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叔父之弟曰季,父丧称母

○伯叔

○伯叔母

○姊妹

《释名》曰:伯,把也,把持家政也。父弟为仲;仲,中也,位在中也。仲父之弟曰叔父;叔,少也。叔父之弟曰季;季,癸也。甲乙之次,癸在下也。

《尔雅》曰:父之兄妻为世母,父之弟妻为叔母。

《尔雅》曰:女子先生为姊,后生为妹。

《说文》曰:伯,长也。

《礼记》曰:曾子问曰:"婚礼吉,既纳币,有吉日,女之父母死,则如之何?"孔子曰:"婿使人吊。如婿之父母死,则女之家亦使人吊。父丧称母,父母不在,则称伯父之世母。"

《毛诗·泉水》曰: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尔雅》曰:父之昆弟,先生为世父,后生为叔父。

又《杂记》曰:孔子曰:"伯母、叔母疏衰,踊不绝地;姑、姊妹之大功,踊绝於地。如知此者,由文矣哉。"

《礼记·檀弓》曰:孔子与门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学也,我则有姊之丧故也。"二三子皆尚左。

《礼记·檀弓》曰:滕伯文为孟虎齐衰,其叔父也;为孟皮齐衰,其叔父也。(伯文,殷时滕君也。爵为伯名文。)

《家语》曰:孔子之旧人曰原壤,其叔母死,夫子将助之以木。子路曰:"由也昔闻诸夫子,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姑已如何?"孔子曰:"凡人有丧,匍匐救之。况旧故非友,(同志为友,故友非旧友。)吾其往。"及之为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於音也!"遂歌曰:"狸首之班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之隐,阳不闻以过之。子路曰:"夫子屈节而极於此,失其举矣。岂未可以已乎?"孔子曰:"吾闻之,亲者未失其为亲也,故者未失其为故也。"(《礼记》亦载,称原壤之母也。)

《左传·成上》曰:潞子婴儿之夫人,晋景公之姊也。酆舒为政而杀之,又伤潞子之目。晋侯欲伐之,诸大夫皆曰:"不可。酆舒有三隽才,不如待后之人。"伯宗曰:"必伐之。狄有五罪,隽才虽多,其何补焉?"遂灭潞。酆舒奔卫,卫人归请晋,晋人杀之。

《家语》曰:孔子兄子有孔蔑者,与宓子贱偕仕。孔子往过孔蔑而问焉。曰:"自汝之仕,何得何亡?"对曰:"未有所得,而亡者三:王事若聋,(聋宜为袭,前后相积袭也。)学焉得习,是学不得明也;俸禄少,饘粥不及亲戚,是骨肉益疏也;公事多急,不得吊死问疾,是朋友道阙也。其所亡者三,即此谓矣。"孔子不悦,往过子贱,问如孔蔑。对曰:"自来仕者,无亡而得者三:始诵之,今得而行之,是学益明也;俸禄所供,被及亲戚,是骨肉益亲也;虽也有公事,而兼以吊死问疾,是朋友信笃也。"孔子喟然,谓子贱曰:"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也!"

《蜀志》曰:许靖字文休,汝南平舆人也。靖与曹公书曰:"世路威夷,祸乱遂尔。驽怯偷生,自窜蛮貊。成阔十年,吉凶礼废。涉南海,循岸渚,五千馀里。复遇疫疾,伯母殒命,并及群从,自诸妻子,一时略尽。复相扶持,前到此郡。追计为兵害及病亡者,十遗一二,生民之艰,辛苦之甚。"

又《昭元》曰:郑徐吴犯之妹美,公孙楚聘之矣,公孙黑又使强委禽焉。犯惧,告子产。子产曰:"是国无政,非子之患也,惟所欲与。"犯请於二子,使女择焉。子晳盛饰而入,布币而出。子南戎服而入,左右射,超乘而出。女自房观之,曰:"子晳信美矣,抑子南夫也。夫夫妇妇,所谓顺也。"适子南氏焉。

《汉书》曰:初,高祖微时,尝避事,时与宾客过其丘嫂食。(应劭曰:丘氏女也。孟康曰:西方谓亡女胥为丘胥。丘,空也。兄亡,空有嫂也。晋灼曰:丘,大也。大嫂为家嫂也。)嫂厌叔与客来,阳为羹尽轹釜,客以故去。而已,视釜中有羹,由是怨嫂。及立齐代王,而伯子独不得侯。太上皇为言,高祖曰:"某非敢忘封之也,为其母不长者。"封其子信为颉羹侯。

