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澳门新葡新京】狗日的你哪一天没有酒喝,女

1
  万三坐在晒场上的石磙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耷拉着脑袋,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闷烟。王主任使劲地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吓得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万三,你这个狗日的,想得是些啥子事?俺站在你后面都看你老半天了。”王主任乐得哈哈大笑。
  万三从地上爬了起来,盯着王主任左手提的那只野兔,问道:“你这个狗日的运气好,今天又有收获了?”
  “嗯。张铁匠给俺做的这套夹子真的不错,已经夹到了接近二十只野兔了。”王主任得意地说,“今天晚上又有酒喝了。”
  “狗日的你哪一天没有酒喝?哪一天没喝酒?”万三劈手就把野兔给夺了过来,“野兔给老子,你自己再去夹。”
  “你这个狗日的,你自己不会夹吗?抢老子的。”王主任骂道。
  “我把你大叔接回家了,这只兔子就当做是狗日的你孝敬他的。”
  “万大叔的病好了?行,就送给他老人家补补身子。”王主任高兴地说道。
  万三摇了摇头:“没治好,也不想治了。肝癌晚期,没得救了。复诊结果确认后,我就跟老爷子说,这个病没得治了,花再多的钱也没用,只是捐钱给那些要钱不要脸的缺德医生,我们即使有再多的钱也填不满他们的喉咙,何况我们又没有当官的亲戚可以指望,我们还是回家吧。你大叔听了,忍着痛,哈哈大笑,说老子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回家,老子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
  
  2
  一大清早,万三就背着捕鱼机下山了。
  “万三,又去给老爷子捞鱼吗?”路上,每一个熟人都这样跟他招呼着。
  “嗯,我们这个穷地方没有什么好吃的。也幸亏老爷子没有见过世面,除了这些东西,他自己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更好吃的。你们家如果搞到什么新鲜好吃的,一定要记得同老子说,俺要搞回去给他尝尝鲜,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万三,狗日的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客气话了?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说这样的话就太见外了。昨天老子在菜园里抓了一条菜花蛇,养在地窖里了,准备晚上做成蛇羹后给老爷子送去。唉,老爷子苦了一辈子,让他吃好喝好,心满意足地上路吧。”
  每天晚上都有邻居亲友上门,提着坛坛罐罐,给老爷子送去各自能够搞到的各种吃食。他们一边看着老爷子吃,一边跟老爷子说着村里,以及子女们从城里传来的各种新鲜事。
  
  3
  渐渐地,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万三就打电话给在广州打工的儿子女儿,把他们叫了回来,陪老爷子最后一程。他自己却闲了下来,常常一个人坐在石磙上发呆。
  这天晚上,月光很好,他又坐在石磙上抽烟,抽一口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然后,又是一阵叹气。
  儿子走了过来,说:“爹,爷爷怕是不行了,你进去吧。”
  万三走进屋后,老爷子定定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好像想说什么。万三就大声地说道:“爹,俺知道。能够做的俺都做了,不能做的俺是绝对不会做的,俺问心无愧。您过了之后,俺也不会大办丧事,俺还没有傻到送钱给道士花的程度。”
  老爷子努力地笑了一下,眼睛就慢慢地闭上了。
  
  4
  看了哭得死去活来的女儿和老伴一眼,万三用手碰了一下正在抹眼泪的儿子,示意他跟着出来。
  万三坐在石磙上,闷着头抽烟,一支烟快要抽完的时候,他才抬起头,对儿子说:“儿子,你去把左邻右舍都叫过来,让男人们去后山上,在我们上次看的那个地方打井,女人们则在家里帮忙做饭。把村里的杀猪佬也叫过来,把圈里两头最大的猪给宰了。猪下水和猪脑袋今天晚上就一起给炖了,猪肉全部分给前来帮忙的人,明天早晨五点钟就把爷爷送到山上埋了。”
  儿子吃惊地问道:“那两头猪最少也值四五千块,我这次带回来的钱也有八千块,爹,爷爷辛苦了一辈子,我们也请道士给爷爷开个十方路吧?”
  万三站了起来,一脚就把儿子踹到在地上,骂道:“狗日的,你以为老子舍不得这么几个钱?老子是不想糟蹋钱养那伙臭道士。养老养老,就是在生的时候,尽自己所能地伺候好。不是死了后,糟蹋大把的钱来赚孝子的名声,以后你养老子也是一样。你不缺老子吃,不缺老子穿,就是最孝。至于死了之后,你就用被单把老子裹上,送到山上随便挖个坑就埋了,连棺木都不需要准备。”
  
