,您买瓶试试吧?”

“他,他妈的,好,好,给,给你钱,就当我可怜你了!”

说着大刘伸手去兜里摸出钱包,打开钱包,拿出一张10块的扔到地上,那乞丐边拾钱边不住的点头,千恩万谢的从地上拿起一瓶药递给大刘,还嘱咐道:“哥,这药现在喝了,明天早上开始起效,记住,只有两天时间啊,还有,你千万可别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啊!”

大刘接过药瓶,拧开塞子往鼻子上一凑,居然有一股喷香的酒气!“好,好酒!”大刘糊糊涂涂的,以为又有人给她敬酒呢,拿过瓶子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大刘就趔趔趄趄的上了楼,回到家大刘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大刘被手机的闹铃声吵醒了,他觉得嗓子干的快要冒烟,脑子疼得快要裂开了一样。他勉强支撑着起了床,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感觉稍好了一点。一看表,已经七点多了,要迟到了!大刘赶紧到卫生间洗漱。

大刘拿了刮胡子刀,来到卫生间的镜子前准备刮胡子,往镜子里看了那么一眼,大刘惊呆了!

只见镜子里面空无一人,大刘隐身了!

大刘以为是做梦呢,赶紧掐了自己一把,呦,真疼啊!看来不是做梦。他以为是眼睛花了呢,赶紧揉了揉眼睛,可是镜子里面还是没有人。大刘低头看了看,自己明明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和胳膊、腿,为什么镜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呢?

大刘一屁股坐到地上,突然,他想起了昨晚在乞丐那里买药、喝药的事情,难道这真是隐身药水?

大刘坐不住了,他赶紧穿好衣服,想下楼找乞丐去!

刚走到楼下,碰到一个邻居大哥,是另一个单元的,平常跟大刘挺熟的。大刘赶紧跟他挥手,只见那人没吭声就从身旁走了过去。大刘喊了一句,“老胡!”

只见那人回头看看,一脸诧异,“谁呀?”四处张望了一下,就走了!

大刘彻底崩溃了,他后悔不应该喝那瓶药了!他赶紧跑到小区门口,只见空无一人,哪儿还有乞丐的影子?

图片 2

02.恶作剧

大刘茫茫然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去报警么?警察连他人都看不到他,怎么报?再说,谁会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呢?

大刘心里暗自捉摸,那个乞丐是什么人,居然有这种本事?难道是神仙?大刘越想越搞不明白!

胡思乱想着,大刘走到公交站牌了,平常上班总在这儿坐公交。人都看不见了,这还怎么去上班啊?突然,一个坏坏的年头冒了出来,大刘想,既然我隐身了,我为什么不到单位去转转呢?

主意一打定,大刘就跟着人流挤上了公交。因为是上班时间,车上人很多,挤得大刘都快冒泡了!尤其是旁边有一个穿着裙子的胖大姐,屁股不停地往这边顶。大刘灵机一动,用手在胖大姐的屁股上摸了一下。那娘们回头看了一下,见周围的人都很淡定,也就没吭声。大刘一看,没反应,就伸手掀了一下胖大姐的裙子,里边的红内裤都露出来了。

只听“啪”的一声,胖大姐一巴掌扇在大刘旁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士脸上,那人白净的脸上立马现出五个指头印!

“年纪轻轻的,看着挺斯文,怎么不学好?”

“你有病吧?凭什么打我?”年轻男子捂着脸,红着脸问。众人哄的笑出声来。

“摸我屁股我都没吭声,想着忍忍算了,居然还掀姐的裙子!走,跟我到公安局去!”说着就去抓男子的胳膊。

“你他妈真是有病吧!你看见我摸你了么?再说,就你这样子,让我摸我都不摸!”说着男子就去推胖大姐。两人就厮打在一起。

车上的乘客看见俩人打起来了,有几个人赶紧在一边劝,还有人赶紧去通知司机。司机停了车,问了情况,胖大姐和男子各执一词,但都同意报警,司机就拨了110。车上的乘客大多是急着去上班的,见了这种情况,顿时炸了锅。有的指责女子多事,摸一下能咋滴了?有的说肯定是误会,车上人这么多,肯定是不小心挤上了。还有的说这男的看着挺斯文,白白净净的,不过好多色狼都是这样的!

过了不大一会儿,110来了,把两人带走,车上还有几个自愿当证人、实际上是看热闹的多事大妈也跟着下了车。车厢里顿时宽敞了许多。大刘见一个小恶作剧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纠纷,心里感觉稍有不安,但是又觉得挺得意。

到单位附近的站牌,大刘下了车,直奔单位。

当然喽!

