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爸爸试探着问小藤喜欢不喜欢虫虫妈妈,十二年

图片 1 大宇是她的初恋,他们喜欢一样的颜色,喜欢同一个歌手的歌,他们的口味也相同,都喜欢喝珍珠奶茶,吃清淡食品。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三年,尽管中间也有些小磨擦,但是感情进展还算比较顺利。
  
  她叫小藤,长得非常清秀,工作也不错。喜欢唱民族歌曲,跳民族舞蹈,喜欢游泳,喜欢溜旱冰,偶尔还喜欢开玩笑。朋友们常说她是个快乐的精灵鸟。
  
  那一天,他们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可下班时间到了,大宇却一直没有等来小藤,电话也打不通。他不知道此时的她正赤身裸体地躺在上司的身边,她被下了迷药……
  
  后来,他因打伤了她的上司被拘留,她则因羞愧和自责陷入一种自闭状态。如果不是好朋友洛茵一直守着她,说不定她早就成了从天台坠落的一颗流星了。一直为他守身如玉,却失得如此彻底。后来她曾形容那种绝望的感觉真的就像黑夜一样令人窒息。
  
  大宇出来的时候,整整瘦了一圈,看得出他一直挂念着小藤,也因此而憔悴不堪。而小藤却说什么也不见他。哭够了就睡,睡醒了再哭。
  
  后来,表姐把小藤接到了苏州。她依然常常发呆,沉默……当她终于渐渐平静,并试着用文字来表达的时候,已是一年之后。而此时的她,像得了失忆症一样,对曾经的一切都没有了感觉。她的生命里不但有了新的朋友,而且还多了一只波斯猫。
  
  在那一行一行清丽的文字中,她从未提起过内心的伤口。虽然那种淡淡的伤感一直像空气一样弥漫……
  
  爱上他是一种偶然。
  
  她在博客里说,她想要一个七八岁的女儿,还想要一个名字中带个“树”的伴。他,则在博客后回复留言说,他叫张天树,并且有一个七岁半的女儿叫张小蔓……
  
  她嫁给他,就像小说一样,只是笔锋一转,情节便有了转折,结局也成了注定。她喜欢小蔓,她觉得她们更像姐妹,藤与蔓,都喜欢缠绕着“天树”。
  
  如果不是再次遇见大着肚子的洛茵,也许日子一直不会有波澜……
  
  自从小藤走后,大宇一直非常难过,他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了委屈,他一直想告诉她,他不会嫌弃她,他要娶她为妻。但是小藤却像蒸发了一样,再也不给他任何消息。直到去年年底,他才从朋友那里知道她早已嫁了人。而这一段时间,是洛茵一直陪伴他,照顾他,而他也渐渐感觉到洛茵越来越像小藤……
  
  洛茵也没有想到,会在街上豪无征兆地遇到多年不见的小藤。她更没有想到,清秀如昨的小藤见到她反应会如此的强烈。只见她直直地盯了她一会儿,便开始一边尖叫着“不,不……”,一边发疯似地扯自己的头发。突然的表现,让天树和小蔓都愣了。只有洛茵明白,一定是她因为见到自己而想到了曾经的痛处,也想到大宇了……

