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每次唐僧相信行者时他都要和悟空作对好让师傅

图片 1 【壹】奈何月圆?
  
  唐僧师徒一行四人在路上。
  “老规矩,悟空在前探路,悟能负责陪为师聊天,那个悟净,你,负责牵马埋锅造饭行李……总之一句话,你负责后勤。”刚经过一群蜘蛛精蹂躏,看着精神已萎靡不堪走路都打着顿的唐僧,在屁股接触到柔软的貂皮坐垫后,一下子恢复了精神。
  “悟能。”
  “师傅我在这……”
  正东张西望,找大树的悟能,听到唐僧的召唤,显得无精打采。天知道咱晚刚吃的一大锅狗肉,哪里去了。
  师徒两人畅快地聊着天,不时发出一阵阵猥琐的奸笑。
  悟净无语地望着天,一轮月亮,正圆。
  
  【贰】路阻贱门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这边聊得正欢,那边的悟空却发了毛。
  你说这方圆十里吧,不见人烟倒也罢了,怎么连根猴毛都见不到,也实在太黑了。俺老孙倒不怕,可万一冷不丁冒出个小贱人,小妖精啥的,带走了那俩二货,悟能那家伙倒无所谓,可师父……俺老孙那黄澄澄,金灿灿的正果哟。
  悟空赶回去的时候,篝火晚会正开得正欢,兴致大发唐僧又拿出了经典绝活《only you》,悟能拿着芭蕉扇,时不时煽一把风,点一把火,野地里鬼哭狼嚎。
  “悟净,睡了没?”悟空推了推悟净,
  “沒呢,大师兄”悟净仰头望着天,一轮明月,正恬不知耻地笑着,悟净若有所思。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悟空沉默了半晌,猛地来了一句。
  悟净猛然坐起,又躺下睡了过去 。
  一夜风平浪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怜悟空熬了一夜,此刻有点哈欠连连。
  正赶着路,唐僧看着悟空,猥琐地来了一句:“昨晚那两只蚂蚁到底谁先轮了谁?”
  悟空,没搭理他,心里倒是对那黄澄澄,金灿灿的正果产生了怀疑。
  “前面好像有座山。”悟空对着后头的悟净挥了挥手,后者马上放下行李,顺带把唐僧从小白扶下,拍拍小白把小白拴好垫好貂皮,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山里有个庙,庙里……”唐僧很猥琐地接过话头,开始弘扬他的佛法。
  悟空站在云头往下看,却发现雾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心道一声:果然有妖怪!
  正想着,忽听得一身惨叫,是悟能的声音,那个二货,不好,师傅又有难了。
  贱门关里,白沐跟沐白正聊着天。
  “沐兄,你看看,你看看”白沐指着被捆在柱子上的师徒三人,边流着口水,边扣着脚丫,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小白白,你不能这么粗鲁,注意形象,注意形象,银家不喜欢啦。”沐白看着白沐,满是柔情,还轻轻擦去了他嘴角的口水。
  贱门关外,悟空对着那破落的城门,一阵打量。心想,这妖怪的审美实在有点超前,把那二货给抓走也就算了,怎么连小白也不放过,真他妈奇葩。
  “土地,土地!”悟空猛地一跺脚,整个山都振了三振。
  贱门关内。
  沐白看着白沐脸上的灰,又是一阵心疼,白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仰头,继续睡了。
  大殿中,悟能睁开了眼睛。
  “师傅,师傅,你醒醒!”悟能对着熟睡过去的唐僧一阵乱摇。
  “怎么了,作死啊你,没看见为师正……”醒过来的唐僧显然还很懵懂,对着悟能正欲破口大骂,显然,悟能破坏了他的好梦。
  正欲出声,悟能一把捂住他的嘴,指了指白沐与沐白,轻轻解下绳索,唐僧恍然大悟。
  唐僧又看了看悟净与小马,想上前去,被悟能一把抓住,连拖带拽出了大殿。
  大殿外。
  猥琐师徒俩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你说悟净会没事的,对吧?”
  “会沒事的,悟净是个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哎哟…“悟能被石头碰了一下。
  大殿中,悟净睁开了眼睛。
  “回大圣爷,贱门关里住着两个妖精,一个叫白沐,一个叫沐白。听说,这两货有奸情。”土地显然受了当地风气的影响,满脸奸笑。
  “捡重点说,别废话“若是平时,悟空绝不会放过这么劲爆,这么精彩的剧情,可现在,关系到正果,那黄澄澄,金灿灿的正果哟,想想就爽歪歪。
  “听说他们是从断背山下来的,自称断背双贱。”
  “断背山……”悟空一阵恍然。
  悟空意外地碰到了师傅二人,很是惊奇。
  仔细打量了四周,发现没有妖怪的影子,却是不见了悟净与小白。
  心下大怒,满脸却是堆笑,好容易服侍好俩大爷,悟空决定去救悟净。
  
