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掌声和鲜花中,小许说这他就不知道了

通往山的那边的满载着山里人希望的柏油路终于竣工。
  震耳的电子礼炮,高昂的秦腔怒吼,人山人海,热闹的跟过集一样。作为这次筑路中慷慨解囊并日夜奔波的杰出代表,在掌声和鲜花中,我被拥簇着上台讲话。
  热情洋溢的读完稿子,我默默的离开,独步来至半山腰,点上烟,坐了下来,远的注视着依旧欢腾的人群,不由得心潮涌动,几年来的坎坷心酸路,不由得感慨万千。
  我的家在一个古老的半山区小镇,在一出生,我便像无数的孩子一样,身上背负了太多沉重的父辈的期望,老年得子的父亲希望我有朝一日能彻底的挺着胸走出去,荣耀的光显门庭。
  然而我却注定了此生必定是个凡物,拖着消廋的身体,在烦躁中苦闷的年复一年的修着自己优异的的学业,无奈天不作美,仅一分之差名落孙山,与大学的殿门檫肩而过。
  失败永远不会因为曾经努力的过程因垂怜而有丝毫的改变,面对苍老的父亲和贫困的家境,我含泪泣血的丢掉了曾以为能改变我命运的学业。
  2000年的8月,我只身南下,将自己的未来交付于无尽的漂泊。
  南方,梦幻中的天堂,没有给我太多的梦幻,却给了我沉重的当头一棒。
  广州天河区,我揣着那红色的高中毕业证,像个傻子似的徘徊于高栏围住的厂房外面,自身的陋容,选美式的招工,我被无情的一次次阻隔在那和梦想咫尺的一线外。举目无亲,欲哭无泪,男儿志在四方,可哪儿是我容身之所?
  当一个人身无分文的时候,求生的欲望变成了唯一的本能,所有的骄傲和自尊,变得没有了丝毫意义,身为人子的我消廋的肩上扛着太多的义务和责任,所有的一切迫使我的脚步不能停却,我发现原来活着有时比死亡更难。
  白天,羞愧的从垃圾里挑拣着各种杂物,将其分类,装在大小编制包中,将其交与收购站,满含热泪的用脏兮兮的双手接过零星的钞票,那是救命的稻草。
  晚上,便委身在荒废的建筑物旁,却要时刻的清醒,时刻的警惕着提防夜里巡逻的公安将我发现后,因没有暂住证将我拉至劳动所改造。
  恐惧和绝望让我的眼泪和南方的阴雨一样多。“男人的眼泪最金贵”,这是年迈的爹爹临走时给我的交代,我信誓旦旦的答应,可是那一刻我却将男人的本色无声的遗弃在那孤寂的孤单的夜里。
  伴着饥噜的肚腹,微薄的收入使我不能尽情的安慰自己的饥肠,我必须克制着自己,我要积攒回家的车费,我要回到梦里留恋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爹亲娘。
  脚上,母亲为我精心做的千层底,在雨水浸泡和无休止的行走中,咧开了嘴吧,,浑身的衣物散发着难闻的异味,在行人鄙视的目光中,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破烂,我也会在和我一样的同行中抢夺可以卖钱的废品,那本无重轻的战利品却让我有了胜利的喜悦,我变成了自己都无法知晓自己的陌生人。
  9月,我拥有了一辆自己的车,一辆破旧的三轮,用100元作抵押,从废品站老板那里租来的,他答应我可以住在废品站隔壁的废墟的小房子里。我正式的成为废品站一名工人,拥有了暂住证,和可以避风雨的港湾。希望在绝望后,我的激情被再一次点燃。
  慢慢的因为勤劳苦干,我干瘪的口袋开始有了积蓄,但是我不甘屈身在这小小的带着我太多屈辱的满是破烂的鬼地方,我处心积虑的留意着每个角落贴着招工启事的大门,梦想着终有一天我会挺着胸走进去。
  花了二百快钱,终于托别人非法的弄了个假文凭和身份证,将自己的年龄虚长了3岁。理去了长长的脏兮的发,配了副低度数的近视眼镜,西装各领的我,摇身成了一名大专建筑本科高材生。
  我挺着胸走进了一家很威望的木器工艺公司。
  几个月来的社会生涯,让我变得奸猾了许多,我面不改色的巧妙的迎合着那个刁难出了名的人事主管,一手漂亮钢笔字的自荐书让他信服,我在虚假中迈进了梦想中的大门,成了一名无有实权却似领导的统计部主管。
  我板着脸,严厉的训斥着手下的好几个比自己文化高的手下,我明白简单的数据必须要精准,其实这在他们手中是最简单的小儿科,我只要钉眼在后,根本出不了差错。
  我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荣光。我将所有的心思用在了逢圆和做戏上。我不知道如何从脑瓜里挖空出那么多的过春节一样的奉承之言和婀娜之语,甚至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变成了谁。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02年春节过后,我如愿以偿的进了仓库做了老大,监管者十几名彪悍的大汉,各个部门的求物单必须经过我的审批,从未有过的快感让我在感慨之余不免的有点沾沾自喜。同时我也隐约的感觉到在我的身后总是藏着几双阴森的眼睛,着实的让人不寒而栗。
  下属们给我讲着关于前几任仓管的先后离职的故事和这个公司特殊的人员体系,我一一的记在心头,不光为那诱人的2000多块钱的工资,也要为自尊拼他一番。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无道理,仓库里的争斗总是最激烈的,我明白这个职位对我来说无疑是个烫手的山芋,很多人都死死的盯着这个看似的肥缺。
  严重的省区帮派是这个公司面临的重大隐患,也是我必须面对的问题,公司的人员分了三大帮派,备料主管江西的阿东,设计主管湖南的阿旺,还有包装的老大平。他们都是挥之一群,散之一帮的主,号召力都是巨大的。他们都为各自的亲信盯着这在他们看来可以捞油水的肥缺。
  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惟妙惟肖,虽然平日里极为不和,但是在面对新生力量的时候,却能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他们谁也不愿意将本属于他们的东西拱手的让给一个外人。
  老板明是广西人,面对这些曾和自己一起起点时艰难创业的公司先辈们,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影响正常的工作,他总是呵呵带过。
  其实,我很明白这个干练的老板,力量单薄却忙于外交的他换真的一时无有精力来对付这种内部的纷争,但是他总是在寻找着另一种力量来力求平衡,我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老板手中的一颗时刻准备牺牲的棋子,但我恐惧流浪,贪恋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我必须硬着头皮接招下来。
