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和大家那些朋友在一同时,然后自个儿听她

亮是我的好友,也是最令我羡慕的人,因为他拥有一份几乎完美的爱情。他说他的女朋友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他要用一生去珍爱她。
  和大家那些朋友在一同时,然后自个儿听她又谈到了她的三伯。  和我们这些朋友在一起时,亮最爱说他的爱情史,每每说到动情处,整个人都沉醉在自己的幸福中,让我们这些朋友羡慕不已。
  亮说:“我和她是在大学认识,她坐在我的前面,我坐在她的后面。那时我是全班的高才生,她的学习成绩很差,考试的时候常常能接到意外飞来的救命纸条,让她的考试成绩不至于太惨。后来她留心发现,是我扔给她的纸条,她红着脸说了句谢谢,神情告诉我她并不高兴。我小声对她说:“我给你补习吧!这样你的成绩才能真正上去。”
  她笑了,脸也更红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经常偷偷约会,开始真的只是为了学习,偶尔才聊一些学习以外的话题,不过聊得很投机,其实那时我们彼此情窦初开的心,已经慢慢地靠向一起,可当时我们谁也没说破,依旧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
  一直到了毕业之后我们才真正确定了恋爱关系,我把她领回来家,父母第一眼的感觉是,她配不上我。说她长得又矮又胖,让我和她分手,我很气愤,当天就和父母闹僵了,父亲让我滚,我就从家滚了出来和她同居在了一起。
  为了我们的小家,我拼命地赚钱……赚钱。一不小心上了朋友的当,做了违法的生意,蹲了几天监狱,放出来后,我就觉得自己很脏,每天不停的洗澡、洗手,就是觉得洗不干净自己的身体。她看我像着魔了一样,不停的洗呀洗,她哭了……
  医生说我这是一种病,叫做强迫症,是神经病的一种。除了吃药治疗之外,就是要靠家人多开导、劝解,这样才能慢慢的好。她的朋友劝她和我分手,她没同意,她说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我,我很感动,躲在暗处哭了很久。
  那时候为了给我治病,她起早贪黑的加班,赚钱就为了给我买药吃,此外她还要承受家里所有的家务,因为我要不停的洗澡根本不能出门、基本什么家务也干不了。
  有一天,她下班回来的很晚,一进屋,她突然哭着扑到我怀里,我没有安慰她,还使劲的将她推开,扭头冲进了卫生间,拿起刷子狠狠地刷着我的双手。
  她看见我把手刷得通红,怒了,抢过刷子歇斯底里地大喊:“你很干净,你不脏,不要在洗了……”
  我听了她的话,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从此我的强迫症竟奇迹的好了。
  好了之后的我,我再也离不开她了。我发誓要用一生来补偿她这一段为我付出的辛苦,我为她做饭,为她洗脚,每天送她一朵玫瑰花,在我身上纹了她的头像。她看了又惊又喜,感动得哭花了脸上的妆。
  说这些时,亮流泪了,他说这是幸福的眼泪。我们没有一个人嘲笑他,反而在心底为他们祝福。
  可再见到亮,我吓了一跳。他人瘦得脱了相,两眼浑浊无神,时不时地用手去擦眼角的水珠。我忍不住问:“你是亮吗?你是沉醉在幸福中的亮吗?”
  亮笑了,苦笑,他说:“我们分手了。”
  我不相信地摆手说:“得了吧!别骗我,你们那么相亲相爱还能分手,鬼才信。”
  亮突然就哭了,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大男人在你面前突然痛哭流涕,你是什么感觉,我是当时就被他吓到了,连忙问:“到底怎么了?”
  亮很半天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说:“哎!本来我以为我们从此会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一次偶然,我发现她手机上的短信箱上锁了,我很惊讶,心里有一点莫名的不安。
  那晚加班,我突然变得心绪不宁、彷徨不安,我非常冲动的不顾工作就跑回家看她,正好把她和一个男人堵在屋里。当我看见他们在床上那龌龊的样子,我吐了……
  我没有听她解释,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我们共同生活的小屋。”说完他使劲地拍了拍胸膛说:“你知道嘛!这里碎了,碎了……”说完他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不明白,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抛弃我,可是现在一切都好了,她却变心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叹息,真的没法回答他,他女朋友也许有她自己的原因,毕竟别人的爱情我们怎么能说清楚,只是在这里希望我的朋友亮能尽快走出阴霾,迎接阳光。   

文/曲未来

   我接到沐沐的电话时正在和朋友侃大山,电话那段的沐沐,在哭泣。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和她是闺蜜,我一定会怀疑是假的,事实是,她真的在哭,哭的很悲伤。

所沁是个姑娘。

   沐沐,一个九零后,阳光开朗型,朋友经常喊她“唐宛如”,跟唐宛如神经大条一个德行,既色又爷们,她的感情世界比四十岁的人想的还要澄澈,她分得清现实和理想,情商之高常常让人想掐死,只是,她的感情一直空荡荡,偶尔知道的某个男生,和她也只是泛泛,最久的男友好像也就两个月。

站在你身边你永远抬不起头的姑娘。

   她哭,一边哭还一边咕咚咕咚的,我问她怎么了,她没有说话,我知道,她不需要我说话,只需要我听,许久,她说:“静静来我住的酒店带我回去吧”我嗯了一声打车便去了。

为什么?

     一进门,她很淡定的坐回了床上,而地上已经有六个空酒瓶,床上还有许多未打开的,我随口一句:“卧槽,你疯了?”她呵呵一笑说:“来,坐,给你讲个笑话听”我被她拉倒在床上,然后我听她又说起了她的叔叔。

因为她身高168,体重93,样子算不上很惊艳,但气质足够让你俯首称臣,护肤品化妆品,只要你问,她就能说出所有牌子的优缺点。

      俩人相恋是大学的事,大约是神经大条的沐沐跟朋友在酒吧喝多了,然后靠在了她家叔叔的肩上,后来,有了手机号,再后来,沐沐就按照自己的意愿跟她叔叔在一起了,然后就是开始各种虐狗的恋爱情节。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大家那些朋友在一同时,然后自个儿听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