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丝丝的不舍.....应该像往年的一样.....还可,我

八年的未果转成十年的不甘,新年过后,我又打通他的电话,就当最后一通吧!我对自己说。
  “年过的好吧?”我问。
  “若不是你......让我有一丝丝的牵挂,一丝丝的不舍.....应该像往年的一样.....还可。”他像喝多了,有些断断续续。
  “是吗?!”我很兴奋,我这颗石子居然在他心里激起了微波。
  “真想把你拥入怀中....亲亲....对不起了。”他像在伤感。
  “天啊!你居然会说这话!真麻呀!我受不了了.....你怎麽这会儿说‘对不起’?”我的疼痛那麽久的心有些释然了......
  “恩?”他没听清我的意思。
  “在那篇文章看完时,是个男人都会那个反应。不是吗?”我问。
  “我就是这样!我就是不按常规出牌?!”他竟像个无赖。
  “你?!......物是人非呀.....”我对不上了,或许该从新认识吧?
  “我去找你,开个房间聊聊?”他居然.....
  “呸!你是原子弹!杀上力极强!我不敢碰!我就在精神上停留吧!”我许是在骗自己吧?若他将那鱼杆有深度地对准向我抛来,我可能!我真可能会就此全方位的坍塌,必定!
  “那好!我就此打住!再不接你电话!”他好像在发狠。
  “那好吧。”我竟不相信。
  果然,他再也不接我电话,任我千呼万唤,他彻底不睬!我真的!真的!无法理解。男人!这男人!到底都是什麽玩意儿???!!!我又写下第二篇《无聊女人的道别》发给他:
  打开这段尘封多年地往事,让你真切地明白我那时地感受,一直是我的心愿.打听到你的电话,便一口气写完发给你,以为你会很男人的说声对不起!可你没有,你打来电话,不咸不淡东扯西扯,难道你只认为我纯粹是再续旧情吗?不可否认,我有过无数次的念头,但想到平静地生活再起波澜,我再伤得身心疲惫,我就感到恐惧.时到今日我们都是有家有室,初恋这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我是不敢也不愿碰的.想不清楚我要地仅仅是对不起三个字?也许还有别的.就算我是条愿上钩的鱼,可你连做姜公的兴趣都不大.真是讽刺啊!我的兴致被扼杀地干干净净.删去号码再不要联系你.
  虽然作出决定,我的思绪却还理不清,惶惶忽忽地过完春节.拒接了你两通电话后,你再打来时,我忍不住接了.你带着三分醉意说,春节因我过得有一丝牵挂,一丝不舍,以前对不住了,想见我.想拥我入怀.我听得心发颤,问你看完后为什麽不说,你说那是你的个性.好一个不按常规出牌地个性,我突然感觉你可怕又陌生.时隔多年,此物是此物,此人已成彼人.我忘了,在官场小有成就的你,现在该是多麽圆滑市侩现实.我说也想见你一面,但不是现在,我想调整好心态,确认自己能挥挥手潇洒地说声"再见"时.能像朋友一样地喝酒聊天时.短暂的人生有时感觉很寂寞,有你这麽个红颜知己不挺好的.如果我还有一丝居心叵测的话,那就是你突然地爱上我,而我置之不理,你也体会一下我往日滋味,仅此而已!你给了我太多的爱感痛感以及灵感,也许是我的救赎,是我生命的涅槃.五光十色的年轮,这段情感是我独有的一块圣地.我不要染指.
  我热爱着生活过的土地;喜欢过独裁的萨达姆;崇拜着日夜操劳,海纳百川的家宝叔;;憎恶台独!藏独!疆独!作为炎黄子孙我感到无比骄傲!我就是这样真实而直率地女人,为了过上红酒咖啡地小资生活努力奋斗!雨雪飘零的日子,枫叶染红的季节,会莫名地伤感发呆.人为什麽不能只为能够得到地而去努去得到,为得不到地而去努力放弃呢?那我们便不在痛苦.慈悲地佛啊!给我一碗孟婆汤吧,让我忘记应该忘记的,继续为我精彩的人生奋斗!奋斗!再奋斗!
