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璋於上流伐苇作簟,终窭且贫

○贫下

○贫上

○富下

《魏志》曰:崔林,字德,清河东武城人也。幼时宗族莫知,从兄琰异之。太祖定冀州,召除鄢长,贫无车马,单步之官。太祖征壶关,擢为冀州主簿。

《说文》曰:贫,财分少也。

《家语》曰:鲁哀公问政於孔子,孔子对曰:"政之急莫大乎使人富且寿也。"公曰:"为之奈何?"孔子曰:"省力役,薄赋敛,则民富矣。"公曰:"寡人欲行夫子之言,恐吾国贫矣。"孔子曰:"《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未有子富而父母贫者。"

又曰:华歆素清贫,禄以赈亲戚,故家无担石之储。

《尚书》:六极:四曰贫。

又曰:南宫敬叔富,得罪於定公而奔卫。期年,卫侯请复之,载其宝以朝。夫子闻之曰:"富而不好礼,殃也。敬叔以之丧矣,而又弗改,吾惧其将有患也。"敬叔闻之,骤如孔氏,而后备礼散焉。

又曰:邓艾,字士载,义阳人。以口吃,不得作千佐。为稻田守草吏。同郡吏怜其贫,资给甚厚,艾初不稍谢。每见高山大泽,辄规度指画军营处所,时人多笑焉。

《毛诗》曰: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窭者,无礼也。贫者,困於财。)

又曰:以富贵而下人,何人不与?以富而敬人,何人不亲!

《吴志》曰:吕范,字子衡,汝南人。有容观姿貌。邑人刘氏,家富女美,范求之。母嫌,欲勿与。刘氏曰:"吕子衡宁当久贫者?"遂与之婚。

又曰:自我徂尔,三载食贫。

《国语》曰:斗且曰:"昔斗子文三舍令尹,无一日之积,恤民故也。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对曰:"夫从政者,以庇民也。民多旷,而我取富,是不勤民以自封也,死无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

又曰:潘璋,字文珪,东郡人。性嗜酒,其家甚贫,好賖贷,辄言豪富必相还。孙权甚奇之。魏将夏侯尚南郡作浮桥,渡百里洲,璋於上流伐苇作簟,欲顺风放火。簟成,尚使引退,璋遂为平北将军。

又曰:大东小东,杼轴其空。

太公《六韬》曰:文王问守土奈何?对曰:"人君必从事於富,弗富不足为人,弗与无以合亲。疏其亲则困,失其众则败矣。"

《晋书》阮咸,字仲容,陈留人。时俗七月七日晒衣裳,或宗族於庭罗列衣服,咸贫无物,乃脱犊鼻布礻昆以竹竿头挂之,人问故,答曰:"不能免俗。"

《礼记》曰:君子虽贫,不鬻祭器;虽寒,不衣祭服。

太史公《素王妙论》曰:诸称富者非贵其身,得志也乃贵,恩覆子孙,而泽及乡里也。

《宋书》曰:武帝刘裕少时,其家大贫,与人佣赁。及登帝位,耕具犹存,并衲布袄,并令收掌以示子孙,令为规戒。

又曰: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礼。"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为孝。敛手足形,还葬而无椁,称其财,斯之谓礼。"(还犹疾,谓不及其日月也。)

又曰:黄帝设五法,布之天下,用之无穷盖世有能知者,莫不尊荣,如范子可谓晓之矣。子贡、吕不韦之徒颇预焉。自是以后无其人,旷绝百馀年。管子设轻重九府,行伊尹之术,则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范蠡为越相,三江五湖之间,民富国强。卒以擒吴,功成而弗居,变名易姓之陶,自谓朱公。行十术之计,二十一年之间,三致千万,再散与贫。

又曰:江湛家甚贫约,不营财利,饷馈盈门,一无所受,无兼衣馀食。尝为上所召,值澣衣,称疾经日,衣成然后赴。牛饿,驭人求草,湛良久曰:"可与饮。"

又曰:君子辞贵不辞贱,辞富不辞贫。

桓宽《盐铁论》曰:古者盂樽杯饮,盖无爵无觞,今富者银剑黄耳,垒樽玉铺。

又曰:陶潜性嗜酒,而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

又曰: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荜门圭窦,蓬户瓮牖;易衣而出,并日而食;不陨获於贫贱,不充诎於富贵。