  我将所有的杂事交与我很器重的助手强,强是个默默无语的男孩,比我小一岁,我总是会适时的施点小惠给他,言谈中不免的大加赏识,他显得有点受惊若虫,看得出来他工作的确很卖力。他成了我唯一可以信赖的心腹。我也寻找机会在几个部门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当然那几个是我以前的老部下,我给他们的引诱条件就是一有机会就推荐他们作仓库助理,比统计部多几百块钱的工资。
  老板总是会带着鼓励来和我交心,我信誓旦旦的表着心迹,心思着如何借这老板的威名来保全自己。我很低调的向各位部门主管请教问题,恭敬地视他们为长者,显示出自己的无力,“枪打出头鸟”,我告诉自己,要以不变应万变。
  先是包装部出现了动静,趁着老板外出,在出货前两天以发放的包装备件不够为由,耽误了出货时间,因为那种配件是进口的,所以很短的时间根本无发配备,患有我也无法确定配件的具体数量,因为极小的东西都是估算发放的,但我确信之多不少。我吩咐清洁工,一定要注意出入的垃圾。因为他每次的进出废品数量总在我手里掂量着。
  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包装部的统计找上门了,我先是给他诉说了不能出货的利害,因为包装部的所有货物的领发都是他经手的,我吓唬他,如果真的我被出罚了,那么他也逃不脱干系,他点头称是,表示一定携手查出原因。
  急忙赶回来的老板大发雷霆,我坚持自己的工作原则没有解释太多,统计在废弃的垃圾框里找到了丢弃的包装配件,我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结果包装老大因工作疏忽被出罚了半个月奖金,而那个可怜的统计却在不久后因工作上的失误被开除,我心里闪过一丝的内疚外,竟没有半点同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我办公桌上的资料夹不翼而飞,那时候都是手写帐,我断定出了内贼,但无凭无据我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没办法,我只得将自己主管的硕大的五金仓库花费了整整一星期时间,彻底的做了盘点,赶做了新的账本,那时候精干的老板娘从广西那边回来,她要求彻底的清库,所以破天荒的逃过了又一次劫数。
  我依旧沉默低调的做事,在别人看来我永远是个低头不语的弱者,我根本不屑强不强的表面,我只想保全自己的工作。
  我的工作中总会存在一系列的刁难,也许是老板有意的袒护和心知肚明中,我总会侥幸的在为难中次次的化险为夷。
  然而最终我不得以选择了离开,仓库被盗,几百斤的铜丝线圈在保安的眼皮下无影无终,价值成万块钱的东西顷刻间不翼而飞,。
  老板始终将质疑惑的眼神定我的身上,动用了社区保安队来彻查此事。因为仓库里废品库只有我有钥匙,而上面的锁字完好无缺,而那天正好仓库里我的老乡请假外出几天未归,霎时间厂里的绯言四起,说我勾结老乡盗走了东西,我无言以对,心情跌至了冰点,被停职待查。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时候好象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唯要的就是还自己一个清白。
  结果终于出来,却让我跌坏了眼镜,此事根本与我那老乡没有关系,竟是强一手策划的,他利用工作自便,偷配了钥匙,伙同本场几名工人和一名夜间值班的保安。在强被带走的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的心异常的沉重,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掏腹的信任的强在丁点的权利和物质面前变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终于明白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我根本无力去承受那些无谓的争斗,我没有接受老板的强力挽留,毅然的辞工。
  同乡涛在工区附近开了家餐馆,曾多次想拉我入伙,我思索了几天,将自己两年来省吃俭用的两万多块钱投进了饭店。
  生意比我想象的还要火,我的心情也极度的高涨,因为在同时,我陷入了爱恋,相貌平平却善良的同乡利走进了我干枯的情感中。我们商议再干一年,再赚点钱就回家结婚。
  我们很快便扩大了店面增加了人员,也许注定的太多坎坷和磨难,就在我们生意火气十足的时候,03年2月的广州成了一个恐慌之城。罕见的非典瞬间席卷弥漫了全中国。侥幸在两个月在漫长的等待中,变成了彻底的失望,我们不得以低价转让了饭店。
  在非典那生与死的漫天恐慌和撕心煎熬中,我几年的辛苦几乎全打了水漂,就这样我又一次从高空坠落,唯欣慰的是利并没有因此而离开我,在我最低谷的时候,不顾家人的反对返乡和我成亲。
  近几年国家对农村的政策越来越好,身心疲惫的我听了父亲的建议,用仅有的几间平房和老村长信誓旦旦的担保中,从银行贷了三万元的无息贷款,承包了几十亩荒沟,在沟里建了座小房,和全家人开始了开荒。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十亩荒坡在几个月的汗水中变成了良田,我们又积极的响应了国家退耕还林的号召,在上面种植了花椒,下面又种上中草药。我的园林很快得到了丰厚的收益加之国家给的优惠的补贴,很快我就还清了贷款,有了积蓄,买了农用卡车。换被选为了最年轻的村长。
  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没有鄙视,有的是无尽的希望和信念。我在营造着梦想中的世外桃源。
  沟里的人几乎都搬迁至沟上的所谓的小平原,可我却义无反顾的重返沟壑。
  我在沟里修建了一栋二层小洋楼,房子的前面种上了花草,筑了鱼塘,开了养猪场,多种经营是我无需担忧因为某种产物欠收而陷入困境,唯独就是那条通往县城的毕竟沟壑小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于是我又开始奔波于筑路的繁忙中。
  如今,柏油马路一直曲折的延伸到山的那边,我满含热泪的望着远方,不知什么时候,微腆着肚子利微笑着坐在我跟前,将头轻轻的靠在我肩上,我激动的握着她的手,欢呼着。
  山那边传了爽朗的回音:信心在,梦就在。
  我相信也最终明白,希望的路必须自心开启。
  路会在自强者自信的脚下无限延伸......