  5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万三的妹妹哭哭啼啼,带着七八个道士赶过来了,却发现老爷子已经埋到山上去了。妹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指着万三骂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花钱请道士。我自己都带道士过来了,你怎么就狠心这么快把老爹给埋了。呜呜呜,老爹死了你都不让我看最后一眼。”
  万三说:“老子把老爹接回家后你回来看了几次?每次都说家里忙,走不开。现在人一死,你怎么就能够走开了?人死了请道士有个屁用?养老难道就只是等老人死了再花钱给外人看?”
  “呜呜呜,可是老爹刚一断气你就送到山上去了,也太早了吧?最起码也要放上半天一天的,呜呜呜,难道你就这么怕大家来吃你家的饭吗?”
  “老子不怕他们吃我的饭,何况老子也杀了两头大肥猪,把肉分给前来帮忙的邻居了。至于老子提前安葬,就是怕你们在老人死后搞七搞八,搞得老爹死了都不安宁。”万三说到这里,又一字一顿地说道,“老子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万家村又出现了一句新的歇后语,老子万三送老——搭热。”
  围观的人都笑起来了,万三的妹妹也笑了起来。
  
  (备注:土家人习惯把挖墓穴叫做打井。)

么么哒!

我叫小洲,今年干好读初中14岁,当我来到这里很不高兴,这里学校可以说就是小型社会,什么人都有,而老师呢,我只想说两个字,呵呵,我老爹是一个道士,而我当然是和我老爹学习了很多东西,而我爸爸妈妈总是说他不学无术,我爸爸妈妈总是阻止我和老爹学习东西,但是他们一阻止我我就绝食,他们也只好服从我的意思,老爹把我送到一个比较年轻的道士家里,我自然是和他学习法术,当我第一次看到鬼时抱着他的大腿 ,久而久之我和他一起降妖伏魔,有一次,师傅在降妖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他走的时候叫我好好练习道术,不可滥杀无辜,残害别人姓名做不离的事情。我抹抹眼泪告诉他弟子知道,进来学校的第一个星期就是军训,我去到宿舍,一楼呢是初三,进去就一股烟酒味道,各种嘈杂的声音,二楼呢也差不多,因为没有人送我,所以呢我就自己来了,我拖着行李箱,铺好了床,然后宿管员抽着烟进来说:“因为学校床位不够,所以下床的人两个人睡,大家有没有意见。”我心里想什么破学校,靠,有一个人说:“我的意见很大为什么四楼是空着的呢??”宿管员骂道:“这里是我说的算,你们如果不想住可以滚。”我被安排到和一个和我差不多升高和体重的人,我又问宿管员:“这里好像不是我们班,为什么要在这里”宿管员理都不理我,直接走。于是我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解释到:“一切听从他的吩咐,我也做不了主”我一听就来气,妈的,欺负老子是吧,不过我也没什么办法,到了晚上,我回到宿舍,早早的睡觉了,床很窄,刚刚够两个人睡觉,我躺了下来,有个人过来,我和他打了一声招呼,不过他好像没有理我,和我一起的睡的人来了,两个人睡在一起不方便,难免会有接触,到了晚上十一点,我还是睡不着,有个人起来,扔了一支烟给我说,兄弟,抽烟,他拿起烟发了起来,我也就抽起来,他说到,小兄弟,那个学校毕业的,我们各自说着自己毕业的学校,然后他说到,我杨曦是颜腾学校毕业的,是是那里的老大,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有事的话可以来找我,大家各自说着自己是哪所学校的,然后说杨曦说,这个小兄弟,你也说说你吧。我说道“我叫王武龙,平常呢喜欢泡网吧,也没有什么风光的事情”杨曦说道;“你哥不就是以前温馨中学的大哥吗王武彪吗,我认识他”今夜,大家都聊到了晚上才入睡。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不过我感觉他们都挺好相处的。第二天早晨6点半,跑操玲响了,杨曦骂道:“什么破跑操玲,老子日NM大家都不要下去,没事的”,于是我就听他的,到了军训的时候,班主任过来骂道:“TMD今天早上有13个畜牲搞事情对不对,给我滚出来”,我和几个同学站了出去,被班主任几个耳光,同学们都在笑话我们,我于是大骂道:“什么JB班主任,你不要惹我我告诉给你听,小心老子告你。”班主任笑到:“你可以去告啊。”我心里气急败坏,如果不是师傅让我不要乱用道术,看我怎么收拾你。到了下午上晚自习,突然学校停电,害的我们饿肚子,还好学校有两个商店,我看着老板说到:“老班,脸上有鸡蛋,家中肯定有人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家死人了,死的不明不白对不对。”突然老板大发雷霆,把我轰出来。于是我扔下了一句:“如果须要的话来61班找我啊,我叫小洲,如果我没有猜错下一个就是你,而且你睡觉的时候总是会翻床。”