又曰:人太富则不可以禄使也。

又曰:颜延之屏居里巷,不预人间者七载。中书令王球名公子,延之居常罄匮,球辄分财赡之。

《左传》曰:室如悬磬。

又曰:古者庶贱骑绳校草鞮皮荐而已,今富者黄金银镳罽绣掩汗。

《齐书》曰:王延之,清贫,居宇穿漏。褚渊往候之,见其如此,具启明帝,帝即敕材官为起三间斋屋。

《论语》曰:贫而无谄。

又曰:燕之涿蓟,赵之邯郸,魏之温轵,韩之荥阳,齐之临淄,楚之宛陈,郑之阳翟,富冠海内,皆为天下名都也。

又曰:虞玩之。太祖镇东府,朝野致敬,玩之犹蹑履造席。太祖取履视之,曰:"卿此履已几载?"玩之曰:"着此履已二十年,贫竟不办易。"太祖善之。

又曰: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魏文帝《典论》曰:雒阳郭珍居财巨亿,每暑夏召客,侍婢数十,盛装饰,披罗縠,使之进酒。

又曰:庾杲之,字景行,新野人。初为驾部郎。清贫自业,食餐惟有韭菹、生菜。任彦昇尝戏曰:"谁谓庾郎贫,食鲑常有二十七种菜。"王俭用为长史,安陆侯萧缅与俭书曰:"盛府玄僚实难其选,庾景行泛渌水,依芙蓉,何其丽也。"时人以俭府为莲花池,故缅书言之。官至御史中丞。

又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

刘义庆记曰:王武子移第北芒下。于时人多地贵,济好马射,买地作埒,编钱布地竟埒,时人号曰:"金埒"。

《梁书》曰:阮孝绪家贫无以爨,僮妾窃邻人樵以继火。孝绪知之乃不食,更令撤屋而炊,所居室惟有一林竹树环绕。

又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又《幽明录》曰:馀杭人沈纵家素贫,与父同入山,得一玉豚。从此所向如意,田蚕并收,家富。

《后魏书》曰:胡叟居家蓬室草户,惟以酒自適。常谓人曰:"我此生活,似胜焦先。"光不治产业,饥贫不以为耻。养子字螟蛉,以自给养。每至贵胜之门,恒乘一牸牛。作布囊,容三四升,饮啖醉饱,便盛馀肉饼以付螟蛉。见车马荣华,视之蔑如也。

又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

又曰:海陵人黄寻先居家单贫,常因大风雨散钱飞至其家,钱来触篱援,误落在馀处皆拾而得之。寻巨富,钱至数千万。

《隋书》曰:张仁诩,州县以其贫素,将加赈恤,辄辞不受。每闲居,从容长叹曰:"老冉冉而将至,恐修名之不立!"以如意击几,皆有处所,时人方之闵子骞、原宪。

又曰:君子忧道不忧贫。

《异苑》曰:晋陵曲阿汤贶财数千万,三吴人多取其直,为商贾治生,辄得倍直。或行长江,卒暴风及劫盗者,若投钱,多获免济。贶死后,先所埋金皆移去,邻人尝晨起见门外忽有百许万钱,封题是汤贶姓字。然后知财物聚散,必由天运也。

又曰:虞世基,陈灭归国,为通直郎,直内史省。贫无产业,每佣书养亲,怏怏不平。尝为五言以见意,情理凄切,世以为工,作者莫不吟咏。

《家语》曰:端木赐驷马连骑,以从原宪,居蓬蒿之中,并日而食。子贡曰:"甚矣,子之病矣!"

又曰:张永家地有泉出,小龙宰缮。从此遂为富室。逾年因雨腾跃而去,於是生资日不暇给。俗说云:"与龙共居,不知龙神效矣。"

又曰:房彦谦居官所得俸禄,皆以周恤亲友,家无馀财,车服器用,务存素俭。自少及长,一言一行,未尝涉私,虽致屡空,怡然自得。尝从容独笑,顾谓其子玄龄曰:"人皆因禄富,我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於清白。"

《国语》曰: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宣子曰:"吾有卿名,而无其实,无以从二三子,吾是以忧。子贺我何故?"对曰:"昔栾武子无一卒之田,(武子,晋正卿栾书也。大夫一卒无者不及上大夫。)其官不备其宗器,宣其德行,慎其宪则,诸侯亲之,戎、翟怀之。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吾亦为能其德也,是以贺。若不忧德之不修而患货之不足,将吊不暇,何贺之有也?"

《说苑》曰:楚王问庄辛曰:"君子之富奈何?"对曰:"君子之富,假贷人不德也,饮食人不便不役也,亲戚爱之,罪人善之,不肖者事之,皆欲其寿乐不伤於患。此君子之富也。"

又曰:许康佐擢进士第,以家贫母老,求为知院官,人或轻怪,笑而不答。及母亡,服除不就侯府之辟。君子知其不择禄养亲之志也,故名益重。

《史记》曰:叔孙敖知优孟之贤,病且死,谓其子曰:"我死,汝必贫困。"其子无立锥之地。

《论衡》曰:扬子云作《法言》,蜀富贾人赍钱十万,愿载书,子云不能,曰:"夫富无仁义,犹圈中之羊,安得妄载!"