这个你都不知道吗?

03.发现秘密

进了单位一楼大厅,保安也看不见他,大刘径直走了进去。但是刚好电梯口没人,大刘也不敢坐电梯,怕被人看出破绽,只好蹑手蹑脚的去走楼梯。好不容爬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7楼,大刘累得气喘吁吁的。在楼梯口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跟他一个屋的小王正在自言自语,“咦,平时刘主任从来都没迟到过啊,今天都8点过10分钟了,怎么也不见人来呢?”

大刘暗自觉得好笑,因为刚才公交车上出的事儿,所以耽误了好长时间,再说,就是准时来了,你也看不见我啊?

这时,办公室主任老魏走了进来,问小王,“大刘呢?”

“还没来!”

“怎么搞的?昨天不是说了么,今天上午八点四十市里来检查安全生产,让他给罗副局长写的讲话稿写好了没?这都几点了,人还不来?”

“我也不知道啊,应该写好了吧!”

“什么应该?你赶紧给他电话!”

小王赶紧给大刘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几次大刘就是不接。原来,早上大刘就把手机调了静音,小王拨的时候,虽然他近在咫尺,可他故意不接。

那边厢,老魏急得直跺脚。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大刘高兴的差点笑出声。心想,你是办公室主任,可平常啥都不干!大大小小的材料全推给我,自己一片纸的东西都没写过。而且,连应酬场合喝酒的事儿也老是让我代劳。有了功劳是你的,出错了让我扛,这回看你咋办?

只听那边有人大声喊“魏主任”,老魏赶紧跑了出去。大刘听出是罗副局长的声音,也跟了过去,只见副局长的办公室门半开着,罗副局长坐在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大刘就偷偷走了进去。老魏站在那正解释“讲话稿是刘主任写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今天到现在也没来,打电话也不接!”

罗副局长怒了,拍着桌子,“没有稿子,你让我怎么讲?”

老魏低着头不敢吭声,罗副局长说,“要不这样吧,我致个欢迎词,你们办公室是主抓安全生产的!你是办公室主任,要不一会儿你汇报吧!”

“我……”老魏刚想辩解,罗副局长就打断了他的话,说“就这么定了!”

罗副局长五十多岁了,是出了名的读稿狂,平常开会没有稿子根本就讲不出来,所以干脆就推给老魏,而魏主任也是写不能写、讲不能讲的货色,肯定也不想接这活儿,可领导既然说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看老魏又急又害怕、面红脖子粗的样子,大刘真有点幸灾乐祸了!

大刘不想在这儿瞅他俩那草包样儿了,他能想象到一会儿人家来检查时这俩人那窘迫的样子!

大刘从罗副局长屋里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去哪儿呢?大刘就在楼道里闲逛,逛着逛着就来到了监察室门口。监察室黄主任可是局里的局花,虽然快四十岁了,可是保养得好,五官精致、身材窈窕,看着倒像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而且谈吐大方、颇有气质,是局里男士们公认的女神。

监察室的门关着,但里边隐隐约约有人说话,大刘趴在门上仔细听了一下,好像是黄主任在打电话、边说还边咯咯的笑着。大刘十分好奇,他想知道女神跟谁在打电话,想进去吧,门又关着呢,可是趴在门上又听不清楚!大刘没办法就把身体又往门上使劲儿靠了一下,没想到奇迹发生了!

大刘的身体居然从门缝里直接穿了进来!大刘心说,原来隐身之后还有这个本事啊?他顾不得高兴,就惴惴不安地走到黄主任旁边,生怕被她发现异常。

黄主任正慵懒地斜靠在椅子上打电话,穿了一件白底碎花的裙子,脚上穿着一双银色半透明的高跟鞋,翘起了二郎腿,上边的那只脚脚趾头挑着高跟鞋,边说话边晃着鞋,腿上是一双肉色的丝袜,看得大刘直流口水。

只听黄主任说,“哥呀,我今天不想回去了!”

“那天晚上你讨厌死了,呵呵!”

……

“那好吧,那我下午下班就回去!”

