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业广惟勤,故有曰富有

《汉武帝故事》曰:又起建章宫,为千门万户。其东凤阙高二十丈,其北太液池,池中渐台高二十丈。池中又为三山,以象蓬莱、方丈、瀛洲,削金石为鱼龙禽兽之属。其南有玉台,玉堂基与中央前殿等去地十二门,阶陛皆用玉璧。又作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馀丈,皆悬阁辇道相属焉。其后又为酒池肉林,聚天下四方奇异鸟兽於其中,鸟兽能言能歌舞,或奇形异态,不可称载。傍别造华殿,四夷珍宝充之,琉璃珠玉、火浣布、切玉刀不可称数。巨象、大雀、狮子、骏马充塞苑厩。自古已来,所未见者必备。

又曰:跬步不休,跛鳖千里;积累不辍,可成丘阜。

《魏典略》曰:公沙穆,字文人,北海胶东人也。体履清直,兼学多文,隐居东莱山中。桓帝时,有富人王仲者谓穆曰:"今多以贷仕,吾奉子以百万,惟子所用。"穆答曰:"斯意厚矣。夫富贵在天,得之有命;以贿求爵,奸莫大焉。"郡举孝廉,除郎中,以高第为光禄主事。

《晋书》曰:何曾,字颖孝,阳夏人。其家大富。魏明帝时,为文学。武帝践祚,累迁为太傅。性甚奢豪,每赴宴,不食太官所设,帝命取其食。蒸饼上不拆作十字不食。日食万钱,犹云无下箸之处。人以小纸书者,敕记室勿报。

《东观汉记》曰:明帝行部署,不用辇车,甲夜乃解,偃读众书,乙夜尽寝,先五鼓起,率常如此。

又曰:郡国富人兼利颛业,以货赂自行取重於乡里者,不可胜数。

又曰:孔子曰:"奢则不逊,俭则固,与其不逊也宁固。"

又曰:颜延之,性既褊傲,兼有酒过,肆意直言,曾无回隐,故论者多不知之。居身橇朋,不营财利,布衣蔬食,独酌郊野,当其为适,傍若无人。

后汉书曰:郭况迁大鸿胪,上数幸其宅,赏金帛甚盛。京师号况家为"金穴",言其富贵也。

《蜀志》曰:先主定益州,以刘琰为涪陵太守。后主立,封都乡侯,服御、饮食侈靡,侍婢数十人,皆能为声乐,又悉教读诵《鲁灵光殿赋》。

《魏武瘤路曰:吾衣被皆十岁也,岁岁解浣补纳之。

又曰:猗顿用盬盐起。而邯郸郭纵以铸冶成业,与王者埒富。乌氏倮(韦昭曰:乌氏,县名,属安定。倮,名也。)畜牧,及众,斥卖,求缯物,间遗戎王。戎王倍与之蓄,至用谷量牛马。秦始皇令倮比封君。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足不赀。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情台。夫倮,鄙人牧长;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君显天下,岂非以富耶?

《管子》曰: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於端门,乐闻於三衢,无不服文绣衣裳者。

又曰: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又曰:何曾遒豪累世。人有小纸为书者,曾敕记室勿报也。蒸饼上不拆作十字不食。食日膳万钱,犹曰:"无下箸处。"

又曰:阮佃夫,通货贿,凡事非赂不行。宅舍园池,诸王邸第莫及。女伎数十,艺色冠绝当时,金玉锦绣之饰,宫掖不逮也。每制一衣,造一物,京邑莫不法效焉。於宅内开渎,东出十许里,塘岸整洁,泛轻舟,奏女乐。

《尚书·无逸》曰:文王自朝至于日中昃,弗遑暇食,用咸和万民。

又曰:上使善相人相邓通,曰:"当贫饿死。"上曰:"然富通者在我,何说贫?"於是赐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邓后钱布天下,其富如此。("饿"部中亦出。)

