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给大家分享一组温暖美好像童话一样的画,  

我从一个街边摆摊算命的老人那里离开。
  在我专注于他那一张一翕的暗紫色的嘴唇的时候,发现他左侧脸颊上的长髯赫然地张开了一角——我早就知道他是唬人的,可没想到连胡子也是假的。
  这是我在街边算过的第N次卦,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命理解释。
  这一次,那个没有化好妆的老人对说我“不足不足难伸心曲野塘雨过月如钩梦断周庄眉黛愁”。
  我走开几十步远,回过头看他,突然觉得他是命中的一句谶语。
  周庄?
  江南水乡和我的生活原本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因为周庄这两个字,让我想起了一个名字——蝴蝶,是的,那是她的网名,本以为那应该是一个花花绿绿的女人,却没想到在她映入眼帘的那一瞬,洁净的光芒瞬间冲破了我所有约定俗成的想象,我确信她是一只蝴蝶,是庄周梦里的那只白色的蝴蝶,因为她的出现,我觉得生命落入了一片漆黑。
  我没法不以她为参照。
  当我正坐在画室潜心作画的时候,那个我娶回来的女人要么流着口水睡在一团糟糕的床上,要么抠着脚趾坐在门口的藤椅上和阿婆们聊天。
  我曾经试图让她走进我绘画的世界,她除了觉得它们等同于一套套时装和美容院贵宾卷之外毫无意义。
  我对生命本也没抱有任何幻想,美术学院毕业后,在小城开了这家画室,一边教学一边售画,老婆那时候总是到我画室来买画,她笑靥如花的站在我的面前,虽不多言语,我却觉得她像梵高笔下的向日葵,是我潦倒生活里一缕温暖的阳光。
  后来,我娶了她,在她家的储藏室里,我看到了被老鼠啃过的我的画作,一叠叠堆在地上,蛛网织结,我才知道,她设计了一个完美的童话,在这个童话背后,我不是王子,她也不是灰姑娘。
  蝴蝶,在我无知无觉的时候,飞进了我的世界。在我博客空间我画作的照片下面,她灵动的笔触写下了一首首鲜活的题诗。
  我通过博客去到她的博客里,看见一个穿吊带背心梳着短发的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在电脑屏幕里古灵精怪地笑着,我也不由得在嘴角浮上一抹因她而起的微笑。
  后来,她加了我好友,她有时叫我老先生,有时叫我小兄弟,然后会发给我一串的笑声,我相信那声音一定是清脆的,如大漠驼铃般悦耳。
  慢慢地,我融入到一种幸福之中,甚至觉得四十出头的年纪过大了些,对于二十几岁的她,我有了怕老的惶恐。
  那是一个微雨的午后,我结束工作,坐在电脑前,等着蝴蝶上线。
  她的QQ头像一闪,我心里的那轮太阳瞬间明亮。
  她说,老先生,我们见一次好吗?
  我忍住心跳,用颤抖的手指在键盘上摁出了一个“嗯”字,身后却传来老婆沓着拖鞋从门廊下走过的声音,我惶急的回头,她拎着半根甘蔗又到门口去了,我长吁了一口气,这一瞬,甚至希望自己是她嘴里嚼尽汁液毫不吝惜吐到垃圾桶里的一口渣滓,而我会没有负疚顺理成章地肥沃另一块良田。
  和所有预想的场面无关。
  和蝴蝶见面的那天,竟然有雨!我湿淋淋地站在槐树下等她。一个女孩子从大雨中向我冲刺过来,一把拉我跑进雨中说,打雷下雨的时候,不要站在大树底下!
  我们在雨中站定了脚步,我知道她就是蝴蝶,尽管雨水中她显得苍白瘦弱了一些,但那绽放在嘴角的古灵精怪地笑,让我的心莫名地疼了。
  那一天,我们坐在一家咖啡屋里,看着雨眼泪一般地从窗玻璃上流下来,我想,就这样坐在这里一生吧,让我把想说的话一股脑说给她听。
  雨住的时候,天黑了,杯里的咖啡也凉透了。
  蝴蝶站起身望着我,我看见她目光中的不舍,我想伸手拉住她,却知道我们中间隔着的不仅是十几年的距离。
  她说,我要走了!
  我无语。
  她说,不打算和我说拜拜!
  如果可以,我想说,再见!我伤感的声音像是一枚子弹穿透我的身体击中了我的心脏。
  她微笑着摇摇头说,小兄弟,我要先走一步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穿过咖啡厅的玻璃门消逝在夜色中。
  那之后,蝴蝶不再上线了。
  我突然有些相信宿命,经常流连在算命的小摊前,寻求一丝安慰或者说是期冀。
  然而,谁也不能给我安慰,蝴蝶的离去,让我的世界从网络到现实一片荒芜。我害怕看到QQ里她灰暗的头像,又一次次忍不住地去期望她头像会在某一天我登陆QQ时,意外地闪亮。
  时间很难挨,从夏天熬到冬天,我觉得我和院子里的树一样老了。
  比我更老的是我的邻居,那个老人在睡梦中,无知无觉地去了。
  寒风刮着树叶的哗哗作响的早晨,我和人们去殡仪馆送这个老人一程。
  路过,相邻的告别厅时,我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齐耳短发掖在耳后,白皙的脸上古灵精怪地笑着,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来,蝴蝶的笑脸像一张纸一样挂在告别厅惨白的墙壁上,厅里,一堆刺眼的鲜花遮盖住那肯定是冰冷的白钢棺椁……
  那一只蝴蝶,飘然而来,又倏忽而去。
  在一个雨夜里,在一副黑色的背景下,我画上了一只璇翅飞走的白色的蝴蝶……         

中国的东南角,冬天,无雪。所在的地方,冬天经常是一片灰蒙蒙。那就向北,去遇见一个白色的冬天吧。

文/禅风  图/皇小小

所以,心血来潮,订下了做出决定后第二天就前往武汉的火车票。

今天是感恩节,给大家分享一组温暖美好像童话一样的画,愿你能一直被温暖包围。

好了,出发。

这组画作的作者叫皇小小,他的画中最常见的是安静的小男孩,短发,穿小背心。

1.