大刘一听,暗暗惊奇,黄主任这小娘们虽然长得挺标致的,不过平常工作干得不错,为人也挺严谨的,不是那种很风骚的人啊!这是跟谁打电话呢,这么亲密?他决定,晚上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

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大刘早早就来到单位门口。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他,他就站在门口。过了一会儿,看见黄主任拎着包走了出来,走到自己的车门口开车门上车,大刘就在车的另一侧,偷偷地从后车门的门缝里钻了进去。

黄主任发动着车子,大刘就在后边坐着。路上,黄主任接了几个电话,好像是那边有人在催。约莫过了有一个多小时,直到天快黑的时候,车开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区,一个高档小区。

黄主任在门口刷了门禁卡,然后开车进了小区,小区里边都是那种复式的小别墅。在一栋别墅门口,黄主任把车停到门口的车位上,拿钥匙开了门,大刘跟着闪了进去。

刚进去,只见屋里装修得富丽堂皇,地上铺着高档地毯,客厅上方挂着水晶的吊灯。听到门响,屋里有一个穿着睡袍的男人走了出来,大刘一看,吃了一惊!

这人他认识,居然是市城建局的赵局长!

只见那人走过来一把搂住黄主任,“妹子,可回来了,好几天不见,想死我了!”说着就在她脸上亲了起来。

黄主任一边笑着一边用手去推赵局长。“才几天不见,看你那猴急的样子,跟个饿狼似的!”

赵局长一把把黄主任抱起来,走到沙发前,把他往沙发上一撂,“我就是饿狼,我现在就吃了你!”说着就脱掉了睡衣,光着膀子就去脱黄主任的裙子!

黄主任嘴里说,“不要,哥,别,别,让我先去洗个澡呗!”可是也没反抗!

“我现在就要!”赵局长说着就扑了上去!

只剩下大刘在那里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他爱诗,

04.局长大人

第二天早上,大刘在家吃过饭就又来到了单位,今天,他想看看同事们有什么反应!

刚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就听老魏在那儿嚷嚷,“小王,你联系上大刘没?”

“魏主任,我都快把电话打爆了,刘主任他不是不接电话就是手机关机!”

“这个大刘,他是不想干了吧?旷工一天,连个招呼也不打!昨天可把我难为坏了,局长让我汇报,汇报完了还批了我一顿!行,等他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大刘心里有气,心想你个老油条平常享清福享惯了,就得让你尝尝干活的辛苦滋味。

大刘在走廊里晃荡,来到党办门口,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一闪身就钻了进去。只见党办屋子里边几个人正在闲聊,有小张、小李和老郭。只听小张说,“哎,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大刘不打招呼,旷工了一天,而且今天又没来,可把领导气坏了!”

小李说,“我也听说了!”

小张说,“我听说魏主任说要处分他呢!”说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大刘听了挺生气的,要说这小张,两个人可是一起进单位的,过去关系也不错,就因为自己去年提了办公室副主任,而小张没有弄上副科,从此感觉小张就跟自己疏远了。

老郭说,“肯定是家里有什么突发的事情吧?要不怎么会不来,而且连电话也打不通呢?”

小李说,“是啊,该不会有什么事儿吧?要不我们下班去他家看看吧?”

小张说,“他能有什么事?人家平常能吃能喝,又能干活,领导都说他是铁人!能力强的人,都有些小性格,平常就自由散漫,我早就看不惯他了!”说着撇了下嘴。

大刘一听,气得只想过去尅他一顿,不过又怕吓到其他人,就忍住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大刘看见一把手谢局长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司机开着车在楼下等着他。谢局长是高学历,是市里有名的学者型领导,平常为人和蔼可亲,但对同志们是出了名的要求严。大刘好奇心突然上来了,见谢局长坐进车里,大刘就也从门缝钻了进去。走了不到半个小时,车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口,挺在了停车场。大刘来过这个地方,是一家非常上档次的酒店,以前他们单位也在这里接待过重要的领导。

大刘跟着谢局长下了车,进了酒店,来到二楼一个包间,走了进去。

谢局长刚走进去,就有两个人站了起来,迎到门口,里边的人看了也都站起来,大刘注意到这些个人各个衣着光鲜,看样子好多都是生意人。

谢局长跟那两人握了手,然后给大家示意了一下,说“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那两人毕恭毕敬地把谢局长让到主位那里坐下了,然后开始吃饭。

大刘就在一旁站着看,听大家说了半天,他才搞明白,在座的这几个人都是一个大建筑公司的头头脑脑,刚才起身接谢局长的,一个是他的同学,另外一个就是这个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因为局里一个建设项目要招标了,建筑公司那人就托了谢局长同学的关系来请他吃饭。