一 分数下来的第一时间,小藤接到虫虫电话,相互通告了分数,竟然只差了七分,小藤大喜,一直怕分数悬殊,进不了同一所学校,现在好了,她问虫虫,那咱报哪所学校啊? 还是以前说好的吧,去大连。虫虫很果断。 真去那么远啊?小藤有点犹豫,会不会太远了从小到大,事到临头,小藤都会犹豫一下。 不是一直都想去有海的北方城市吗?远怕什么呢,有我呢!虫虫的口气很坚定,小藤几乎能想到虫虫在电话那拍胸脯的样子。 小藤的心立刻就踏实下来,这些年,虫虫对小藤说过最多的可能就是这三个字。而小藤,只要听到这三个字,立马坚定。 二 虫虫第一次对小藤说有我呢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小藤和虫虫第一次见面,小藤八岁,跟着自己的爸爸,虫虫八岁半,跟着自己的妈妈,一同在一家酒店会面。 小藤单身的爸爸和虫虫单身的妈妈,在这次见面前已经交往了半年,这次之所以带着小藤和虫虫,是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 其实小藤心里什么都知道爸爸和妈妈分开已经两年,妈妈跟着另一个男人去了国外,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早熟而敏感。但是,她直觉中不喜欢虫虫的妈妈,虫虫的妈妈衣着艳丽,并且化很浓的妆。不过小藤什么都不表现,只抿着嘴唇,把心事放在心里。 虫虫却相反,在大人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仰起头问,妈,你要和这个叔叔结婚吗? 小藤这才留意到虫虫,比她高一点,短发,棉布格子的衬衣,袖子卷着,肥肥的背带裤,很像个小男生。虫虫在说完这句话后,忽然冲小藤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小藤吓了一跳,脚步向后缩了缩。而虫虫口无遮拦的话,也让两个大人略有尴尬,过了一小会儿,虫虫的妈妈才拍了一下虫虫的脑袋,这小孩。然后介绍两个小孩子认识,虫虫妈妈说,小藤小半岁,应该叫虫虫姐姐。 小藤一怔,看了虫虫一眼,不知怎么,就真的叫了,姐姐。 虫虫笑嘻嘻的,这小孩好乖哦。好像她自己不是小孩。之后,虫虫一直喋喋不休,小藤一直不说话,直到虫虫捅捅小藤的胳膊,冰激凌吃不吃? 小藤也爱吃冰激凌,只是还不到夏天,爸爸不让,小藤只有忍着。虫虫这样一问,小藤忍不住了,想吃,可是,爸爸不让。 还没等爸爸表态,虫虫拍拍小胸脯,没事,有我呢。然后对着服务员喊,两个香蕉冰激凌。 小藤看爸爸一眼,爸爸有点尴尬地笑笑,没说什么。小藤的心里一阵喜悦,为即将得到的冰激凌。那是一个八岁孩子最简单的喜悦,她有点感激虫虫,偷眼看过去,朝她笑一下。 虫虫撇嘴,这表情,让小藤想起班里那些喜欢搞恶作剧的坏孩子。 三 那天,当小藤把冰激凌吃完后,就被虫虫扯到了酒店的大堂去玩了,虫虫似乎对自己的妈妈和小藤的爸爸毫不关心,只对小藤和大堂里的热带鱼感兴趣,直到后来小藤忍不住,怯怯地问,虫虫,你妈妈和我爸爸谁知道呢?虫虫依旧把脸贴在鱼缸上,我跟着我妈见过好多叔叔了。然后扭头看小藤一眼,不过,他们都没带过小孩。 小藤更深地把头低下去,又问,他们真的要结婚吗? 虫虫转回身来,别怕,有我呢。 不知怎么,小藤的心就踏实起来,在妈妈离开后,小藤小小的心里好像一直担心着什么,担心着某一天爸爸会领一个陌生的女人回家。现在,这一天来了,不过让小藤没有想到的是,和这一天一同到来的,还有虫虫。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爸爸试探着问小藤喜欢不喜欢虫虫妈妈。小藤在沉默好半天后,说,虫虫会跟妈妈一起来咱家吗?在得到爸爸肯定的答复后,小藤说,好吧。 四 半个月后,虫虫就跟着妈妈一起搬到了小藤家。虫虫来时只抱了两只玩具熊,给了小藤一只,三下两下爬到了床上。 小藤仰起头问,虫虫,你以前住谁家啊不知怎么,小藤感觉虫虫以前没有自己的家。 虫虫耸耸肩,姥姥家,舅舅家,还有别的叔叔家,好多地方。 那以后还走吗?小藤想不出来那该是怎样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虫虫无所谓的表情,我妈说走就走,我妈说不走,就不走。 那我跟我爸说,不让你妈走了。小藤就很坚定地说。 虫虫笑起来,好,那我就不走了,我不喜欢他,但是我喜欢你。 他?小藤想,是说爸爸吧?而小藤也不喜欢虫虫妈妈,但小藤没有说。 小藤的生活就这样发生了大变化,虽然不和虫虫在一个学校,但离开学校的所有时间,小藤都不再孤单,不用因为爸爸出差或加班住在亲戚家。甚至有时候,两个大人会同时有事不回家,虫虫就带小藤到小区外面的小吃店里吃东西。 五 因为虫虫的出现,小区里那些坏男孩总会故意问小藤,你新妈疼你吗?你新姐姐打你吗就算大一些的孩子,虫虫也会追过去跟人家闹,动手也不怕。后来有一次,虫虫在地上捡了块尖利的石头追着一个男孩满院子跑,直到男孩求饶。 慢慢地,没有人敢再惹小藤。那是小藤度过的最最踏实的一段时光,不孤单,不畏惧。直到多年后小藤才明白,虫虫那时所有的勇敢、坏、不在乎,不过是因为过早经历了人生动荡而被迫学会的防备和抵抗。那时,她只是心满意足地享受着有虫虫陪伴的日子。 只是,这段好时光并不长久。不过一年多后,小藤的家中再度出现纷争曾经爸爸和妈妈那样的纷争,不同的是,虫虫妈妈的声音要更尖锐锋利。小藤吓坏了,声音颤颤地说,姐,姐,他们吵架了。 虫虫正趴在床上看一本童话书,并没有小藤这样的惊慌,只是淡淡说,听到了。 怎么办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小藤感觉到小小的心脏跳得厉害。 虫虫没有说话,扔了书下床,拉着小藤径直穿过两个大人正在剑拔弩张的客厅朝外走。一直走到小区僻静的角落,虫虫才停下来,看着小藤,轻轻说,小藤,也许我又要搬家了。

