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习惯淋雨感冒,张煜差点没跳起来

  记忆里的下雨天,回想起不是潮湿和大风,而是我弄丢的雨伞。出门带上伞,回来捎回一身水和几天的感冒,就是没有伞。

 小玥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淡淡道“同桌,外面下雨了哦。”继而转过头看向小煜。

暗恋
文/宁飞 1
我有一个秘密,我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暗恋,连我最要好的两个哥们古城跟陈宇都不知道。
我跟她从初中开始就是邻班,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暗恋她的,但我从未跟她说过话,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给她留下过什么印象,只是单纯的暗恋,一直到现在。
我还知道古城的一个秘密,他喜欢他现在的同桌,也是暗恋。
巧合的是古城也在我的隔壁班,更巧合的是他的同桌恰好就是我喜欢的女生,我们暗恋的是同一个人。
古城是在一次醉酒后把他的暗恋的秘密告诉我跟陈宇他的。我们仨从小一起长起来,他是个把什么都藏在心里的人,平时闷的厉害,只有酒后才会把心里憋的事情吐露给我们。为了给古城保守秘密,我们给他暗恋的姑娘(当然也是我暗恋的)起了个代号,就以这种朦胧的悸动命名——暗恋。
陈宇跟我同班,他正在追我们班的班花,处在战略相持阶段,他不得不绞尽脑汁想尽各种招式办法来博取班花的注意,从众多对班花有意思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同时又要小心自己的动静不要太大以免还未引起班花注意反倒先引起老师注意。但结果是进展甚微,令陈宇痛苦不堪。这启示我追女生就像革命事业,是个持久而又艰难的过程。
更更巧合的是班花跟暗恋家住一个小区,两人已是多年的朋友。陈宇知道了后对古城说:“别暗恋了,是男人就赶紧上啊,把她拿下然后通过她来帮我追班花。”
此时古城已经酒醒,有心无胆,陈宇只好改变战术:“不然你们帮我把班花拿下然后通过她帮你追暗恋。”
古城只是摇头,然后陈宇跟着摇头,我看着他俩发愣的样子也跟着摇头。
我不知道这株在我们心里某个地方萌发的嫩芽将来开出的花朵叫不叫爱情,但我知道我们在用各自的方式来照料它,尽管它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开放。
2
由于邻班的关系,我常常会有机会与暗恋擦肩而过,每次我都会偷偷看她,然后迅速把目光移开,装作若无其事的经过,心跳加速许久。我感觉有几次在我眼神没来得及移走时,她的目光与我相遇,然后报以微笑。
这一定是错觉。
我跟暗恋的第一次正式说话是在学校的楼道里,我看到走在前面的她从口袋里掉出一个发卡,我低头捡起,头脑里闪过一百种如何还给她的场景,然后祈祷真主上帝神仙一起保佑我。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这就是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神仙们让你们失望了,不要惩罚我。
她接过发卡,对我微微一笑,就是那种让我错觉过的微笑。
“谢谢你,你叫宁飞对吧?”
我预料到了她礼貌的道谢,但后面一句令我始料未及,大脑一片空白。
“不客气,没关系。”
我丢下两句语无伦次的话,飞快逃离了现场。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的对话,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不过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不明白。
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我们三个坐在操场边聊天,还是跟他们俩在一起轻松。
陈宇的追班花行动似乎有所进展,但难以更进一步。用陈宇的形容来说就好像自己的背上发痒,却因为胳膊不够长,只能搔到痒边缘,没法痛快的抓挠。
然后陈宇便问古城有没有开始行动,古城一如既往的摇头。
“还是等等吧,等一个更好的机会。”
“再等就毕业了,等你的机会来了,你们也许就天各一方了!对吧,宁飞?”陈宇对古城的态度表示不满,寻求我的认同。
“是啊,你跟她是同班而且还是同桌,有时候要勇敢一点。”我也鼓励古城。
陈宇站起来,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背对着我们俩说,宁愿为自己做过的后悔,也不要为自己没做的遗憾。
一时间我们陷入了沉默,然后陈宇转过身来把我跟古城从草地上拉起身,打着哈哈:“我抄读书笔记时从书上看来的,怎么样高深吧。走啦食堂开饭了,吃饭去啦。”
校园里三颗花苗嬉闹着沐浴在夕阳下。
3
对于高三的我们来说,每个月两天的假期是如此宝贵,如同初春的第一场雨,但这两者一起到来的时候就显得都不那么可爱了。周五的整个下午窗外都是黑压压的,下午放学后大家都急匆匆的赶在雨下之前纷纷离开。由于要帮老师填个倒霉的学习调查问卷,我就让陈宇和古城先行一步以免挨雨淋。陈宇把他的伞扔给我,叮嘱了我一声然后跟古城走了。
当我从教室忙完出来,雨已经下起来了。我心想幸好有伞在,然后我看到了站在栏杆前看着外面的雨一脸惆怅的暗恋。
“怎么还没走呢。”我鼓起勇气问她。
“还不是老师要我填什么问卷,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暗恋努了努嘴,可爱至极。
我突然对老师充满感激。
“伞借你,快回家吧,不然一会天要黑了。”我想起了手中的伞,把它递到暗恋手边。
“那你怎么办?”
“我桌洞里还有一把呢,你先走吧,我回教室去拿。”我把伞塞到暗恋手里,朝她扬了扬手,然后转身跑上楼。
我藏在楼上拐角,看到她似乎是等了一会,然后撑起伞消失在雨中。
因为淋雨引起了感冒,我在家卧床两天。期间他俩来看过我一次,陈宇纳闷我有伞还淋成这样,然后怀疑我身体虚进而怀疑我肾虚,我头顶着暖水袋手里接过古城给我倒的热水,痛苦不堪懒得理他。
虽然两天的假期的泡汤了,不过好在身体恢复的及时,没有耽误上课。陈宇安慰我说,没事啦没事啦,你看我,虽然没生病,这两天还不是照样在床上度过的。
课间我趴在桌子上休息,陈宇又跑来骚扰我,我正要反击,只见他从背后拿出一把伞,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刚才暗恋来还伞,正好给我了。怪不得你淋病了,英雄救美啊,不过这是我的伞吧,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吧。”