《晋书》曰:罗含字君章,桂阳人也。含幼孤,为叔母朱氏所养,少有志尚。昼卧梦一鸟,文彩异常,飞入口中。因惊起,说之。朱氏曰:"鸟有文彩,汝后必有才章。"自后藻思日新。

又《定上》曰:吴伐楚,楚昭王取其妹以出,涉濉水,锺建负之,以从。复国。王将嫁季羋,季羋辞曰:"所以为女子,远丈夫也。锺建负我矣。"王遂使妻锺建,以为乐尹。

又曰: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宣帝时为太子太傅。兄子受字公子,为少傅。太子每朝,因进见,太傅在前,少傅在后。叔侄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

又曰:馀杭妇人经年荒,卖其子以活夫之兄子,吴兴太守孔褒荐之。

《春秋感精符》曰:人主含天地,据玑衡,齐七政,秉八极,父天母地,兄日姊月。

又曰:王莽字巨君,孝元皇后之弟子。父及兄弟皆以元成世封侯,辅政凡九侯、五大司马,惟莽父曼早死,不侯。五侯子争侈靡,莽独孤贫,折节为俭;受《礼经》,勤身博学,事母及寡嫂,养孤兄子,行甚整;又外交英俊,内事诸父。世父凤病,莽侍疾,乱发垢面。凤且死,以托太后。及帝,拜黄门侍郎。

又曰:皇甫谧字士安,幼名静安,定朝那人,汉太尉嵩之曾孙也。出后叔父徙居新安,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尝得瓜果,辄进叔母任氏。任氏曰:"《孝经》云:三牲之养,犹为不孝。汝今年馀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无以慰我。"因叹曰:"昔孟母三徙以成仁,曾父烹豕以存教。岂我居不择邻,教有所阙,何尔鲁钝之甚也?脩身笃学,自汝得之,於我何有?"因对泣涕。谧乃感激,就乡人席坦受书,勤力不殆。居贫,躬自稼穑,带经而农,遂博综典籍、百家之言,自号玄晏先生。

《史记》曰:聂政为严仲子杀韩相侠累,因自披面抉眼,出肠以死。韩取政尸,暴於市,购之曰:"有能言杀侠累者,与千金。"政姊嫈闻之,乃伏尸哭曰:"是轵深井里聂政也,妾奈何畏殁身之诛,灭贤人之名?"乃大呼天者三,遂死於政旁也。

《东观汉记》曰:郑均好义笃实,事寡嫂,收儿,恩礼甚至。

又曰:羊耽妻辛氏,字宪英,陇西人,锺会为镇西将军,宪英谓耽从子祜曰:"锺士季何故西出?"祜曰:"将为灭蜀也。"宪英曰:"会所在纵恣,非持久处下之道。吾畏其他志也。"会果反。祜尝送锦被,宪英嫌其华,反而覆之。

又曰:万石君石奋,高祖问曰:"君有何人?"对曰:"有姊,善鼓琴。"高祖乃召为美人。

又曰:魏谭有一孤兄子,年一二岁,常自养视。遭饥馑,分升合以相生活。谭时有一女,生裁数月,念无穀食,终不能两全,弃其女,养活兄子。州郡高其义。

澳门新葡新京,又曰:杜有道妻严氏,字宪,京兆人。贞淑有识量,生子植。植从兄预为秦州刺史,被诬,征还。宪与预书戒之曰:"谚曰:忍辱至三公。卿今可谓辱矣。能忍之,三公是卿座。"预后果为仪同三司。

又曰:张敬叔姊善鼓琴,高祖召为宫人,徙其家就戚里。戚里在长安,与亲戚别居,故曰戚里。

又曰:桓荣卒,子郁当袭爵,让於兄子。显宗不许,不得已,受封而悉以租入与之。

《三十国春秋》:羊祜年十五而孤,事伯母蔡氏,以孝闻。蔡氏每叹曰:"羊叔子可谓能养也。其诸葛孔明之亚乎!"

