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但村里孩子们的游戏却打破了寂寞,几个孩子看

  谷手这个词,是个年近花甲的男人少年时的外号,现在大概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要说谷手的来历,那还是在四十多年前。那时的男人还是个十三四的少年,更准确点说是个孩子王,也或许是个王中之王。因为在他生活的那个村里,活跃着几个孩子王。每个孩子王屁股后面,都有一大群孩子跟着。他是其中的孩子王之一。村里附近的十几个孩子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
  谷手的名号,就是那时候被另一个姓刘的孩子王叫响,并且闻名于村里的。姓刘的孩子王比他大了一岁,个头也比他高出一截。本来一直是村里最厉害的孩子王,可因为他长大了,把自己身边的孩子都拉跑了,两人间就有了争执。先是对骂,不解恨,于是就对打,不时地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成一团,两人都是灰头土脸,都流着鼻血,这是武的,比过了,还是没分出个输赢。后来不知谁想出个文比的法子,就是看谁的本事大。
  姓刘的孩子王玩弹弓玩了好几年,自认为手法了不得,提出先比准头。那天,两人相约去比试。正好远远地看上一只正爬在墙角顶上的壁虎。那壁虎正四处窜着,时停时走。姓刘的孩子王拉开弹弓,说了句“看我的”,“啪”地一下射出。弹丸却没击中,倒把壁虎吓得加快了逃窜步子。过了一会,壁虎窜到了加一个房顶角。他没说话,眯起一只眼,拉开弹弓,“啪”地一响过后,壁虎的头部被打烂。几个孩子看看姓刘的孩子王,又看看他,站在旁边哈哈大笑。姓刘的孩子王还不服输,提出打树顶上的麻雀。于是选中两棵顶上落了麻雀的杨树,两人同时动手。结果,姓刘的孩子王只打下了几根麻雀的羽毛,而他把一只麻雀打下来了。这下,姓刘的孩子王服输了,连连说谷手。因为那时他们都是初中生,刚知道自己是河谷县人。自此,谷手的外号就叫开了。
  因为有了对手,两人苦练弹弓,那准头真是没法说。
  过了几年,谷手入伍当了兵,在部队竟然真了一名神枪手。后来,谷手退伍回了村,为了有个好前程,他又拾起小时候的技术,苦练珠算。后来,他因为这一手珠算技术,成了县财政的一名临时工,再后来,他的一手珠算技术又让他考进了新成立的县税务局,当了一名征税员。两年后,在全县珠算比试大会上,他又一举夺得二等奖的好成绩。那时,一手珠算技术,在他所在的税务所让他的谷手名号再次响起。再后来,电脑的应用,珠算退出了历史舞台,他的名号就没人再喊了,那段历史也就没人知道了。
  如今,即将退休的他玩起了甩鞭,名号不是吹得。只见他对面站一个人,那人平伸两臂,两手间拉起一张A4纸。他在两米开外甩鞭,啪地一下,鞭梢能一下把A4纸劈成两半。
  “谷手,到底是谷手呀!”清晨,在广场上看到他甩鞭的老友,总是这样笑着调侃他。听到这话时,旁边锻炼的人们,有时也会惊讶地看他几眼。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大太平庄村,在沈阳西南方向,百十里地的路程,现在开车也就三十多分钟就到了村头。60年代未期,因父去世,母亲率家下放到那个小村庄,那年我七岁。
  童年是寂寞的,但村里孩子们的游戏却打破了寂寞。欢乐如风,吹进小小的心田。
  打鸟是孩子们的游戏之一。尤其在寒冬,三人一伙四人一帮,村里村外跑来跑去,孩子们手里各自握着自制弹弓,纷乱地往有鸟的地方奔去。那时还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还提倡打四害,麻雀便在四害之列。现在不准打鸟了,九十年代,有一次我单位两个刚分配的小警察,春天里在杨树林里用弹弓打鸟,被派出所关了,后来让单位领导领回来了,打鸟己成了犯法之事了。
  村里有个老头,人人都叫他黑大爷,他人老童心在,常和我们小孩子玩,他会用八号粗的铁丝、自行车里面的胶皮带做出好看又实用的弹弓,他做好的弹弓,打鸟的功力特强,射程远,又易描准。因此,得到那个弹弓成了我们村里小孩子们的梦想。
  他不卖给我们,只允许我们用死鸟来换,另外他还用钱收购我们打下来的鸟,每只2角钱。一般是十只鸟换一个弹弓,而且这十只鸟必须是在一天里打下来的,隔天不算数。
  这年冬天,我也加入了打鸟的行列之中。用大哥给我制做的弹弓,一天也打不下来三个鸟。人说用黑大爷的弹弓打鸟,一天最差也能打十个麻雀。十个麻雀能卖2元钱。够交学费了。
  为得到黑大爷那个弹弓,我疯狂地练习打鸟,把酒瓶子放在十米开外的土墙头上,描准,发射泥球,十次有九次击不中瓶子。我很着急。
  二大爷家的宝胜,村里人都说他心灵手巧,钓鱼、打鸟样样在行。据说他一天能打十五只鸟。我对他不服气,常暗地里和他较量,学习成绩我己经超过他了。但打鸟的数量总也超不过他。在我面前走过时,宝胜常常讥讽我:“我劝你别打树上的鸟了,你打你自己的‘鸟’,一打一个准。”
  我回骂:“你才打你自己的‘鸟’呢。别骄傲,总有一天,我超过你。”
  “我等你超过我。”宝胜说,尔后扬头挺胸走了。
  不知是我天生愚笨还是后天练习不够,我一天最多打6只鸟。
  有一天,黑大爷用油炸麻雀做下酒菜,多喝了几口酒,走路都有些幌了,他见我路过他的土房,叫住我,问:“和宝胜挑战了?!”