听到这我们都惊呆了,重点一本?在这里干这个也太屈才了吧,问题是我们发现和小许沟通每次都是特别不靠谱,答应的事基本都是没有下文的,永远就是看下再说,看下再说,知道了,知道了,就没声音了,杳无音讯作罢。

如今,许多人已经习惯了这种购物方式——在网上逛街、购物。提供这种服务的产业,叫电子商务。

他没有说话,说他不知道,一直强调总数是够的,我说我去查了就知道什么原因,问题出在哪里。他不耐烦地叫我去查,还有一款没有配件,他根本没有按排,竟和我说其实这和他没什么关系,我也真得是无语了。

每一个货架,每一个区域,都有条形码,可便捷地摆放和找到某个品牌某一款酒的位置。

大同办事处9.1号开始下了订单PK205J 1000双的数量,我订的是正常交期3天,结果3天快到了,我就去生产问了下,这货好了没,被告知没有琥珀头,模具回来生产出来发货要10号左右,7号去问了下说模具已经回来了,10号可以发,10号没看到货上来,Q上问了生产暂时没有回复,后来一忙就抛脑后了。12号早上拿着手上的所有欠货去找生产问原因,结果生产部负责排单的小许说货早就排了,至于没有到我手里或被其它人截了,就不关他的事,他的总数是够的,叫我去找仓库经理解决,说他的总数绝对是够的,说得信誓旦旦,我在想如果总数是够的,大家一起分也绝对是够的,小许说这他就不知道了,叫我去找仓库。我说仓库主管都是按订单顺序来排的,不可能有货了会发给刚订的客户。

他说,电子商务,不只是鼠标、网络、白领的组合。

下午4点多,仓库主管小马回来带点讽刺地说到,你们这么多人抢不到一个货,PK205J 小谢的1000又上来了,如果换作我,要下去非大吵一架不可,因为上次也是被她给截的。

