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太守见之曰,路见二老者即禽

○逸民二

野王二老 向长 逢萌 周党 王霸 严光 井丹 梁鸿 高凤 台佟 韩康 矫慎 戴良 法真 汉阴老父 陈留老父 庞公

《后梁书》曰:王符字节信,安定临泾人。好学有志,隐居著书。度辽将军皇甫规官归安定,乡人有以货得雁门太尉者,还家谒规。规卧不迎。既入而问:"卿前在郡食雁美乎?"有顷,又白王符在门。规素闻符名,乃惊遽而起,衣不比带,屣履出迎,援符手而还,与同坐,极欢。时人为之语曰:"徒见二千石,不及一逄掖。"言文士道义之为贵也。

卷八十三  逸民列传第七十三

《易》称“《DD33》之时义大矣哉”。又曰:“不事王侯,华贵其事。”是以尧称则天,不屈颍阳之高;武尽美矣,终全孤竹之洁。自兹以降,风骚弥繁,长往之轨未殊,而感致之数匪一。或隐居以求其志,或规避以全其道,或静已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亦云性分所至而已。故蒙耻之宾,屡黜不去其国;蹈海之节,千乘莫移其情。适使矫易去就,则无法相为矣。彼虽B376B376有类沽名者,可是蝉退嚣埃之中,自致寰区之外,异夫饰智巧以逐浮利者乎!荀子有言曰,“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也。

又曰:向栩字辅兴,柏林朝歌人。恒读《老子》,状如学道。常坐灶北板床面上,积久,板乃有膝踝足指之处。时宾客就之,辄伏不起,时人莫能测。后征拜左徒,侃然正色,百官惮之。

野王二老 向长 逢萌 周党 王霸 严光 井丹 梁鸿 高凤 台佟 韩康 矫慎 戴良 法真 汉阴老父 陈留老父 庞公

汉室中微,新太祖篡位,士之蕴藉义愤甚矣。是时裂冠毁冕,相携持而去之者,盖数以万计。杨雄曰:“无法无天,弋者何篡焉。”言其违患之远也。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不比,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若薛方、逢萌,聘而不肯至;严光、周党、王霸,至而不可能屈。群方咸遂,志士怀仁,斯固所谓“举逸民天下归心”者乎!肃宗亦礼郑均而征高凤,以成其节。自后帝德稍衰,邪{ 薛女}当朝,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至乃抗愤而不管不顾,多失个中央银行焉。 盖录其绝尘不反,同夫我,列之此篇。

又曰: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同县孟氏有女,状肥丑,甚黑,力举石臼,择对不嫁,至年三十。父母问其故,女曰:"欲得贤如梁鸿者。"鸿闻娉之。入门17日,而鸿不答。妻乃跪床的底下请曰:"窃闻夫子高义,简斥数妇。妾偃蹇数夫,今而见择,敢不请罪!"鸿曰:"吾欲裘褐之人,能够俱隐。今乃衣绮缟,傅粉墨,岂鸿所愿哉?"妻曰:"以观夫子之志耳。妾自有隐居之服。"乃为椎髻布衣,操作而前。鸿大喜曰:"此真梁鸿妻也。"字之曰:"德曜"名"孟光"。因共入霸陵山。后至吴,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餐,鹿车共挽。

  《易》称「《遯》之时义大矣哉」。又曰:「不事王侯,高贵其事。」是以尧称则天,不屈颍阳之高;武尽美矣,终全孤竹之洁。自兹以降,风骚弥繁,长往之轨未殊,而感致之数匪一。或隐居以求其志,或规避以全其道,或静已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然观其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岂必亲鱼鸟、乐林草哉!亦云性分所至而已。故蒙耻之宾,屡黜不去其国;蹈海之节,千乘莫移其情。适使矫易去就,则无法相为矣。彼虽硁硁有类沽名者,不过蝉衣嚣埃之中,自致寰区之外,异夫饰智巧以逐浮利者乎!孙卿有言曰,「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也。