《汉书》曰:李延年妹绝美。延年侍上,酒酣,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不惜倾城倾国,佳人难再得。"武帝闻之,乃召入宫。

又曰:淳于恭养兄崇孤儿,教训学问。时不如意,辄呼责数,以捶自击其胫,欲以感之。儿惭负,不敢复有过。

《宋书》曰:谢瞻字宣远,陈郡阳夏人。卫将军晦第三兄也。幼孤,叔母刘氏抚育有恩,同於至亲。

又曰:秦彭字伯平,为山阳太守。民江伯欲嫁寡姊,姊乃引镰自割。伯因前救姊,触镰伤姊,遂亡。县正论法,彭曰:"救无恶志。"乃轻罪之。

又曰:郅惲友董子张,叔父及为乡里民所害,子张病,惲往候之,气绝良久,复视惲,歔欷不能言。惲曰:"知子不悲天命,痛仇不复也。"惲即起,将客取仇人头以示。子张见之,悲喜,因绝。

○从伯叔

谢承《后汉书》曰:范冉姊病,往看之。姊为设饭,冉留钱一百文。姊使人追还之,冉竟不受。

《后汉书》曰:刘平字公子,楚郡彭城人也。更始时,天下乱,平弟仲为贼所杀。其后,贼复忽然而至,平扶侍其母奔走逃难。仲遗腹女始一岁,平抱仲女而弃其子。母欲还取之,平不听,曰:"力不能两活,仲不可以绝类。"遂去不顾。

《尔雅》曰:父之从父、昆弟为从祖父。

又曰:曹寿妻,班超之妹也。超字仲叔,扶风人,为都护,在绝域。年老思入关,妹乃上书曰:"妾兄超延命沙漠三十馀年,骨肉生离,不复相识。"书奏,帝乃征还。

谢承《后汉书》曰:魏霸字峤卿,济阳人。为钜鹿太守,与兄子同苦乐,不得自异。

《吴志》曰:朱异字季文,为阳武将军。孙权与论攻战,问对称意。权谓异从父骠骑将军据曰:"本知季文狯,定见之,复过所闻。"

又曰:宋弘字仲子,为司空。帝姊胡阳公主新寡,帝与论朝臣美恶,以观其意。主曰:"宋弘容德莫及。"帝曰:"方图之。"后引弘入,令主坐屏风后,因谓弘曰:"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谓主曰:"事不谐矣。"

叔父之弟曰季,父丧称母。又曰:许荆兄子世尝报仇杀人,怨家会众操兵至荆家,欲杀世。荆始从府休归,与相遇,因出门,解剑长跪曰:"前无状相犯,咎皆在荆不能相教。既兄早殁,一子为嗣,如令死者,伤其灭绝。今愿杀身代世塞咎。虽死以往,犹谓更生。"怨家扶起荆曰:"许掾,郡中称为贤,吾何敢相侵。"因遂委去。

臧荣绪《晋书》曰:王沉字处道,少孤,为从叔司空昶所养。沉事昶如父。

又曰:汝南袁隗妻,马融之女。少有才辨。融家世丰豪,装遣甚盛。及初成礼,隗谓之曰:"妇奉箕帚而已,何乃过珍丽?"对曰:"慈亲垂爱,不敢逆命。君欲鲍宣、梁鸿之行者,妾亦请从少绍、孟光之事。"又问曰:"弟先兄,举世以为笑,今处姊未适人,而君先行,可乎?"对曰:"妾姊高行殊邈,未遇良匹,不如鄙薄,苟然而已。"又问:"南郡学穷道奥,文为辞宗。而所在之识,辄以资财为损,何耶?"对曰:"孔子大圣,不免武叔之毁;子路至贤,犹有伯寮之愬。家君固其宜也。"

华峤《后汉书》曰:薛苞弟子求出,苞不敢止,乃中分其财,奴婢引其老者,曰:"与我共事久,若不能使也。"田庐取其荒颓,曰:"吾少时所治,意所恋也。"器物取其朽败,曰:"我服食久,身口所安也。"

虞预《晋书》曰:王浑从子浚,字彭祖,司空王沉贱孽也。少时不为亲党所知,浑谓弟深等曰:"卿等莫轻彭祖。此儿平世不减方州牧伯,乱世可为都督三公。"怀悯之世,果为幽冀都督,位至鼎辅,如浑所说。

《蜀志》曰:初,孙权以妹妻蜀先主。孙氏性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侍婢百馀人,皆执刀剑而侍立,先主心常凛凛然也。