我一脸黑线:“你才淋病呢!”
下午放学回家,陈宇向古城讲述我英雄救美的事迹。
“宁飞为了你女人,不惜自己淋病,多够兄弟啊。”陈宇眉飞色舞。
“既然你俩只有一把伞,干吗不一起走呢,还害的你淋病。”古城心疼我。
“我跟一个女生打一把伞回家,而且还是你喜欢的女生,多不好……靠,你俩才淋病呢!”
4
毕业的脚步越来越近,除了高考,还有件事让我们感到紧张,那就是即将到来的富有三中传统特色的毕业舞会。舞会过后,我们就正式跟我们的高中生活告别了。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在舞会前找到一个舞伴,更重要的是这个我们都各自知道这个舞伴将会是谁,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
回家的路上,陈宇问古城:“你邀请暗恋了吗?”
古城摇摇头:“我跟她还不太熟。”
“你们还不熟?你跟她同桌啊,邀请她都不用特意找时间,就算是上课时趁老师不注意一句话就搞定了,这叫什么来着?近水楼台,猴子捞月啊。”陈宇不惜动用自己丰富的成语词汇来教育古城。
“你邀请班花了吗?”我问陈宇。
“明天最后一门考试结束我就去邀请她。”陈宇一副拼了的表情。
那我呢,既然古城不愿去邀请她做舞伴,我是不是该鼓起勇气迈出一步呢。
“我是不是该勇敢一点去试一次呢。”古城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句话,让我刚刚鼓起的勇气消失殆尽。
5
高考结束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它终于结束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解放了的表情,这说明不光爱情像战争,考试也是。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没有了,我们可以全心去应付另一场还未结束的战争了。
收拾完最后一本书,我离开教室,拐过楼梯口,我遇到了暗恋。
“宁飞,毕业舞会你有舞伴了吗?”她轻轻的问我。
“我……哦,有了,对,有了。”我支支吾吾,把谎撒完。
“喔,那祝你毕业愉快。”她转身准备离开,我似乎从她的语气里听到一丝失望。
“古城还没有舞伴,他想邀请你。”我鼓起勇气,对着她的背影喊到。
“是吗”她停下脚步,侧过半边脸,“那他怎么不来邀请我呢,还要让你转达。”她的头发遮住了脸,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直到她从我的视线里消失,我还愣在楼梯口。
三中一年一度的毕业舞会来了,就像是个盛大的节日。学校礼堂张灯结彩,被装饰的如同新房一般,而刚刚结束高考的我们,就像是在老师的封杀下早恋多年,终于到达法定年龄的饥渴青年,一脸迫切的冲进新房,哦不是,礼堂。
校领导发言完毕后,大家开始进入舞池。我看到了陈宇牵着班花,如同一个绅士一般。好小子终于迈出一大步了。
我坐在休息区,无聊的喝着果汁,然后我看到了暗恋,还有她身旁的古城。
穿着礼服的两个人,是人群里或者说是我眼里最耀眼的一对,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我突然觉得胸口很闷,便起身离开。我走出礼堂,坐在外面的台阶上,北方夏天的晚上,真是有点凉啊,一丝冰冷从屁股传到心里。陈宇跟古城,现在一定很开心吧。
一个人轻轻的坐到了我的旁边,白色的裙摆盖到了地上。
“你的舞伴呢?”暗恋一副看穿我的得意表情。
“呃,她拉肚子没能来。古城呢?你们怎么不跳了?”我赶紧转移话题。
“说来巧,他也拉肚子去了。”她还是一副看穿我的表情,看的我不知所措。
“好了不逗你了,你想好报哪所大学了吗?”
6
北方夏天的晚上,真是有点凉啊。暗恋走后,我不知不觉又在台阶上坐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我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她最后的那句话。
“我会报燕大的,我知道你的成绩也不赖哦,如果我们能在同一所大学里,我会很开心的。”
7
舞会的人群渐渐散尽,当陈宇和古城找到我的时候,我的屁股已经麻了。
“你就在这坐了一晚?我刚把班花送走,今晚进展巨大啊。”陈宇一脸兴奋。
我没理他,直接问古城:“暗恋呢,你们今晚还好吧?”
“舞会开始不久她就说身体不舒服去了卫生间,到结束我也没等到她。”古城没有表情,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古城,报燕大吧。”忽然间我做了一个决定。
“干吗突然提这个?”陈宇不解。
“暗恋会报燕大,她会在燕大等你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古城看着我,眼神里是疑惑还有一些我读不到的东西,看的我毛骨悚然。
“我看到她从礼堂离开了,她告诉我的。”
8
高三结束的暑假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暑假,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陈宇跟班花正处在热恋中,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古城也不知去哪了,我在家百无聊赖。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大概跟古城一起准备去燕大上学的事吧,我看着自己手中的京大通知书心想。
后来陈宇跟我聊起那晚,陈宇说,你知道那晚你的谎话有多么蹩脚吗。
陈宇说,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暗恋了。
那古城知道吗?
到现在你在乎的,还只是古城知道不知道吗?
恩。
班花已经把暗恋的想法都告诉我了,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告诉你了……傻逼。
9
当我下定决心从家里出来透透气时,已是八月尾声,大学开学前夕。我骑着自行车穿过一条条往日里每天都会走过的街道,忽然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熟悉的背影。我放慢速度,跟在她的后面。她在一家礼品店门口停下车,然后进去,我等在门口,想等她出来对她说点什么。可是说点什么呢,我还没想好。
等她出来,我才发现我认错人了。
我骑车继续前行,这个夏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有的花儿在这明媚的阳光下结出了花蕾,有的花儿,终究未曾开放。