又曰:桓帝时,诛梁冀,封单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五人。超薨后,四侯转横,天下为之语曰:"左回天,具独坐,徐卧虎,唐两堕。"皆竞起第宅,楼观壮丽,穷极技巧。金银罽毦,施於犬马。取良民美女以为妃妾,皆珍饰华侈,拟则宫人。其仆从皆乘车而从列骑。

王隐《恶书》曰:陶侃少长勤敕,自强不息。常语人曰:"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於凡俗,当惜分阴。"

又曰:史丹尽得父财,身又食大国邑,数见褒赏,赐累千金,僮奴以百数,后房妾数十人,内奢淫,好饮食,极滋味声色之乐。

又曰:将军贺齐,性奢,好军事,所乘船彫刻丹镂,青盖绛襜,蒙冲斗舰,望之若山。

又曰:辛庆忌,居处恭俭,饮食被服,尤以节约。

《周礼》曰:太宰掌建邦之六典,以佐王平邦国。六曰事典,以富邦国。

又曰:刘捴,彭城人。其祖彦之,父仲度,俱仕。明帝时为户部郎中、太子洗马。其家豪富,资财宅宇山池,妓妾姿艺,皆穷上品。有爱妓陈玉珠,明帝追求,不与,逼夺之,捴有怨词。帝令有司诬奏,将杀之。入狱数宿,鬓毛皆白。免死,为司徒长史。明帝射雉郊野,渴倦,捴得青早瓜进帝,帝对割,甚嘉之。入齐三迁为御史中丞,五为兵部尚书。

○俭约

又曰:蜀卓氏之先,赵人,用铁冶富。秦破赵,迁卓氏,见虏略,独夫妻推辇,行诣迁处。诸迁虏少有馀财,争干吏,求近卜处葭萌。惟卓氏曰:"此地狭薄。吾闻岷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民工於。"乃求远迁。致之临邛,大喜,即铁山鼓铸,运筹策,汉蜀之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於人君。程郑,山东迁虏也,亦冶铸,贾椎结之民,富埒卓氏,俱居临邛也。

又曰:哀帝幸舍人董贤,宠之,累迁为太尉。前后所赐,不可胜计。哀帝崩,群臣白太后,收贤斩之,时年二十二。其家奢侈过於国耳。於是乃收董氏财物,估价凡四十二亿万贯,皆帝所赐之物。

又《周官》曰: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宋书》曰:沈攸之少贫,及贵,在荆州,富拟王侯。夜中诸厢廊然烛达晓,曳珠玉者数百人,皆一时绝妙。

又曰:和峤,字长舆,汝南西平人。中郎将庾凯见峤叹曰:"森森若千丈松,虽磥砢多节目,施之大厦,有栋梁之用。"武帝重之,为黄门侍郎。峤家产丰富,拟於王者,杜预对帝,以为和峤有钱癖。

又曰:陆纳,字祖言。徵拜左民尚书,将应召,纲纪白:"日宜装几舫?"纳曰:"吾家不在此,已敕私奴乘驾,装并食粮米,无所须也。"临发载被袱而已,其馀皆封还官。

又曰:所忠言贵家子弟富人或斗鸡走狗,马弋猎博戏乱齐人。

又曰:陈咸为治仿严延年,其廉不如。所居调发属县所出食物以自奉养,奢侈玉食。

又曰:王丹,字仲因。每岁农时,辄载酒肴,於田间候勤者,与而劳之。

又曰:子贡既学於仲尼,退而仕於卫,废著鬻财曹、鲁之间,(徐广曰:子贡傅云:"废居,著犹居也。读音如贮。")七十子徒,赐最为饶。原宪不厌糟糠,匿於穷巷。子贡结驷车骑,束帛之币以聘诸侯,所至,国君无不界迎与杭礼者。夫使孔子名布扬於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

又曰:陈遵为公府掾。公府掾中率皆羸车小马,不上鲜明,而遵独极舆马衣服之好,门外车骑交错。又日出醉归,曹事数废。西曹白请斥遵,大司徒马宫大儒优士,谓西曹:"此人大度士,奈何以小文责之?"