他喜欢画童年那些原汁原味的生活场景,细节之处描绘得一丝不苟,每棵树上的每片树叶都有表达的细节,让人感觉细致、静谧。

旅行,从开始出发前往的那一刻,就真正开始了。

还有许多四季风物和生活中的小玩意,配上他自己写的文字,淡淡的,温柔的,莫名让人感受到一丝的禅意。

深夜。春运。人潮。绿皮火车。

图片 1

适逢春运,在火车站总是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有的拖家带口,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在等候。候车室里,一个十分投入吃着泡面的可爱的胖胖的小男孩,一对在座椅上相互依偎着睡觉的夫妻,一个蹲坐在角落里抓着装满东西的巨大麻袋的老人......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疲惫,但更多的,应该是期待与盼望。夜渐深,渐冷,深吸一口气可以明显感受到冰冷的空气侵入牙齿之间的凉意。

胖春笋你怎么那么胖呀

对火车站台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在火车站台的时候,突然间就想到国王十字车站,那个可以搭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到霍格沃茨的地方。想到这里,我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可能,它们在某个地方是有相同之处的,都是通往新旅途的所经之路。

图片 2

火车带着轰轰轰的声音启动,从车窗外看去,它似乎驶向远处无止境的深夜。

你在做什么南柯梦哩

它从黑夜驶向了白天,窗外的景色从漆黑一片到逐渐亮堂,它穿过山川河流,城市村庄。所有的景色一起呼呼地从眼前飞过,对面坐着的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用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别比成了数字“7”的样子,然后拼接在一起,对着窗外,眯着一只眼,我听见她念念有词:“咔嚓,咔嚓......”

图片 3

她的妈妈问她:“你在干嘛呢?”

清明,去山上挖春笋,去摘野草莓,然后分一颗草莓给小松鼠

“妈妈,我在拍照呢。”

图片 4

驶向白色冬天的绿皮火车。

胖胖的牡丹花,小兔子来亲吻它,偶遇了小蝴蝶,小蝴蝶梳理了下长须,你好哩

2.

图片 5

第一站,决定是去武汉大学。

一位年轻妈妈写信跟我说她看我的画三四年了,那时候她就想等以后有宝宝了就找我画像,我很高兴哩~小熙小朋友现在好小好小的,是妈妈手心里的宝贝

独自旅行的那几天,很早起床,收拾好东西后出发。总是想,感受一个城市真正的温度,应该是从清晨开始。你会看到,这个城市从黑夜苏醒过来后带着新的活力,天气很好,阳光刚好不会太刺眼,路上的各种早餐店总是翻腾着不断往外跑的热气。坐在公交上,会看到这个城市的街边风景状态最好的样子,阳光有时候会在你的脸上倒影出斑驳的树枝的影子,就在那么一瞬。

图片 6

大概九点到武大,下午快要四点离开,一个人在武大走走停停,逛了七个小时。

小蜻蜓停在了小胖子的鼻子上,小胖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手中刚摘的一串枇杷掉了一颗

那天立春。与樱花错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很遗憾。找到了樱花大道,没有樱花,只有光秃秃的枝桠。路的一旁,有着叫老斋舍的学生宿舍,充满浓郁的历史气味。顺着老斋舍的阶梯往上,会看到老图书馆以及很多都是建于民国时期的历史建筑。很多的建筑,以民国风为主,又夹杂西方式的浮雕。残留着的一些白色的雪积压在栏杆上,屋顶上。好像可以看见白色的温柔的光。

图片 7

图片 8

去春游吧,带上点心,两三个朋友,站在高高的笋尖上,和春风拥抱哩

遇见,武大。

图片 9

在图书馆旁边,遇见了一个在卖各种武大纪念品的阿姨。买了一张很大的武大手绘的牛皮纸地图,简约的线条勾勒出这个校园里的斑驳多彩。

百舌鸟叫不醒贪睡的小胖喵,小老鼠已经吃饱并且还打包了一小块熏肉,太嚣张啦!

图片 10

图片 11

靠着这一张手绘地图,绕了很长很长的路,终于找到了十八栋老别墅群。它在珞珈山上,典型的英式风格建筑建筑物,在前面的空地上,铺满了枯黄的落叶,踩上去有沙沙声,清晰明朗。主要都是很久以前一些武大教授包括一些学术界著名人物居住的地方,我还看见了周恩来总理的故居。

最初的时候,我们就像小动物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用最温柔善意的方式与它接触。

我遇到了很多一同在这里游览的家庭,很多小孩子饶有兴致地趴在别墅的窗外往里面看,兴奋地和在不远处的父母交谈着。天马行空的话语。

图片 12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给大家分享一组温暖美好像童话一样的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