4

我爹上了楼,和女人颠鸾倒凤好不快活,留我一人在这喝个闷酒。可是我浑身上下的荷尔蒙上蹿下跳的,好生兴奋。想来这灯红酒绿的地方真的是极好的,想当初我一直渴望,就连梦里都想着此时落坐在吧台的这些姑娘,他们红唇性感,翘臀胸大,摸上去如沐春风。

虽说我爹眼下不会让我乱来,但既然他肯带我来,那就是有这打算的。我正想着,过来一个姑娘,18岁左右,穿一件白裙子,扎着麻花辫,她的眼神空洞,左右四探,最后眼神停留在我的位置。

我只觉血液暴增,快要完蛋。

姑娘坐在我对面,喝着红酒,香水的味道停留在周围。

好久,我的鸡皮疙瘩安稳了以后,我假装自己很老练的问她,“嘿,小丫头挺可爱。”

她没理我。

我给足了自己勇气,大步上前,跨坐在她旁边,撑着胳膊肘子,“小姑娘很傲气啊。”

她显得很紧张,“我是第一次,我我我害怕。”

“第一次什么?”

“第一次做这个。”她的头很低。

我想,反正我爹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干脆就让我泡泡她,说不准能泡个雏出来。人家都说开雏很贵,反正我既然上了,我爹总能给我补上这窟窿的。

“我也是第一次,紧张。”我和她说。

她抬头看我,我在她眼睛看到一丝光,是刚才女人没有的,我打了冷战,“姑娘你带我去楼上可好?”

“你先说好,给我多少钱?”

“你想要多少?”我心想,真的是直接啊,开口就要钱。

“一万。”她回答的倒是很干脆利落。

“我擦,你是范冰冰?”

“不是,”她低下头,眼睛瞅着胯下的白裙,“可是我需要钱,你愿意给就给,不给就算了。”

“给给给。”她激情了我男性霸占的荷尔蒙。

我跟着她上了二楼,二楼是一家酒店,她在包里取了房卡,我跟着进去,里面基本没什么陈设,就一张床,白色床单。

她说,“我先进去洗澡。”

我说哦,她就进去了。

我在外面听着四下飞溅的水花声,脑海中想着诱人的裸体,下身发硬无比难受,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反复在地板上光着脚来回走动。我害怕接下来的事情,也害怕我爹知道我花一万块钱睡了雏,他提刀杀我的样子。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男人嘛,活着总得赴汤蹈火一次,我在努力学习着我爹当年混混的模样,此刻我才发现,这么多年,他对我的印象远胜其他东西。

姑娘裹着一条浴巾出来,她让我去洗洗,我已经紧张的语无伦次,她坐在我旁边,湿发,有水珠滴落在浴巾上,她的呼吸那么均匀,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得意忘形的一次,我想,此时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我顾不得那么多,翻身上马,将姑娘压在身底下,开始亲吻她。我的身体僵硬无比,就像陷进一片温柔乡里,她开始热烈的回应我的亲吻,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缠绕在一起。

千钧一发之际,我准备好了所有的冲刺,迎接我破雏的最重要的一步。

只见房门顷刻间被一脚踢开,我爹像一个战士一样冲进来,他见眼前情景,先是一愣,然后大骂一句,“狗日的!”一把将我从姑娘身上拉下来,他欲打算伸出手给我一个耳光,然后又顾不得,在屋里来回寻找东西,然后拉住我,塞进衣柜,关门的时候说,“狗日的,老子的前程都被你毁了!”