《文子》曰:量腹而食,度身而衣,节乎己者,贪心不生矣。

徐广《晋记》曰:石季伦甚富侈,衣服妓乐夸於许史。有妓人曰绿珠,美而艳,孙秀欲之,使人求焉。崇尽出其婢妾数十人,皆蕴兰麝而被罗縠。

又曰:吴师在陈,楚大夫皆惧,子西曰:"今闻夫差次有台榭陂池焉,宿有妃嫱嫔御焉。一日之行,所欲必成,玩好必从。珍异是聚,观乐是务,视民如雠,而用之日新。夫差先自败也已,安能败我?"

《夏仲御别传》曰:夏统,字仲御,永兴人,与母兄弟居,恒星行夜归,采梠求食。母老病,不悰家事,仲御鼓四起,酒扫庭内,钻火炊爨之后,径便入野。

《蜀志》曰:董和,字幼宰,南郡人。益州牧刘璋以为牛鞞、江原长、成都令。蜀土富实,时俗奢侈,货殖之家,侯服玉食,婚姻葬送,倾家竭产。和躬率以俭,恶之蔬,防过逾僣,为之轨制,所在皆移风变善。

《左传》曰:丹桓宫之楹,刻其桷,皆非礼也。御孙谏曰:"臣闻之,俭,德之恭也;侈,恶之大也。先君有恭德而君纳诸大恶,无乃不可乎?"

《会稽典录》曰:陈修,字奉先,迁为豫章守。性清洁恭俭,十日一炊,不燃官薪。

○富上

《说文》曰:奢,张也。反俭曰奢。从大者,言夸大於人也。

又曰:王良为大司徒司直,在位恭俭,妻子不入官舍,布被瓦器。时司徒吏鲍恢以事到东海,候其家,而良妻布裙曳柴,从田中归。恢告曰:"我司徒吏也,故来授书,欲见夫人。"妻曰:"妾是也。"恢乃下拜,叹息而还。

又曰:张耳,大梁人,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尝亡命游外黄,富人女甚美,庸奴其夫,亡邸父客。(如淳曰:父时宾客也。)谓曰:"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为请决,嫁之。女家厚奉给耳,耳以故致千里客,官为外黄令。陈馀,亦大梁人,好儒术。游赵苦陉,富人公乘氏以妻之。馀年少,父事耳,相与为刎颈交。

又曰:石崇财产丰积,室宇弘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厨穷水陆之珍。

又《梓材》曰:先王既勤用明德。

又曰:范蠡之陶,乃营生积居,与时驰逐。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

《齐书》曰:刘闱既籍旧恩,尤能悦附人主,承迎权贵。宾客闺房,供费奢广。罢广、司二州,悉倾资献,家无留储。在蜀作金浴盆,馀金物称是。

《墨子》曰:晋文公好恶衣,臣下皆衣牂羊之裘,以韦带剑。

《吴书》曰:刘表亡,曹公向荆州。表子琮降,以节迎曹公,诸将皆疑其诈,曹公以问娄子伯。子伯曰:"天下扰攘,各贪王命以自重,今以节来,是必至诚。"曹公大喜,遂进兵。宠祑子伯,家累千金。公曰:"娄子伯富乐於孤,但势不如孤耳!"从破马超等,子伯功为多。曹公常叹曰:"子伯之计,孤不及也。"

又曰:尹吉甫仕至上卿,其家大富,食口数百人。时岁大饥,曾鼎镬作粥啜之,声闻数里。食讫,失三十人,觅之,乃在镬中龁取焦粥而已。

又曰:李藩为相,宪宗谓曰:"前代理天下,或家给人足,或国贫下困,其故何也?"藩对曰:"古人云,俭以足用,盖足用系於俭约。诚使人君不贵珠玉,惟务耕桑,则人无淫巧,俗自敦本,百姓既足,君孰与不足?"帝曰:"俭约之事,是我诚心,惟当上下相勖,以保此道。"