图片 2

当湘湘偶然打开一个很久没用过的社交软件,发现前一天阿光正好发了一张满是食物的图片,配的文字是:

过节了,对自己好一点,先吃不等了,我应该可以吃两个小时的。如果你吃不饱我也没办法了。

突然她的心中就是一动,想到了十二年前她们刚认识的情景。


十二年前,湘湘才刚到阿光所在的公司,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她就被惊到了,当时两人对面而行,她一抬头就看到对面走过来的男生好像那个马来西亚歌手阿牛,于是她就一直看着他,直到两人近得就快要擦身而过的时候,那男生才假装恶狠狠地道:

“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她知道他是假装的,因为他的眼睛在笑!

一想到这里,湘湘心里还是暧暧的,她一直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每一个细微的褶皱都记得。

后来工作的关系,两人渐渐熟悉,湘湘是真的很喜欢他,他除了个子矮了点,其他真没有什么不好的,长相不是很帅,但是清秀可爱;脾气也很好,重要的是他总是喜欢做些逗人开心的事;湘湘工作上有事总喜欢找他,也不管是不是归他管的,总之事情到他手里都是能解决的。

湘湘是个害羞的姑娘,纵然那么喜欢他也不敢和他说,只是和他维持着朋友的关系。他应该也是有一点点喜欢她的吧,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过。有时候两个人出去吃饭他也表现得很正经,一点也不像在公司里那样的可爱。

还记得有一次湘湘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了,她生气的时候就不喜欢理人。阿光从她身边经过,她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了。以住湘湘每次看到阿光不管多忙都会和他打个招呼说几句话的,最少也会对他笑一笑,可是今天她什么也没做。

阿光又从她的身后走过去,没反应;又走回来,还是没反应。于是阿光知道她不高兴了,而且还是很不高兴。

他没有说话,从湘湘身后走过,突然一下倒在了地上,湘湘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他。却见他抱着肚子很艰难地说:

快,叫阿梅,叫阿梅来,我要生了!

阿梅是湘湘的小组长,怀孕七个月了,她已经有两个儿子,可她就想要个女儿,所以她总喜欢问她们:我这是个女儿还是儿子?


如果人家说是儿子她就会很生气地说:是女儿,一定是女儿!

如果人家说是女儿她就会眉开眼笑地说:我也觉得是女儿!


阿光叫得很大声,很快就围过来几个人,阿梅也正好经过,连忙挤过来问:

怎么了怎么了?

阿光拉着她的手很难受地说:

我要生了,要生了,快帮我接生!

围观的人轰地一声就笑炸了!

阿梅十分配合地就很大声地说:

腿打开,使劲,看到头了!

两个人就很配合地在那儿表演生孩子。

最后,阿梅大声喊,

生了生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爸爸试探着问小藤喜欢不喜欢虫虫妈妈,十二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