野王二老者,不知何许人也。初,光武贰于改革,会关中骚扰,遣前爱将邓禹西征,送之于道。既反,因于野王猎,路见二老者即禽。光武问曰:“禽何向?”并举手西指,言“个中多虎,臣每即禽,虎亦即臣,大王勿往也。”光武曰:“苟有其备,虎亦何患。”父曰:“何大王之谬邪!昔汤即桀于鸣条,而大城于亳;武王亦即纣于牧野,而大城于郏D 27A。彼二王者,其备非不深也。 是以即人者,人亦即之,虽有其备,庸可忽乎!”光武悟其旨,顾左右曰:“此隐者也。”将用之,辞而去,莫知所在。

澳门新葡新京,又曰:戴良字叔鸾,汝南慎阳人。母卒,兄伯鸾居庐啜粥,非礼不行。良独食肉饮酒,哀至乃哭。三个人俱有毁容。或问良曰:"子之居丧,礼乎?"对曰:"然。礼所以制情佚也。情苟不佚,何礼之论!若食旨不甘,故致毁容之实,若味不存,口食之可也。"

  汉室中微,王巨君篡位,士之蕴藉义愤甚矣。是时裂冠毁冕,相携持而去之者,盖见惯司空。杨雄曰:「无法无天,弋者何篡焉。」言其违患之远也。光武侧席幽人,求之若不如,旌帛蒲车之所征贲,相望于岩中矣。若薛方、逢萌,聘而不肯至;严光、周党、王霸,至而不能够屈。群方咸遂,志士怀仁,斯固所谓「举逸民天下归心」者乎!肃宗亦礼郑均而征高凤,以成其节。自后帝德稍衰,邪{薛女}当朝,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至乃抗愤而不管不顾,多失在这之中央银行焉。盖录其绝尘不反,同夫小编,列之此篇。

向长字子平,深圳朝歌人也。隐居不仕,性尚大壮,好通《老》、《易》。贫无资食,好事者更馈焉,受之取足而反别的。王巨君大司空王邑辟之,连年乃至,欲荐之于莽,固辞乃止。潜隐于家。读《易》至《损》、《益》卦,喟然叹曰:“吾已知富比不上贫,贵比不上贱,但未知死何如生耳。”建武中,男女娶嫁既毕,敕断家事勿相关,当如作者死也。于是遂率性,与同好濑户内海禽庆俱游五岳名山,竟下落不明。

又曰:法真字高卿,扶风郿人。博通内外图典,为关西厦高校儒,弟子自远方至者数百人。性恬静寡欲,不交世间事。巡抚见之曰:"欲以功曹相屈,光赞本朝,如何?"真曰:"以明府见待有礼,故敢自同宾末。若欲吏之,真将要北山之北、南山之南矣。"长史玃然不敢复言。

  野王二老者,不知何许人也。初,光武贰于改革,会关中打扰,遣前将军邓禹西征,送之于道。既反,因于野王猎,路见二老者即禽。光武问曰:「禽何向?」并举手西指,言「其中多虎,臣每即禽,虎亦即臣,大王勿往也。」光武曰:「苟有其备,虎亦何患。」父曰:「何大王之谬邪!昔汤即桀于鸣条,而大城于亳;武王亦即纣于牧野,而大城于郏D27A。彼二王者,其备非不深也。是以即人者,人亦即之,虽有其备,庸可忽乎!」光武悟其旨,顾左右曰:「此隐者也。」将用之,辞而去,莫知所在。

逢萌字子康,爪哇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候迎拜见,既而掷CF48叹曰:“大女婿安能为人役哉!”遂去之长安学,通《春秋经》。时新太祖杀其子宇,萌谓同伴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亲属浮海,客于辽东。

又曰:汉宾老父,不知何许人也。桓帝幸竟陵,过云梦,临沔水,百姓莫不观众。有老人家独耕不辍。里正郎张温异之,使问曰:"人皆观,老父独不观,何也?"父曰:"笔者野人耳,不达斯语。请问天下乱而立天皇耶?治而立国君耶?立主公以父天下耶?役天下以奉太岁耶?昔圣王宰世,茅茨采椽而万民以宁。今子之君劳民自纵,逸游无忌,吾为子羞之,又何忍与人观之乎?"温大惭,问其姓名,不告而去。

  向长字子平,尼科西亚朝歌人也。隐居不仕,性尚四之日,好通《老》、《易》。贫无资食,好事者更馈焉,受之取足而反别的。新太祖大司空王邑辟之,连年以致,欲荐之于莽,固辞乃止。潜隐于家。读《易》至《损》、《益》卦,喟然叹曰:「吾已知富不及贫,贵比不上贱,但未知死何如生耳。」建武中,男女娶嫁既毕,敕断家事勿相关,当如作者死也。于是遂放肆,与同好格陵兰海禽庆俱游五岳名山,竟不知在何处。