当天,公司“光棍节”促销,1天的销售收入超过1000万元。

对于这样的工作态度,真得是重点一本毕业那又怎么样?还真看不上,没什么了不起的,不稀罕。

酒仙网副总裁王秀明曾经体验过包装。

隔天下午,我又去追了这款货,我看到包装那里有点,包装部小杰说需要小许按排才会包,我去和小许说的时候,刚好碰到另外部门小谢也在和他说事,我就耐心地等他们说完先,看小谢走得时候不忘嗲嗲地叮嘱一句,还拍了一下小许的肩膀说今天可是要发的。

此时接到的订单,经过及时处理,北京市内的消费者在第二天往往就可以收到货了。

小许写的一手好字,就是态度太有问题了

小陈是酒仙网的一名仓储部主管,3年前,从河南农村来京。

听到这,我们都傻眼了,主管CC说和我一起下去找小许问个明白,我去找小许的时候,看到他单子上写得清清楚楚,PK205J  一千常规包装,一千日盛包装,我问小许为什么她的货上去了,我的货影子也没看到,而且我生产单下得都比她早,刚开始小许说不知道,后来不服气地说到是小谢自己拉去包装的,我反问到,她自己一个人包的?没有你的指令小杰不可能会安排包的,何况是特殊包装。结果他来一句,投诉,去投诉吧。

不过,对于电商来讲,仓库的位置和面积,一般都是保密的。对于消费者来讲,也没有人关心。但仓库对于电商来讲,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有些插单进来的,小许就直接按排了,根本没有按生产订单先后顺序来的,导致我们下了生产单的反而没货,有些没有下生产单反而直接发货了,这明显违背了常规,下了生产单的货有交期的都是急的,不能因为某某说急就直接按排了,就不管不顾其它客户了,除非是领导按排,我们没话说,可小许自己私自按排的,这明显让人心里特别不服气。

为了抢时间,现在电商往往是“订单不过夜”,基本上晚上10点之前的订单,都要在当夜处理结束。

看小许忙好了,我直接开始说PK205J的事,外面包装有货叫他按排一下,结果他来一句,你也要PK205J?我说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刚很严肃地说过这事,结果他根本没印象,我也是醉了。我强调了下我的是1号下得生产单,快半个月,他带点苦笑地说到,我下单下得早,肯定我是老大。我说我不是老大,只是这货欠的确实很久了,客户催着急要,要说老大,客户才是。他说知道了现在就去按排,我问今天可不可以发,毕竟他昨天答应了今天可以发,他不耐烦地站起来说发发发,会发。

“农民工”小陈的电商生活

图片 1

在他的记忆中,2011年11月11日,对他和他的同事,是“血泪交加”的一天。

我查了下总共上来的货完全没有他说的那个数量,我打电话给他,他就说哦哦哦,知道了,一点不好意思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理所当然,让人听了特别不爽。后来才得知,确实做了那么多货,只是有一批小许直接按排给别的部门了,根本没经过仓库,也没告知我们。当时我问他的时候他就说不知道,后来我们部门和他部门老大潘经理开会的时候,潘经理说小许绝对是知道的,没有他的指令,包装根本不可能包其它的包装的,因为我们要的是常规包装。听到这我也是服了,潘经理也无奈地说到,本以为小许是重点一本毕业的很聪明,一点就通的那种,想不到做事特别慢慢悠悠,有时能急死人。

在另一端,工作人员在按照订单上的品牌、数量从货架上取货。

听到这我懵了,气冲冲转身走了,没有接下去的必要了,本想转身在问一句,我的货到底会不会有?CC说不要问了,到时直接找潘经理吧,问了也没用,看到潘经理刚好开会回来,脸色不太好,CC说了下,就明天开会再说吧,我说好,也只能这样了。

卸货后是验货。白酒,尤其是高档酒,最大的隐患是假冒,因此,第一关很重要。

不过,由于电商规模发展迅速,不少电商总是处在“找仓库”的过程中。

从厂家将各类白酒送到酒仙网的仓库起,这里的工作人员就开始忙了。

就记者的现场观察,在这家公司的物流环节上,包装工人的工作是最辛苦的。

在电商行业内,技术总监和物流总监是最重要的管理职位。

这是一家专门卖酒的网站——酒仙网的仓库。

这个从农村来京打拼的小伙子说,他应对的办法是“咬牙坚持”。现在回想,为自己过去的坚持感到骄傲。

他没想到,自己幸运地赶上了电子商务发展高峰。

在市场层面,电商拼的是价格,但背后,拼的是物流。仓储,是物流的重要环节。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掌声和鲜花中,小许说这他就不知道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