又曰:李建,字杓直。家素清贫,无旧业,与兄造逊於荆南,躬耕致养,嗜学力文。

又曰:宁戚,卫人也。欲仕齐,家贫无以自资,乃赁为人推车。至齐国,桓公出,戚望见车驾,乃於车下饭牛,扣牛角而歌。桓公闻之,抚手曰:"异哉,此人乃非常人也!"命管仲迎之,以为上卿。

《三辅决录》曰:平陵士孙奋,字景卿。少为郡五官掾,起宅得钱,资至一亿七千万,富闻京师,而性俭吝。客舍,雇钱甚少,主人曰:"君士大夫惜钱如此,欲作孙景卿耶!"不知实是景卿。从子端,梁冀掾奋送绢五匹,食以干鱼,冀问奋"何以相送",端以实对。冀素闻奋富且吝,乃以一镂安革遗奋,从贷钱五千万。奋智冀贪暴,畏之,以三千万与冀。冀大怒,乃告郡,诈认奋母为守官藏婢,云盗白珠十斛,紫金千万,收考奋兄弟,死狱中,财资尽没。

《六韬》曰:武王问太公曰:"贫富岂有命乎?"太公曰:"为之不密,密而不富者,盗在其室。"武王曰:"何谓盗也?"公曰:"计之不熟,一盗也;收种不时,二盗也;取妇无能,三盗也;养女太多,四盗也;弃事就酒,五盗也;衣服过度,六盗也;封藏不谨,七盗也;井灶不利,八盗也;举息就礼,九盗也;无事燃灯,十盗也。取之安得富哉!"武王曰:"善。"

又曰:冯驩,齐人,贫乏不能自存,使人属齐相孟尝君,愿寄食门下。孟尝君曰:"客何能也?"对曰:"无能。"孟尝君笑而受之。左右皆知君贱之,食以草具。居有顷,驩倚柱弹其剑铗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以告孟尝君,食之乃比门下诸客。居有顷,复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左右以告孟尝君,为之驾比门下客。后有顷,复歌曰:"长铗无归来乎,无以为家。"左右皆恶之,以其贪,不知足也。孟尝君问驩曰:"公有亲乎?"对曰:"有母。"孟尝君令人给其食用,无使乏。驩乃不复歌。后孟尝君出记事,问门下诸客:"有能习计会,能为吾收债於薛乎?"驩独署曰:"臣能。"孟尝君怪曰:"此谁乎?"左右曰:"歌夫长铗归来者也。"孟尝君笑曰:"客果有能,吾负之,未之见也。"请而见之,谢曰:"文倦於事,愦於忧,久开罪於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收债乎?"驩对曰:"愿之。"於是约车治装,载券契将行,驩问曰:"收债毕,市何物而返也?"孟尝君曰:"视吾家之寡有者。"驩遂驱而之薛,使吏召诸民当偿债者,悉来合券。券既合,驩乃矫君命以所偿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皆呼万岁。驩遂长驱而还,见孟尝君。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见之,曰:"债毕乎?"对曰:"毕。""何市而返?"对曰:"臣窃计,宫中珍宝盈室,车马实於外厩,美人充下陈,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窃为君市义。"孟尝君曰:"市义若何?"对曰:"今君有区区之薛,不附爱子其民,因而贾利之!臣窃矫君命,尽以赐之,而烧其券,民咸称万岁。此臣为君市义也。"孟尝君不悦,曰:"先生休矣!"於是,期年,人或毁孟尝君於湣王曰:"孟尝君将乱。"及王出畋,忽有劫王者,意甚疑之。孟尝君将出奔,其舍人魏子初为君收邑三返而不敢入,君问之,对曰:"有贤者窃为君教与之,以故无入。"至是,魏子所与贤者闻孟尝君出,上书言其不乱,请以身盟,遂自刎於宫门。湣王大惊,乃复召孟尝君。孟尝君谢病归老於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携幼迎於道傍。孟尝君顾谓驩曰:"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今见之矣。"驩对曰:"狡兔有三窟。"仅得免於死矣,今君止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请为君复凿二窟。"孟尝君与车五十乘,金百斤,西游於梁,说魏王曰:"齐放其大臣孟尝君,诸侯先迎之者国富兵强。"於是魏昭王以其故相为上将军,而虚相位,遣谒者赍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孟尝君固辞不往,魏使三返。湣王闻之,君臣恐惧,遣太傅赍黄金千金、文马二驷,以谢孟尝君,使返国。驩又请曰:"愿得先王祭器,立宗庙於薛。"庙既成,还报曰:"三窟以就,君可高会而乐矣。"孟尝君乃还为齐相。

《越绝书》曰:富中大塘者,勾践治以为义,肥饶谓之富中。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璋於上流伐苇作簟,终窭且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