  悠然的说一声,平哥哥:忘记那个美丽的约定.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一切便又嘎然而止了.......我一点一点地恢复,也就此打住。
  下午两点开饭,我已不再想他,他应该不会来了,我再次断定!也许是他今天混出样了?也许是他实在忙吧?都说与他不常联系。
  突然那边同学起身叫喝!一个身影经过,抬头一看!佛啊!是他来了!!!

他的眼神在扫荡,我的眼神在追寻......似乎找到了失踪多年的遗物(是啊!多少次的梦中想遇,却仍旧是一如既往的追逐等待......多少次的想,那冷冷的面孔,十年后会是什麽样?)。终于有了一刹那的交融:他胖了,面孔依旧。我的心却仍像被强大的电流击中了!麻麻的,酥酥的,惶惶忽忽的。竟如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学生时代?竟又像儿时般的羞涩迷茫?是我贼心未老呢?还是我贼心又起?难道调整平息了十年,竟还不能彻底的坦然?!我无数次的以为绝对的可以!但答案依旧!
  他走向那群男性同学一桌,开始喝起。我不时地扭头看看,他也在回头看我,碰撞的眼神我慌忙躲开.......做到我旁边的那个黄花呀!也一时无语,她是此时心情何样?或许,天知!
  我几次想冲过去!豪放地与那君万分感慨的干上一杯,如何?!无奈我的心在动,我的身在停呀!迈向那几米之外咋就那样沉?!
  他起身去方便,我于是拉上那黄花终于洒脱地走去坐下!我在挑战自己,且还要继续!我顾做镇定地和老同学一一碰杯。他来了,却似在躲避我?我发狠地端起酒杯,就要于他碰(我还在挑战自己)!他不甚自然地看看我,端起.......
  到了对故乡说‘别’的时候了。却没有依依,没有不舍。这一切的景物与面孔已在我眼中映过;这一切的一切与我已不再相干.......佛!将我的心结全部打开,我还能有何遗憾?!佛啊!我将用余下的生命虔诚地膜拜您--------我慈悲的佛!
  电话来了,“你走不走?”竟是他打来。
  “走哇!”我说。
  “要走快点!”他说。
  “哦?......你送我?”我怀疑?!若别人,此番作为(送十年未见并与自己有‘关’过的女人),合情合理。但他?是无心者呀?
  “你快点!”他只有催促。我便谢绝了来程的同学,奔他而去。
  那黄花也带上女儿要做他的车,于是我们三人就这样凑到一块儿。不知从哪说,不知要说啥,开始大家都在怪怪地沉默。
  “请我俩喝一杯吧?”我打破了这沉默。
  “没钱。”他竟回答的如此爽快。
  “我请。”我真想坐下再了了过去,分析分析,讨论讨论我那残败的因原。当然,他俩也失败了,但至少他追他爱过她呀。
  “没时间,局里忙的要命。”他总有理由,我不再多言。
  我和她尴尬的聊了几句,便又是沉默。
  “妈,咱下来做二路车吧?我不舒服。”她八岁的女儿忍不住了。
  “妮子!你叔开的可是奥地呀?”我说。
  “她做这可能不习惯吧。”她说。
  “妈!咱还是去做二路吧”过了一会儿,小姑娘又忍不住了。
  “不行!非要你叔送到。”她在说给他听。
  “一会儿,你也下车,做公车走吧,我还得去局里加班。”他居然!居然这麽对我说。难道不是他刚才要送我?!------他又在超常规!!!
  “你!......不是你要送的?!我今儿还就讹上了。”我气的冒烟!
  “呵呵......”她笑了,似乎坏坏的。
  她母女俩终于到站。
  “你看咋办?我送你到公车站吧。”他又说。
  “你要送就送?要不送就不送?今儿你还非的送!是个男人都该这样!你送了我也不领情!”我气的强忍那两行热泪......
  他说着,车开着,在我回去的路上行驶着........
