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慌忙逃进这还没有完全竣工的杏花公园,每个城

图片 1 异乡的寒风仿佛分外寒凉,圣诞节商家热火朝天的喧闹震得我头晕耳痛,慌忙逃进这还没有完全竣工的杏花公园。此时园内的静谧与外面的喧嚣完全隔离,竟是一片安静的世外桃源。我顺着还未完工的小道不觉竟走到杏园,只是不见了昔日的人头攒动。现在刚移植的红杏被修锯成秃秃的枝桠,缠着厚厚的草绳,有种冷冷的凄楚。我坐在长椅上,远处一大群鸽子在咕咕地觅食,一位父亲在风中奔跑,牵扯着空中的蝴蝶风筝,身后跟着的小姑娘,穿着滚着白毛边的玫红斗篷,跑动中刺痛了我的眼睛,她像极了我日思夜想的女儿,不觉泪迷了双眼,竟没发觉那对父女已走近走近......
  我睁开眼暮然一阵颤粟,不由抖了起来,他竟然是浩宇,虽然之前曾经无数遍设想过我们的重逢,却都没有料到会是今天这样的情节。他比以前略显清瘦,已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了。而此时我的样子却过于惨烈,但是逃开已经来不及了。我右手托起吊着雪白绷带的左臂,慌忙站起,感觉头皮竟有些麻凉,刚洗的湿发结着冰渣已经硬在头上肩上,我顶着一双连续几夜失眠熬黑的眼圈......
  “老远我就听见像你......”浩宇这一句严重的语法错误陡然让我从极度的尴尬中轻松起来。我们互诉着分别后的情况,交换了手机号码,我向他炫耀着手机里孩子的相册,诉说着我省城的进修,孩子的早教,唠叨着我的幸福婚姻。
  “如果我们当初走在一起,也许......”我突然震惊,手机掉到地上,抬眼目光却碰到那一抹凄楚的泪光,瞬间已决定放弃伪装。我素来不善于掩藏,也许此时周身早已写满了忧伤和绝望。我平静的诉说着刚解体的婚姻,用一只啤酒瓶刺伤左臂换来的婚姻绿色通行证。
  “我,就这样败给了小三!”
  “你不是败给了小三,而是败给了你骨子里骄傲的尊严!”我们相视而笑,“你一点没变,你高傲的尊严!我明白,就如同当初,你用尊严放弃了我妈的反对。”
  他的小女儿掰了一块巧克力放进我嘴里,初次相见的小姑娘竟趴在我耳边低语:“你想要什么礼物?我过年回老家带给你!”我和小姑娘轻轻一个击掌“说好了,就要这样的甜巧克力!”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薄雪,一片片在风中轻舞,不知从哪飘来一阵歌声《爱上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多少次困难险阻,多少次义无反顾,失去生命也不在乎,多少次望而却步,多少次后续前扑,我宁愿忍受含沙的毒......一句“宁愿”让我的心一阵悸动,一句“宁愿”道出爱的真谛!人生最大的不幸,并不是自己不幸福,而是最爱的人不幸福。
  “爸爸,梅花开了!”顺着小姑娘飞跑的方向,不是几棵,竟是一大片,在薄雪的映衬下,红得耀眼。此时,我突然想起我的孩子和我安静的小镇,这一刻这么强烈,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巧克力的味道和一缕奇异的梅香。我招手帮他们打了个的,目送他们消失在城市的喧嚣中,再也找不见。突然手机短信响起:清晨升起的第一抹朝阳是我对你的深深祝福,晚霞收起的最后一抹嫣红也是我对你的深深祝福......
  我进修的中医附院的宿舍在二楼,整晚都是刺耳的车鸣,也许此时喧嚣的不仅是那川流不息的公路,而是我伤痕累累的心。而那用于练习的一包包银针,自己亲手一根根扎满我双下肢的各个穴位,竟不觉得疼。突然怀疑,这就是我选择疗伤的处所和疗伤方式?我一个个无眠的夜晚,我的孩子是否在想着我的甜巧克力和温暖臂弯,而睡梦中挂满泪珠?我慈祥的老人是否因此整日不安而神情恍惚?而那一抹凄楚的男人泪和一块甜巧克力却让我醍醐灌顶,如梦初醒,到底是谁动了我的幸福?是我一日三餐虔诚如朝庙样赤诚的灶膛的火;是那净手焚香般给孩子喂食的汤匙;还是完全赔给了孩子黑白琴键的,我的浪漫?又或者是忙于弄干净那块忠诚的抹布,而恰恰弄脏了我自己洁净的脸?而最要命的是我系错了婚姻的那根线,我本该和婚戒一起系在左手食指的指跟,那有比心尖更敏锐的神经,而我偏偏选择系在心尖,遭遇这样一个撕扯竟是如此要命的锥心疼痛到窒息.....
  在这个冰凉的冬夜,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将一切过往的恩怨情仇剖析,努力找寻着在婚姻中弄丢了的自己。暗夜中突然亮起那一抹凄楚的男人泪,我锤了捶酸痛的腰身,挺起自尊的脊梁,毅然打好回家的包裹。看着离婚证上搞笑的日期20121212。121121,也许是命运的巧合,这是个操练正步的口号,从现在开始,我会顺着这个节奏走好以后的每一步,为了我高傲的尊严,牵挂的老人,依恋的孩子,因为还有你,都在凝视着,我的幸福!

