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方素拉着梁歌说

       那个代班老师中午以后就没有出现,这令大家着实开心。

                                                                        (1)

初中的梁歌讨厌每天天亮的时刻,因为她得顶着一双黑眼圈心惊胆战地去赶早课。等到上数学课的时候,发现数学老师浑厚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远时,才会后悔为什么前一天晚上看小说熬到那么晚,可是一到晚上精神又异常充沛。

梁歌讨厌晚自习的时候老师在教室后面坐班,班主任在的时候会时不时找人谈话,物理老师在的时候会在后面跳广场舞。二模刚刚考完,梁歌感觉一团糟,白天死命低着头,尽量避免和班主任的视觉接触。

今天又是班主任坐班,大家开始拿出作业,梁歌将头轻轻向后转暼见班主任拿着一张纸,神情凝重。开始逐个“叫号”了,梁歌心里开始紧张,一边开始心不在焉地做题。“梁歌,过来。”该来的总是来了,梁歌走到教室后面。班主任是个小个子女人,气场却强大的很,相比隔壁班的张老师梁歌还是比较惧怕她。班主任将全班成绩单拍在她面前,指着她的名字说:“你看看你,本来可以冲一中、实验的,以你现在这个成绩只能上厂中吧。你最近是怎么了?”梁歌一言不发,看了看成绩单排名,还好,还比陆林高了两名。

三节课的晚自习一直这么难熬,作业依旧没有写完,梁歌心情有些阴郁,把没有完成的作业放进包里,等着方素一块儿回宿舍。每次晚自习下课回宿舍的短短5分钟,是八卦和谣言的发源地,方素拉着梁歌说:“哎,你知道吗?今天老师问我你是不是喜欢陆林。”梁歌问:“你怎么说的?”方素说:“我当然说不知道啦。不过你们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啊?”梁歌加快步伐:“没有的事。”

梁歌自认为自己比较早熟,小学的时候随着班里女生潮流看过各类言情小说之后,有一天和妈妈看一个节目,上面有一个作家,讲着自己高考语文拿零分的经历,于是妈妈给她买来了作者的全套书。梁歌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作家就是郭敬明,原来妈妈买来的是一整套盗版书,怪不得当时看的时候有几本前言不搭后语。阅尽各大“情圣宝典”之后,梁歌对自己以后的感情生活仿佛很有信心。

图片 1

from:堆糖

友谊之始
文/陈苟子

       窗外阳光明媚。

我们的友谊之始,时常会细想,你损我来我损你,你一言来我一语,如此友谊,从何时就已经开始了?
我叫小灰,开学分班,我被分到一年2班。听说这个文科班里只有12个男生,却有44个女生,在这“阴盛阳衰”的班级里。想必,定会上演一幕幕意想不到戏码。 开学前几个钟头,激动又紧张,高兴又期待,在家里可是做足了准备的,好去博博女生们的眼球。想点幽默的词儿去跟女生聊聊天,想点女生感兴趣话题,免得冷场。擦亮眼镜片,整装出发…… 一路上,还不忘摸摸头发。进了教室,一阵阵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些不知名的香水味, 飘柔的清香,清扬,罗曼诺,艾诗……呀呀呀,看来个个可都是做足了工作才来学校的。
个个便装出行,个个长发飘飘。看得我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整个教室就像个国际级的选美现场似的。我眼珠子仔仔细细的转了个遍,“恐龙”在那坐着,“飞机场”在那站着,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黑的、白的,应有尽有。我仔细打量一番后,选了个心仪的位置坐了下来,足足坐了十几分钟,连半句话也没有说过。
此时,老师终于登场了。一身白裙飘飘,松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那身材,把好多女生都嫉妒了起来!我的眼珠子也真的掉了下来,镶了好一会儿,才把它弄回去呢!老师在讲台上自我介绍一番,顺便在黑板上,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然后走人。瞬间觉得,教室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我悄悄的拿出笔和纸抄下老师的手机号码。突然,前桌的女同学转过头来,嗲声嗲气的问我:“同学,能不能把老师的手机号抄一遍给我,我忘了拿笔。”我猛的一抬头,O,ON,一下子觉得我视力又下降了许多,我想,肯定是暑假玩电脑太多了,青春在这妹子的脸上表达得淋漓尽致,表达得恰到好处,我当时居然没有看到,我当时还以为白嫩优美曲线动人的呢……不过她倒还有点礼貌,还是很好相处的,从此她就多了个叫名如见人的绰号“豆豆妹”。那声音也够温柔的......想未罢,老师怀里捧着一张张A4纸匆匆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下,就像机关枪,没把门的开始嘚吧嘚吧的讲了一大堆……
第二天,果然个个都扎起了马尾辫子,穿起宽大的校服,从箱底拿出来炫炫的项链,手链,也放回了箱底。身上一眼就能看出的特长一一被掩盖住。 我们的开学,最初的我们就是这样,第一面极力让同学们见到最完美的自己。可是,第一面往往只是第一面。未来的自己,只能让时光说话。