  “她说你那时摸过她的手?”我要桶破他当年的谎(他曾说他跟她纯的连手都没碰,那个十五六的年纪,我倒也相信)。
  “呸!我要吐了......”他突口而出。
  唉!惜日那黄花瀑布似的青丝是一道何奇靓丽的风景线呀!如今却稀疏的很。再者大他一岁,女人的年龄如同菜市的菜,时间愈久愈廉价。真就是女人的外在决定于男人的内在,男人爱情或许就是如此吧?!
  我却像口蕴藏极深的老井,被这世间的酸甜苦辣!被我的别样爱情!压榨的光芒四射!
  我会去爱我爱的男人,只是这爱绝对不再迷茫!我会向男人索要爱我,因为!绝对的爱情就要绝对的平等!
  已过三十的女人!穿越情海的女人!做一次成精的狐狸,演绎一下够味儿的风尘,发挥一下女流氓的潜质又有何难?!
  这麽多年,我一路狂追!把你埋了翻!翻了埋!我!咋就真它妈的不甘!!!
  行驶的车上最终只剩我和他了,今天行程的主题似乎才悄然的开始.......
  “你不说忙吗?咋又回来了?”我疑虑,谁能让这无心之人生了心。
  “这不是神的安排吗?”他竟用我原先的话回我,也或许万能的佛祖真有给他感应吧。
  “我今天可是专为你回的。”我直奔主题。二十年已过,我早非当年的我(当年我被极度的自卑无望彻底的笼罩)。
  “我今天也是为你回的!”他也不加掩饰的说。恩?原来他此前在演戏呢。
  天呐!这麽多年我们竟有了一次,也是难得的一次,深达心底的共鸣!我那似火的激情又在复燃........如若做一旁观者,无论谁看,此类回答与此情此景,都不觉为奇,用人的逻辑思维推理更是正常。只是对爱极度痴迷的人,也是情商高的的人,智商的水平就相对低下。
  “你说,我非丑女,你非帅男,我如此深度的狂追,你一直一直的无动于衷???这让我苦思不解,也成了此生的心结,不过我也最终找到诠释......”我正异常动情地说着,如控诉,也如演说。时止今日,就让这段尘封往事彻底的裸露与他!彻底的裸露与世!
  “怎麽诠释?”他打断地问。
  我才发觉他也不知,他一直冷如冰的顽强抵抗我烈火一样的情,究竟是何?他竟也找不到答案。
  “我疯似的追,你冷漠的躲,已成惯性;我无望疲惫的停下,你便回头深切的体会;你感动!你心动!却不能行动?原因是:人总是对追不到的牵肠挂肚,却对狂追不舍的躲避厌恶,如同人体对某种物质的特异排斥,也就是过敏,所以我们这水火难融。”我透彻地剖析着,他沉默地静听着,车仍旧尽情奔驰着.......
  “为何不接我电话?不再联系我?”我问。其实已经心知的答案。
  他不语,我又追问。
  “我多少次想冲去找你.....可一是怕对你我都不好.......二是工作忙,压力大,忙着就冲淡了。”他想着说着,终于给我答案。
  “做前面!”他命令后坐的我。
  “不!就不!”我傲慢的拒绝。
  “要不!我停车!”他居然孩子般的耍赖。
  “随便!我是你的棋子?”他越要求,我越拒绝,车终究没有停........
  他那颗躁动的心有些失控了,我的心也随之躁动,只是我在理性玩着男人与女人的游戏。
  女人优雅的拒绝,只会激起男人更大的好奇;女人适当的说不,只会增进男人更大的冲动。这就是一个自信女性的举止,也是一个成熟女性的心得。
  “要不要喝一杯?”我适度的问。
  “好吧!”他爽快的回答(我想他也不会拒绝,这已经没有人在看他表演)。
  终于到站了,我们在一家咖啡屋停下。
  这是婚后心怀鬼胎的第一次异性约会,我突然如贼般地兴奋与不安,或许这就是偷情的滋味吧!要不说这世上极强的快乐就伴着极大的罪恶!

第一回意外的邀请
  柔柔的初夏,想见他的心又蠢蠢欲动,我不断地对自己说‘死了那贼心!死了那贼心!’终将那不安分的骚动渐渐平息。孰不知一通意外的电话又让这难得的平静重新点燃......