吃饭过程中,那帮人非常客气,不停地给谢局长敬酒,他喝了不少酒。吃完饭,众人起身往外走,大刘清楚地看一个人走到局长旁边,把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子塞到了局长的包里。

众人把局长送到了门口,大刘也跟了出来,有一辆奔驰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有人扶他上了车,然后那个董事长和谢局长的同学黄主任也上了车。车里没了空间,大刘不敢硬往里边挤,就闪身进了后备箱,蹲在里面。

过了好久,车停了,大刘也闪了出来,一看是本地一家豪华的KTV,谢局长被众人搀扶着走了进去。几人来到一个挺大的包间里坐下,里边有一个女服务生正在开酒、摆果盘。董事长用南方话对着女服务生喊道,“公主,快点让你们的漂亮公关小姐出来嘛!”

时间不大,进来一排浓妆艳抹、衣着暴露但颇有姿色的年轻女子,董事长点了六个留下,拿出一沓子钞票,然后发话,“美女们,你们好好地陪我的介两位客银喝酒,他们开心的话,这点钞票毛毛雨啦”。

说完,这六个女子两人陪一个,开始陪他们喝酒唱歌。董事长给谢局长点了一首歌,谢局长也不推辞,拿着麦克就唱,声音跟杀猪一样,吓得大刘差点没喊出声来!唱完,众人一起鼓掌,陪谢局长的两个美女赶紧跟他碰酒,还直夸他唱得好!

喝了一会儿酒,谢局长酒劲儿上来了,旁边的美女也开始卖弄风骚,其中一个一屁股坐到他腿上,谢局长咧开嘴嘿嘿笑着,边笑边把手伸进了她的胸脯……

所以就写诗了。

哈哈哈!

05.摊牌

第三天早上,大刘从梦中醒来,然后就去刷牙洗脸。刷牙的时候,他一抬头,突然发现镜子里清清楚楚的映着自己的模样!嘿,那老乞丐的药可真神奇啊!说隐身就隐身,说显形就显形!

吃过饭,大刘就跟往常一样,坐了公交车去上班!

到了单位,上了楼,在办公室门口,大刘迎面碰见老魏!老魏一见大刘,就火了,劈头盖脸地说,“刘主任啊,你这两天跑哪儿去了?跟我玩消失啊!”

“也没去哪儿啊,我病了,在家休息一下不行么?”

“好啊,好啊,休息得好啊!我告诉你,你别得意,刚才局长说了,一会儿就开会,研究对你的处理!”

说完,老魏就往局长屋里走,大刘看见罗副局长和监察室黄主任都走进了局长屋里。

大刘并不着急,他慢吞吞地走进自己屋里。小王看见他,赶紧迎上来,说,“刘主任,你这两天去哪儿了?魏主任和领导们气坏了,说要给你处分呢!”

“呵呵,估计没事!”大刘胸有成竹的说。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老魏他们开完了会,老魏走过来,幸灾乐祸地说,“局长有请,刘主任你去局长办公室吧!”

大刘答应了一声,说着,跟老魏一起走了进去。只见罗副局长和黄主任都在里边。

大刘走了进去,谢局长说,“大刘啊,你这几天没请假就不来上班了,联系你也不接电话!为进一步严肃工作纪律,我和罗副局长、魏主任、黄主任研究过了,决定……”

大刘打断了谢局长的话,“谢局长,我有点特殊的事儿跟您汇报一下!”

“你不要找理由,有什么个人理由也不能违反单位工作纪律!”

旁边几个人也附和着。

“谢局长,真的有事儿,麻烦您听我说完了再决定好么?”

“那你说吧!”

“我只能跟您说!”说完,大刘看看其他人。

“你们你个先出去!”谢局长说。

几个人听了就往外走。大刘拉了一下黄主任,说,“黄主任您先别走!”

罗副局长和魏主任出去后,谢局长和黄主任不解地看着大刘,不知道他搞什么花样!

只见大刘拿出手机,摆弄了几下,先走到谢局长面前,递给他,谢局长扶着手机一看,“你……”

里面竟然是那天KTV的照片!只见一只手正在往女人的胸罩里边摸……

大刘一把躲过手机,又摆弄了几下,递给了黄主任,上面有张照片,一对赤裸身体的男女正在缠绵着!......

大刘哈哈大笑!只剩下瘫坐在椅子上的谢局长和几乎快要晕倒的黄主任在凌乱……

一个月后,老魏去了别的科,大刘当了办公室主任!

——

就势来首绝句与君共赏: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此就写诗了,大刘配置了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