萌素明阴阳,知莽将败,有顷,乃首戴瓦盎,哭于市曰:“新乎新乎!”因遂潜藏。

谢沈《隋唐书》曰:龙丘苌,吴郡人,笃志好学。王巨君篡位,隐居太山,以耕稼为业,公车征不应。改进时,任延年十九,为郡西边尉,折节上尉。锺离意为主簿,自请苌为门下祭酒。延教曰:"龙丘先生清过夷、齐,志慕原宪,太守洒扫其门,犹惧辱之,何召之有?"

  逢萌字子康,西里伯斯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候迎拜会,既而掷楯叹曰:「大女婿安能为人役哉!」遂去之长安学,通《春秋经》。时王巨君杀其子宇,萌谓友人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亲属浮海,客于辽东。

及光武即位,乃之琅邪劳山,养志修道,人皆化其德。

又曰:郑敬字次卿,汝南人,闲居不修人伦。士大夫逼为功曹,厅事前树时有清汁,认为甘露。敬曰:"明府政未能致甘露,此木汁耳。"辞病去,隐处精学。同郡邓敬公为督邮,过存敬。敬方钓鱼於大泽,因折芰为坐,以荷荐肉,瓠瓢盈酒,言谈弥日。蓬庐荜门,琴书自娱。世祖公车征,不行。

  萌素明阴阳,知莽将败,有顷,乃首戴瓦盎,哭于市曰:「新乎新乎!」因遂潜藏。

科尔特斯海上大夫素闻其高,遣吏奉谒致礼,萌不答。太尉怀恨而使捕之。吏叩头曰:“子康大贤,天下共闻,所在之处,人敬如父,往必不获,只自虐辱。”太尉怒,收之系狱,更发它吏。行至劳山,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吏被伤流血,奔而还。后圣旨征萌,托以老耄,迷路东西,语使者云:“朝廷所以征笔者者,以其有益于政,尚不知方面所在,安能济时乎?”尽管驾归。连征不起,以寿终。

又曰:杨后字仲桓,广汉人。潜身薮泽,耦耕诵经。司徒杨震表荐其高操,公车特征,不就。临安御史焦参行部致谒,后恶其苛暴,时耕於大泽,即委锄疾逝。参志恚之,收其老婆,录系,欲以至后。遂不知后遍地,乃出其妻子。

  及光武即位,乃之琅邪劳山,养志修道,人皆化其德。

初,萌与同郡徐房、平原李子云、王君公相友善,并晓阴阳,怀德秽行。房与子云养徒各千人,君公遭乱独不去,侩牛自隐。时人谓之论曰:“避世墙东王君公。”

又曰:张奉字公先,弟表字公仪,河老婆。兄弟少有高节,立精舍教授,恶衣粗食。大将军袁隗以女妻奉,送女奢丽,奴婢百人皆被罗縠,辎軿光路。妇入门数年,奉住精舍,有如路人。其妻待奉入朝,乃径前跪曰:"家公年老,不以妾顽陋,使待君巾栉,自知不副雅操。君如欲执梁鸿之高节,妾欲怀孟光之征志。"奉无以答。妻悉彻玩饰、被服、奴婢,着缦帛,执纺绩具,奉然后纳之。诸公连征,不就。谓之张氏两贤。

  利古里亚海士大夫素闻其高,遣吏奉谒致礼,萌不答。军机章京怀恨而使捕之。吏叩头曰:「子康大贤,天下共闻,所在之处,人敬如父,往必不获,只自虐辱。」节度使怒,收之系狱,更发它吏。行至劳山,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吏被伤流血,奔而还。后上谕征萌,托以老耄,迷路东西,语使者云:「朝廷所以征笔者者,以其有益于政,尚不知方面所在,安能济时乎?」固然驾归。连征不起,以寿终。