又曰:故秦阳以田农而甲一州,(以田地过限,从而富贵,为一州第一。)翁伯以脂而倾县,浊氏以卖脯而连骑,张里以马医而击锺。

《盐铁论》曰:今民文杯画案,婢妾衣罗纨履丝,所以乱治。汉末一笔之押,雕以黄金,饰以和璧,缀以隋珠,发以翡翠。此笔非文犀之桢,必象齿之管,丰狐之柱,秋兔之翰。用之者必被珠绣之衣,践雕玉之履矣。

《后汉书》曰:孝文帝,性俭素,常服浣濯之衣,鞍勒铁木而已。

又曰:穰侯魏冉之富,富於王家。出关,辎车千乘有馀。

《吴志》曰:甘宁好游侠,水行则连轩,侍打;文锦绣,常以缯帛维舟,去或割弃之,以示奢侈也。

又曰:太官进食有裹蒸。明帝曰:"我食此不尽,可四片破之,馀充晚食。"

又曰:京师富人杜杨、樊嘉、茂陵挚纲,为天下高资。

《隋书》曰:裴矩为给事郎。炀帝至东都,矩以蛮夷朝贡者多,讽帝令都下大戏。徵四方奇异,陈於端门街,衣锦、珥金翠,店肆悉设帷帐,盛酒食,遣蛮夷。见者叹其中国,以为神仙。

《晋中兴书》曰:王廙为母立屋,过制。中宗流涕谏之。帝所幸郑夫人,袍无文绣,其恭俭率下如此。

谢承《后汉书》曰:戴遵,字子高。富於资产,轻财好义,宾客常三四百人,时人名之"关东大豪戴子高"。

《礼记》曰:管仲镂簋而朱弦,旅树而反坫,山节而藻棁,贤大夫,而难为上也。

《郭子》曰:王丞相性俭,即帐下甘果,盈溢不散,涉春烂败,都督白之,公令拾去。敕云:"慎不可使大郎知。"大郎名悦,字长豫。

又曰:郑驷秦富而侈,嬖大夫也,而常陈卿之车服於其庭。郑人恶而杀之。

又曰:刘穆之,性奢豪,食必方丈,旦辄为十人馔。穆之既好宾客,未尝独餐,每至食时,客止十人以还者,帐下依常下食,以为常。尝白高祖曰:"穆之家本贫贱,赡生有阙。自叨忝以来,虽每存约损,而朝夕所须,微为过丰。自此以外,一毫不以负公。

又《泰伯》曰: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

又曰:刁逵字伯道;弟畅,字仲远;次弘,字叔仁,各历职州刺史。兄弟子侄并不治名行,竞修货殖,有田万顷,奴婢数千人。义旗初建,弘将谋起兵,宋王遣刘毅诛之。刁氏既富,奴客从横,上山固泽,为京口之蠹。宋既诛,畅散其穀帛金钱牛羊,令民称力取之,弥日不尽。时天下饥俭,编户菜色,及刁氏之破,百姓充足。

又曰:王济性豪侈,丽服玉食。时洛京地甚贵,济买地为马埒,编钱满之,时人谓金埒。

《魏志》曰:段灼上疏理邓艾曰:"艾值岁凶,又为区种,身被乌衣,手执耒耜,以率将士。上下相感,莫不尽力。"

又曰:范蠡浮海出齐,变名姓,自谓鸱夷子皮,耕於海畔,苦身务力,父子治生无几何,致钱数千万。齐人闻贤以为相。范蠡叹曰:"居致千金,官则至卿相,此布衣极。又受尊名,不祥。"乃归相印,尽散财以分于知交、乡党,怀其重宝,间行以去,止于陶,以为此天下之中,交易有无之路通,为生可致富矣。於是自谓陶朱公。复约身,又耕畜劳居,候时转物,逐什一之利。居无何,则致资累巨万。天下称陶朱公也。