袁山松《后汉书》曰:范丹为莱芜长,去官於市卖卜,妻纺绩以自给。丹弟子恺见丹在蕃不完,载柴将客藩之。时丹适行,还,怒敕子拔柴,载以还之。

《晋书》曰:王彪之字叔虎。从伯导曰:"选曹欲以汝为尚书郎,汝幸可作诸王佐耶?"彪曰:"多少既不足计,自当任之於时。至於超迁,是所不愿。"

《晋书》曰:郭奕字大业,太原人。迁雍州刺史,有寡姊随其之官。姊下僮仆多有奸犯而为人所纠,弈按省毕,曰:"丈夫岂当以老姊求名!"遣而不问。

《后汉书》曰: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也。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曰:"吾欲闻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而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襟结褵,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而重之,不愿汝曹效之。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司徒导之从子也,深为伯敦、导所器重。

又曰:桑虞字子深,卫人。年十四丧父,哀毁过礼,以米百粒糁藜藿。其姊喻之曰:"灭性非孝子。"对曰:"藜藿杂米,足以胜哀。"

又曰:范迁字子庐,沛国人也,为司徒。及在公,公辅有宅数亩,田不过一顷,复推与兄子。其妻谓曰:"君有四子,而无立锥之地,可馀俸禄,以为后世。"迁曰:"吾备位大臣而蓄财求利,何以示后!"在位四年,薨,家无担石焉。

又曰:魏舒字阳元,任城人也。身长八尺二寸,姿望秀伟,饮酒石馀。而迟钝质朴,不为乡亲所重。从叔父吏部衡有名当世,亦不之知,使守水碓。每叹曰:"舒堪数百户长,愿毕矣。"舒亦不介意。后迁至司徒、剧阳子。

又曰:凉州刺史羊欣姊丧,未经旬,车骑长史韩预强聘其女为妻。张酺为御史中丞,贬预以清风俗。论者称之。

又曰:张堪字君游,南阳宛人也。堪早孤,让先父馀财数百万与兄子。

又曰:檀凭之字庆子,高平人。少有志力,闺门邕肃,为世所称。孤从兄子歆兄弟五人,皆稚弱。凭之抚养,若己所生。

又曰:陈统字元方,弟纮字伟方,俱清秀知名。姊妹四人,并有美才。姊适东莞徐氏,生邈。及二姊适同郡刘氏,文章最盛。

又曰:第五伦字伯鱼,京兆长陵人。或问伦曰:"公有私乎?"对曰:"吾兄子尝疾,一夜十往,退而安寝;吾子有疾,虽不省视,竟夕不眠,若是者岂可谓无私乎?"

又曰:荀崧从弟馗早亡,二息序、廞年各数岁。崧迎与共居,恩同其子。太尉临淮公荀顗国胤废绝,朝廷以崧属近,欲以崧子袭封。崧哀序孤微,乃让封於序。论者称焉。

又曰:慕容垂妻段氏字元妃,光禄大夫段仪女,婉惠有志操,常谓妹季妃曰:"我终不作凡人妻。"季妃曰:"我亦不作庸夫妇。"邻人闻笑之。后燕王纳元妃为室,范阳王德聘季妃,并如其言。

又曰:张属字伯达。父歆为淮阳相,终於汲令。属性笃节俭,父卒,汲吏人赙送前后百万,悉无所受;又以田宅推与伯父,自身寄止。

《宋书》曰:谢景仁,陈郡阳夏人也。卫将军晦从叔父也。祖据太傅安弟,父兄宣城内史。景仁博闻强识,玄每与之言,不倦也。

又曰:王凝之妻谢氏名道蕴,安西将军弈之女也,聪明有才辨。同郡张玄妹亦有才质,适顾氏。谢玄每以之敌道韫。有济尼者,游於二家。或问之,答曰:"谢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

又曰:中常侍赵忠言於省内曰:"袁本初坐作声价,好养死士,不知此儿终欲作何?"叔父太傅隗闻而呼绍,以忠言责之。绍终不改。

又曰:王诞字茂世,琅琊临沂人也。少有才藻。晋孝武崩,从叔尚书令珣为哀策文,久而未就,谓诞曰:"犹少序节物一句。"因出本示诞。诞揽笔便益之,接其"冬秋代变"后云:"霜繁广除,风回高殿。"珣嗟叹清拔,因而用之。拜秘书郎。

《宋书》:新野庾彦达为益州刺史,携姊之官,资给中分禄秩。西土称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叔父之弟曰季,父丧称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