周党字伯况,汉密尔顿广武人也。家产千金。少孤,为宗人所养,而遇之不以理,及长,又不还其财。党诣乡县讼,主乃归之。既而散与宗族,悉免遣奴婢,遂至长安游学。

又曰:符融字伟明,少为都官郎,耻之,委去。私事少府李元礼。膺常贵融。融幅巾褐衣,振袖清谈。膺捧手高听,叹息不暇。郭林宗始入京师,诣融。融一见与定至交,海内服融高识。公府连征,不就。

  初,萌与同郡徐房、平原玉皇李云、王君公相友善,并晓阴阳,怀德秽行。房与子云养徒各千人,君公遭乱独不去,侩牛自隐。时人谓之论曰:「避世墙东王君公。」

初,乡佐尝众中辱党,党久怀之。后读《春秋》,闻复仇之义,便辍讲而还,与乡佐相闻,期克斗日。既交刃,而党为乡佐所伤,困顿。乡佐服其义,舆归养之,数日方苏,既悟而去。自此敕身修志,州里称其高。

《魏志》曰:张臶字子明,少游太学,后遁常山。并州牧高幹辟,不至。表除安乐令,不就。后迁居内丘县。广平巡抚卢毓到官一日,纲纪白承前致版谒臶。毓教曰:"张先生所谓上不事皇帝,下不友诸侯者也,岂此版谒所可光饰哉!"但遣主簿奉书致羊酒之礼。

  周党字伯况,多特Mond广武人也。家产千金。少孤,为宗人所养,而遇之不以理,及长,又不还其财。党诣乡县讼,主乃归之。既而散与宗族,悉免遣奴婢,遂至长安游学。

及王莽窃位,托疾杜门。自后贼暴从横,残灭郡县,唯至广武,过城不入。

王隐《晋书》曰:魏末有孙登字公和,汲郡人,无亲人,於汲郡北山为土窟中居之。夏则编草为裳,冬则长长的头发覆面,对人无言,好读《易》鼓琴。初,光山山中作炭者,忽见有人不语,精神不似常人。帝使阮籍往视与语,亦不应。籍因大啸,野人乃笑曰:"尔复作向声。"籍又为啸。籍将求出,野人不听而去。登山并啸,如箫韶笙簧之音,声震山谷而还。问炭人,曰:"故是向人耳。"寻知求,不知所止。推问久之,乃知姓名。

  初,乡佐尝众中辱党,党久怀之。后读《春秋》,闻复仇之义,便辍讲而还,与乡佐相闻,期克斗日。既交刃,而党为乡佐所伤,困顿。乡佐服其义,舆归养之,数日方苏,既悟而去。自此敕身修志,州里称其高。

建武中,征为议郎,以病去职,遂将太太居黾池。复被征,不得已,乃着短布单衣,穀皮绡头,待见士大夫。及光武引见,党伏而不谒,自陈愿守所志,帝乃许焉。

又曰:庾衮字叔褒,颍川人。与徒弟治藩,必跪而授条夌。孰获者虽毕,而多捃者。衮退待间,乃方自捃,不曲行旁掇,跪而把之。每饥,率其邑人入于丛林拾橡。为郡功曹,举清白异行,皆不就。值乱,携老婆入林虑,民归之,葆於大头山而田其下,有终焉之心。咳发,柱杖将起,杖跌坠岸而死。

  及王巨君窃位,托疾杜门。自后贼暴从横,残灭郡县,唯至广武,过城不入。

博士范升奏毁党曰:“臣闻尧不须许由、巢父,而建号天下;周不待伯夷、叔齐,而王道以成。伏见克赖斯特彻奇周党、南海王良先生、山阳王成等,遇到厚恩,使者三聘,乃肯就车。及陛见帝廷,党不以礼屈,伏而不谒,偃蹇骄悍,同期俱逝。党等文无法演义,武不能够死君,钓采华名,庶几三公之位。臣愿与坐云台之下,考试图国之道。比不上臣言,伏虚妄之罪。而敢私窃虚名,夸上求高,皆大不敬。”书奏,国君以示公卿。诏曰:“自古明王圣主,必有不宾之士。伯夷、叔齐不食周粟,俄克拉荷马城周党不受朕禄,亦各有志焉。其赐帛四十匹。”党遂隐居黾池,著书上下篇而终。邑人贤而祠之。