然后他关了门,我杵在衣柜里,被一片黑暗包围,不知外面为何物。

3

十八岁那年我读高二,跟着我爹出去学习嫖娼。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重大事情,这个经历标致我成长了,成为真男人了。我挑了黄道吉日,出门前特意买了一套新衣服,换了新鞋。

弄堂口的苏小妹把我的头杵在脸盆上,浇一马勺热水灌在我头发上,飚着一口地道的西北话问我,“收拾这么干净是干啥去呢?”

“我爹带我去做大保健,哈哈哈!”

“真的是老流氓带出了小流氓,”她使着劲的在我头上反复揉搓,“你可知道不,我们这些开理发店的和那些大保健,在其他人眼里是啥知道不,就如同民国时期的戏子一样,都被称为下九流。现在戏子正名了,人家叫话剧演员。”

“你们不也是叫那啥,哦,发型设计师吗?”

“啊呸!设计个毛啊,我这小破店,还设计师,人不叫我鸡就阿弥陀佛了呢。”

我赏了苏小妹几个小钱,说爷今高兴。苏小妹把钱装兜里,讽刺我要去做大保健了,肯定高兴,苏小妹又说友情提醒,别把你的雏给了那些下三滥。

我爹见我这般模样,他一口烟从嘴里喷出,笑的前俯后仰,“虎啊,你这样子,虽说是痞子点,但是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啊。”

我有点紧张,“爹,你说我们去哪里?我第一次害怕怎么办?好紧张啊,你看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搂着我的肩,和我大步往前走,“紧张个毛,你要想你是个男人,那些个女娃都是你胯下的,你是有主宰权的,我们就是大妹子酒吧,那里有个可水灵的女人,屁股翘,胸大,活也挺好。”

“爹,活好是啥?”

“哎哟我的小乖乖,咋就这么笨呢,”他戳我一指头,“去了就知道了。”

到了大妹子酒吧门口,我爹续上一根香烟,他也往我嘴里插上一根,“待会进去你就说是我儿子,她们客气的很,但是呢,我还不能让你被她们糟蹋了。”

我着急,“为啥啊,我渴望被她们糟蹋。”

我爹轻轻扇我的头顶,“傻逼儿子,男人的第一次有多重要你懂不,要留给你喜欢的姑娘,里面这些早他娘的几百年前就不是姑娘了,我可不能让你给糟蹋了。”

我无言以对,反正我爹说啥都对,我跟着我爹进了门,里面真的艳丽一片海洋,看的我下身不由得一紧以示我的紧张。我和我爹坐在靠窗的位置,这时候过来一个女人,穿着短裙,手里端一杯红酒,摇着婀娜身姿走过来,坐在我爹跟前,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

“老虎,今来的有点迟了。”

“嘿,宝贝,真是想死你啦,”我爹想爬上去亲,又坐立端正,环顾四周,“我听说最近这一片区查的严,那些小民警整天没事做,就知道盯着你们,可别被抓啊。”

这女人大笑,“哪能啊,说是查,但你老妹我是谁,和那些民警关系铁着呢,放心放心,大小关系都走好的。”

我爹赶紧把尤物搂在怀里,坏笑,“那最好不过啦。”

这时候这女人才注意到我,他指着我问,“老虎,这小少年是谁啊,还是个雏吧?”

“我儿子!”

女人听后,尴尬的从我爹身旁挪开,“老虎,你不正经,带儿子来干嘛啊。”

“没事,带我这小崽子出来见识见识,哈哈,是我儿子你怕啥?”

她问我,你多大了。我想展示我所有的才华和智慧,这是我爹赏识的女人,肯定是有味道和内涵的,我认真的回答,“18岁!”

“正青春啊,哈哈,老虎,我们酒吧新来了一个姑娘也是18岁,纯洁的很呐,绝对是个雏,要不给你儿子介绍介绍?”

我高兴啊,心跳加速,心想一定会好好表现。

可是我爹使劲摇手,“不不不,我这儿子不能把雏交待到这,咱还是老老实实干我们的事去。”

我急了,“爹!”

“听话!在这喝喝酒,听听小曲,爹随后就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新京】狗日的你哪一天没有酒喝,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