  【叁】那些陈年往事
  
  大殿中,白沐与沐白奸笑着,不知商量着什么,隐约听到"迷魂”两字,悟净打起了精神。
  夜深了,大殿内起了一层白雾,略带着一点桂花香。
  悟净只觉得一阵困意上涌,竟又昏睡过去。
  悟空施了隐身术,来到了大殿。
  整个大殿雾蒙蒙一片,透露出几分诡异。
  刚准备叫醒悟净,却发现四周灯火猛地一亮,白沐挽着沐白从暗处走了出来。
  眼前一黑,悟空倒地,他隐约明白了什么?
  大殿内,悟净很是无奈的看着悟空——为什么你会来?
  沐白轻笑着上前解开悟净身上的绳索,拋了个媚眼。
  贱门关外。
  师徒两人正烤着野鸡。
  “悟能,你不是说悟空去救悟净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恐怕有事耽…搁了吧“悟能差点没噎死。
  “哦,继续吃鸡。”
  大殿中。
  悟空看着悟净,想听他说些什么。
  “我爱沐白。”悟净的开场白令悟空始料未及。
  “她是为了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当年我与她相恋,被王母发现,却让她受十世轮回之苦,而师傅正是解药”
  一阵沉默。
  
  【四】结局
  
  “你想让为师死吗?”唐僧愤怒地看着悟净。
  “对不起了,师傅。”悟净把唐僧丢进了油锅。
  唐僧死了,死在他最老实的徒弟手中。
  “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沙师弟?”破天荒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地悟空脸上出现了担忧的神情。
  “当我看见你的那一刻,我就不怕了,至少你会祭奠我的,对不?”悟净一脸坦然。
  是的,凭那些伎俩是瞒不过他的,可他又怎会中计?
  沐白吃下了唐僧肉,变回了那个可爱的女子,悟净在那一刻开心地笑了。
  悟净死的时候,悟能也哭了,那神情不似作伪。
  沐白赶来的时候, 师兄弟两人正准备点火。
  “他死了?”沐白一脸平静。
  “我想看看他。”悟空没有阻止
  风中,传来沐白撕心裂肺的哭喊,她终究沒有随他去,有些事,或许痛过一阵就忘了吧。悟空如是想。

其实取经队伍成就最高的不是孙悟空,而是沙僧,不信你看观音咋说

      相信大家都知道三打白骨精这个故事吧!它是《西游记》里的一篇家遇户晓的一个故事,今天我就来评一评三打白骨精这篇很精典的文章吧!

在古代战场,想要功成名就,就得多杀几个敌人,这样自然自然就会按照功劳被赐予官爵和财物,其实不要说在战场上,就算是在小说《西游记》中同样如此,所以不难理解的是,孙悟空为什么那么喜欢打妖怪,甚至是主动去寻找妖怪打。

      首先是唐僧师徒四人来到了一座山上,孙行者去山顶摘桃,行者走了之后正巧白骨精看到了唐僧于是白骨精就变做一个女色想去迷惑唐僧,但是猪悟能就露出了自己的本色,孙行者摘完桃子回来的时候看到了白骨精就劈头就打,唐僧这时也是有点笨,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肉眼凡胎行者是火眼金精,悟能这时就不高兴了,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就被这么打死了,心里也不舒服,于是就在这里碎碎念,唐僧本来是有点儿信行者的解释的但最后还是他还是听了悟能的话念了《紧箍咒儿》了。

这是为什么,都是为了功劳;猪八戒曾打死黄风怪手下的虎先锋,猴子就向八戒道喜成就功果,这也是为什么孙悟空打妖怪,从来不带悟净的原因。但是从深层次看,难道唐僧和孙悟空最后的成就真的比悟净高吗?我看并不是。

      之后的两次,白骨精又分别变成了老太婆和老太爷,最后一次行者长了记性,看到了妖精就想打,但又停了下来想了想,如果不打它的话又要把师傅抓去,到时候又要费力把师傅救出来,打吧又怕师傅念《紧箍咒儿》,就下了山寻问一下"老太爷",这时妖精也是有眼不识泰山明明一个孙悟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还以为是个普通的小和尚,最后行者又找来了土地帮他照着妖精别让他给跑了,其实悟空当时是没能力把妖怪给拿下,但是他不能把自己的面子给丢掉所以就没有直接把自己捉拿不到妖怪给说出来,最后行者还是把妖怪打死了,行者在唐僧面前再三解释,猪悟能又在唐僧面前碎碎念结果唐僧又信了八戎,最后唐僧把悟空赶走了还写了个保证书。

图片 2

      这个故事里的行者是敬敬业业的为唐僧除妖整篇故事都在对妖精说"看棒""看棒"。但是唐僧有点儿笨,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肉眼凡胎,行者是火眼精金他还在听悟能的碎碎念然后就一直在对行者说"听咒""听咒"。悟能整个故事里他不仅不帮忙,他还一直帮倒忙,每次唐僧相信行者时他都要和悟空作对好让师傅念《紧箍儿咒》,让行者头疼不已,但是最后还是他诚诚恳恳地大老远的跑到花果山去请行者回去再大老远的跑回来,悟净整个故事里都在扶着唐僧,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乘孩子"白龙马:"我只要担起一个马的责任就好了!"沙净和龙马整个过程都没有任何动静是唐僧最不用操心的"乘宝宝""好孩子"呢!

从面上看,唐僧前世金蝉子是如来佛祖的亲传弟子,无论从哪个方面自然要受到关照;所以成为旃檀功德佛,而孙悟空呢?就像本文刚才说的,他是取经路上功劳最大的,不但要降妖,而且还要负责唐僧的生活起居。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每次唐僧相信行者时他都要和悟空作对好让师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