又曰:董京字威辇,不知何郡人。太始初,值魏禅晋,遂长头发佯狂,常宿白社中。时乞於市,得残碎缯絮,结以自覆,全帛佳绵则不肯受。作品郎孙楚就社中与语,遂载与归,终不肯坐。后数年去,莫知其所。于其寝处得一石竹子及诗,曰:"末世流奔,以文代质,逝将去此至虚,归自个儿本来之室。"

  建武中,征为议郎,以病去职,遂将老婆居黾池。复被征,不得已,乃着短布单衣,穀皮绡头,待见里正。及光武引见,党伏而不谒,自陈愿守所志,帝乃许焉。

初,党与同郡谭贤伯升、雁门殷谟君长,俱守节不仕新太祖世。建武中,征,并不到。

又曰:夏统字仲御,会稽人。常学戏船。其母疾,市药于芜湖。贾充闻而访之,问曰:"卿居海滨,作何戏习?"仲御曰:"能戏船耳。"充因命焉。仲御即登舟鼓枻,为鯆〈鱼孚〉之歌,学鯆〈鱼孚〉之状。俄然,云雾杳冥,白鱼跳入其船。充甚异之,因就与语,仲御不对。充整服谢之,仲御引棹而去,弗之见也。充乃叹曰:"可谓冷若冰霜哉。"初,仲御在乡也,人或说之使仕,仲御勃然作色,谓之曰:"小编安能随俗低眉下意乎?闻君之言,不觉寒毛竞竖,白汗四匝,颜如渥丹,心如火炙,舌不住齿,口无法张,两耳闭塞,双眸俱瞑也。"遂竟不仕。

  大学生范升奏毁党曰:「臣闻尧不须许由、巢父,而建号天下;周不待伯夷、叔齐,而王道以成。伏见帕罗奥图周党、黄海王良(英文名:wáng liáng)、山阳王成等,碰到厚恩,使者三聘,乃肯就车。及陛见帝廷,党不以礼屈,伏而不谒,偃蹇骄悍,同一时候俱逝。党等文无法演义,武不可能死君,钓采华名,庶几三公之位。臣愿与坐云台之下,考试图国之道。不及臣言,伏虚妄之罪。而敢私窃虚名,夸上求高,皆大不敬。」书奏,圣上以示公卿。诏曰:「自古明王圣主,必有不宾之士。伯夷、叔齐不食周粟,罗萨Rio周党不受朕禄,亦各有志焉。其赐帛四十匹。」党遂隐居黾池,著书上下篇而终。邑人贤而祠之。

王霸字儒仲,里昂广武人也。少有清节。及新太祖篡位,弃冠带,绝交宦。建武中,征到少保,拜称名,不称臣。有司问其故。霸曰:“太岁有所不臣,诸侯有所不友。”司徒侯霸让位于霸。阎阳毁之曰:“波德戈里察俗党,儒仲颇负其风。”遂止。以病归,隐居守志,茅屋蓬户。连征,不至,以寿终。

又曰:董养字仲道。惠帝时,迁杨后于金墉,有侍婢十馀人,贾后夺之,然后绝膳二十四日而崩。仲道喟然叹曰:"天人既灭,大乱将至,倾危宗庙,在其日矣。"顾谓谢鲲、阮千里等曰:"时既如此,难可保也,比不上深居岩洞耳。"乃自荷担,爱妻推鹿车,入于蜀山,莫知所止。

  初,党与同郡谭贤伯升、雁门殷谟君长,俱守节不仕新太祖世。建武中,征,并不到。

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余姚人也。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搜拜谒之。后西晋上言:“有一男人,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EE34,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

又曰:郭文字文举,河老婆,隐居不仕。常居顺德及吴兴馀杭,依山结庐,临清涧,植穀种麻,以供衣食。常着葛巾,披鹿皮。其山多虎豹,文独无藩篱格障,然虎豹并不至。太兴中,杨州御史王家卫制片人闻其名,乃自迎与相见,寻而逃去,莫知所在。

  王霸字儒仲,奥马哈广武人也。少有清节。及新太祖篡位,弃冠带,绝交宦。建武中,征到教头,拜称名,不称臣。有司问其故。霸曰:「国君有所不臣,诸侯有所不友。」司徒侯霸让位于霸。阎阳毁之曰:「华雷斯俗党,儒仲颇负其风。」遂止。以病归,隐居守志,茅屋蓬户。连征,不至,以寿终。

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答,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悠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笔者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守见之曰,路见二老者即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