  十年未见的中学男生竟找到我的号码,告诉我他下礼拜给爱子做满月酒,邀我参加。我很是兴奋,慈悲的佛啊!这真是您的安排?!您给我找了如此正大光明的说辞,让我那蠢蠢欲动的贼心瞒天瞒地的去见他。佛啊!小女万分地叩谢!小女百倍的感恩!靓丽的季节不经意的让他再看看我还未衰老的容颜-----是我此生的心结。万能的佛啊!竟然成全我了。
  我精心备好那天要穿的衣饰,默默的祈祷那天的天气行程心情,一切的一切琐碎都在顺畅中过去。佛啊!您竟如此的宠爱!出发前的那晚,我惆怅的一夜未眠。想起儿时的乡间小道,绿油油的麦田,孤苦无助的青涩年代,到底载了多少我的梦想和期待呀!......
  本市有位家乡同学驱车捎我同去,几十里的路程片刻就到了。家乡的变化实在是大呀!很少面孔似曾相识,好多面孔根本不识;泥泞的小路成了柏油马路;矮矮的平房瓦房多成了小洋楼;整齐的街道边还有花草做装饰;整个就是一个崭新的新农村,几乎找不道回家的路了......只有!只有!那片绿油油的麦田依稀未变,在此留恋许久......我在奋力的回首!我在用力的咀嚼!我在细细的品位!我在贪婪的吸吮!......
  见到了许多往日的同学了(我一别多年,他们常见),竟无他的影子。心里自然有些失望,但看到这些景象总还是有些收获的,我在对自己说。因这次主办方是男同学,来的除我外也自然都是男性。没有他在,我跟这些老同学除了淡淡的寒暄,也实在没多大的闲聊兴致。只有和这主办方的姐姐乱侃了,我实在不想与她多谈,因为她在我和他中间,有着特殊的关系和位置。尽管那段情已过去近二十载,我却还有些不想不愿不敢很坦然的面对她。这些说来话长,就再给大家翻腾翻腾那些尘封起来的渊源吧......
  中学二年级的我偶遇留级的他做同桌,他却喜欢上已上三年级的她。他是我的暗恋,她是他的初恋,一切就是这麽纯洁简单,就是这麽复杂奇妙。她初中毕业在家务农然后嫁人;他大学毕业在县城工作结婚,且当下仕途一片大好(据说正小官往大官的发展);我(父母解体)随母远走到都市也已为人妇。这一切过去数年,我与她十几年未见,我与他十年未见。我和她扯东扯西的乱侃一阵,之后她有意又无意的扯起他,一时间我那兴趣昂然。她的老公在县城工作,她和他都在不大的县城居住,她竟也有一年未见他了。年前她说她有所谓的事要找他,三番五次的找,他竟屡屡说忙没空。看来这官做的或许还真得不小,竟连首席情人的面子都不给!她还在幽幽地说着,或许也在怀念着-----他旧日对她的种种示爱。
  “我喜欢过他......”我不假思索又有些犹豫的说。
  “我早知道,你每次找他他都告诉我。”她炫耀的说。
  “恩......啊!......”虽在意料之中,却还有些生气,真没面子呀!我早就深知我绝对挣不过她,可那小子何要拿我在她处显摆?!
  “他说他跟你就不可能!”她还给我那伤口撒盐。
  “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他呀!”我颓废的对答,我知道我是大个傻瓜。
  她又揭开了我的伤口.......我的心又疼起来......可我现在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无依无靠的笨蛋了,我有绝对的自信在他面前与她比试比试,我的心哪!怎麽还就那麽不甘呢?!
  “他今天咋不回来?”我问。
  “他忙。让他妈把礼钱送来了。”她说。
  “你打电话,咱俩请他回来,见个面吧?”我提议。我咋还那麽想见他呢?!
  “好!”她爽快地说。看得出她也忒想见他。于是俩朵旧日黄花打通了他的电话........
  “你在哪?....今儿回来吧!......有贵客到.....”她在奋力说!他好像在推托......
  “两个女人正在聊和她们曾有关的男人,你回来吧!这可是神的安排呀!”我抢过电话,也在奋力说.......