又曰:自王吉至崇,世名清廉,然材器名称稍不能及父,而禄位弥隆。皆好车马衣服,其自奉养极鲜明,而亡金银锦绣之物。及迁徙去处,所载不过囊衣,不畜馀财。家居亦布衣疏食。天下服其廉而怪其奢,故傅"能作黄金"。

《吴志》曰:是仪,字子羽,北海营陵人。为尚书仆射,不服精细,食不重膳。孙权闻之,幸仪舍,求视蔬食,亲尝之,对之叹息。

又曰:夫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此言末业,贫者之资也。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学而俱显也。今有无秩禄之奉,爵邑之入而与之比者,命曰"素封"。

又曰: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殷康《明慎》曰:古人云:"骄奢人之殃,恭俭福之场。"

又曰:齐俗贱奴虏,而刁间独贵人之。桀黠奴,人所患也,惟刁间收,使之逐渔盐商贾之利,或连车骑交守相,然愈益任。终得其力,起富数千万。

《三辅故事》曰:秦时奢汰,有天下以来不复是过。渭水贯都,以象天河;横桥南渡,以象牵牛;中外殿观百四十五;后宫列女万有馀人。

《梁书》曰:到溉,字茂灌。美风仪,善容止,所莅以清白修性。又率俭,不好声色,虚室单衣,傍无姬侍。

又曰:鲍宣上书哀帝,曰:"奈何独私养外亲与幸臣董贤,多赏赐以万数,奴从兵客浆酒藿肉,苍头卢儿比曰用致富!非天意也。"

《后魏书》曰:夏侯道迁,谯国人,封濮阳侯。除兖州大中正,不拜。好奢侈宴饮,京师珍羞,罔不毕备。尝於京城西水次,大起园池,植列花果,延招俊彦,日往游適,妓妾十馀人,常自娱兴。国秩俸岁入三千匹,专供酒馔,不营家产。每诵孔融诗曰:"'座上客恒满,樽中酒不空。'馀非吾之事也。"识者多之。道迁不娉正室。

《晋书》曰:帝以山涛橇朋,无以供养,特给日契,加赐床帐茵蓐,礼秩崇重,时莫为比。涛居荣贵,贞慎俭约,虽爵同千乘,而无嫔媵。

又曰:问国君之富,数地以对,山泽所出。问大夫之富,曰:"有宰食刀,祭器衣服不假。"问士之富,车对。问庶人之富,数畜以对。

又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王隐《晋书》曰:李胤历职内外,而至贫俭。儿病无以市药,上赐钱十万。

《毛诗》曰: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又曰:襄公五年,齐庆封来聘,其车美,叔孙曰:"豹闻之,服美不称,必以恶终,美车何为?"

《尚书·大禹谟》曰:禹克俭于家。

《左传》曰:秦后子有宠於桓,(后子,秦桓公子也。景公之母弟公子鍼。)如二君於景。其母曰:"不去,惧选。"(选,数也。君子奢富弗去君,将数其罪而加也。)

又曰:任恺失政,遂纵酒,极滋味。初,何邵一身一日之供必钱二万为限,及恺,有逾於邵。

《毛诗》曰:《汾沮洳》,刺俭也。

又曰:苏秦说齐王曰:"临淄富而实,其人无不斗鸡走狗六博蹴踘者。"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魏略》曰:常林,字伯槐。历宰守刺史,所在检身节用,其家常饥乏,糟糠缊弊。

《尚书》曰:五福,二曰富。

《韩子》曰: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画其内,觞酌有笇,樽俎有饰,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三十二。殷作大辂,建九旒辂,食器彫琢,觞酌刻镂,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五十三。

《杜预自叙》曰:在有家则滋味经籍,居官则毕力理治。公家之事,知无不为。

又曰:白圭曰:"吾营生犹伊尹、吕尚之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业广惟勤,故有曰富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