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白果拿了一把钱给老贺,秀儿端坐在树上

方圆百里,独一棵白果树。白果树伫立在宋圩子东头,历尽千年风雨。树高十余米,粗七人搂抱,树身顶部三支分叉,劲如苍龙,分叉处竟有一块阔如桌面的平整地!
   传说马娘娘跳了八砖硫璃井,伍子胥怀抱幼主曾在此树下休息。待策马急奔数百里,回头观望,见马鞭忘于树上……
   秀儿端坐在树上,她在等一个人。等人的小心脏扑嗵扑嗵地跳,象怀里揣个兔子。她甩了一下油黑乌亮的辫子,咬了咬红艳的嘴唇,顺手摘下一片白果叶,看得出了神……
   夕阳透过繁茂枝叶的缝隙钻了进来,秀儿身上泛着点点光辉,宛若一尊菩萨!
   黑牛喘着粗气爬上树。
   ……(此处略去九十九字!)
   “啪”一个巴掌打在黑牛脸上,秀儿嘤嘤地哭。黑牛心乱,也心疼,忙低声下气地赔不是!
   有人说白果是这样“创造”的,谁又能考证?有人说黑牛和秀儿冒犯了树神,所以没过上几年好日子!
   白果越听越离奇,并不太往心里去,仿佛只是在听一个遥远而又动听的故事!秀儿是娘,爹是黑牛,白果认!可是至于树神之说他半信半疑,可有时又不由自主地暗暗恨树神小气!
   黑牛黑,大牙,身大力不亏,曾拜孙五为师,一身武艺。孙五师出少林,行侠仗义,弟子如云,威震一方!据说黑牛能怀抱石滚行走如飞,四米高的院墙一跃而过!
   黑牛抗日时期扛过枪,做过维持会队长,杆子会副会长。若有人说:你爹是跟着日本人混的……白果会双拳紧握,两眉竖起,样子象是要吃人!
   老贺说:你爹是吴题梅的师弟,(吴题梅是抗日义士,杆子会会长)当时是被派去做卧底的,况且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白果说:老贺,好人,天下第一大好人!                  

白果卖了一头牛,买了一头驴,卖了一头驴,又买了一头猪。
  猪是小花猪,白底黑花,憨憨可爱!小花猪在白果怀里,竟然象个安静的婴儿,不闹也不叫。老贺说:果,小母猪,你光棍一个,养大了好当你媳妇,能给你下一窝子娃哩!白果嘿嘿地笑,眼里放着光茫,他注视着小花猪,甚是喜欢!
  这段时间白果几乎要把老贺家的门槛子都能踢烂,一天几趟地跑。自打老母猪配了种,大了肚子,白果就盼啊盼!瞅啊瞅!老贺安慰他别急,女人怀胎也有个过程呢!白果不了解女人,也不了解母猪,但他相信总能等来小猪出生的那一天。
   老母猪主贵,一窝下了十七! 小猪刚出生的第二天,白果就找来一段小红头绳,拴在小花猪的尾巴上。小花猪一疼吱哇乱叫,老母猪卧在地上白着眼警惕地盯着白果,白果没在意,只听"哼哧"一声母猪正龇牙咧嘴地向他冲过来,白果身子一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摸裤子上粘乎乎地,一闻真是他娘的猪屎!老贺咧着嘴笑:呵呵,狗日的你拴什么拴?又没人跟你抢,母猪护窝子哩!白果一边找水洗,一边认真地说:叔,小花猪是俺的了,有记号,到时候丰钱紧留!
  小花猪满了双月,肥嘟嘟的有二十来斤。白果拿了一把钱给老贺,老贺死活不肯要。白果急了,扔下钱抱着猪扭头就走,老贺又忙把钱拾起来撵着硬塞进白果的裤兜,并严肃地命令道:听话,拿着,给钱就不要抱猪!
  白果养猪没有经验,好在小花猪听话懂事不挑食,菜也吃,馍也吃,草也吃……人家的猪脖子上要套个皮圈子,拴个铁链子,小花猪却无拘无束,活动自由,享有主人一样的待遇。白果下水洗澡,小花猪也下水,白果下地干活,小花猪哼哼唧唧地走一步跟一步。一开始白果闲时会抱抱它,眼见长到一百多斤,就懒得再抱了。他会拿一个小木棍给它挠痒痒,棍还没触到身上,小花猪扑嗵一声睡在地上,眼眯着,伸着腿幸福地哼哼……
  年底,小花猪足足有二百多斤。杀猪的大老朱盯上了这头猪,问卖不卖?白果眼一睁:不卖!大老朱调侃起来,你不卖留着当祖宗供着?还是晚上陪你睡觉?白果憋了半天:是你娘托生的,卖了你也下不了手!大老朱觉得无趣,哼了一声两手背在身后伸着头气乎乎地走了。
  冬去春来,一晃七年过去。哪里有白果,哪里就有小花猪,白果走它就走,白果停它就停,已经默契到成了多年的老朋友。小花猪有两千多斤重,也没发过情,没有怀过孕,身子却越来越笨重。谁见了都会啧啧赞叹 ,好大一头猪!
  这天白果又坐在槐树下吸烟,小花猪慢悠悠地晃来晃去,"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白果一激灵,用手摸摸小花猪的耳朵,烫手。白果跌跌撞撞地端来一盆凉水,小花猪把鼻子和嘴插到盆里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抬起头望着白果,饱含深情,泪从两眼角静静地往下淌……白果呆了,此刻时空已经静止!"轰嗵"一声巨响,小花猪象一堵围墙轰然倒塌,又似天崩地裂,江海倒流……
   白果眼前一片深蓝,一个仙女穿着长长的白裙子正在向他回眸,蔫然一笑:“哥哥保重! ”            

有一天,隔壁老妈妈对这姑娘说: “白果花是最漂亮的一种花。不过它是‘寅时开花卯时谢’,要摘到它就困难啦。”姑娘听了,决心要绣出一朵白果花来,就深夜出门去白果树下等着花开。等呀,等呀!等了好久花都没开,因为疲劳过度而睡着了。醒来,已过了卯时,花开过了,没看见。

德江的龙泉乡有个村子叫白果树。村寨门前有两棵很大的白果树,村旁有口清泉叫做白果树龙洞,洞中一年到头淌着清爽冰凉的泉水。这里的山好、树好,水好,不单是住的人家兴旺,就连各种鸟儿都喜欢来白果树上做窝。这些鸟中,有一种灰白色羽毛的小鸟,总爱在白果树开花时节的夜晚啼叫。叫声听来很悲哀,人们管叫这鸟儿做白果雀。

提起白果雀,还流传着一个使人痛心惋惜的故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白果拿了一把钱给老贺,秀儿端坐在树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