  “今儿局里搬家,真得很忙啊!”他还在坚持.......
  “唉!俩个旧日黄花就如垃圾,不管一点用啦?!”我竟像强求!
  也许他真得不会来了,我想。燃起希望却又极度失望,很不甘的又发一条信息:‘请我喝上一杯诀别酒!期待!!!’。再次加强!就这我心里也没想他能回?!因为这个钢铁铸造的男人啊!!!我怀疑?我坚信!他许就没有心!试想一个无心之人会是人吗?!因此我不能拿俗人的思维逻辑去推理他。因为!因为!我区区三十近二的芳龄,竟有二十载在研究他!在剖析他!在爱恋他!.......有谁能说清???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怎样一种缘?!.......
  十二岁的我,默默怯怯地疯疯狂狂地一路追他至二十岁。他竟始终冷漠如冰,冷得让我不敢向他乞求任何回报,冷的让我面对他不敢掉一滴眼泪.......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泪眼婆娑的夜晚在煎熬中度过.......终在八年后决然的!狠狠地!做了个了断,但我要这一切的一切断的刻骨!断的心碎!于是单方面精心策划了那永久地一幕(我二十岁生日那晚):那一夜的‘青’纱!那一夜的‘红’帐!那一夜的新娘!我要成为他心口永远的红砂.......
  之后的岁月,虽有或长或短或甜或酸的几段恋曲,但总能在半梦半醒之间,游现那段未了的残梦......伴有涩涩的忧伤......
  年前我突然心血来潮,要把那段情感里程详细地写下给他,我要他明了!尽管一切过去十年,尽管一切纯属多余,我却无法改变我要去这麽做的意愿,我以为我可以坦然地面对他及那段往事。于是探到他的电话,他甚感意外且饶有兴趣的问东问西,我们都在追问彼此的这十年!接下来他频繁地给我打电话,我也心跳地接,听得出他是实在的忙。
  我把第一篇《青涩年代》,那文章如下:
  八十年代港台小说纷纷勇入内地,最著名的就是琼瑶写的。有个女孩出生在经济还不算发达地农村,女孩清秀的脸盘,小巧精致的身材,她偶然读得第一本言情小说是十一岁时,女孩看得如痴如醉,几乎读遍当时所有流行地言情小说。
  女孩的母亲迫于生计,长年在外,父亲被村子里地风言风语压得抬不起头,便把满腔地集怨转嫁到女孩身上,女孩整天诚惶诚恐地生活。对她来说,家中犹如地狱,女孩只有沉浸在小说情节中才感觉不到痛苦,才能抚慰她孤苦伶仃地心。人是感情动物,是离不开爱与被爱的,女孩得不到父爱母爱,没有家庭地温暖,便在找寻另一种爱。
  初中二年级是女孩毕生难忘的一年,女孩碰到了令她心动地男孩,浓密地头发,高挺地鼻梁,不屑地眼神,白净地皮肤,个头跟同龄相比不算高。说不清女孩喜欢男孩子什么,是相貌,是神情,反正一切地一切女孩都喜欢。当班主任排座位把他们排在一起时,女孩地心仿佛飞到了天上,此时女孩感觉上学是她最开心地事,每次放学她都恋恋不舍,期待明天快快到来。
  女孩听到男孩有喜欢地女孩,女孩暗自伤心,她左右不了男孩子喜欢谁,也无法停止自己已然飞动地心,只能装做若无其事地埋藏心底,男孩没有察觉,他对女孩冷漠冷淡甚至讨厌,女孩却依然喜欢他。女孩多么想有个富裕地家庭,有对了不起地父母,有份优异的成绩,让他注意自己,让他刮目相看。在此之前女孩学业很优秀,而此时女孩地心,再也无法静下来学习。她痛苦着也快乐着,她唯一的幸福是能天天看到心爱的男孩。