  也就是这么个情况。后来习惯下雨天丢伞,习惯淋雨感冒,最后习惯下雨天不打伞。例如习惯油条和豆浆,汉堡和可乐那样。

“完了,我没带伞!”张煜差点没跳起来。

  奇怪的是,感冒几天就好,发烧晕一会就好,更奇怪的是,那些被我遗忘的雨伞着么也想不起着么丢的。

 小玥嘴角微微上扬,荡漾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一)

  都说异性同桌日久易生情 , 而小玥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眼前冒冒失失的少年。

  初中时的路离我家不近,就凭着外面这犀利的大雨,估计能把我底裤和脚袜都洗脱色,所以我很理智的躲在屋檐下。

只是啊,她不愿意说,他也不知道。

  我选择和雨耗。就好比熊来了,聪明人要认怂,要装死人,然后半咪着眼,看着四下逃窜的人群被牺牲,然后嘴角勾笑。

“我好像带了伞呢”                  “大小姐,您别刺激我了... ”小煜瘪嘴说道。

  我就是这个聪明人,外面牺牲的食物一大堆,这只熊要吃爽,哈哈哈。我在心里歪叽。

小玥不满地扭过头去,满脸失望。

    喂!柯可。

 喃喃的说:“我是想说一起回去的呀... ...”