     教室后墙上紧紧贴着一个钟,分针、时针滴答滴答地转动,仿佛畅说时间流逝、岁月变迁。

                                                                    (2)

梁歌是靠着关系进的七班,听说七班八班是小班,爸爸妈妈有认识的老师才给弄了进去。第一天开学,老师还没来,教室里叽里咕噜地炸开了锅,父母都围着一圈站在教室窗边。梁歌踏进教室,扫了一眼,看到了一个和她头发差不多长的女生,径直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你好,我叫方素。”“我叫梁歌。”后来梁歌问方素:“你知道第一天进教室我为什么挑你坐同桌吗?因为第一眼我觉得你最好看。我想和最好看的人做朋友。”

尽管梁歌努力想回忆开学第一天的陆林,可是好像抹去了记忆,所有的一切都从那次美术课开始。

那时候初中,女生没有打扮自己的觉悟,衣服鞋子都是父母买的,要么平时就穿校服,统统马尾向后一扎,有碎发就用花头箍一箍。黄月彤就是这么一位典型的初中女同学,并且她会讨好,而梁歌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昨天晚上她上网看到黄月彤的qq签名变成了一串英文字母——“wxhll”。梁歌悄悄小窗口了她,问她这串字母的意思,黄月彤说她喜欢陆林,并且叮嘱梁歌说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可是这种明显的事情怎么瞒得住呢,周一上学,谣言已经传的满天飞了。

虽然只是初中,美术音乐课也只是形式上可怜兮兮地每周上个一节。美术教室设在老教学楼,都是被刻得伤痕累累的旧课桌椅,位置是随意坐的,可是陆林每次都坐在梁歌后面。美术课相对自由一些,大家一边画画一边聊天,聊到了黄月彤的签名,声音顿时大了起来。后方的陆林好像还不知道,梁歌转过头去轻声说:“陆林,黄月彤的个签是wxhll。”陆林没有什么表情,梁歌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说:“噢。那你和她说,让她改掉吧。”梁歌心里暗自得意。

很多年后,梁歌为自己当时那么一点点龌龊的思想不耻过,但是当时,她觉得自己好像打赢了一场无形的胜仗,在谁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赢了。

图片 2

from:堆糖

(未完...)

       一点的钟声响彻耳畔。似乎是有意安排的,当此时,我遥望见咱们的班主任缓缓地迈向班级,模模糊糊地,我发现她并不像那婆娘一样高高瘦瘦,而是身材敦实。

       她的年纪看上去并不大,但绝对没有那么浓妆艳抹,而是穿着平实朴素。靠近后,我亦仔细端详了一番。她体型胖胖的,还蛮可爱,头发扎得很用心,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儿,颇有才华横溢的感觉。透过窗户玻璃,能见其健康的脸色红润润的,一弯笑容挂在嘴角,甜蜜蜜的。她只是踏着一双运动鞋,脚步不是那么轻快敏捷,代之的是稳扎稳打的步履。不难想象,这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

       “大家好咯!”班主任一边踏入班级,一边以高昂的情绪欢呼道。她挥着手中一本用几朵可爱花花的封面包着的书,像是班主任手册。

       “真不好意思,早上有些事儿耽搁了,所以来晚了……大家叫我王老师好了。”她从讲台里将椅子抽出慢慢坐下,以一副罪人的样子向我们诚恳道歉。

       “王老师好!”全班同学亦不约而同地呼道。我甚至想鼓掌。那位阳光男孩转过头来看时间,不难发现,其脸上洋溢着笑容。

       “想必在x老师的代班下,大家已经对同学们有所了解了吧。我这里发几张纸下来,大家做一个自己名字的牌子,贴在桌上咯。”她从班主任手册中将几十张彩色的卡纸轻轻取出,按序发给每一位同学。悄然地在讲台后一坐,双手在身前一合,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方素拉着梁歌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