  中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有上了高中,有上了职专,有弃学回家。女孩父母离婚后,跟随母亲来到了城市,上了职专,毕业后直接参加工作。男孩子则上了高中,没有男孩地日子,女孩地生活空虚无味,到处探听男孩地消息成了她唯一幸福而激动地事。太思念时,女孩会忍不住去学校找他看他,男孩学校离女孩三十多公里,女孩有时坐巴士,有时骑脚踏车,那年冬天,天空飘起雪花,女孩骑上脚踏车,飞快驶去,满腔激情丝毫不觉得冷,不觉得累。每次见到男孩都激动地不言不语,只是傻傻地看着,其实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却不知从何说起,又怕男孩听了没兴趣。男孩地一个眼神,一声话语,都让女孩佛想许久,激动不已,男孩子也察觉到女孩的心思,但每次都面无表情,不反对也不接受。女孩只能把满腔话语泪眼婆娑地写满日记。
  三年后,男孩考入女孩所在城市地一所大学,女孩又去找他看他,女孩依旧紧张不语,男孩依旧冷漠冷淡。时间就这样过了一年二年三年,女孩发现男孩子恋爱了,也见到了那女孩。女孩太累了,绝望了,决心忘掉男孩,不再看他找他。半年之后,女孩突然接到男孩第一次打来的电话,男孩约她见面,告诉女孩他失恋了。或者是男孩失恋无聊,或者是被女孩多年地痴心感动,他想跟女孩处处看,女孩渴望而不可及的事发生了,那一刻女孩快乐得像个天使,这是女孩万万没有想到得。
  每次约会女孩都是精心的,小心翼翼的,内容是吃饭,看电影,且全由女孩买单。他们相处得,不温不火,似乎总有一种东西相隔……
  女孩那时被一部港台言情剧迷住了,其中一段剧情是女主人公十八岁时把自己做为礼物送给心爱的人,男女爱得悲悲切切,女孩感动了,多么动人地礼物女孩也想送给男孩这样感人地礼物,这成了她的梦,女孩有个朋友在租房住,女孩把自己的秘密说给朋友,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女孩生日,男孩送给她一只漂亮的红发卡,女孩爱不释手。女孩把秘密含蓄的说给男孩,男孩欣然同去,女孩坐在脚踏车后座,紧紧抱着男孩的腰,车轮在飞快地转动,真希望时光就此停住,真希望就这样相守一生。
  朋友真棒,把房间打扫得干净整洁,床边铺着废弃地红色条幅,上面还有“热烈欢迎指导”字样,桌子上点燃白色蜡烛(没买到红色)。一切温馨而滑稽,女孩很感动,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没有兴奋,没有高潮,女孩紧张而疼痛地送出了女人一生最珍贵地礼物,那天,女孩二十岁。
  毕业后,男孩悄无声息地回到家乡,到县城参加了工作,连声道别都没有。一切就这样结束,又仿佛从未开始,女孩用八年地时间去编织了一个梦,一个只属于女孩自己的梦。无论是甜蜜地还是苦涩地,却一定是今生难忘。也许这场恋情是那段岁月,那种情景中女孩绘制地一幅画,色彩斑斓,却虚无飘渺。男孩只是特定情景中出现的特定产物,没有情感,没有温度。是一座雕像,一个道具罢了。
  女孩在痛苦中决心开始新地人生。一次同事的婚礼上,女孩遇到了前生相约的人,没有沟沟坎坎,一切似乎命中注定,红尘凡事,风花雪月,女孩又痛痛快快爱上一回,只是这次主角有男有女,水到渠成,女孩变成了幸福地女人,女人有了兄长般疼爱地丈夫,聪明可人地儿子,亲如母亲地婆婆,无数次无数次女人心里祈祷,感谢上苍给予地这一切。
  多年之后,女孩变得成熟而坚强,少年的那段狂热,已刻入骨髓,一片雪花,一缕夕阳,片片枯叶,都让她惆怅许久……那本浸满泪水发黄地日记,那只褪了色的发卡,那段苦难孤寂难捱的岁月,那个男孩,成了她今生挥之不去地愁。
  以短信的形式,一字不差的分十篇发给他。他蒙了!想像不到职专学历的我,十年未见,竟成才女了......我以为他这时该很男人的说声‘对不起’!可竟没有?!我失望之极!!!接下的闲聊我们都觉无趣,便嘎然而止。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丝丝的不舍.....应该像往年的一样.....还可,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