  我的头上多了一把伞,身边多了一个女孩。

“雨还是那么大,你说,淋雨回家会不会感冒啊”小玥仍是看着窗外,自顾自地说。

  我回过头一脸嘲弄的对她说,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谁在屋子里打伞的。

 她早就知道他父母在外打工不会回来。

  她把伞收拢扔在桌子上,别人给你的,你没伞着么回家,台风雨要下到明天,你才傻。

“不然能怎么办啊。”小煜无奈地摊了摊手。

  我楞楞的拿起伞,是啊是啊,别人真好。

“一起走吧,我送你到公交站。”小玥内心有点激动,但仍装作一副冷冷的样子。                            小煜想了想,还是不要拒绝了。

  有伞的人走在雨中,就好比穿上圣衣,手拿加特林,外面都是吃人的熊,哒哒哒,我救了周围一圈人,我真好。

“好吧,只能这样了。”他显得很无奈。

  路过班花同学,她的头发湿透了,披在半透明的校服上,雨水往下滴,她的目光冲着雨发呆。

小玥撑开那把精致的雨伞,看着小煜,示意他到伞下来。

  我戳戳她,喂,我看见你的胸罩的颜色了。

 小煜愣了一下,有些笨拙从小玥手中拿过伞柄,自己撑起雨伞。

  她脸一红,哼一声瞪着我,说,不许看,你是不是傻?

 小玥看着地面雨点溅起的水花,心里也乐开了花,溢满了幸福的泡泡。

  我把伞折叠扔给她,喊,别人给你的,你没伞着么回家?台风雨要下到明天。你才傻。

 一条街,一场雨,一把伞,一双人, 小玥的眼神亮了又暗,叹了叹气

  转身我跑进雨里,跑的老快了,就好比后面有头吃人的熊在追我。

   这雨下要是一辈子该有多好啊。小玥淡淡的想,半路无言。

  等我到家,被阿姨赶到门口拗身上的水,旁边还有诺诺,诺诺是我家养的小狗,我指着它,哈哈哈,你这条落水狗,然后它咬了我的手指,接着雨停了。

 如果童话里只有他们两个,结局一定很美好。

  麻痹的好人不好当啊,别人真傻,不是说台风雨下到明天,我真傻,把别人的雨伞送给别人,别人送给班花,别人找我要雨伞咋办。

“呀,这不是张煜吗,艳福不浅啊,美女同行呢!”

  (二)

 那个男生凑过来,一脸“我可看见了”的表情,小声的对张煜说“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第二天我感冒了。呵呵哒。

 由于离得很近,那个男生的话一字不落地落在了小玥耳朵里,小玥的脸瞬间就红透了。

  一节课阿丘阿丘的,我想好人真难做,下次我还是做坏人吧。

    可没想到小煜反应剧烈的把伞一摔,像触了电一般

  同桌大沈可是个人物,学校里所有的小道消息都出自他嘴里,八卦新闻新鲜事层出不穷,不过我都持怀疑态度,因为听他有次讲苍老师是日本有名的幼儿教育家。

“谁喜欢她了!”狠狠瞪向那个男生。快速的跑远,消失在雨幕中。

  一节课我去我去的,之后我就管他叫大傻。

 而小玥,在看着他跑远,旁边的男生也感到无趣走后,默默的蹲在伞边,泣不成声 。

  我刚决定了我是个坏人的人生目标时,他把他的大脑袋凑过来,我咣当一巴掌呼去。

“可是 ,我……我……喜欢 ……你啊”

  啪!老师看他。同学看他。老师说,你站起来上课。

 转眼就毕业了,毕业晚会上大家都疯狂的k歌,小煜灌了一口酒,鼓起勇气把小玥拉道一边说:“那个,小玥,其实吧...其实我...其实我喜欢你。”

  他站起来摸着脑袋,低着头对我说,你昨天不是拿着班花的雨伞,咋还感冒了。

小玥嘴角扬起一个僵硬的弧度

  啊?什么鬼?

“嗯,其实,我喜欢过你。”

  他阴笑一下,你打我我不告诉你。

 但是,当你摔开那把伞的那刻,我就决定不再喜欢你。

  我正要发怒,后桌戳戳我,从桌底下递给我一个小本子,我狐疑的接过,本子上写着班花的名字,里面夹着感冒灵泡腾片。

 那一刻你走了,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咦。昨天给我送伞,今天给我送药。妈妈说,漂亮女人给的糖果都是有毒的。

  不过坏人也是有绅士风度,我在本子上写,谢谢,不过我没有茶杯啊,下次给我药丸吃,我可以上课嗑药,哈哈哈!

    大傻的脑袋瓜子往我这一凑一凑的

  于是下课我就按着大傻的脑袋,拿着一本书猛抽,叫你说话说半句!叫你说话说半句!

  喂!柯可!

我说叫你说话说半句!

  一个女孩把一个保温杯放在我书桌上,别人给你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习惯淋雨感冒,张煜差点没跳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