  我说:“不超过他,我不姓王。”
  黑大爷嘿嘿笑了:“有志气,我支持你。我的弹弓,你用五只鸟可换了。有了我的弹弓,你一定会胜过他。”
  我说:“谢谢大爷的好心,我不会弄虚的来战胜他。我一会用打下来的十只鸟换你的弹弓。然后我与他比赛,总有一天,我会一天打下来三十只鸟。”
  黑大爷笑了:“我等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那以后,我加紧实战练习,有一天竞然打下九只鸟。但接下来的半个月,每天到天黑才打下六只鸟。我有点恢心丧气了。见了村里的小伙伴们,我低头躲着走。
  村里有一个叫小海的伙伴,他对我挺好。一天晚上,我正在媒油灯下写寒假作业,小海来了,他低声对我说:“我发现宝胜打鸟多的秘密了。他的鸟不是打下来的,是用麻醉药拌小米粒子,麻雀吃后昏厥在地上。他每天用这个方法能药死三十多只麻雀,卖给黑大爷。”
  我让小海领我偷看宝胜的秘密。
  第二天下小雪。我和小海早早猫在村东生产队的谷草垛里,借着草垛的谷草缝隙,果然看见宝胜在清扫出的无雪的空地上撒小米粒。
  半小时后,一大群麻雀飞扑下来啄食小米粒。五分钟后,宝胜拣起药死的麻雀走了。我和小海从谷垛中钻出来。
  小海说:“咱俩也这样干,一定能超过宝胜,那时,你也能走在村里抬起头来了。那时,谁还敢瞧不起你?!”
  我有些动心,但还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犹豫了几天后,我找到小海,对小海说:“我同意这么干了。”
  我与小海去公社商店卖药的地方买麻醉药,不卖,失望地往回走,一路上想方法弄到药。
  当天晚上小海拿来一瓶农药,他说:“少加药多兑点水,拌上小米粒,凉干就可以用来药麻雀了,宝胜就是这么干的。”
  三天后,下了场大雪,麻雀觅不到食物,这时最适合用拌过药的小米粒药麻雀。
  在村西北的打谷场用的场院里,我和小海打扫出一片空地,撒上小米粒,,等麻雀来赴死。半天的功夫,我们药死了一百多只麻雀,准备卖给黑大爷。
  回村里去黑大爷家的路上,小伙伴们羡慕地问是谁打下来的。我说当然是我。
  小海补充说:“我早就说过,他一定能超过宝胜。”
  我们拎着麻雀,刚拐过村东的大柳树,就听黑大爷的小土房里传出哭声:“谁这么缺德……”
  一个村民匆匆从黑大爷家里走出来,看见我和小海手里拎的麻雀,他说:“你们还敢卖麻雀给老黑?!老黑吃了油炸麻雀昏过去了。公社赤脚医生在麻雀里发现了残留农药。卖给他麻雀的宝胜被公社专政队民兵带走了……”
  我和小海转身跑了,跑到村东的农田大沟里,我们把麻雀埋在雪堆里。那以后,我们没再药过麻雀。      

也就认识了这个大学生,他做的弹弓又好又准,也非常的漂亮。他的准头也非常的好,只要拿着弹弓,一会就会有几只麻雀或者燕子成了他的战利品。我们当时佩服的不得了。经常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他高兴的时候也会分给我们一两只。我们就跟他当跟班,帮着他捡子弹----小石子,或者帮着他那战利品。 鬼故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村里孩子们的游戏却打破了寂寞,几个孩子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