“做完了,妈。”

司机大约40岁,略发福,一上车他看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在上大读书,我也没有隐瞒其实是照照在上大读书,我是去赴约看电影,司机可能是看出我掩藏不住的焦急,开车加快了一点,我心里默默感激。到一个路口,他问我住在上海哪里,因为他以前就住上大附近,经常去上大跑步。显然司机的话匣子要打开了。

我看到这个站着还没我坐着高的孩子竟像一个大人似的拿起了吹风机。

在城市的喧嚣中,茫茫人海彼此相遇,珍惜每一次相聚,每一次恰合时宜的邂逅,每一个转角的街景,每一个路口的红灯。一次错过的公交,一次错过的道歉,一场错过的电影,每个错过也许变成此生彼此的分离。

        他误会了我的意思吗?他以为我说“小孩子不可以”是看不起他吗?不是的,我的本意是,小孩子,不应该干这种底层的事,他应该去学习,不应该早早地“挣钱养家”,被牵扯进这个浮躁喧嚣的世界。也许我是他这么多天下来第一个让他住手的“客人”……

从谈话中了解到,他是崇明人,以前年轻不懂事,辍学来上海打拼,干过很多工作,从端盘洗碗,到搬运卸货,我想这位大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了。然后问到我和我女朋友的事,我告诉他我和照照已经在一起十几年了,他突然很感慨地说年轻的时候一定要珍惜。基于对一般人的判断,他孩子应该也不小了,我问他,你孩子多大了,他说他还没结婚呢。他说,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女生,后来由于自己的年轻气盛分手了之后,一直都没找到喜欢的,一晃都过去十几年了,快37了,慢慢已经习惯了。

        几年来,我也曾见过她身边出现一个助手,有时候是她的姐姐,也许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吧,有时是她老公,一个一百六七十斤的大个子,开出租车的。别人总是笑她:“你比你老公挣得要多。”她只是笑笑。

因为和女朋友约好了8点半的电影,眼看着要来不及了,于是匆忙滴滴打了一辆车。大约过了5分钟车就过来了,虽然内心很焦急(要知道,迟到了,照照生气起来可是很头疼的),但是还是装作很轻松的表情,我不想给这个城市忙碌的人平添拥挤。

即便我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图片 2

“我有的,妈……”

城市匆匆的行人

         我因被“快速洗头”而导致头发被严重拉扯,疼痛异常,我察觉到了她的焦急。匆匆地给我洗完头后,她抄吹风机,飞快地给我吹了起来,这时我从镜子里看到她把她儿子招呼过来,让他在旁边看着,末了,她竟说:

城市从来不缺年轻的人,年轻的人偶尔停下片刻,互相试探着彼此,也许等绿灯亮起行人匆匆而过的时候,彼此会再等一次绿灯的时间,只要这片刻,两颗孤独的心就能心生温暖。但也许在匆匆的人流中彼此被推离。

我急忙站起身来。

突然觉得很感慨,也有点怪自己冒失的发问,他接着说,她现在在日本,给一个日本人男人生了一个孩子。

        她的店铺,说得可笑些,只与稍有钱人家的一个厕所那么大。可是小则小矣,该有的东西却是一样不少,只有七八平米的屋内,放着一个卧式洗发台,一张剪发椅和若干把凳子——凳脚已经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般摇摇欲坠了。

图片 3

“不不不,我自己来。”

年轻的男人,败给自己高傲的自尊,年轻的女子,败给自己惶惑的猜疑。

        我这次去她那儿洗头时,她换了一个架空层,但也只比原来那处大了没几平米罢了。一样的忙,一样的笑脸迎客。在她的洗头台旁,摆了一张小桌子和一把小凳子,有一个小男孩,我认识的,那是她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我曾经还帮他写过作文,是一个用功,勤奋的孩子,作业只消一会儿就完成了。可是她的母亲啊,总以为她又在偷工减料了,动辄训斥责骂,还要他向我“好好学习”。

城市从黄昏到黎明,总是来来往往,年轻的人擦身而过,忙碌又孤单的声影在街角一闪而过,从城市巨大的广告牌望去,是城市的孤单。

在我的坚持下,孩子又到一旁写作业了,我看到了他面朝墙,沉默地坐在那里。

有时候年轻真的很容易犯一些稚气的错误,和相爱的人就此分开,互相不理睬,也许都想要去重新拾起对方的爱,但是欲言又止,每次拿起电话就犹豫,最后败给了自己的犹豫不决,然后此生遗憾。

图片摘自百度-简书APP

“没有,一直都没联系,只是偷偷关注着她的微博,偶尔看看她的动态。”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慌忙逃进这还没有完全竣工的杏花公园,每个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